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收藏 | 设为首页 | 会员中心 | 我要投稿 | RSS
福书网
站内搜索: 高级搜索 如有淫秽信息或侵犯了您的版权请联系邮箱[email protected]删除

 

您当前的位置:首页 > 2020

反派重生一百次后【破镜重圆】──豆浆蘸油条

时间:2020-09-22 08:51:15  作者:豆浆蘸油条
  王尽雪道:“这,好像不是咱们出来时的情景?”
  明霜揽着她飞下去,特意在人群中最显眼的地方落下,众人却仿佛看不到她们一样,仍旧冷眼对这办喜事的人家。
  “时间回溯。”明霜拉着王尽雪后退,静静地在一旁看着。
  四方镇的人不像来参加喜事的,一个个对着办喜事那户人家横眉冷眼,有些更甚着手里还拿着武器。
  二人从愤怒的镇民口中捋清了事情经过。
  办喜事这户人家是镇上首富,给儿子娶媳妇,娶的是镇上卖豆腐家的女儿,两家之间可以说门第悬殊。
  喜事是昨天办的,可是今夜豆腐家老两口就被首富家里抓来,说他们女儿害了首富家的儿子。
  豆腐家在镇上人缘极好没人会相信这么荒谬的话,况且豆腐家的女儿大家看着长大,人很温婉善良。
  今夜镇民聚集在这,就是为了逼迫首富家放了豆腐家。
  这是一场时间回溯二人无法参与,只能看着过往的事情发生。
  其实很简单,豆腐家的女儿的确害了首富家的儿子,这场婚礼也是豆腐家女儿处心积虑设计的。
  原因是首富家的儿子曾在一次醉酒的夜里对她施_暴,豆腐家女儿心生怨恨,被无处不在的怨气入侵把首富家的儿子变成怪物。
  接下来的场面变成整个镇子的人指责豆腐家和他们的女儿,从头到尾没有任何人心疼过也曾受到伤害的女儿。
  于是怨气节节攀升,豆腐家的女儿发狂大开杀戒,怨气得到最后多的鲜血与戾气滋养,把余下的镇民都变成了怪物。
  就是今日他们遇到非人非兽亦非妖的那种怪物。
  眼前厮杀的人影越来越不清晰,白雾渐渐散开,只见小广场上乌央乌央的怪物中围着个女人。
  “能保护好自己吗?”明霜侧首,贴近她的耳朵,小声问。
  清浅的呼吸打在耳畔,让王尽雪觉得有点痒,下意识躲一下。
  随后王尽雪点点头:“可以。”
  明霜落地松开她,照旧给她画个圈,也不听对方说什么提剑就上。
  剑招凌厉,带着森森寒风,唰唰唰几下就攻到女人面前,下手更加不留情面。
  因为明霜画的圈,怪物们无法接触到王尽雪只能在她周围嘶吼着。
  明霜余光看一眼那边的情况,碧霄剑出的又急又快,本就修为绝顶,这会开了全档,碾压更是分分钟的事。
  只见碧霄剑一个青光横跃穿透她的心脏。
  其他怪物纷纷动不了了,这女人就是这些怪物还可以如活人般行动的原因。
  明霜以磅礴霸道的灵力灌入手掌,美眸微眯一掌拍向女人的天灵盖,直接震得女人和怪物粉碎。
  血液、尸块、皮肉,纷纷扬扬从半空中落下,血红一片恰似落英缤纷。
  王尽雪的感觉没错,明霜更强了。
  随着王尽雪每一世重生,明霜都在越来越强,这对她来说不是好现象。
  王尽雪看着不远处转过身和她对视的白衣女人,视线隔着血红一片,好像回到两个人那年初遇的时候。
  也是这般场景。
  插入书签
  作者有话要说:
  明·穿着白衣服夜里出门查探·霜: 夜里安全,肯定没人发现我!
  围观群众: 你们快看那,是不是有个白衣女鬼!!
