加入收藏 | 设为首页 | 会员中心 | 我要投稿 | RSS
福书网
站内搜索: 高级搜索 如有淫秽信息或侵犯了您的版权请联系邮箱[email protected]删除

 

您当前的位置:首页 > 2020

延禧攻略之纯白月光我守护!【年下】──牧月瑶光

时间:2020-09-22 12:17:49  作者:牧月瑶光

 

 
  文案:
  统摄六宫坐上至高皇贵妃位置的时候,魏璎珞做梦都想时间能重来,她可以光明正大地告诉世人:
  我
  魏璎珞
  富察.容音独唯
  谁欺负她,谁死!
 
  ps:咳,小6目前只举令后大旗,书本内容非正常按着剧本走~不喜轻喷,谢绝扒榜
  喜欢的小天使可以收藏一下我的专栏~存稿恢复更新啦 接下来 两天一更 嫌慢的小伙伴们可在周末攒着看 爱你们~~
 
 
 
 
第1章 一切都还来得及
  “璎珞,璎珞醒醒。你又做噩梦了?”
  魏璎珞撑着额从方桌上抬起头的时候,姐姐魏璎宁蹙着秀眉,眸光关切地将手背探到她额上。
  “姐姐……”魏璎珞低喃,抓着魏璎宁的手贴在面颊上,恍惚道:“我又睡着了?”
  “是呀。傻丫头。”魏璎宁温和道,“你风寒刚好,先回屋里躺着。等你好了,再陪着姐姐刺绣好么?”
  无怪乎魏璎宁现在如此担心璎珞。
  自从前些日子,她这唯一的嫡亲妹妹落水被救醒来后,身体孱弱不说,还性情大变。
  一夕之间,从一个懵懂天真可爱的小女娃,变成了个时刻离不开她身边半步的粘人闷葫芦不说,还老是在夜里说一些奇怪的话。
  什么“容音别跳!”,
  什么“我已经做到了,你回来看看我好不好?”
  容音,容音?
  是哪一家的姑娘叫这个名?
  在魏璎宁印象中,她们家院子周围住着的几户邻居,除了几位是魏家本家的几位叔伯,其余也都是与父亲一样出身的汉人包衣。
  那些人家中与璎珞一样七八岁的几个小姑娘她都认识,琳琅、嬛嬛、安安都有,唯独没有叫容音的孩子。
  她不是没问过璎珞‘容音’究竟是何方神圣。
  可这个名字跟璎珞的逆鳞一样,只要一提,璎珞就眼眶通红,什么话也不说的跑到自己房中,将门锁起来。
  让她完全无从下手。
  偏偏这件事还不能让爹爹知道,爹爹一向讨厌璎珞,觉得是璎珞害死了她们的娘亲。她不能璎珞和爹爹本就疏远的关系更加淡漠。
  按捺住担心,她私底下找邻居徐大哥帮她去打听下消息。
  这不,还没明确消息。
  今夜又出了状况。
  璎珞才静坐自己身边看刺绣没多久,累极了趴在桌上休憩,没一会儿,紧阖着的双眼就突然落泪,额头还冒出细白冷汗,被噩梦魇住似的又叫出了容音这个名字。
  如此种种,蹊跷又怪异。
  魏璎宁觉得,她不能再静等徐大哥消息了。
  究竟这容音是个什么怪物,让她捧在心尖的妹妹时刻不得安生。
  她一定要弄清楚。
  爱怜地抚摸着魏璎珞明显瘦削了一圈的莹白小脸,魏璎宁不掩心疼,轻柔将璎珞揽到怀里,“璎珞,你先睡吧。姐姐明天请示过爹爹后带你出个门。”
  她听说相国寺的高僧法慈能一眼辨识鬼魅,她明天就带璎珞去看看。也许璎珞这连日的噩梦是因水鬼所为呢……
  “姐姐,我没事,一起睡吧。”
  魏璎珞深吸一口气,扯扯魏璎宁的袖子,目光落向魏璎宁还没绣完的锦鲤锦鸡图,倔强道:“太晚了,姐姐不睡,璎珞也不要睡,陪你一起。”
  “……好。”
  魏璎宁爱怜地捏捏小璎珞挺俏圆润的鼻尖,再次摸了摸妹妹的额头,确定魏璎珞没有再发烫灼热后,才心下喟叹,熄了桌上的烛火,随着魏璎珞进里屋。
  这是魏宅的东厢房,本来是魏家长女魏璎宁单独的住处,但魏璎宁因为担心妹妹魏璎珞这几日情况不稳定,直接就将魏璎珞的褥子和盥洗用品搬到了东厢房,让魏璎珞与自己同吃同住。
  给璎珞除去衣服,换上舒适的睡衣,又绞了帕子净面后。魏璎宁才掩嘴打了哈欠,察觉到自己的确有些倦意。
