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收藏 | 设为首页 | 会员中心 | 我要投稿 | RSS
福书网
站内搜索: 高级搜索 如有淫秽信息或侵犯了您的版权请联系邮箱[email protected]删除

 

您当前的位置:首页 > 2020

定制女友【穿书】──豆浆蘸油条

时间:2020-09-22 09:04:01  作者:豆浆蘸油条

   

  林疏星一觉醒来成为看过小说中的炮灰克隆人!?她浑浑噩噩,只有在夜晚才会拥有自主意识,不会被程序干扰。
  因为看过小说,知道命运,林疏星对待宿主一直是冷眼旁观,外加鄙视。
  迟缓缓这厮,一边念着白月光一边找替身,真渣!鄙视你!
  后来,在每个夜晚的相拥而眠中,林疏星发现:嗯……其实,我就是馋她,我下贱。
  文案二:
  林疏星是克隆人,没有感情,一切都是程序设定一切都可以重置。迟缓缓是大明星,理智冷静,唯一的疯狂就是买下白月光的克隆人林疏星。
  迟缓缓很有耐心,一点一点的教林疏星生活,事无巨细,温柔又冷淡。
  后来,迟缓缓的白月光回来了,林疏星被送回原本的地方。
  林疏星的系统应该被重置程序一切归零,但是她不想。
  克隆人没有感情,但是林疏星有。
  【星星落在心上,缓缓可归。】
  白切黑傻白甜大明星x腹黑穿书克隆人
  【副cp:绵绵x王从霜x秦明月x童素光——大型套娃虐恋情深。】
  【食用指南:
  文中较少涉及科幻内容只是背景
  克隆人一切都是瞎编不可考据
  非典型穿书,视角不从穿书女主展开
  甜虐都有,虐渣和爽都在后期。
  缓缓只是略渣,会改过自新的
  小疏前期只有夜晚能用身体,后期才会彻底掌握身体。】
 
 
 
