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收藏 | 设为首页 | 会员中心 | 我要投稿 | RSS
福书网
站内搜索: 高级搜索 如有淫秽信息或侵犯了您的版权请联系邮箱[email protected]删除

 

您当前的位置:首页 > 2020

成了财团大佬心尖宠【甜文】──狸墨

时间:2020-09-22 08:51:58  作者:狸墨

   

  文案
  岑思遥万万没想到那晚与她春风一度的居然是东京谁都不敢轻易招惹的千野财团大佬
  大佬又美又御还会撩,宠起人来又暖又甜捧心尖
  岑思遥:大佬,您该不会喜欢上我了吧?
  某大佬似笑非笑:我确实喜欢上你。
  岑思遥:……(噫,总觉得哪里不对劲)
  *
  一别十六年再重逢,端木泠万万没想到的是当年喜欢粘着她,口口声声都说要早点长大好跟她结婚的小家伙会全然忘了她……
  不仅忘了她还一直想着和她撇清关系,吃干抹净了都没用
  端木大佬好着急在线等……
  热心小天使:缠着她,撩拨她,霸占她,继续宠爱她啊!
  自己认定的小娇妻,跪着也要宠下去!
  十六年的空白,端木泠表示她会用余生的宠与爱填满。
 
  *主cp:性感小可爱X又美又御宠妻大佬
  *岑22,端木29,年龄差7岁。
  *本文又名:以为是天降宠妻狂魔其实是青梅未婚妻那档事
  *同性可婚,轻松日常甜宠文,身心皆唯一,保证HE~
  *互攻,但主偏受,不喜慎入哦!
 
 
  作品简评
  岑思遥万万没想到那晚与她春风一度的居然是个财团大佬,她又美又御还会撩,宠起人来又暖又甜捧心尖。岑思遥以为大佬是天降宠妻狂魔,万万没想到大佬还是自己的青梅未婚妻,且看财团大佬宠妻日常。
  作者文笔流畅,语言细腻生动,人物性格丰满,感情戏扣人心弦,值得一看。
 