  “璎珞你乖乖的,姐姐洗漱后陪你睡觉。一切都会好起来的。”她亲了亲魏璎珞额角,隔着屏风也将自己拾掇干净,尔后轻手轻脚地上床,搂着已经乖觉闭眼,呼吸绵长的魏璎珞沉沉睡去。
  屋内寂静,月的清辉穿过薄纸糊成的窗棂,在东厢房的青石地面上洒下一片青白光影。
  魏璎珞缓缓睁眼,望着姐姐璎宁尚显青涩的鲜活面容,一滴泪顺着眼角,迅速没入耳后。
  ‘一切都还来得及,真好。’
  魏璎珞伸出手,看了看自己小小的手。
  这双手,远没有自己上一世晋升为皇贵妃统摄后宫后,天天用羊乳保养出来的莹润。十个指腹上甚至还带着自己做家务粗活留下的薄茧。
  但就是这样真实的粗粝触感,让魏璎珞心内欢喜,眼中又添泪意。
  老天垂怜,让她重活一世,能重生在自己八岁的时候。
  她的姐姐魏璎宁还没入宫,那人也还没从皇城绝望跳下。
  她能靠自己的努力,帮她们改变这悲剧的命运。
  姐姐不能死,她会给姐姐找个靠谱稳重的丈夫,在进宫之前就嫁出去,绝不让姐姐在吃人的宫廷里,被忘八端弘昼侮辱。
  那个人,那个人更不能死!
  容音……魏璎珞低喃,脑海中又浮现那个笑靥如花,温雅娴静的女子,眼前变得更加模糊。
  ‘为什么不等我赶回去?’
  ‘为什么狠心地抛下我?’
  ‘我按照你的意愿辅佐他成为贤帝,可我跟他都不快乐。’
  ‘他知道我想你,我对他完全没有真心。你呢?你知道我对你的思念已经如烈日灼烧,让我在失去你的二十七年,将近一万个日夜里,痛苦不堪,恨不得抛下所有与你同去么……’
  泪一滴滴没入枕头,魏璎珞缓缓闭上眼,再睁眼时,眼中已经没有哀泣之色,眼底只有一抹独属于她魏璎珞的坚韧。
  上一世,她为还姐姐一个公道而活,为遵循容音的遗愿而活,唯独没有为自己而活。
  四十九年的人生之路,虽然最终统摄中宫,走上至高凤位,可越走越心冷。
  这一世,她要为自己而活。
  她要将姐姐带离这毫无温度只会对强权低头的魏家,让姐姐余生幸福无恙。
  她要入宫陪伴富察容音,揭开尔晴、娴妃、纯妃丑恶的嘴脸。
  她要让富察容音知道:只有她,魏璎珞,才是真正以真心换真心,愿意一辈子守护她的人。其他人,包括爱新觉罗.弘厉,都是会折断容音翅膀的魔鬼。
  可她才八岁,目前能做什么呢……
  该如何斩断姐姐入宫之路?
  蝶翼似的浓密长睫轻微扑闪,在魏璎珞青白色的眼底落下一层淡淡的阴翳。
  魏璎珞静静思索着自己手头最有利的因素。
  她爹魏清泰对她是讨厌至极,可他这几年对她姐魏璎宁还算是爱护有加。
  不然也不会在她姐姐被人勒死的时候,不顾魏家那几个冷血族叔甚至是族长的反对,将姐姐的棺椁停在客厅扶灵。
  可这远远弥补不了他是个失格父亲的错。
  当初如果他能坚定点,拒绝族长说的将姐姐送入宫中当宫女的要求,其实宫中不会认真追查魏家责任。
  清宫宫女年年更迭,每年迎来送往几万人。
  又不是要遴选满清贵族或者汉族重臣之女入宫做主子,只要她爹良心发现,不点头,那这件事就可以用银两打发,轻松揭过去。
  再不济,族长魏清宁不是怀有私心,一定要魏家出貌美女孩入宫,做着汉人女子被宠幸,一朝枝头变凤凰带着魏家登入荣华的美梦么,那让他自己的女儿上好了。
  对,让魏清宁的女儿魏璎莲来。
  想到那个与她爹魏清宁如出一辙,老是欺负他们家的魏家长房嫡小姐魏璎莲。魏璎珞眉间凝着一团冷意。她可没忘记,自己这次落水,就是因为魏璎莲的使坏。让丫鬟从她背后吓她,将她吓到冰冷的池子里。
  况且魏璎莲这个女人,心比天高,上一世在自己册为令妃位归家省亲的时候,就私下对她爹魏清宁口不择言抱怨过,说当初如果是她魏璎莲代替三房姐妹入宫,没准她也会成为一人之上万人之下的宫妃。
  爹排行老三,三房自然是指她们姐妹。
  魏璎莲既然觉得自己能行,那现在已经有一个大好机会摆在她面前。
  自己有必要找个机会就去提醒魏璎莲一下,让她好好准备准备,想要取得弘厉的喜欢,光靠皮相可不够,还要有特殊的吸引方式。
 