  魔尊: 小百花的气质被本座捏的死死的:)
  求收求评么么啾~
  下章开始第一世的回忆杀,么么啾~
  我这本是不是写的不好?感觉没啥人看……哭了QAQ
 
 
第4章 
  那年初相遇。
  第一世,王尽雪还什么都不知道。
  修仙界总有些虚头巴脑的大动静,这次是灵虚宗牵线组织的魔渊狩猎。
  魔渊虽然叫了魔字却不是魔界的归属地,它存在于修仙界与魔界的交界口,是个枢纽小城。
  这里虽然叫魔渊可却三面环山一方临水,是个山清水秀民风淳朴的好地方。
  然,万物皆有两面,魔渊也不例外,魔渊的百姓淳朴和善,魔渊山上的魔物、魔兽却个顶个的穷凶极恶。
  这次灵虚宗搞得魔渊狩猎,就是为了让修仙界的小辈都出一出风头。
  其中就有明霜。
  彼时明霜不过刚刚筑基初期,虽然已经在十五岁出世时一剑惊天下,在灵虚宗眼里名气还远远不够。
  若是这次明霜以筑基初期的修为在魔渊猎下一头高等凶兽,那才是惊世奇才,不愧灵虚宗千年难遇的天骄之称。
  此前,灵虚宗得到消息,称魔渊有一头穷凶极恶的高等魔兽出没。
  刚一得到消息,灵虚宗就立刻派人查证,同时佐手安排这次魔渊狩猎。
  从某些方面来看,灵虚宗为了明霜也是尽心尽力。
  这次参加魔渊狩猎的人很多,从三日前就开始陆陆续续抵达魔渊城。
  六月十五这日,艳阳高照,晴空万里无云无风,干燥又不过分炙热,是个好天气。
  以灵虚宗为首众人纷纷登上魔渊山,这次来的都是几个仙门顶尖的宗派世家。
  除了灵虚宗,还有苍云派、柳中点墨派、南疆莫家等等。
  苍云派掌门风九恕带来的是首席大弟子风锦云,以及一些门人。风锦云和明霜情况差不多,却没有明霜出名,苍云派肯定会着急,这次魔渊狩猎正是名声大噪的好时机。
  风九恕闲闲走在山间路上,笑眯眯的和灵虚宗搭话:“许久不曾见明霜了,一转眼都筑基了,可真是小一辈的楷模啊。”
  灵虚宗这次来的是掌罚长老明远和他妻子明识香,带着明霜与门下弟子。
  闻言明识香驻足,回首一笑:“风师兄哪里话,我家明霜还小,不及你家锦云,已是筑基后期,她才应当是小一辈的楷模。”
  风锦云是筑基后期修为却不一定比得了明霜,年岁则比明霜大很多,虽然一辈,但风锦云远远不如明霜。
  明识香笑语晏晏,明着夸了对方,可是有耳朵的都听得出来这话什么意思。
  风九恕还是笑着,一副老好人的模样,只是背在身后的手已然握紧,眼底流露出两三分不喜。
  明识香这个女人,还真是丝毫不让。
  跟在父母身后的明霜如同木头人一般,对大人的话充耳不闻,神色淡漠。
  风锦云就不同了,她在风九恕身后恶狠狠的瞪一眼明霜,不甘地握紧拳头。
  “你们来的真快呀!”
  就在二人默默对峙时,空中传来浑厚爽朗的声音。
  一阵树木清香袭来,就连一群浩浩荡荡的绿色映入眼帘,是柳中点墨派。
  说话的人是这次点墨派的领队,也是柳中的副宗主,柳正祺。
  点墨派来的门人不多,这次来魔渊狩猎主要带的人是柳中这一辈中最出名的一对双生姐妹花。
  姐姐柳如月和妹妹柳如星。
  绿色是柳中点墨派校服的颜色,柳枝是他们的族徽,放眼望去就是一群浩浩荡荡的绿色,扎眼的很。
  “不是我们快了,而是柳兄你慢了。”风九恕笑呵呵和他打趣。
  之前的话茬算是绕过去了。
  只听山林中三声风响从耳边吹过。
  其他人各有各的寒暄场合,也没人注意,只有明霜立在原地默默捏紧手中的碧霄剑,沉眸冷道:“来了。”
  柳如月左右看看:“啊?什么来了?”
