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收藏 | 设为首页 | 会员中心 | 我要投稿 | RSS
福书网
站内搜索: 高级搜索 如有淫秽信息或侵犯了您的版权请联系邮箱[email protected]删除

 

您当前的位置:首页 > 2020

重生的江总今天也在撒娇【重生】──懿声

时间:2020-09-21 15:49:45  作者:懿声
  文案:
  年少时期的江知夏,日天日地
  当了总裁爸爸以后的江知夏,为所欲为
  某一天,总裁爸爸回学校演讲时重生成了年少的自己
  江知夏:完全开心不起来!!朕辛辛苦苦打下的江山啊!!
  于是,等待大佬继续带自己日天日地的方方发现
  自己的战友已然叛变。
  江知夏:校园扛把子算什么,我可是要做亿万网友爸爸的人。
  期待勾搭她一起搞事的不良少女团伙堵上门来
  江知夏:只有瘦弱的女人才欺负女人,真女人都打男人好吗?
  总是被江知夏找茬但其实没吃过亏的程希发现
  江知夏的画风变成了:希希好瘦,要多吃点,希希这么善良这么乖巧怎么舍得欺负……
  非典型总裁的重生奋斗(撒娇)日常
  厚脸皮话痨戏多攻x表面柔弱小仙女实则腹黑受
  重回校园,伪情敌变情人,保证甜甜甜,欢迎跳坑。
  啾咪!爱您!
 
  
 
