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收藏 | 设为首页 | 会员中心 | 我要投稿 | RSS
福书网
站内搜索: 高级搜索 如有淫秽信息或侵犯了您的版权请联系邮箱[email protected]删除

 

您当前的位置:首页 > 2020

反派重生一百次后【破镜重圆】──豆浆蘸油条

时间:2020-09-22 08:51:15  作者:豆浆蘸油条
  王尽雪掌风一挥,柳正祺被打的猝不及防摔个大马趴,及时拉住自己家想上前的双生姐妹花。
  看到这二人,王尽雪眼眸一暗,收回踩在明霜手腕上的脚,冷哼一声,转瞬间人就没了身影,只余暗含威胁的话: “记住,这件事没完,天骄本座等着你!”
  受伤严重的明霜仰躺在地上,微微闭眼,我也等着你,魔尊。
  插入书签
  作者有话要说:
  本文可能会前期感情线少一些,过了这几张就多了,然后现在开始回忆杀了。
  一切大家觉得不合理都是私设,还有魔尊是真魔尊大反派哪种,前期不要对她抱有会怜香惜玉的期待,她俩的感情完全是切磋出来的。
  爱你们,么么啾,求收求评谢谢呀~
  本章所出现的所有人物都是第一世的重点,笔记记好,期末我要考的!
 