  “明姑娘在说魔兽吗?可这什么都没有啊,莫不是看错了。”这话说风锦云说的,她可是个睚眦必报的性子。
  风锦云话风刚落,就听见一声震彻山河的吼叫,原本的晴空也变得阴云密布,满是风雨欲来之势。
  明霜只是淡淡瞥她一眼,不言不语,不争不抢,也能把某些人的脸打肿。
  下一秒,就见一道青光直冲云霄,是明霜的碧霄剑出鞘。
  她将奔涌的灵力灌于碧霄剑,仅仅一招,就将有形灵压化为无形剑气,以锐不可当之势直击发出吼叫的魔兽。
  明霜与魔兽之间隔得距离不算近,此时此刻剑气所到之处有横扫千军之姿,势如破竹全档碾压魔兽。
  众人纷纷一愣,任谁也没有想到明霜一上来就这么横,分明是不把其他宗派放在眼里,不过她的修为也的确让人惊讶。
  明霜已经一马当先持碧霄剑直奔魔兽,招招凌厉狠辣,看的人心惊肉跳。
  其他人自然不甘落后,纷纷持剑出击,尤其风锦云一门心思追赶明霜,全然没看到风九恕黑透的脸色。
  一时间,魔渊山中只有武器与鳞片碰撞的声音,各种颜色的灵光交杂。
  出手的都是明霜风锦云这一辈的弟子,魔渊狩猎是她们的机会,长辈不能插手,门下弟子更是不能。
  灵光交杂的越来越激烈,其中属明霜的碧霄剑青光最为耀眼,明识香与明远对此非常满意,不由得暗暗看一眼风九恕。
  几乎瞬时,风止山摇——
  魔渊山上迸发出一声无比悲不甘的伤低哑嘶吼,响彻云霄。
  这是魔兽濒死前才会发出的。
  雾散云开,艳阳高照,只见明霜冷冷清清的立在那,手里拿着从已死的魔兽身体里掏出魔丹,另一只手持碧霄剑,哪怕浑身血污也难遮那股凛然的气势。
  明远与明识香自然是最开心的,这魔兽堪称一绝,甚是少见如今被明霜拿下,这可让灵虚宗大大的出风头。
  柳正祺虽然也意在自己家人出头,不过却不强求,此时笑呵呵的道:“恭喜恭喜,明霜姑娘可真不愧是灵虚宗千年难遇的天骄,当真厉害。”
  “柳副宗主客气了,我看如月如星也不错,日后定有作为。”明识香笑着回。
  两家互相寒暄一番,明识香特别把说话的声音提高,气一气风九恕。
  果不其然惹来风锦云恶狠狠的瞪一眼,明霜意有所感抬眸一看,目光轻飘飘从风锦云身上略过。
  那种漠视让风锦云气得直跳脚,又不得不死死忍住,肺管子都要炸了。
  几个宗派轮番祝贺灵虚宗,其他人也都在一起寒暄,报团,没人顾及明霜。
  自然也没人看到明霜持剑的手微微颤抖,血流如注从胳膊流下顺着白皙的手滴落在魔渊山的地面。
  明霜的脸色很苍白,这头魔兽少说也有三四百年,凶狠非常,以筑基初期的修为单独拿下它不可能不受伤。
  魔渊狩猎为期三天,明霜今日一举拔得头筹,灵虚宗今日的狩猎便结束了,一行人正准备下山。
  这时就听到一道软绵绵又凌厉的声音,横空响起,像是落在每个人耳边,炸的人一个激灵。
  “猎杀本座魔兽就想走?天底下有这么便宜的买卖吗?灵虚宗也太瞧不起人了。”
  众人皆是一顿,继而面色难看,这声音是魔尊王尽雪!?