 
第1章 
  常言道,富贵不还乡,犹如锦衣夜行。
  简单来说就是发达了以后不在认识的人面前装下逼,那么功成名就的快乐就要打了三分折。
  著名企业家·锦江一中知名校友·众多网友又爱又恨的平台爸爸·江知夏女士,现在就深刻的体会到了衣锦还乡的爽感:
  校长开道、教导主任作陪,曾经罚她站过一百次走廊的班主任满脸欣慰,与有荣焉。在台下无数学生仰慕崇拜的目光中,江知夏登上曾经只有闯祸的时候上去念检讨的主席台,清清嗓子,发表来自著名校友的人生经验。
  这样的感觉,真是比三伏天喝了一杯冰可乐还要舒爽,人生就是应该为这样的时刻而奋斗啊。
  如果老头看到也一定无话可说吧。
  江知夏心中早已神采飞扬,面上却分毫不显,保持着成功人士特有的从容和神秘,轻松地到了讲话的尾声。
  “每一个人都有自己的路,我的成长路线只是参照,只是一份偶尔的成功,人生是个人化的,按照自己的理想去走,未来,自由一片广阔天地等着大家。”
  江知夏讲完,绅士地微鞠躬示意,等待着接下来学弟学妹们投来热情的掌声。
  却听台下传来一阵哄笑声,紧接着耳边传来熟悉的声音,却是完全不同的语气。
  “江知夏,你就是这样检讨的吗?这就是你的态度?”
  江知夏看着换了一身衣服还年轻许多的校长,忍不住有些牙痒痒,就在刚刚这位和她杠了整个高中的前年级主任·现校长,还拉着她的手不住感叹从她高中时就看出这样的学生必然不凡。
  “贾校长,您觉得我的措辞哪些地方有问题吗?”江知夏嫣然一笑,默默念叨老年校长奇怪,换了个衣服回来脾气就差了这么多。
  却不想眼前的人闻言,脸色涨红“江知夏,你这是什么态度?是觉得我不是校长不配教导你吗?”
  “我当然不是这个意思,贾校长您这么多年对我们的教导我当然铭记在心,是我跟学弟学妹分享的人生经验有问题吗?”江知夏本人还没有意识到周围发生了什么变动,眼下环绕一圈的视线才发现:咋跟我上台前不一样呢?
  一水儿站在台上的还有一个胖乎乎的小姑娘——正是江知夏年少的发小方方,还有两个挑染着黄毛歪歪扭扭站着的非主流。
  可多少年没见这装扮了,江知夏下意识发现了不对。
  这时对面的男人已经气得嘴角发颤了,当着全校师生的面,被人拿话这样挤兑,贾主任气得要死,下意识吼了一句台下哄笑的人群:“给我安静!!”
  正要开口说话的江知夏,目光却恍然看见了人群中站着的,怒发冲冠想要上来打人的,熟悉的瘦弱身影。
  我擦擦擦擦!!
  江知夏的眼睛瞪大了,我的老头诶,可别是执念如此深哇,咋死了以后还跑学校守护来了??
  眼神不由自主地死盯着那人。
  讲台上的老贾同志更生气了,一向勤勉规矩的老江怎么会生出这么一个女儿,又无法在讲台上继续气急败坏,于是恶狠狠地道:“你们都给我下来。”
  三个低着头的小姑娘从江知夏旁边溜过
  路过的黄毛给江知夏竖了个大拇指:“姐们,牛逼,你是这个。”
  “还站着表演啊!快点下来!”老贾一声怒吼。
  太逼真了吧。
  江知夏觉得,世界玄幻了。
  三个老实孩子被罚在外面站着,老贾抓着江知夏进了办公室。
  江知夏:怀念几分钟前和蔼可亲慈爱呵护的他。:(
  在老贾言辞激烈的批评中,江知夏搞懂了现在的时间点,这情节起因简直就是复刻她高二开学的检讨会啊,江知夏可不会以为这是学校为了给她回忆青春特意给她准备的一场戏剧表演。经常混迹在网友思潮里面的,前卫的平台爸爸,也知道一个叫重生的词哇。
  江知夏暗暗掐了自己一下,老江同志就迅速赶来了。
  “唉,贾老师啊,对不住了,这孩子也不知道是怎么回事,越来越叛逆,这该罚就罚,我回去肯定收拾她。”江勤一边过去安抚气头上的老贾,一边用手悄悄拉了拉站着的江知夏的衣服,示意她道歉。
  这可能是个真老头。江知夏的眼睛瞬间就红了。是一个还没遭受胃癌痛苦而形容消瘦,好好活着的老头。
  “老江啊,你这样也不是个法子,这孩子现在重要的不是学习,是态度已经很有问题了,你看她今天……”贾老师有意继续数落,却还是不好说什么,毕竟老江也确实很难为,只可惜这个孩子不领情。目光转向江知夏,就被吓了一跳:“你哭啥,我没怎样你吧?!”
  这位平时叼天叼地的头号顽皮学生!居然哭了!惊吓过后的老贾突然生起一种隐秘的爽快,果然没有人能不畏惧他的威信。
  “怎么了这是?还委屈上了?给贾老师道歉,这个事是你做得不对。”江勤皱着眉有些心疼,却还是下意识教育。
  江知夏半分没勉强,看着老贾露出一个微笑:“对不起贾老师,我保证以后好好学习天天向上,努力赚钱回报母校,努力为学校捐个一个亿啥的。”
  本来为收服了一个刺头学生而暗喜的老贾:什么鬼玩意儿??做梦呢吧?
  江知夏:说来你可能不信,在出现在这里的半小时前,我刚刚在捐赠仪式上签了字呢。
  老贾露出一个不耐烦的微笑:“好好学习就成,想想你爸有多不容易,江知夏啊,叛逆是有一个期限的。出去顺便给我把那三个叫进来。”老贾决定继续收拾门口的那三个小弱鸡。
  可怜兮兮的方方从江知夏旁边经过,脸上挂着一个大大的:QAQ
  “噗——”损友江知夏忍不住露出微笑,多新鲜呐,多久没见这样可怜巴巴的方方了。
  江勤回头看她一眼,没说话,江知夏连忙收敛了笑容。
  两人一言不发地走到一楼的花坛,江勤也没多说什么,温然道:“回去上课吧。”不管江知夏在办公室里面是怎么说的,江勤只当她是为了敷衍,心中满是无力。妻子去世以后,他确实越来越管不了这个女儿了,却也无力苛责她。
  重新审视着他的江知夏才发现,老头消瘦的背影这个时候已经有些佝偻了。
  “那啥,爸啊。”江知夏喊了一声。然后有些无措地挠了挠头,“我特别想你来着。真的。”也许你不知道,这一声,隔着多远的距离。
  江勤的面容不自觉地僵了下,眼眶有些泛红,“去上课吧。”
  江知夏点头,溜上楼,然后蹲进厕所思考人生。
  有些接受无能,真的,时光对我做了什么?
  狠狠地捏了自己一下:“卧槽,真的疼。”
  江知夏哭丧着脸从厕所出来,就和老贾撞了个正着。
  “现在还不去上课,在这里干什么?”成天就没看她顺眼的时候。
  “上个厕所,就去。”江知夏露出一个社会人的诚恳微笑,在老贾的瞪视中溜进三楼的教室。
  原来高中的教室真的是闭着眼睛还能摸回去的啊。
  江知夏一进去就收到了大家炽热的目光。
  我去,我是坐哪儿来着??
  “江知夏同学,快点回到自己的位置。”熟悉的女老师催促道。
  身后还有着老贾投来的死亡射线。
  江知夏:…… 啊,迅速在人群中扫视道一张清纯美丽小脸的江知夏,其次才看到她后面的方方,很快定位了自己的位置。
  坐到扎着马尾,认真学习的女孩子正后方,江知夏下意识给对方投来一个灿烂的微笑,并且故作帅气地挑了挑眉。
  接收到微笑的程希有些怔愣,不自然地别开了目光。
  江知夏:嘿嘿。果然还是这么害羞呀。
  旁观了她反常一面的方方:“夏夏你没事吧?”
  “fine。”然后接收了巨大信息量的崽简单回应,迅速趴倒在课桌上,盯着前桌柔顺的黑发,开始思考这无望的人生。
  欸程希果然是从小就好看来着,她顺便走神着想。
  作者有话要说:  QAQ
  读者老爷们我对不起你们……嘤,谢谢预收的三十四个小天使,我的爱。
  辣鸡作者终于开文了……换了一下设定,希望小宝贝们能喜欢,不喜欢也对不起嘤嘤嘤
  欢迎拿着小皮鞭监督作者更新,以后每晚七点,一起来度过一段甜蜜旅程叭
  么么么么么啾
 