第1章 
  这是一间会议室,整体颜色洁白一点冷灰点缀,充满金属的冷质感,单调又冷感,让人感觉是来到了某种机器实验基地。
  就连会议桌上摆着透明流光的花瓶,里面一束馥郁芬芳的玉兰花,都是洁白的。
  会议桌的边角有银色流光的几个字,【行升制药有限公司】,是这的名字,也是国内唯一私下制作克_隆人的公司。
  迟缓缓独自一人坐在会议桌边,双手紧紧交握在一起,掌心已经有微微湿意,鼻尖也在冒汗。整个人都很紧张。
  只听轻轻咔嚓一声,门被推开。
  迟缓缓一顿,缓慢的抬起头,视线一瞬不瞬的盯着门。
  先进来的是工作人员,迟缓缓下意识放慢呼吸,这种感觉就像拆一件期待已久的礼物,充满神秘与忐忑;心脏不安地跳动,怕期待已久的礼物不达预期。
  跟在工作人员身后走进来个高挑女人,慢慢显露在迟缓缓面前。
  一袭纯白碎银星的露肩高开叉礼服,裸露在外的皮肤莹白如玉。礼服腰间是一条银蛇样式的腰带,蛇口正好含住腰带另一头,是块湛蓝的蓝宝石。
  女人朝她走来,面容还不甚清晰,就让迟缓缓好像一下子回到十年前那场初遇。又好像回到了三个月前……
  她容貌是冷淡挂,极为出色,柳眉桃花眼唇薄有不明显的唇珠。
  看清女人时迟缓缓呼吸为之一滞,心尖涌起满满的喜爱以及不易察觉的遗憾,下意识一句:“月姐”脱口而出。
  闻言女人略微歪头懵懂而无辜的看向她,一下子就打碎了身上那股相象,也让迟缓缓瞬间回过神。
  意识到失态,迟缓缓微不可察一蹙眉,微微松开紧握的双手,调整呼吸,让自己看起来更加从容。
  相似度百分之九十五,怪不得会让她下意识叫出月姐,真像。
  “迟小姐,您满意吗?”工作人员适时上前,和她攀谈。
  迟缓缓一笑,像是画在脸上一样标准,温暖柔和: “满意。”不愧辗转等了三个月。
  “这是合同您看一下。”工作人员把电脑调至合同页面,推到她面前。
  二人交谈期间,女人就像一座精美的雕像站在旁边,一动不动。
  经过十多分钟的交谈,迟缓缓签下这份纸至合同,和工作人员一式两份,今天她就可以带女人回家。
  工作人员客气的问:“您想要她叫什么,我们需要登记一下。”
  “林疏……。”迟缓缓脱口而出又蓦然止住。
  那个早就准备好在唇齿间念了好多遍的名字,不需要考虑直接就可以说出来,这一刻,迟缓缓又不想这个名字属于她。
  工作人员疑惑的看向她。
  迟缓缓意识到失态,微微一笑: “就先叫小舒吧。”
  “好的。”
  工作人员办理好之后,迟缓缓就带着小舒离开。
  一路上二人都很安静。
  迟缓缓打开车门,对她说:“上车。”
  小舒歪头看她,眼眸清澈写满不懂。
  真是张白纸,还不如林疏星……
  迟缓缓不由得想起林疏星,那个只和她短暂相处过不到三个月的克_隆人。
  同样是克_隆人,林疏星什么都会,不需要她教还可以为她分忧解难,逗她开心。
  如果当时,选择留下林疏星,会不会有什么不一样?
  迟缓缓叹口气,收回发散的思绪,能有什么不一样。她开始手把手扶她上车又教小舒下车,来回好几遍才学会。
  “谢,谢。”
  小舒专注的看着她,一动不动,嘴角一点点翘起,笑的开心。
  “你会说话?”迟缓缓有点吃惊,还以为刚制作出来,公司什么都没教她。
  小舒“嗯嗯”两声:“会,一,点。”
  迟缓缓一笑,有些欣慰,还不算太白。
  好不容易坐上车,迟缓缓才松口气,她一直在故作冷静,直到这一刻,这场豪赌才有了实质感。
  这件事情的起因是三个月前。
  #知名导演林淡月于5.20Y国完婚。#
  迟缓缓看到这条新闻是午睡后的下午,她刚打开一瓶冰苏打水,打开手机微博就蹦出这条新闻。
  当时是什么感觉?炎炎夏日兜头浇下一盆冷水,带着冰块,冻的她一激灵,浑身发抖不敢相信。
  结婚?林淡月?怎么可能!明明去英国之前还说回来给她答复,怎么突然就结婚,而且迟缓缓居然是从新闻头条知道的。
  等迟缓缓反应过来,她已经拨通林淡月的电话。
  响了几声,那边很快接起,温柔如水的嗓音透过话筒传来,略有失真:
  “喂,小迟啊。”
  温柔地嗓音瞬间抚平内心的急躁,迟缓缓平静下来,半带犹豫道:“月姐……”
  “嗯?小迟,想说什么。”
  迟缓缓喉间吞咽一下,刚刚平复的心情再度忐忑,竟有些不知如何开口。
  几番斟酌,才犹犹豫豫问道:“我,我看到新闻,说你,你,说你要结婚了,是吗。”
  迟缓缓又郑重的重复一遍,:“是真的吗?月姐。”
  电话那边清浅呼吸一滞,随后恢复平常频率,温柔笑道:“是真的,没来得及通知你,现在过来也赶不及了,下次……”
  “月姐!”
  迟缓缓第一次打断林淡月说话,呼吸陡然加重加粗,浑身止不住的发抖。近乎咬牙切齿的问: “那我呢?你明明答应过我从英国回来就给我答复!结果呢!我只得到了你要结婚的消息,还是从媒体的新闻里知道的!”
  “月姐你考虑过我吗?”迟缓缓冷下嗓音狠声质问。
  那边停顿很久,缓缓叹口气语带歉意,不容置喙的说: “抱歉呐,小迟我还是没办法接受女人,你永远都是我的好妹妹。婚礼就不请你了,再见。”
  耳旁只剩下“嘟嘟……”的忙音,迟缓缓还维持举着手机的姿势,茫然无措。
  迟缓缓不记得她是怎么走出家门的,人清醒时已经在常来的酒吧。
  她现在能做的,居然只有借酒浇愁。
  酒吧的大门开着,里面没开几盏灯显得有些昏昏暗暗。下午的酒吧几乎没什么人,只在大堂有几个宿醉未醒的酒鬼。
  看到她来,晃晃悠悠面色惨白,调酒师立刻打电话招呼老板一声,才从吧台下拿出墨镜递给她。