 
第1章 
  夜幕降临,日本东京街道两边亮起一盏盏路灯。十二月的天下着白絮般的小雪花,昏黄的路灯下片片雪花在风中飘动着,宛如成群结队的白色蝴蝶在追逐嬉戏,好不热闹。
  作为日本的首都,东京不仅是全球经济大都市,也拥有着悠久的历史与独到的日本气息,它繁华、喧闹而又不失秩序,小雪的天驱散不了年轻人踏夜出门的热情。
  十字路口,红灯前,两三个年轻男子讨论着近日热播的动漫番和热门游戏,忽然有个人扯了扯身旁两个哥们,让他们留意身旁两步开外一个女生。
  那女生留着微分斜刘海,中长直发带了点小曲弧度,柔顺地披在她的肩头,酒红色发色中独留些天然黑色的发丝,独特时髦。她穿着豹纹的毛绒短外套,黑色包臀短裤下是一双过膝黑色长筒靴,包裹着她修长纤细的双腿,她身高不高,但身体比例好,显得高挑纤瘦,小蛮腰下的臀又圆又翘,让人无限遐想。在这雪花飘舞的天气下,大多数女生都是冷得瑟瑟发抖,裹着大衣,手插在口袋中,这女生穿得不多,精神倒是不错。
  “我刚刚看到她的脸了,很可爱哦~”那个男生对着哥们挑了挑眉,一脸得意,搞得他的俩哥们心痒痒想一睹芳容。
  女生似乎感觉到了他们暧昧的视线以及窃窃私语,回头面无表情地瞟了他们一眼,却听到他们兴奋地狼叫一声,对着她开始吹口哨。
  岑思遥微微蹙眉,她身材火辣,穿着也比较前卫,但她长相属于甜美可爱类型,这一皱眉似乎勾起了人打从心底的呵护欲,那几个男生忍不住朝她走来。此时绿灯亮起,岑思遥大步混入过马路的人群,男生们也忙追上,跟着对方拐进一条热闹的小巷,最后看到女生娇小可爱的身影走入了一间LES酒吧,这让三个男生杵在闪烁着瑰丽灯光的酒吧门口扼腕叹息。
  这么可爱迷人的女孩子怎么是个弯的呢?三个男生你看看我我看看你,再看着女生们进进出出的酒吧门口,只能摇摇头惋惜地离开。
  其实随着时代进步,越来越多的国家和地区承认同性婚姻的合法化,到了X025年,作为发达国家的日本更是有一半的城市允许同性结婚,且享受和普通男女婚姻一样的权利。发展中国家承认同性婚姻合法化的比较少,但亚洲大国中国的首都以及几个沿海大城市倒是在近几年先后承认了同性婚姻在中国法律上的合法效力,相恋的男男、女女,只要符合法律上规定的结婚条件都可以携手爱人登记结婚。
  所以同性.酒吧在世界各地已经不是什么罕见的存在,岑思遥感觉有人跟踪所以在过马路后就随便挑一间感觉还挺热闹的酒吧混了进去,只不过进来后她依旧可以感觉到那密切的盯人视线。
  说起来,自从来日本留学读大学的这三年,岑思遥总能感觉有人在跟踪她,但她让人调查了三年却一无所获,特别是临近她毕业的这段时间,对方盯她似乎盯得更紧密了,只要她一出校园,不,哪怕在学校中,她也能感觉到那迫人的视线。但三年来,跟踪她的人似乎就只是监视着她,从来没有对她做过任何危险的事情,所以她想报案也报不了。
  盯她盯了三年却始终没有任何作为,岑思遥从一开始的担忧到现在是满满的好奇了。她今天心情正不好呢,好,那就让她看看盯着她的人的庐山真面目。
  身为中国X市富家岑家千金,岑思遥没有一般大家闺秀的矜贵和保守,更不会胆小怕事,她反而喜欢流浪和冒险,玩得越刺激越好。
  溜进舞池,岑思遥若无其事地混在舞池中踩着震耳的迪斯科音乐,跟着周围的人舞动手脚,蹦蹦跳跳。舞池人很多,五颜六色的灯光交错闪烁,时而明亮,时而幽暗,照射在舞池中群魔乱舞的人身上。
  岑思遥一边熟练地扭动着她柔软的身体,一边留意那个暗处的视线。她能感觉到对方跟着她进入了舞池。由于从小就调皮捣蛋,乐于捉弄人,岑思遥也一样总遭人跟踪报复,而这也养成了她比常人敏锐的危险预警直觉。而多次凭借这份敏锐的直觉逢凶化吉让岑思遥越加乐于追求这种危险逼近的快感。
  她忽然想玩大点。
