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收藏 | 设为首页 | 会员中心 | 我要投稿 | RSS
福书网
站内搜索: 高级搜索 如有淫秽信息或侵犯了您的版权请联系邮箱[email protected]删除

 

您当前的位置:首页 > 2020

反派重生一百次后【破镜重圆】──豆浆蘸油条

时间:2020-09-22 08:51:15  作者:豆浆蘸油条
  在灵渊里,会有很多人突破自己瓶颈,修为大增,这种情况多数是把那个人算在某个宗门里,这样一来也是巩固自己门派在修仙界里的位置。
  魔界也不例外,若是有人去灵渊,就要计入魔宫。
  王尽雪沉眸,“其他人呢?”
  “尊上,正道那边据说檀溪和婵月长老都会去,咱们不好上赶子触她们霉头。”这时候敢吱声的也就是孤虹了。
  这两位是正道中的魁首人物,修为最让人捉摸不透,其中檀溪是大名鼎鼎的剑神,蝉月道修出身一柄拂尘少有敌手,所以魔界众人这次打算避其锋芒。
  灵渊虽好,小命要紧。
  “一群废物点心!”王尽雪声音虽是软绵绵的,说出的话却掷地有声让人不敢反驳。
  “……”
  好的,我们就是废物点心。
  王尽雪一口饮进被中茶,“北芜冬软你们俩随我去灵渊,准备好你们手里的事。还有包心也一起。”
  北芜是魔界北魔王,冬软是魔界东魔王,这俩人都在元婴初期一百多年了,这次灵渊是她们突破的好机会。
  二人本就有意去灵渊,不过撞上檀溪和蝉月才计划流产,现在魔尊亲自点名,也说了和她一起,二人自然高兴。
  魔尊已经突破化神期,就算有檀溪和蝉月也不足为惧,瞬间有了主心骨。
  “谢尊上。”北芜冬软一齐起身行李。
  王尽雪视线落在包心身上。
  包心外号包打听,虽是魔修,却各界的买卖都做,在包打听的行业绝对是第一,山尖尖上的第一。
  “属下都听尊上的!”包心立刻应下。
  王尽雪“嗯”了声,很满意。
  例会结束后,其他人相继回了各自领地,孤虹也被王尽雪支出去。
  偌大的魔宫只剩她一人,空荡荡的大殿暗沉沉的阴郁,待了几百年的地方,突兀的多出些压抑。
  这次灵渊之行王尽雪势在必得,现在唯一犯愁的就是魔丹,那颗魔丹现在灵虚宗天骄的手里。
  其实,王尽雪没有告诉过任何人,包括孤虹照英,她并没有突破化神期,现在只是伪化神期罢了。
  这也是她这次必须去灵渊的目的,莫亿思准备的东西,加上魔丹和灵渊数之不尽的灵兽灵气,定能让她突破化神期,顺便把陈年旧疾治好。
  此时,距离灵渊开启,已不足一月。
  ——
  是夜,月朗星稀,皎白月华浅浅落在水面上,荡出一圈圈波纹。
  这是处疗伤用的小湖,左右还相邻着另外两个湖,分别治疗内伤外伤和身体。这个时节湖中有开得正盛的莲花,紫色最多,被片片碧绿荷叶相接衬托着,自成美景。
  明霜闭着眼泡在水里,自从那晚魔尊一掌打得她吐血疏通了体内郁结停滞的灵力,明霜就总要过来泡一泡。
  这里统称寒池,这个是修复身体的,她五脏六腑不说被震碎那么严重,在魔尊手下也没好到哪里,泡一泡会好的更快。
  有轻巧的脚步声接近,明霜睁开眼,就见月华如练尽数落在面前人的身上。
  白色道袍干净陈旧,一柄拂尘搭于臂弯,长发挽在银冠中被一根朴素的簪花固定。
  这人面容寡淡眉目平缓,单眼皮眼尾绘有红色花瓣纹路与其出尘缥缈的气质不相符,这是她师父——蝉月长老。
  “师父。”
  明霜整个人浸泡在湖里,只露出个肩膀,见是婵月长老就要起来。
  蝉月一摆手,淡淡道:“不必起身,为师来通知你,这次灵渊开启会提前,明日-你便同我启程。”