  “迟小姐,您遮一下。”酒保仿佛可以预料明天头条。大明星迟缓缓白天酗酒,辗转各个酒吧。
  接过墨镜,迟缓缓挂在脸上: “来杯酒,越烈越好。”
  酒保并没有听她的,转身倒杯红茶递给她: “抱歉迟小姐,老板说,您独自一人时不可以喝酒。”
  “我让你给我倒杯酒!”迟缓缓勾下墨镜瞪着他,眼珠赤红。酒保低眉敛目,不为所动。
  泄气一般,迟缓缓轻嗤一声,把面前的红茶一饮而尽:“王从霜呢?”
  酒保识趣道:“老板马上就到,您先在包厢等她,可以吗?”
  把游魂儿似的迟缓缓送进包厢,酒保抹把汗,这一看就是情场失意或者职场不如意,反正不是什么好事。
  大约过了二十多分钟,酒吧老板王从霜领着个带墨镜的女人来到酒吧。
  酒保立刻汇报道:“人在二楼包厢,没给她酒,现在需要上酒吗?”
  “先不用。”
  王从霜带着人上二楼,刚推开包厢的门就翻个大大的白眼。
  伸腿踢了踢沙发上迟缓缓的小腿:“喂,你哭丧这脸给谁看,真丑。”
  又转过身温柔的对带来的人说: “宝贝儿乖去一边坐着。”还顺带掐一把白净的脸。
  “酒呢?”
  迟缓缓现在只想大醉一场。
  “没有,说说吧,什么情况?”
  王从霜坐到沙发前茶几上,长腿一翘,解开两颗衬衫袖口扣子,露出一截雪白皓腕,从衣兜里掏出一根烟点上。
  天生自带一股潇洒气,点烟时微微眯眼,狐狸似的精明狡黠,让人目光不由自主跟着她转。
  “月姐结婚了……我,她,她明明说从英国回来就给我答复的。”
  迟缓缓颓唐一笑,有些自嘲,早就该猜到了非要摆在面前才相信。
  认识这么多年,月姐对她一直不冷不热,不回答爱意也不避嫌,更是一直给她若有似无的期待。
  明显就是在吊着她,明明一切都知道,迟缓缓还是愿意抱着一份相信去等。
  真是傻透了。
  这些年的付出都成空,终是一个人扛下了所有。
  “劝你的话我也说累了,今儿就陪你不醉不归。”
  王从霜一招手:“宝贝儿,去让酒保送酒过来,越烈越好。”
  那人乖巧点头,拉开门出去传话。
  迟缓缓这才把视线落在那道身影上,有点眼熟。
  “她是谁啊?”一般人王从霜不会带来见她,也不是挚交好友,不然王从霜不会像对宠物似的对她。
  迟缓缓看一眼嘴角带笑,满脸显摆意思的王从霜,眼眸微眯,不会是恋人吧?似乎也不太像。
  不一会,酒保送酒进来,那人也乖乖的缩到王从霜身旁,乖巧又安静。
  酒保放下酒立刻离开,王从霜纤长手指一勾,黑超墨镜从女人脸上脱落,露出一张秀雅绝伦的脸蛋。
  迟缓缓大惊,瞳仁震颤,猛地站起来,指着女人说:“秦明月!?”
  “哈哈哈看你激动的,不是,她叫绵绵,是不是超像秦明月?”
  王从霜单手掐住绵绵下巴,把她脸更往迟缓缓面前凑,让她看清楚。绵绵机械似的任她动作。
  这哪里是像,简直就是一模一样,迟缓缓惊疑的眼神看向王从霜。
  对方识趣的拍拍绵绵:“宝贝儿,去那边自己玩。”
  绵绵很乖,一句话一个指令一个动作。
  王从霜弹一下烟灰,袅袅烟雾模糊了她的面容: “绵绵是克_隆人,秦明月的克_隆人,有百分之九十八的相似度,我就是玩玩过段时间就送回去销毁。”
  “克_隆人你知道吧?制作周期长,一切都是空白的就像婴儿,什么都得教也挺累。玩玩可以,玩够还可以销毁,我玩不到秦明月玩个克_隆人不过分吧?”
  王从霜掐灭手里的烟,依旧笑眯眯,笑容里难得多了两分正经与谨慎。
  作为好朋友迟缓缓是知道王从霜对秦明月的意思,就是没想到对方会这么做,不过按照王从霜的性格这么做也有可能。
  王从霜的做法倒是给她提了醒,克_隆人、专属定制,似乎也不错?
  迟缓缓略一抿唇,不由得看向王从霜,胸膛里的诡异想法几乎要冲破禁锢,让她又惊又怕又期待。
  她殊不知,今时今日一个荒唐的决定,会在将来让她既甜蜜又痛苦。
  这是一场豪赌。
  作者有话要说:
  本文采取回忆杀方式描写缓缓和小星星那三个月,小舒只是个炮灰,会短暂的存在一下,然后才是小星星正式上线~
  新文新气象,求收求评么么啾~
  缓缓: 带孩子真累,好想小星星QAQ
  小星星: 让你不要我,活该!
  本文和《替身和白月光he了》一个世界,因为晋江现代不能写克隆人所以改成幻想未来但还是普通的现代架空,大架空
  设定克隆人就是做出成年人的形态,掰设定的可以不用看了,我的世界我做主,不需要你们和我说怎样怎样,完全不考据放飞自我,谢谢。
 
 
第2章 
  什么算好朋友?
  一个眼神就能明白对方在想什么。
  王从霜和迟缓缓就有这种思维和心灵上的相通。
  酒吧包厢灯光昏暗,这会关了五颜六色的彩灯,只余一盏浅浅昏昏的暖黄光束从头顶泼洒而下。
  把她漆黑眼珠映出深棕琉璃的颜色,迟缓缓坐在沙发上,手指无意识蜷了蜷,浅浅的光晕眷顾她的眼眸,王从霜在哪里看到一闪而过的疯狂。
  都不需要思考,不用问,王从霜就知道迟缓缓在想什么,好友本就心性单纯,在她面前更是透明,太好猜。
  王从霜夹着烟的手垂下,轻笑着吐出个烟圈,半是玩笑半是认真的开口: “怎么,你也想定做个克_隆人玩玩?”
  “可以吗……”像是在问王从霜,实际上问的自己,迟缓缓视线落到绵绵身上,又想透过她看某种可能性。

返回首页
返回首页
来顶一下
加入收藏
加入收藏
推荐资讯
栏目更新
栏目热门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