 
第2章 他喜欢姐姐
  第二日天未亮,魏璎珞便被姐姐魏璎宁弄醒,“璎珞起来,姐姐约了徐大哥的马车,今天我们一起去香山寺祈福。”
  “祈福?”
  “是呀,快起来。你忘了昨晚姐姐跟你说过的,今天要带你出门。其实就是为了替家里替你和父亲祈福,这件事姐姐已经请示过爹爹了,我们有徐大哥一起,爹爹也同意了。”
  “快,起来!马上!”
  魏璎宁风风火火,眼见魏璎珞将头又缩在被子,完全没有听清楚她意思的模样,登时将魏璎珞蜷缩成一团的被子一把掀开,插着腰站在床头。
  “姐姐……”
  魏璎珞想哭。小孩的身子太弱了,她昨儿就想了点东西,规划了下接下来该怎么走。一不留神没注意时间,急需补觉。
  起那么早,真的好么。
  “嗯?”魏璎宁语音上扬,拧着眉大有一副璎珞你再敢磨蹭你试试的态度。
  魏璎宁此时不过是一个十五岁的小姑娘,漂亮秀雅,可因为母亲不在,自己代行母职掌魏家三房内务七年,嘴一抿,脸板下来。就有一种她们爹爹魏清泰的严肃。
  魏璎珞欲哭无泪。前世今生的记忆在这,魏璎珞已经不是个真正的小毛孩,明知道姐姐只是装腔作势假装生气。对自己的杀伤力几乎为零。
  可因为在乎,因为珍惜,她还是想在魏璎宁面前做个听话的乖妹妹。
  “……好。”
  乖巧的应了一声好,魏璎珞不敢再磨蹭,在魏璎宁的注视下,利索地爬起来将自己的小褂子穿上,简单梳洗后还自己对着铜镜扎头发。
  看着魏璎珞将自己的头发绕来绕去,怎么弄都不成型,魏璎宁摇头,抓过牛角梳和红绳,手指翻飞,很快给魏璎珞梳了个时下流行的双丫髻。
  “好看的。”魏璎宁满意的点头。又变魔术一样从背囊里拿出一块热乎乎的烤饼,塞到璎珞手里,拉着她往外走。“在家吃饭来不及了,听说中午的时候也会有宫里贵人去香山寺祈福,我们得在官兵封锁寺庙前弄完出来。”
  ‘宫里的贵人?’魏璎珞被这句话弄得一惊。
  “姐姐,是哪一位贵人?”攥着的手心收紧,心越跳越快,几乎要越出胸膛,魏璎珞都不知道自己现在的神情有多迫切,满脑子都是容音会来么……
  这一年,是弘历刚当政的乾隆元年。
  她自己是八岁,而容音二十三岁,刚统摄中宫,做了皇后。
  若不是天赐机缘,她魏璎珞一个小小的包衣之女,是完全没机会在现在见到容音和皇帝。
  所以,今天中午会去香山寺的宫中贵人,究竟是不是他们?
  “嘘,别在外头说胡话给家里惹祸。”赶紧捂住魏璎珞的嘴,魏璎宁对下了马车,做短打打扮的清俊年轻男人不好意思道:“徐大哥,我妹妹这几天一直再说胡话,麻烦你多担待,这些话不要听进去。”
