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收藏 | 设为首页 | 会员中心 | 我要投稿 | RSS
福书网
站内搜索: 高级搜索 如有淫秽信息或侵犯了您的版权请联系邮箱[email protected]删除

 

您当前的位置:首页 > 2020

防火防盗防师弟【重生】──墙外道

时间:2020-09-22 08:50:28  作者:墙外道

   

  文案:
  作为临皋派大师兄,穆清嘉前生废柴一个,在仙魔争战中守山而死。
  他的师弟则惊才绝艳,在千里之外的主战场中一战成名。
  师弟回山之后,不见师兄,只见到一抔土灰。
  于是他夺了师兄的魂魄,以神木重塑他的身躯,将他复活。
  复生后,穆清嘉既盲且哑,记忆全失,倒霉透顶。
  美人师弟找上门来,要当他的大腿,奈何为人强势凌厉,脾气太暴。
  还凶巴巴地要把他缩成小木偶,拎起来、揣胸前、再绑回山。
  穆清嘉暗忖,天下哪里有师弟管师兄的道理?
  然后他瞄了眼师弟的剑,悻悻打消了暴力反抗的念头。
  于是穆清嘉开始了顺毛撸师弟的人生。
  师弟撸多了,他发现暴脾气美人其实刀子嘴豆腐心,温柔傲娇,煞是可爱。
  ——虽然只对他一个人。
  他满心想着抱得美人归,谁知真相不是兄友弟恭,而是兄有弟攻。
  有人说,害死他前生的是师弟,穆清嘉不信;
  有人说,师弟是盗走神木的叛徒,他也不信;
  还有人说,师弟的命与九州三界只能存其一,他亦是万万不信。
  只有他眼所见的,他心所感的那个师弟,才是真实的。
  霍唯(师弟):你的视力先恢复再说这话罢。
  穆清嘉:……拒绝拆台!
  ·师兄最初缺失五感:耳、口、鼻、目和体感,会逐一寻回。
  ·师兄前生有厉害的马甲,并非废柴。
  外柔内刚爱笑师兄受 X 嘴硬心软暴躁师弟攻,强强年下。
  慢热,感情细水长流,主剧情,略群像。
 
 
 