 
第5章 
  距离魔渊不远便是星露城,这是魔界一座枢纽大城,吃喝玩乐比别的地方多很多,又离戚枫山的魔宫比较近,闲来无事王尽雪就会过来走走。
  星露城中有一处极乐坊,是魔界最大的销金窟,来往此处的人不仅仅有魔修妖修,还有那些自诩正道人士的修者。
  极乐坊修葺精致,雕梁画柱,一楼中央的露台上四面落下暧_昧红纱,遮住里面跳舞的舞女,红纱朦胧更添几分欲语还休。
  一楼大堂多是看跳舞听小曲儿的修士,大多还算雅观,而二楼就大不相同,这里多是包厢雅座,也遮的犹抱琵琶,里面的人放肆很多各种声音交织在一起,仿佛上楼找个房间的功夫都不乐意浪费。
  不愧是极乐坊处处都透露出风尘味。
  从极乐坊后门出去,走过一条蜿蜒小路,就看到了清净的后院。
  后院的门藏在大片灌木丛后,非常的不引人注目,进了里面,更是让人觉得舒服。
  这里绿植非常多,树木花草馥郁芬芳,仿佛还能听见潺潺流水的声音,只让人觉得仿佛置身世外桃源,心神宁静。
  此时此刻世外桃源里传来嗖嗖嗖的破风声像是利刃横空划破。
  王尽雪闲闲走进后院,就见面前飞速飞来一柄匕首。她面不改色,唇角微掀,抬起手轻而易举的用两指夹住匕首,把夹杂着灵力的匕首冲力化为乌有。
  “孤虹,你很闲?”
  “属下没有,属下很忙,属下知错。”孤虹立刻单膝跪下,低下头,同时暗戳戳瞪一眼坐在一旁石桌的照英。
  对方把玩着长发,言笑晏晏,对孤虹投来的视线视若无睹。
  王尽雪双指微微一用力,匕首立刻碎成片片从她指间落到地面。
  “照英,笑够了吗?你别总是欺负孤虹,她修为可在你之上。”这俩人,虽是她的左膀右臂,更是一对欢喜冤家,尤其是照英,明知道孤虹不聪明还总欺负人家,真不怕孤虹一生气劈了她。
  照英甜甜一笑,眼藏狡黠朝孤虹眨眨眼,“属下遵命,不过尊上我可没欺负孤虹我在帮她练用匕首做暗器。”
  “呵呵……”你自己信这话吗?
  王尽雪舒服的往一旁的吊床上一躺,双手枕于脑后闭上眼,感受到阳光在眼皮跳跃,灵台能感觉到一片温暖的金色。
  闭着眼,脑海中莫名就浮现今天在魔渊山上的场景,其中最为清晰的就是天骄。
  天骄,灵虚宗,王尽雪嘴角一勾,惬意地晃了晃腿,是个有意思的人。
  照英和孤虹对视一眼,魔尊这状态,难道没成功?可是看着挺开心啊。
  俩人是王尽雪最器重的下属,对她比其他人了解的更多一点。
  很多情况下,王尽雪躺在吊床上都是心情不太好的时候,需要晃悠晃悠让自己心情好,可是今天怎么看也不是心情不好的样子。
  照英斗胆问道;“尊上,可是没拿到魔丹?”
  这个可能性并不大。
  那魔兽不过区区三百年,以魔尊的修为拿到魔丹太轻而易举。
  王尽雪闭着眼略一点头,坦然道;“嗯,是没拿到。”
  “!?!?!?”这怎么可能!
  二人_大骇,她们敬爱的尊上可是已经突破化神期的魔修,居然没拿到三百年魔兽的魔丹,这是在开玩笑吗?
  “碰到个有意思的人,被她抢先了。”王尽雪想到那小家伙不服输的模样,浑身是血还要勉力站起来,不由得舔了舔嘴唇,好久没看到这么有韧劲的人了。
  照英;“敢问尊上,是何人取得?”
  “灵虚宗的人,还是个筑基中期。”
  “没有魔丹尊上怎么办!?”孤虹满面着急,立刻站起来道;“属下现在就去杀了她,夺回魔丹!”
  “站住!”出声的是照英。她看一眼王尽雪,拦住只能横冲蛮干的孤虹。
  照英又道;“属下相信,尊上自有对策。”
  王尽雪嘴角一勾;“孤虹啊,一会让厨房大娘给你炖点猪脑。”
  “照英,你去南疆一趟,看看莫亿思准备的如何,可以了就把人带回来。”
  “属下遵命。”
  “我不爱吃猪脑……”
  二人异口同声说道。
  王尽雪翻身从吊床上下来,“不爱吃也得吃,”拍了拍孤虹肩膀;“多补补。”
  看着王尽雪扬长而去,孤虹兴奋的笑起来,撞了撞照英肩膀,“你看尊上多心疼我,让我多补补!”
  照英怜爱的瞅她一眼,傻孩子,没救了。
  孤虹;“……”
  淦,羡慕你也没有!
  星露城位于魔界,到了夜里,红云片片连接,火烧一般,让人觉得压抑。
  夜里有些凉,极乐坊歌舞升平,隔着老远都能听到女人们娇啼声声。
  王尽雪躺在床上窗户半开着,只觉得前面吵的她脑仁疼,本就跟烙饼似的翻来覆去睡不着这下更睡不着了。
  实在是没有丝毫睡意,王尽雪起身翻窗坐在窗沿上,看着灯火通明的星露城,其中最为显眼的就是极乐坊。
  魔界的夜她已经看了无数个日日夜夜,灵虚宗看到的夜晚和她看到的夜晚会有什么不一样?才可以养出天骄那般的人。
  王尽雪舌尖在嘴里扫过牙齿,心念一动,人已出了星露城,驭风直奔远在朝阳城的灵虚宗。
  到了灵虚宗就听到身后有声音,王尽雪立刻旋身躲进离她最近的一间屋子。
  “婵月长老回来了,你说大师姐是不是就没事了?”
  “我看不一定,魔尊多厉害啊,被她打成那样,怕是婵月长老回来也无济于事。”
  “魔尊真是太凶残了,完全不把咱们灵虚宗放在眼里。”
  “……”
  二人声音渐行渐远,王尽雪一撇嘴,丝毫不在意她们的评论。
  婵月长老,这人王尽雪是知道的,虽是一介散修却修为高深,是什么境界至今无人看得出来。
  不夸张的说,对上她,就算是王尽雪也没百分百的胜算把握。
  婵月长老挂名在灵虚宗她是知道的,不过还真不知道天骄是她徒弟,有意思。
  王尽雪想的专注全然没注意身后……
  唰——
  一柄青华流光,剑身极薄的雪亮长剑就这么猝不及防的抵在王尽雪脖颈上。
  王尽雪微微挑眉,瞥一眼剑,神情懒懒。
  “深夜偷闯灵虚宗,阁下需要给我个解释。”
  这声音好耳熟啊,王尽雪转过身,嘴角上扬露出个别有深意的笑容。
  她身后,持剑横在她脖子上的人正是今天被她打了个半死的天骄。
  对方面色惨白,身着雪白中衣,一头长发披散,顺滑如上好的绸缎,在烛火下散发着黑亮的颜色。
  真不愧是天骄,王尽雪想到修仙界对她的评价,“她是灵虚宗前冰雪霜寒时的浩气清绝无二颜色”,果然得天独厚。
  现在这幅病歪歪的模样都顺眼,王尽雪意味深长的目光一直落在她清绝颜色的脸蛋上,眼里尽是欣赏。
  王尽雪慵懒道一句;“本座想来就来,何须缘由。”对她的剑根本不放在眼里,脚步闲闲走到椅子上坐下,还不客气的给自己倒杯茶。
  茶香袅袅茶汤金黄清亮,她放到鼻子下轻嗅一下,才抿一口,“好茶。”
  明霜还维持着横剑直指的姿势不敢放松,目光却不经意的下移。
  她才发现魔尊身上还是就寝的衣服,也没穿鞋……
  白净细长的脚踩在地上,脚踝纤细优美,足弓漂亮,白嫩的脚趾像灵虚宗湖里的嫩藕芽一般,颗颗圆润饱满。
  她不正经的坐在椅子上,身子歪歪斜斜,一只脚踩在地上另一只脚搭在腿上,脚趾还动来动去,竟有几分可爱让明霜觉得。
  王尽雪全然没发现她的目光落在那里,只瞄一眼她举剑的手臂,笑了笑问:“不累吗?”
  呦,胳膊上还绑着药呢,也不肯放下剑,真是够谨慎,“本座若想动手你根本没有出剑的机会,还有什么不放心的,放下吧怪累的。”
  “魔尊可有事?时间不早了,若无事我要休息了,”明霜坚持不肯放碧霄剑,剑尖直指王尽雪。
  只觉得一阵风擦着脸颊吹过,视线一闪再清晰的时候她就被王尽雪摁在墙壁上,而她的碧霄剑正在对方手里。
  明霜皱眉,被人在毫无知觉得情况下夺剑还丝毫没有反手之力,这对她来说简直就是奇耻大辱。
  王尽雪松开她,把玩着碧霄剑,“这剑不错,什么时候和我较量较量?”
  “魔尊有兴致,晚辈随时奉陪。”
  “那就赶快养好伤啊……”王尽雪话音还没落下,就一掌打在明霜身上,用了七八成的力道。
  明霜当即吐出一口血,只见王尽雪掌心氤氲一层淡淡的蓝色光芒,片刻才收回手。同时把碧霄剑扔在她面前。
  “今日_你取走那颗魔丹,留好,本座要亲自拿回来。”王尽雪垂眸看她一眼,推开门出去。
  明霜挣扎了好半天才从地上爬起来,从自己的柜子里拿出一双鞋子追过去,“魔尊,等等。”
  “有事?”王尽雪刚走到院子里,闻言驻足回首,略一歪头,竟然能让明霜品出一两分可爱的味道。
  明霜眼眸一闪,扬了扬手,“鞋子。”
  王尽雪低头看一眼自己的脚,手指一勾,鞋子就落到她手里,当着明霜的面穿上,别说还挺合脚。
  “谢了。”
  明霜耳边只剩下淡淡的声音,寂静的院子早已没有王尽雪的身影。
  明霜又轻咳一声,只觉得胸膛顺了很多,竟然可以运起一丝丝灵力。
  莫不是刚刚魔尊那一掌?明霜赶紧原地打坐,查看自己的情况。
  心里暗暗想,魔尊,也不是传闻中那么没有人情味。
  插入书签
  作者有话要说:
  魔尊:别人的定情信物都是美玉珠宝,怎么到了我这就是鞋子了?瞧不起谁啊!
  明·不是定情信物·霜:“……”
  求收求评么么啾~
  每天都仿佛在单机嘤嘤嘤QAQ
  改了个小细节
 