  “无妨。”清俊男人朝魏璎宁温和笑笑,温柔摸摸魏璎珞的脑袋,“小家伙,身子好些了吗?你姐姐担心你可担心的厉害。”
  “徐大哥……”魏璎珞目光在男人和魏璎宁之间游走,心下有了个猜测。
  她认识这男人,他是隔壁清风堂镖局走镖的一个汉人镖师,叫徐海冰。
  徐海冰武艺高强,作风正派,模样又俊朗。要不是家贫,家中有一个时刻需要人参吊命的老母亲,附近胡同住着的汉人姑娘若要择婿,头一个都想嫁他。
  可惜……徐海冰死的早。
  想到自己上一辈子报了姐仇,在长春宫当值后,遇见一个一起入职也曾喜欢过徐大哥的一个宫女半夜在哭,说徐大哥因为刺杀傅恒,成了朝廷的通缉犯,官府用他老母亲逼他束手就擒,徐大哥在狱中自刎而死。
  她那时还心痛纳闷,徐大哥那么刚正的人,与傅恒秉性差不多,两人怎么会惹上生死大仇。
  现在,她好似明白了。
  是不是徐海冰也从哪里得了消息,以为是傅恒侮辱了姐姐?
  徐海冰若的确爱慕姐姐,肯为姐姐上刀山下火海。姐姐且对这男人有意,她帮她们一把又何妨。
  受不了妹妹看着徐大哥出神的蠢萌模样,魏璎宁一个响指弹到魏璎珞头上,低呵:“璎珞!你看什么?”语气嗔怪,带着一丝羞恼。
  他们家虽然不是大富大贵之家,但该有的家教还是有的。
  璎珞这小鬼头色眯眯的看着徐大哥的模样,真是丢死个人了。
  “徐大哥,你看她又魔怔了……”
  “才不是呢,我是看徐大哥好看,不知道哪家的姑娘会嫁给徐大哥做媳妇儿。”魏璎珞吐吐舌头,踩着徐海冰给的小木凳,迅速爬进马车里,将青布帘子放下。
  “魏、璎、珞、你才多大!”魏璎宁粉面薄红,乌溜溜的大眼睛迅速抬头看了徐海冰一眼,贝齿轻咬,“徐大哥,我妹她……”
  “咳、无妨。”徐海冰俊朗的面庞染上一层薄红,耳根开始发热。“我们现在出发吧。”
  两人莫不作声地爬上车,马车轻驶,朝城外香山奔去。
  一个时辰的路程,等到了香山山脚,马车再也前行不动了。
  因这法慈和尚是个不日出的神人,得知他今日出现在香山寺内,为民众布道解惑,有心求老和尚解惑或者驱魔的人,天没亮就三步一叩首,从山脚一步步磕上去。

返回首页
返回首页
来顶一下
加入收藏
加入收藏
推荐资讯
栏目更新
栏目热门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