第1章 师兄他坐怀不乱
  话说那铜锣镇依山而建,山里有个铁锹村。
  一村一镇既不生铜也不炼铁,只是当今人界动荡不安,兵戈四起,铜铁就成了贵重物什,而这穷山僻壤也寻个铜铁之名,沾些富贵。
  铁锹村别的什么没有,只有一座山、一条河。那河说大不大,今年春汛却也翻出了几朵浪花,浩浩汤汤地淌来,至铁锹村才流速渐缓。
  待到秋日,难得丰收一年。
  同那寒酸村落一样,村口的樵夫别的没有,只讨了个美娇娃为妻。可那春去秋来,美娇娃也被苦日子磨成了老婆子,今日正像往日那般,前去河边锤洗衣物。
  一具黑影顺流而下,浮浮沉沉,挂在几簇枯芦苇杆上,不动了。妇人以为是上游漂来的尸体,司空见惯,只觉得晦气。再定睛看去,却发现那是具木质人像。
  她将那木人像正面翻出水面,呦,还挺俊。
  于是,当晚樵夫回家,便见自家老婆子藏了个俊男人。拽出来就着月色一瞅,发现是个木头男,傻了。
  “哪儿捡来的?”
  “河里。”
  樵夫这儿敲敲那儿打打,听声音觉得木材实乘,便道:“劈了卖吧。冬天少挨几顿饿。”
  “不行!”妇人护住人像,“这可是仙人,劈不得!”
  寻常村妇不通学识,只觉那木雕人像栩栩如生,低眉敛目,面容清隽祥和,恍然是个慈眉善目的仙人。
  “只是木雕而已,不是什么仙人。”樵夫头疼道,“无名无姓的木像也没人愿意拜,只能当寻常木材劈了。”
  “劈了怪可惜的。”妇人又用皮革揩了揩木雕脸上的浮尘,提议道:“要不咱们放在家里,每日拜上一拜,求仙人保佑?”
  “世上早就没有仙了。若是有仙人,咱日子过得这么苦,他们怎么不出现?”木匠叹气道,“老婆子啊,与其求神拜佛,不如换得几斤糕面来得实在。”
  当夜,樵夫拎起一把斧子,瓦亮瓦亮的,照着人像膝盖处就是一砍。
  一声脆响,樵夫倒在地上,腿脚鲜血直流。妇人正在屋内不忍垂泪,听到响动奔出,见此场景也惊得面色苍白。
  只见铁斧从中间断为两截,一截飞出划伤了樵夫小腿,一截插在土地里。木雕人像却丝毫未损,轱辘轱辘滚动两下,在月光下现出脸来。
  祥和的微笑变了。他的面部肉眼可见地扭动,皱眉抿唇,一副纠结模样。月色寒凉,在他脸上投射出崎岖不平的影子,显得极为诡异。
  “鬼啊——!”
  樵夫的尖叫声响彻铁锹村。
  木雕像是被这尖叫声所惊,表情再度变换。
  他也是十分无奈。任谁醒来后发现自己一动不能动,都会觉得惊慌失措。全身的一切感官都被抽离,只有双耳勤勤恳恳地告诉他外界的讯息。
  更奇妙的是,他连自己是什么玩意儿都不知道。
  脑袋空空如也,只装了一点,那就是他自己的名字是“穆清嘉”。
  从那夫妇口中,穆清嘉得知了自己是一具木俑,还是一具即将四分五裂、在火焰中烧成飞灰的木俑。
  真是人生……啊不,木生艰难。
  当斧头呼呼破风声响起时,穆清嘉想翻身躲开,想辩解,但整个身体好像禁锢他灵魂的囚笼一般,任是灵魂如何挣扎,身体都躺在那里,冷漠待死。
  算了,他这么安慰自己。生是什么,死又有什么区别呢?总归他只是个安静乖巧的木俑,想这么多做什么呢。
  砰地巨响后,他安然无恙,毫无痛感。
  好在,他的壳子暂时死不了。
  坏在,他发现自己不光是痛觉,其他感觉也一概没有。更不妙的是,那对夫妇似乎被吓到,要搬救兵了。
  ……算了,已经非常幸运了。穆清嘉再次乐观地想,自己如今铜臂铁骨、刀枪不入,别人还羡慕不来呢。
  脚步杂沓声纷纷,由远及近。一个老成持重的声音问道:“大狗,这么晚了,遇着什么事了?”
  大狗,也就是那樵夫惊惧道:“这个木人像!它是鬼!不,是魔!它的表情会变,它要吃人!”
  原来如此。穆清嘉心中一喜,看来自己已经可以操控面部表情了。他艰难地扯起嘴角,露出一个善良的笑容,示意自己完全无害。
  而在一众村民眼中,火光幽幽下,那鬼偶牵起唇角,露出一个诡秘的笑,像是在宣布:我要开始吃人了。
  农具砰叽桄榔掉了一地,一众山野农人怎么见过这种阵仗,齐刷刷退开了一大圈,只剩下老村正一人观察着木像,沉吟片刻,将手中的火把扔到他身上。
  却见火焰如惊弓之鸟般弹开,蓝光乍起,穆清嘉胸口竟出现一个法阵,霎时将火焰吞入口中。
  随后,两只秀美的黄金蝶从法阵中翩翩而起,浮入空中,“啪”地碎为金粉。
  穆清嘉对自己身上发生的一切都无知无觉,迷茫中只觉胸口有些发烫。
  农人们惊慌之声再起,老村正一抬手,道:“这里没什么事了,大家先回去。我保证一定能护大家无恙。”