 
第6章 
  今天是魔界例会。
  各种叫的上牌面的魔修齐聚魔宫参加每月每年的例行会议。
  来的人不算多但是质量上乘,什么东西南北中五大魔王,山川河海江各种魔君,以及某某包打听,居然连刚刚成立不久的媚宗也郝然在列。
  王尽雪是最后一个到场的,魔尊嘛,就要压轴出场。
  于是魔修众人惊讶的发现,她们的狗比老大换了双鞋……
  这是一双云锦材质的白靴,上绘蓝白云纹干净舒适、漂亮透气,可——这不是应该出现在魔宫的东西啊。
  她们魔修,众所周知是大反派,服化上也多是以红色黑色等深色系作为搭配,不群魔乱舞张牙舞爪都不配魔修二字!其中
  魔尊更是带头排斥那些代表干净的颜色,和美好的东西,如云纹,其中蓝白色首当其冲。
  今天魔尊怎么会穿一双鞋子?
  见众人目光都盯着她的鞋看,王尽雪笑眯眯的坐在主位上,双腿往桌子上一搭,笑嫣嫣的问:“好看吗?”
  魔尊喜怒无常是出了名的,众人也不知道她想要什么答案,一时间面面相觑。
  “你们觉得不好看?”王尽雪睨她们一眼还是笑眯眯的模样,却让众人觉得有点冷,后脖颈一阵阴风吹过。
  孤虹第一个拍手回应:“好看!”
  “对对对,好看,你看这个云纹,看这个走线,看这面料,绝啊!”
  “你们说的不对,主要是人,是咱们魔尊才能穿得出白鞋的气质!”
  众人左一言右一语的夸赞,王尽雪笑意加深,嘚瑟一般的语气尾音简直要飘上天:“羡慕也不是你们的。”
  “……”
  淦,我们也不要啊!
  王尽雪这才放下腿,回归正题:“下月就是灵渊狩猎,都谁去,准备的如何?”
  有魔渊相对的就有灵渊。
  不同于魔渊是个小城镇,灵渊更加的高大上,是一处灵气浓郁的独-立空间。
  灵渊每三百年开一次,每次停留的时间换算下来就是人界的五天。
  虽然叫灵渊狩猎,可去的人-大多都是为了机缘,法宝或者突破自己的修为,并没有几个猎杀灵渊的灵兽。
  灵渊狩猎是修仙界的大事,不仅仅正道修士可以参加,就连魔修妖修也可以参加,这是正反两道少有可以和平相处的时候。
  见没人吱声,王尽雪柳眉一挑:“怎么,都不想去?”
  “我我我,魔尊我去。”
  举手的是坐在最末尾的一女子,看服饰,是媚宗的弟子。
  “尊上,不过弟子是和女朋友一起去,恐怕不能计入魔宫。”对方越说声音越小,头越低,生怕魔尊一个喜怒无常捏死她。

返回首页
返回首页
来顶一下
加入收藏
加入收藏
推荐资讯
栏目更新
栏目热门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