  “这么快?”明霜抿唇,她还想道个谢,怕是没时间了。
  蝉月:“怎么?你不方便。”
  “没有,明日一早,弟子恭候。”明霜垂下眼,恢复以往的淡漠。
  蝉月颔首,随口嘱咐她两句离开了。
  明日一早,明霜想了想,到底挣扎不过内心,还是起身穿好衣服,御剑离开。
  灵虚宗位于朝阳城,算是距离魔界较近的一座城池,御剑从灵虚宗到魔界也不过半盏茶的时间。
  由于明霜从未来过魔界,一落地也不知道去哪,只能凭着以前书本上的资-料,先去星露城的极乐坊据说魔尊总会出现在这里。
  站在极乐坊门前,明霜再三鼓起勇气,徘徊好几次才走进去,绷着一张俏生生的俊脸挡开搭话的人找到管事的嬷嬷。
  明霜:“嬷嬷,请问,魔尊可在此处?”
  极乐坊的大堂有一瞬间的寂静,玩乐的众人仿佛被定住。
  “什么魔尊,俺不认识,去去去,别给俺在这捣乱!”嬷嬷直接召唤来门丁过来赶人,才不管对方什么身份。
  在这地方提魔尊,生意还做不做!小姑娘真不懂事,嬷嬷瞪她一眼。
  明霜闪身躲过门丁,手中碧霄剑出鞘一寸寒光慑人。
  “住手。”
  只见极乐坊二楼临近栏杆的雅座,懒懒地伸出一条藕白胳膊,手腕上还系这黑色手串,黑色衬得玉肤如雪白。
  “天——骄——”王尽雪只手掀开遮挡雅座的红纱,居高临下的看着她,嘴角笑容妩媚略带戏谑。
  被刻意拉长的声音更加软绵绵,落在明霜耳朵里,带着几分不正经暗哑,惹得明霜红了耳根。
  王尽雪眯眼笑:“上来一叙。”
  明霜看一眼嬷嬷,恰个诀,直接落到王尽雪面前。
  雅座的红纱又落下。
  看着魔尊出现,还就坐在二楼,极乐坊简直静的不可思议,一些正道修士纷纷提着裤子拿着剑转身就跑。
  转瞬间,极乐坊的客人就少了一半。
  嬷嬷气的脸都青了,双手叉腰吼道:“魔尊!你赔我今天银子,不然老娘和你没完!以后别来。”
  隔着红纱,王尽雪扔下去个钱袋,手腕一转,嬷嬷被掌风送走。
  “找本座何事?”王尽雪执着酒杯,懒懒地抬了抬眼皮,扫她一眼。
  明霜端坐于她面前,碧霄剑搁在身旁,双手搭于膝上,腰背板正,一看就是大户出身有良好的教养。
  “晚辈来道谢。”
  “哦——你就这么两手空空的来。上嘴唇一碰下嘴唇,干巴巴的谢?”
  王尽雪是个很坦然的人,做了就是做了,明霜若是没发现那她肯定不会提,若是明霜发现了来道谢她也不会推脱。
  明霜被这个问题打个措手不及,有些羞赧的抿唇低下头。
  “晚辈出来的急的确忘了带道谢所需的物品,请魔尊见谅,若是魔尊不急,等晚辈过些时间补回来,可否?”
  “过些时间?”王尽雪把玩着酒杯,兴之所致,把酒杯往她面前一推,“喏,喝了这杯酒算你道谢了。”
  “这,晚辈,不会饮酒。”明霜皱起眉,排斥的神色太明显。
  为难这么冰雪高冷的人,看她流露出和平日里淡然淡漠不一样的神色,实在太满足王尽雪的恶趣味。
  于是她下巴搭在双手上,眨眨眼:“你,必须喝。”
  明霜抿唇,看她一眼,浑身都写满拒绝纠结的要死,可道谢是她主动来的又不是对方提出的,似乎拒绝又不妥。
  王尽雪柳眉微挑,笑容更甚,里面藏着满满的狡黠。
  也罢,道谢就要有诚意。
  明霜接过酒杯,一仰头全喝进去,下一秒就趴在桌子不省人事。
  “……不是吧?”王尽雪懵的一批。
  一杯倒啊。
  插入书签
  作者有话要说:
  魔尊: 道谢?你要怎么谢?以身相许吗?
  明·你是不是忘了是你把我打成重伤的·霜:“……”有苦说不出。
  求收求评么么啾~
  我一直励志写一个沙雕修仙,也不知道成功没有TVT
 
