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收藏 | 设为首页 | 会员中心 | 我要投稿 | RSS
福书网
站内搜索: 高级搜索 如有淫秽信息或侵犯了您的版权请联系邮箱[email protected]删除

 

您当前的位置:首页 > 2020

反派重生一百次后【破镜重圆】──豆浆蘸油条

时间:2020-09-22 08:51:15  作者:豆浆蘸油条
  如果她们公然的举办婚礼,那就是把所有人都放在了自己的对立面,树敌太多,那样其实并不好。
  这一点蝉月知道,时翡又怎么可能不知道呢?只是,今天的感触实在是太深了,她也渴望披上鲜红嫁衣和自己爱的人对拜天地,昭告天下。
  时翡又说,“好啦,我就随口一说,快睡觉都这么晚了,我好困啊。”
  这个话头算是揭过去了,接下来的几天,蝉月变得非常忙,时不时的就要往外走,总把时翡一个人扔在客栈里,搞的时翡都有点儿怀疑她是不是要抛弃自己。
  一日午后。
  蝉月把时翡蒙上眼睛,悄悄地拉着她往外走。
  “你这是要带我去哪儿啊,该不会是搞什么惊喜之类的吧?”
  “到了你就知道。”蝉月并未透露什么。
  时翡还是非常雀跃,因为这个架势一看就是要给她惊喜,无论是什么惊喜,她都会非常的开心。
  二人走到了城外姻缘树下,就是城中男女都会来的地方,他们总把自己有心里的那个人写到纸上,然后拿着红布挂到树上,这样就可以心想事成,和自己爱的人在一起,所以这棵树被称作姻缘树,保佑着无数的信男信女姻缘美满。
  蝉月解开时翡姐眼上的绸带,然后对着那边的石桌示意一眼,“去换上。”
  “这是什么呀?”时翡一边说着,一边好奇地打开,入目是一片鲜红,她有些诧异,紧接着包裹里的东西全部露了出来,是一套霞披的嫁衣,连头冠也有,她不可置信又激动开心的看向蝉月满眼的惊喜。
  蝉月见状也笑了,“虽然我没有办法给你昭告天下的婚礼,但是我还是可以和你拜堂成亲的。”
  “真讨厌。”时翡鼻尖微酸,眼眶突然就红了,这人真讨厌。
  蝉月笑了笑,“去换上。”
  时翡点了点头,抱着衣服跑到一旁的小庙里去换,与此同时蝉月去把她准备的自己的那套衣服换了出来。
  二人穿的是同一款式的嫁衣,霞披对襟,就连头冠都是一样的。
  二人双双跪在姻缘树面前。
  蝉月道,“以天为证地为媒,今日我蝉月与时翡二人。再次对拜成亲,一生不离不弃,风霜与共。”
  二人一拜天地,二拜的时候便拜了姻缘树,然后二人对待便携手牵着一根红绸离开了这里。
  成亲对于她们来说只是一种仪式,今后的两个人无论怎样都会在一起,她们之间的感情是很平淡的,是在斜风细雨中慢慢滋养出来。很平淡也很浓烈,在生活的每一处都让他们变得不可分离。
  哪怕最后二人阴阳两隔,她们之间的爱依旧永存着。
  作者有话要说:这是皎月如翡的番外,本来想把阴阳两隔也写出来,后来觉得太虐了,就写了二人之前的一些甜蜜日常,后面还有霜雪的一个番外,本文就彻底完结了。
 