 
第2章 
  俗话说,富贵不还乡,如锦衣夜行。
  还有一句俗话说,凡事莫装逼,装逼遭雷劈。
  经过两天的整理,江知夏终于确定了一个事实:
  她重生到了自己日天日地,专治不服的高中时代,还他喵是高二!!这意味着什么?
  意味着这10年的奋斗,一朝回到解放前。在银行里数不清的资产,书架上躺着的无数手办,奢华而又柔软的kingsize大床,策划已久的环游世界旅行……
  全部!全部!化为泡影,留给她的,则是做不完的练习卷,看不完的五三真题,与无数个要灌着咖啡苦熬的夜。
  好不容易从千军万马中挤过去的江知夏。
  呜哇!!
  这是何等可怜而又悲惨的遭遇!!
  江知夏选择死亡。
  唯一安慰的是自家的老爹还健康有活力的活着,能够为自己钟情的事业和未来奋斗,看着老爹生龙活虎的在自己面前蹦哒,将就下还是很欣慰的。
  姑且把这当做重生的意义好了。
  然而想着自己失去的万贯家财,霸道总裁江知夏还是心痛不已。
  唉……
  这节课第一百次的叹气吸引了同桌方方。
  “知夏,别气啦,只不过是升旗仪式上丢了一个小小小小的脸,发现大家很快就会忘记了。”方方小声凑过去说。其实并没有,校园论坛上讨论的可开心了,大家都觉得能把教导主任怼到哑口无言的江知夏不愧为一届搞事能手,谁叫贾主任平时管那么宽,校长都没他管的多。
  “而且大家都很崇拜你的。”方方补充。“不会丢了你校园大佬的脸面的。”而且做为班霸兼校霸的江知夏其实应该早就习惯了嘛,比如被骂完的方方,第二天照样生龙活虎。
  江之夏看向一无所知的发小,眼神里满是忧愁。
  “你以为我失去的只是一位大佬的脸面,其实我失去的是一百个亿啊!一百个亿啊!”
  方方:……
  “在那窃窃私语什么呢?要讲上来讲,江知夏,你来回答一下这道题。”关注她们两个已久的数学老师,丢来一个粉笔头。
  江知夏消极抵抗:“不会。”
  “不会?!不会你还不好好听,我跟你们说有些同学不仅仅是学习的问题,更是态度的问题,你们别以为你们在下面做什么我不知道,其实我在上面看得一清二楚,学习学不好就算了,你还不给我好好学,不管你学得咋样,态度都给我端正起来。”小老头气得嘴角起伏,开始日常的人生导师课。
  江知夏:“我想念我的前呼后拥一呼百应。啊,那真是我夕阳下一去不复返的青春。”
  不管怎么样,在找到时光机之前,江知夏估计是回不去了。放弃折腾的江知夏简直感觉生无可恋,趴在课桌上遥想青春。
  就听见门口有同学怯怯地叫道:“那个……江知夏,有人找你……。”
  “不在。”江知夏头也不抬,悲痛的她无力见到任何人。
  “那个……江知夏说她……她不在…….”被抓住叫人的同学欲哭无泪,为啥一定要这节课去厕所啊,两个人她都惹不起啊。
  面前染着酒红色头发的女生一脸蛮横,直接走进教室冲到江知夏旁边:“你很拽啊?跟我也敢说不在。”
  两个跟班紧随其后。
  江知夏头也不抬:“还行吧,也还不错啦。”
  酒红色大姐头感觉到自己的尊严受到了侮辱,却还是没忘记自己的来意:“听说你很□□,要不要跟我混?”
  “不感兴趣。”江知夏正在默哀自己失去的青春,哪有时间理她们。
  “我们老大拉拢你是抬举你,是想敬酒不吃吃罚酒吗?”两个女生威胁道。
  “小胖子,出来。”正在吃着面包的方方抬头看了一眼。无动于衷。在江知夏旁边,方方还没怕过不良呢。
  一而再再而三受到挑衅的大姐大十分生气,后果很严重。“找你是给你面子,别他妈把自己太当回事儿。”
  多少年没听到这么中二的台词,我年轻时候就是这样混的?江知夏抬起头看了一眼,顿时就被面前三个杀马特的发型惊呆,忍不住带了点笑意。
  “你的面子也是七彩的吗?那我可不想要诶。”

返回首页
返回首页
来顶一下
加入收藏
加入收藏
推荐资讯
栏目更新
栏目热门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