  众人稀稀拉拉离去,名唤大狗的樵夫喏喏道:“村正,您看这……”
  “依我看,非鬼非魔,也非人非仙。”村正捋着唇下几根白须,“我也不知他是什么东西,总之无害。只要把它搬离铁锹村,就与我们无关了。大狗,既然是你媳妇捡来的,就由你带出山去罢。”
  “什么?”大狗呆了。
  “别怕。”老村正拍拍他的肩膀,“我们村,是有仙护佑的。”
  “仙真的存在?”大狗下意识地问。
  老村正昏黄的眼浑浊起来:“五十年前,铁锹村还不叫铁锹村。这里良田丰茂,沃野百里,一个春夏就能收两回稻米。虽然现在盛况不再,我仍是相信,她还在这里。”
  仙人啊,穆清嘉听着这个熟悉的称谓,搅动了一下混乱的脑子。一个御剑飞行的玄色身影渐渐浮现,那人挥出一剑,群山轰然化为沟壑。
  他……也许是认识仙人的。穆清嘉茫然地想。
  翌日清晨,妇人啜泣着在穆清嘉身上卷了条自己缝的绣花被子,大狗就背着他上路了。樵夫累的呼哧呼哧,穆清嘉却乐得清闲,一路听着虫鸣鸟叫,分辨着它们的品类,心里跟着大狗的步调节奏哼歌。
  耳朵暂时充当了他与人世间唯一的沟通渠道,而曾经积累的知识,也在随着声音的流淌而复苏。
  大狗开始还有些战战兢兢,后来背得久了也没发生什么,胆子就肥了,开始叨叨自己的伤心事。收成怎么不好啦,木材怎么越来越少啦,冬天怎么挨饿啦,媳妇怎么不下崽子啦……堂堂一壮汉,竟然也哽咽起来。
  穆清嘉虽然差点命丧其手,听着又想笑,又有点心软。毕竟不知者无罪,换了谁也不知道木头里能住下灵魂,也有喜怒哀乐。
  他想说“木材少可以雕些小玩意拿去城里卖”,想说“换不了媳妇就领个小崽子养”,但最终只能在心里一声叹息。
  大狗将穆清嘉放在铜锣镇的大道边,把花被子使劲裹紧,拜上一拜,道:“今日还得上山砍柴,不然家里婆娘又要挨饿了。就送您到这里罢。”
  脚步声渐行渐远,穆清嘉寂寞了一阵,正思考自己何去何从,又闻车辚辚马萧萧,像是一队大户人家路过。
  穆清嘉听为首那人勒马而下,发出沉沉落地声,全身金银珠玉一阵乱响,估计非富即贵。又听他脚步虚浮,推测不是久病缠身,便是被酒色掏空了身子。
  “大少爷,您这是?”一个声音问道。
  那位大少爷“嘿嘿”一乐,道:“小娘皮裹花被,有趣得紧。”
  穆清嘉一惊:那妇人竟用条花被子裹他?
  “大少爷,小心有诈!”第一个声音率先以剑挑开绣花被,惊道:“木人像?”
  胖少爷端详他片刻,嘿嘿笑道:“把他带上,打道回府!”
  第一个声音就是那胖少爷的随身护卫。他素知主人癖好奇特,也不反驳,卷起花被就把穆清嘉放入车厢里。
  穆清嘉侧耳听着,只觉这少爷的嗓音说不出的猥琐,音色浑浊憨沉,想也是个膀大腰圆的主。但他苦于无法移动,只好这么浑浑噩噩被送进了刘府。
  话说这刘府也是富甲一方,虽然当今世道炎凉,却仍靠着朝廷一衣带水的关系,揩尽老百姓的血汗,富得流油。府内雕梁画栋,里里外外四五进厅堂,堂前挂着当今圣上亲批的匾额,极为风光。
  只是这一切穆清嘉都看不到,他两眼一闭,万事不关心地躺在府库里,努力练习操纵自己的身体。直到草虫鸣声更盛,夜色渐沉,他才被再次想起,被几人抬进了胖少爷的卧房。
  人未至,声先到。只听房内数美娇娃嬉笑打闹,又伴有胖少爷呼哧呼哧的粗喘,一片银词浪语。
  “小贱人!”胖少爷搂着一女道,“凭我还满足不了你们,是不是还想要其他男人陪你们玩?”
  “怎么会嘛,相公~”数女嗲声娇语,趴在他膝盖上撒娇。
  胖少爷搂着一个,推着她蹭到木人像身上,“砰”地连人带木倒在地上。
  “今儿新弄来的,你,去伺候伺候他。”胖少爷笑嘻嘻道,“本少爷大大有赏!”
  穆清嘉本想着听活春宫就算了,万万没想到还会惹火上身。只能庆幸自己的制造者有先见之明,为他雕刻了严密的衣物。
  看吧,当木俑还是很有好处的。衣服掀不开脱不掉,而且还坐怀不乱。
  那女娇娃柔胰情涩地在他身上抚摸,回身娇声抱怨:“相公,他太硬了,妾身受不住~”
  胖少爷哈哈大笑,将美人纳入怀中,一时间莺歌燕舞自是不言。木床咔吱作响,穆清嘉只当它是摇篮曲。
  正昏昏欲睡时,却觉得有些不对。
  房间里声音太单调了。
  不知什么时候,那胖少爷的呼吸声不见了。
  咔吱、咔吱、咔嚓。尖锐的声音摩擦着他的耳朵。
  穆清嘉后知后觉地意识到,那早已不是木床晃动的声音,而是——利齿咀嚼血肉骨骼的声音。
  ——坏事了。
 