 
第59章 
  又是一年春。
  这一天, 王尽雪早早的起来,久违的感觉到了心脏处传来的疼痛。
  于是她这才想起来,哦, 我的心疾还没有治愈。
  如果不是这次突如其来的疼痛,她都要忘了自己还有心疾这个事, 因为真的是好久好久不发作了。
  其实王尽雪这个心疾是从她母亲死的时候便落下, 估计也没救了,当初给她下蛊的人已经死了,她也没有办法再去找解蛊的东西,就连沈明媚的束手无策, 其他人又能怎么办呢?所以王尽雪对于心疾是一个放任的态度, 泰然处之, 什么时候死了就死了, 什么时候不死,那就继续活着。
  这人世间她已经活的太久了,没有什么可以在意,所以是死是活都不重要。
  心里虽然是这么想的,但王尽雪侧首看了一眼还在床上睡觉的明霜, 突然之间觉得似乎继续活着也挺好的, 她要是死了,明霜得多伤心, 又一想,如果她死了,明霜会不会像蝉月对时翡那样对她?
  王尽雪并不敢保证什么,但是起码这一刻她是想和明霜一起生活下去的,并不想让自己死的那么早,所以这个心疾如果可以治, 还是治一治吧。
  床上的明霜突然醒了,睁开眼睛,执起她的手轻轻的落下一个吻,“在看什么。”
  “看你昨晚表现不错啊。”王尽雪低头,长发垂落她脖颈旁,衬的床上人皮肤惊人的白通透如玉。
  这句话指的昨晚什么,意味着什么,二人世一清二楚,霎时间明霜的脸就红了。
  王尽雪伸手掐了一把她的脸,“又不是第一次了,你要不要这么害羞?”
  “我没有。”话虽这么说,可明霜的脸还是红的。
  王尽雪笑了笑,不再和她打闹,“好啦,你快些起来,今日我们启程回魔宫。”
  “好。”
  王尽雪诧异的看了她一眼,“你不阻止我回去吗?也不问问我回去干什么,你不怕我是回去乱杀无辜的,你也不怕我继续去做那个魔尊。”
  “我相信你。你的所有选择都有你的理由,我只负责相信你就可以了。”明霜一笑,她早就该学着相信阿雪。
  王尽雪也噗嗤一笑,突然道,“其实我从未杀过柳家满门,我杀过的我都认,但唯独柳家我不认。”
  明霜诧异的看向她,似乎不明白为何突然提起这个话题,这应该算是两个人之间一个心结,这么多年了,谁都没有提,尽量粉饰太平的过去。
  “那时候你误会我,我真的很伤心,但我也没有打算说什么,你误会便误会了,清者自清嘛,没有必要去解释什么。但,我想我们之间的沟通的确是出了一些问题,我以后会尽量有话直说的,就像我没有杀柳家,我就直接的告诉你。”
  明霜明白了她的意思,笑着把人拥进怀里贴在她耳边说了一句,“我相信你。”
  这句我相信你迟到了一千多年,但是王尽雪还是不由得欣慰,至少明霜现在长大了。
  二人均是修为绝顶之人,即使她们现在住的地方离魔宫很远,但是驭风也不过半天的时间就到了。
  魔宫还在戚枫山上,很多东西都没有变。
  而且魔界现在没有魔尊,理由很简单,魔尊之位,人人争抢,大家修为都差不多,谁都不服,谁就各自割据地盘,每个人站一块儿,总会打的你死我活,导致魔界现在群龙无首,不成气候。
  这次王尽雪回来,谁都没有告诉,就径直带着明霜去了魔宫。
  虽然王尽雪现在声明卸任魔尊之位,但是她的余威仍在,没有人敢来魔宫动什么东西,也没有人敢在这里住,这里以前还保持着原样伺候的人都没有变。
  二人一回来这里的魔侍就立刻传信的传信,伺候的伺候,仿佛她还是魔尊一样。
  王尽雪回来之后并没有见其他人,只是单独召见了莫亿思。
  两个人当天下午整整谈了一下午,傍晚莫亿思离开的时候面色苍白。
  虽然以前莫亿思曾经背叛过她,但是王尽雪还是觉得心疾这个事情交给她比较放心,因为她手里也拿着莫家的一些把柄,互相制衡总是好的。
  明霜问过王尽雪找莫亿思是什么事,不过王尽雪并没有说,她不说明霜就没有再问,两个人都觉得总是要有一些自己独-立的隐私空间的。
  之后的一段时间,王尽雪和明霜便住在魔宫,虽然也没有再接回魔尊职位,但是魔界人都明白,魔尊回来了,谁也不敢放肆。
  夜里,烛火盈盈,窗户半开着外面红梅迎风招展,风撷来一阵清香。
  回霜殿内,红纱浮动,纯黑色大床上可以看到白花花的颜色。
  “呃……”失策了,王尽雪懊恼的一捶床榻,没好气的瞪一眼明霜。
  明霜失笑,“我的魔尊大人愿赌服输,您该不会是想耍赖吧?”
  “本座自然不会耍赖让你来便让你来。”王尽雪没好气的瞪她一眼。
  先前二人打赌,三十招之内,谁先能采回来一朵红梅花便算谁赢。
  这么幼稚的把戏,王尽雪都懒得和她比,不过难得明霜兴致冲冲于是她就答应了。
  赌注就是谁赢了,今天晚上就听谁的,想怎么折腾,怎么折腾。
  两个人都是绝顶高手,三十招之内取一朵花儿还不是足够的。
  可是坏就坏在两个人都是绝顶高手,王尽雪去摘明霜就去拦,明霜去摘王尽雪就去拦。与其说是两人用三十招来摘花,不如说两人赤手空拳的拆了三十招也没有分出来谁胜谁负花最后还被明霜给摘到了。
  “你怎么摘到的?”王凌空雪看的清楚,之前两个人一直在拆招谁都没有摘到话,为什么明霜会突然拿出来?
  明霜笑了笑,温柔宠溺,“我只说三十招之内摘到花,又没有说是三十招之前还是三十招之后,无论之前之后都算在三十招之内。”
  王静雪简直呕死了,于是便有了现在她被明霜压在床上的场面。
  只见明霜贴近她的耳朵,带着笑意轻声询问,“魔尊大人,可还满意?”
  满意个屁,你个狗比高洁淡漠,都是假的,飘飘-欲-仙的王尽雪心里骂到。
  作者有话要说:彻底正是完结了,大家看得出来,这是没写满,剩下的就是日常生活和治愈心疾我就没写,因为不用写都知道。
  凡事有留白才美好。
 
  
 


返回首页
返回首页
来顶一下
加入收藏
加入收藏
推荐资讯
栏目更新
栏目热门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