  又一段高燃的迪斯科音乐响起,岑思遥放开手脚开始跳热辣的街舞。她双腿修长纤细,即便脚踩的那双长筒靴有一点小跟都不影响她有节奏的踢踏或者蹦跳,她的腰很细很软,如水蛇一般,能轻易扭出各种姿势,而且每一个舞姿都是大胆而诱人。周围原本自嗨的人群渐渐停下动作,圈围着她,看着她热情的独舞。
  身穿豹纹外套的女孩此刻犹如一只花点猫精灵,野性而妩媚。
  暗处那人的视线时而火热时而冰冷,岑思遥觉得越加的有趣。热身完,她跳得更开心了,但随着跳动,她的身体也越来越热,身上慢慢沁出香汗,在围观观众热情的欢呼声中她旋转着,舞动着。身体太热,岑思遥索性将外套纽扣解开,但她没有完全脱下,只是顺着舞蹈的动作将外套脱去一点,露出她白净的脖颈和精致的锁骨。外套左边还穿在身上,右边已滑到她臂弯,这将脱未脱的模样更是引人遐想,性感迷人。岑思遥旋转着身子,扫视着围观的人,明眸轻睐,如送秋波,惹得周围的观众不断尖叫。
  岑思遥微微勾起一笑,她似乎知道那个人的方位了。
  在围观观众越加狂热的掌声、欢呼声中,岑思遥继续舞动她灵活的身子,她的笑魅惑又从容,她的舞姿妩媚而优雅,如夜晚锁定猎物,准备捕食的猫咪,不疾不徐,从容优雅,点踏着脚步,旋转着身子,慢慢靠近。
  “岑同学,我终于找到你了。”就在岑思遥要靠近那个人所在的方位时,忽然有个女生从她的后面冲出来,用日语喊道,而后紧紧地抓住了她的手臂。
  岑思遥连忙看向那个人刚刚一直站着的方位,但已经感觉不到那人的视线了,她感觉她忙活了好一会儿想抓的“猎物”已经溜掉或者躲到别的暗处,顿时蹙紧了眉。
  周围的观众见岑思遥已经跳完,不由都拍手鼓掌叫好,场面已经脱离她的掌控,陷入混乱,岑思遥更加感觉不到那个视线的存在。
  真是,关键时刻是谁这么不识相坏她岑大小姐的好事?岑思遥不喜欢和陌生人接触,那女生一抓她手臂,她就甩开人家了。
  “岑同学……”女生继续用日语叫着她的名字,声音有些抖,带了点哽咽,似乎因为岑思遥蛮力甩开她而感到难过,她怯弱地看着岑思遥,用日语继续说道,“我们谈谈好吗?”
  岑思遥蹙起小秀眉,看向在她眼前哭泣的女生,说实话,她很不喜欢有人在她面前哭泣,男的还好,她一定会前俯后仰哈哈大笑来嘲笑对方,女生哭的话……她很害怕。
  “那个,这位同学,不好意思,你是谁?”看着眼前的大众脸,岑思遥用简单的日语问道,她觉得对方还蛮眼熟,可惜她脸盲,一时半会还真想不起对方是谁。
  “我……你忘了我吗?怎么这么快?”女生娇滴滴,眼里又滚落好几颗,她继续用日语说道,“我是你的女朋友,山田佐和子。”
  “……”女朋友么?岑思遥记得自己一周前是和同校的一个女生说了分手,呃,这么仔细一看,好像确实是自己的前女友,“那个,我的前女友山田同学是吧?那个,我们到旁边说吧。”
  见之前看她跳舞的人都好奇地看着她俩,岑思遥受不了这女生莫名其妙就哭哭啼啼,忙想拉她出人群,结果那女生忽然一把扑过来,抱住岑思遥的大腿,“岑同学,我不想成为你的前女友,我们复合吧。我求你了。”
  山田佐和子这么夸张的跪倒加抱大腿,立刻引起围观观众的议论。岑思遥要无语了,她最烦这种分手不干脆的,再说她们交往其实也就两天,两人手都没有牵过就看了一场电影,岑思遥觉得对方给她最初那种心动的感觉完全没了,就提出了和平分手,分手时还送了对方两张北海道豪华七日游套票,让她有空约个朋友去散心解闷。怎么隔了一周这家伙又冒出来说要复合了?
  在岑思遥的感情观中分了就是分了,完全没有复合的可能性与必要性,何况最初自己鬼使神差答应和这女生交往纯粹是觉得她鼻子很像某人,但处了一会,岑思遥觉得完全是自己错觉,所以就赶紧提分手,快刀斩乱麻,怎么还是会被纠缠?
  “对不起,我们、那个,不合适,不要复合了吧。”虽然在日本留学三年,但岑思遥这种只想随便混本毕业证书、学位证书就滚回家的学渣中本渣,复杂的日语她说不清,所以只能简短明确地拒绝对方,也没办法说多少安慰对方的话。