 
第2章 师兄他是替罪羊
  床上的不是什么美娇娃,而是一头野兽。它将血肉骨骼囫囵吞下,窸窸窣窣地下床,莲步微移,来到穆清嘉面前。
  属于野兽的悠长呼吸在耳边响起。
  “你是什么东西?”女子妩媚一笑,倒是比先前娇嗲的嗓音好听许多,“罢了,管你是什么东西,别碍我好事。”
  利爪破空声袭来,穆清嘉欲躲,奈何全身僵直。情急之中,他反倒咔嚓一下闪了腰,重重摔在床榻上,发出一声轰响。
  床上大概有普通女子幸存,惊醒后见此惨状,声嘶力竭地叫嚷起来。
  “谁!?”窗外护卫疾呼。
  野兽见一击不中,冷哼一声,趁着护卫破门时从窗口逃离。
  或许是走得匆忙,一只小巧的铜铃从她袖口滑出,跌在石板上,发出清脆的叮当一声响。
  穆清嘉欲哭无泪地陷入床上软物中,也不知自己趴的是绫罗绸帐,还是那胖少爷的模糊血肉。
  躺在案发现场里,人证物证皆在,有八张嘴也辩驳不了。更何况他唯一的嘴还是件摆设。
  穆清嘉觉得,如果他是仙,也一定是个倒霉仙。
  ……
  翌日,刘府上下一片哀声,人人披麻戴孝,准备为胖少爷刘大郎筹备丧事。仆役护卫行色匆匆,偶尔低声交头接耳,刘大郎的死状在刘府中四处疯传。
  “我看少爷是马上风去了。”一小厮啧啧艳羡道,”美人花下死,做鬼也风流啊。”
  旁边的仆妇听闻,悄声道:“我倒是听说是让什么妖魔啃了去,肉都吃光了,就剩一副骨头。”
  一名随侍言之凿凿道:“没错,那妖魔故意倒在路边引少爷上钩,我们一伙人亲眼所见。”
  “那木妖怪现在在何处?”仆妇问道。
  随侍拇指一翘,道:“据说在后院里绑着,等仙人来斩妖除魔呢!”
  后院,年逾半百的胖老者身旁伴着几名美貌妻妾,隔着三米距离面对着五花大绑的穆清嘉。近百名护卫层层环绕,严阵以待。

返回首页
返回首页
来顶一下
加入收藏
加入收藏
推荐资讯
栏目更新
栏目热门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