 
第7章 
  睁开眼就是黑沉沉的屋顶,视线一转,是红色床幔垂下,随着风微微飘动。
  明霜皱着眉抬手抚住额头,不疼,就是晕晕沉沉的难受,怎么了?
  哦——她想起来了,昨晚找魔尊道谢,对方非要她喝酒然后她就喝了一口,随后就醉的不省人事。
  真丢脸,明霜抿唇,抬起另一只手,动了动发现手抬不起来,于是侧眸看过去。
  她的胳膊被人压着。
  那人枕在她胳膊上,闭着眼睛呼吸绵长沉稳,白净的脸在黑色床榻上被衬托的格外好看,像是无暇美玉。
  魔尊……
  明霜抿唇,不敢继续动了,生怕把胳膊上的魔尊惊醒。
  她就这么静静的躺着,目光一会落到屋顶一会落到床幔,就是不敢落在魔尊脸上。
  明霜觉得魔尊不该是魔,她该是妖,那张美的过分放肆的脸,让人只看一眼,就不由自主想对她言听计从。
  大约半个时辰左右,明霜感觉到被压麻的胳膊上魔尊动了动,随后就听到对方那种独有的,软绵声线:“呦,醒了啊。”
  “魔尊……”
  “住口。”王尽雪率先打断她,笑眯眯的凑到她眼前,手还拉了一下自己衣服,露出雪白肩膀。
  明霜看一眼,立刻被灼伤一般移开视线,如果没看错那上面似乎有个牙印?也不知道是不是总待在魔界的缘故,魔尊真的好白,浑身都雪白雪白的。
  因此她肩头那个红红的牙印就更加明显,好像白雪上落了一支红梅,明霜有种不太好的预感。
  王尽雪妩媚一笑,指着牙印:“昨夜某只醉猫记不记得这是谁啃的?”
  果不其然,预感成真。
  明霜猛的后退一下,整个人太惊慌,没注意到后面就是床沿直接滚下去,砸出砰的一声巨响,摔得很疼。
  “嘶——”明霜疼的一皱眉,扶着一旁的窗沿站起来。
  就听魔尊哈哈大笑起来:“噗哈哈哈你看看你,可真是笨出花儿来了。”
  明霜似有些懊恼的皱着眉直视她,似乎不满意魔尊那她开玩笑。
  实则不然,明霜只是懊恼自己,魔尊说什么她都信。
  明明,明明父母都说过,她虽不会饮酒,醉后酒品却出奇的好。
  王尽雪已经把衣服拉上去了,看起来的确是在逗她玩。
  “昨夜你醉酒就一直喃喃着要早起,你师父在等你之类的话,可是有事?”
  师父!
  完了——
  明霜立刻道:“敢问魔尊现在什么时辰了?晚辈的确是有要事耽搁不得。”
  “那你怕是已经耽搁了,现下已经是正午时分,不过我们魔界昼夜皆阴暗,尤其是魔宫看不出时间。”
  明霜眉头越皱越紧,真是不该为了道谢耽误师父,早知就应当从灵渊回来后再来道谢。魔尊就在这里也不会丢,她都不明白自己为何要急匆匆的来。
  “行了,有急事就走吧。”王尽雪懒洋洋地倚在床榻上,看她面色变幻,嘴角牵出一抹似笑非笑。
  明霜一抱拳:“晚辈告辞。”急匆匆的往房门口走去。
  蓦然,人又在门口驻足,回头说:“魔尊后院好空旷,种上些许红梅会很好看。”说完,人就出去御剑离开。
  明霜刚刚摔下床的地方正好有扇窗,是半开着的,可以看到回霜殿后院的精致。
  光秃秃一片,除了墙啥也没有。
  红梅吗?
  王尽雪肩膀上的牙印在黑纱里衣下若隐若现,隔着黑纱让人看不真切,竟真有几分恰似红梅傲然凌霜的感觉。
  后院似乎是有点空,红梅到也不是不可。
  许是心血来潮,王尽雪真的立刻叫人往她后院移植一株红梅树。
  现下正是盛夏时节,红梅不开,枯树放在后院又不好看。王尽雪指尖一点,片刻,就见枯树上开出多多红梅。
  魔界万物,魔尊既是秩序。
  就像这红梅,王尽雪要它现在开,它就绝不可以开在寒冬。
  她是魔尊,魔界的一切都是她的,万物皆已她为秩序。
  ——
  王尽雪把玩着一缕发丝,暗暗的想,明霜所说的要紧的事,还和婵月长老有关,会是什么事呢?
  灵光一闪,王尽雪想到了,婵月长老,灵渊……,世人皆言婵月长老修为高深是距离成神最近的那个,她能窥天机。
  明霜被她重伤,细细养着也得十多年才会好,灵虚宗好不容易出这么个天才,自然容忍不了十多年的时候白白消耗。
  恰逢灵渊开启在即,婵月长老既挂名灵虚宗就一定会受她们差遣,请婵月长老带明霜去一次灵渊,对灵虚宗来说是目前最为合适的决定。
  距离灵渊开启还有不足一月,这么着急忙慌的,莫非,灵渊开启有异?
  “来人,速召包心来见我。”王尽雪难得不面带笑容。
  转瞬间,就从自己回霜殿至魔宫大殿。
  王尽雪接过侍女奉来的茶,有一下没一下的轻轻摇晃,就是不喝。
  若是灵渊开启真的有异,最先得到消息的应该是包心。
  例会时她却只字未提,莫不是,真的包藏祸心?王尽雪沉下眸子,瞳仁有一瞬间染上猩红,只听“咔嚓——”一声,王尽雪手中的茶杯被捏碎,白瓷碎片落到她的裙摆边。
  侍女立刻面不改色上前,跪下-身子,一片一片把碎片捡起来收拾好,又换了一杯新的茶上来。
  “尊上,包心带到。”孤虹扯着人衣领直接把她提溜进来,扔在大殿上。
  孤虹一抬眼就看到魔尊流血的手掌,一阵风似的,直接窜到王尽雪面前,“尊上,这么不小心,流血了。”
  掌心氤氲一层淡淡的蓝光,孤虹一直到王尽雪的手掌完全愈合才松手。
  王尽雪瞥一眼孤虹,对方立刻识趣的退回大殿上,才淡淡道:“包心——”
  “属下在。”包心跪在地上,面色惨白整个人止不住的发抖。
  王尽雪一笑,眉眼妩媚:“近来灵渊可有异象?”

返回首页
返回首页
来顶一下
加入收藏
加入收藏
推荐资讯
栏目更新
栏目热门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