  山田佐和子听岑思遥支支吾吾,以为对方在动摇,连忙紧紧地抱着她的腿,哽咽着深情道,“分手的这一周我一直在想你,会忍不住偷偷看着你,跟着你,我发现我很喜欢你,不能失去你,求你再给我们彼此一次机会。”
  对方日语一说多,岑思遥就更加烦了,因为她没办法全听懂,不过她还是抓到重点了,忙问道,“你跟着我?刚刚也是跟我来到这里的?从什么时候开始跟着的?”
  “从学校,你一出校门我就跟着了,我想找机会求你复合。”山田佐和子半跪在地抱着岑思遥的腿,仰着脸看着岑思遥,含情脉脉。
  一出校门就跟着了么……岑思遥出神思索着。
  山田佐和子这些话,这些眼泪感动不了岑思遥,但却让在场的围观路人动容了。
  “答应她吧。”
  “你们复合吧。”
  “她很爱你啊。”
  “同性才是真爱,百合无限好啊。”
  岑思遥看着乱帮腔的路人再看看哭得梨花带雨的山田佐和子,她这才明白对方为什么要挑人多时出来求复合,又跪又哭不就想要路人帮腔吗?真没想到对方有这心机。可她岑思遥可不是什么善茬,当下更是奋力地挣开这女生,岑思遥连忙退后两步,“不要过来。抱歉,我已经有女朋友了。所以我们没办法复合。”
  “你有女朋友了?”山田佐和子连忙跟着站起身,岑思遥后退一步,她就前进一步,“不可能,我最近一直跟着你,你没有和谁交往。你今晚也是自己一个人出门。岑同学,我们复合吧,我会做一个体贴关爱你的女朋友。”
  “……”这缠人精也太烦了。不会吧,最近感觉被盯着的视线其实是这个女生么?如果真是她,那也太无趣了。岑思遥最怕被纠缠,当下只想赶紧摆脱对方,“谁告诉你我是自己一个人出门的?我约了我女朋友在这里见面。”岑思遥边胡诌,边留意着身边的人,边搜肠刮肚想怎么用日语来组织语言继续为自己辩解。她不能让这个心机女引导了大家的言论风向。早知道这三年就好好学下日语,不至于向来伶牙俐齿的自己只能被对方逼一句才回辩一句。
  “这里?那么她在哪里?”山田佐和子确实不是省油的灯,她知道岑思遥独来独往,人很难追,当初自己因为看上对方颜值和身材故意接近的她,好不容易追到她,结果没两天她就提了分手,手都没有牵一个,更别说别的。重点是,她最近才知道岑思遥可是中国X市首富的千金,是富二代,和她交往还怕要不到什么好东西?哪里是区区两张北海道旅游套票能比的?当初自己真是傻了才答应和她分手。
  山田佐和子最近确实一直跟着岑思遥,但她找不到合适的求复合机会,今晚在这间LES酒吧她终于等到机会了。有这么多人看着,只要自己装得多深情多痴情,舍弃尊严又哭又跪,感动不了岑思遥也一定能感动同样喜欢女人,理解女女之恋的LES们。
  这会岑思遥说她已经有女朋友,且就和女朋友约在这里见面,呵,山田佐和子并不相信,以她对岑思遥的了解,这女朋友的说辞一定是她胡诌的。“如果她在这,请让她出来。我想知道她有多爱你,有没有比我更爱你。岑思遥,我很爱你你知道吗?我心里都是你的身影,每分每秒都对你牵肠挂肚。”
  “……”虽然没有全部听懂这些日语,但岑思遥还是觉得鸡皮疙瘩要掉满地了。这戏精,这蹩脚的演戏还敢在她岑思遥的面前演戏。可恶,好想杠对方,可是那些词TM的怎么用日语表达?
  “对呀,你现任呢?让她出来。”
  “有女人为你哭泣是你的福气,好好珍惜啊。”
  “你这前女友长得也不错啊,看她多爱你,真让人羡慕。”
  “别胡诌了,你肯定没有女朋友。你来酒吧是想物色新的女朋友吧?”
  “这么快就耐不住寂寞了?还是乖乖跟你前女友回家吧。”
  “……”我去,路人就是这副站着说话不腰疼,还闲事情闹得不够大的嘴脸么?我岑思遥想分手就分手,不想复合就不复合,什么时候轮到你们这些八婆跟麻雀一样叽叽喳喳,管你姑奶奶我的闲事了?你们脸上长两个眼窟窿难道是瞎的吗?看不出这心机婊只是在装深情吗?

返回首页
返回首页
来顶一下
加入收藏
加入收藏
推荐资讯
栏目更新
栏目热门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