  任谁也没想到会在魔渊见到她,王尽雪已经有近一百年没出世了,一直在闭关突破化神期。
  怎么突然就出世了?难道她已经突破化神期了吗?众人面上虽然不显心里却都有些战战兢兢,哪怕人多她们也不一定是魔界的对手,尤其还有王尽雪。
  眼前一花,又一亮,一阵清风卷着花香,王尽雪已然拦在众人的身前。
  明霜这一辈是没人见过魔尊的,虽然从小听着对方的事迹长大心里也没多少敬畏,少年无知而无畏。
  此时此刻无论是风锦云还是柳如月柳如星对王尽雪都没什么害怕。
  只有明霜,不由自主更加紧握手中的碧霄剑。
  明霜是个沉稳慎重的人,从不轻敌,无论对方强弱与否。
  走在父母身后的明霜抬眸看她,这是明霜第一次看到传说中的魔尊。
  对方穿了一身黑色长裙,外罩红纱,曲线玲_珑身姿绰约。
  魔尊好生爱笑,自始至终一直笑嫣嫣。她容貌俏丽眉目锋锐,自带一股“老娘全天下最漂亮最牛逼的自信”,朱唇皓齿笑容妩媚,一颦一笑间无不透露着浓浓的威严,面对她,任何人都要低下头,要么自惭形秽于她惊天的美貌,要么抵不过她高深修为。
  明霜从没见过美得这么……放肆的女人,不由得看愣了一瞬。
  这时,王尽雪也注意到她笑容更加高深莫测调笑开口:“这就是猎杀本座宠物的,”王尽雪一顿,接道:“天骄吗?”
  明霜依旧淡漠,古井无波的眼眸眨也不眨的和她对视。
  下一秒,王尽雪已至她身前,明霜只觉得肩膀一痛。
  王尽雪单手掐住她受伤的肩膀,稍微一用力,明霜整个人倒飞出去,撞在树上又滚下来十分狼狈。
  众人也没看清王尽雪是何时动手的,想要上前阻拦竟觉得动不了,不由得心下骇然,这是突破化神期没跑了。
  这一刻,明霜才知道这个世人谈之变色的魔尊有多厉害,刚刚她竟然连剑都拔不了,被对方全方位的碾压。
  这是自明霜出世以来从未有过的,心下不由得升起一股战意夹杂着兴奋。
  遇见对手的兴奋,值得她拔剑全力一战的兴奋,让她浑身上下每根血管都在颤栗。
  王尽雪也感受她身上散发出的战意,眼眸微眯一笑,“有意思。”
  既然对方这么想战,王尽雪也不好扫了人家的兴。
  就连半刻钟都不到的时间,在座的几大世家目睹了一场跨级的单方面殴打。
  王尽雪灵力杀伤力大,把四周一些飞禽走兽全部连带上,不一会就皮肉血块搅糊出血红一片。
  二人隔着血红一片对望片刻,接着开打,明霜愈战愈勇,王尽雪也难得尽兴。
  明霜多厉害都不会是王尽雪的对手,被打倒多少次都会努力爬起来,这让王尽雪很欣赏不由得出手越来越重。
  明识香皱眉,赶紧喊道:“魔尊息怒!我们实在不知这魔兽是你的宠物,我女儿还小,您以大欺小传出去也不好听啊。”
  “哦?本座可是魔尊。”王尽雪嫣然一笑,潜台词是,我都是魔尊了,邪魔外道的头头,还怕别人怎么说,我就以大欺小怎么滴!不服?憋着!
  王尽雪往前一步,脚踩在明霜手腕上,微微施力就听到“嚓——”一声,像是腕骨断裂的声音让人毛骨悚然。
  “魔尊!”这回出声的是柳正祺,对方没了平日里的温和笑脸,“你自重,别欺人太甚!”


返回首页
返回首页
来顶一下
加入收藏
加入收藏
推荐资讯
栏目更新
栏目热门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