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收藏 | 设为首页 | 会员中心 | 我要投稿 | RSS
福书网
站内搜索: 高级搜索 如有淫秽信息或侵犯了您的版权请联系邮箱[email protected]删除

 

您当前的位置:首页 > 2020

她会温柔爱人【重生】──又秋

时间:2020-09-21 15:48:50  作者:又秋

 

 
 
  文案:
  桑束三十六岁那年,事业巅峰,花团锦簇,娇妻在侧
  不料天有不测风云,拍摄时从高处落下,半身瘫痪
  在疗养院的上百个日日夜夜中,桑束眼睁睁看着容颜名誉烟消云散,同时离开自己的,还有爱人
  而在最后的弥留之际,陪在她身边的,只有做义工的小姨子
  再睁开眼时,桑束发现自己意外重生到出道后名声大振的那一年
  正好,那一年是她第一次在医院遇见小姨子的那一年
  一直对她避之不及的师医生,被她堵在停车场勾着腰热吻
  对于师稼而言,她不明白一直不待见的纨绔二世祖桑束
  怎么会忽然之间就对自己死缠烂打
  tips:
  1、重生文
  2、文案是主攻视角,但文是主受视角,不要站错了攻受吼!
  3、弃文不用通知,人设大纲完整不会因为任何个人喜好评论修改
 
 
 
第1章 
  桑束被送进手术室的时候,徐凯莉哭得像是她患了不治之症。
  大约是徐凯莉哭声太大,师稼穿着无菌服微抬着双手走进手术室的时候,特意多看了一眼躺在手术台上的病患一眼。
  意外的眉目清秀。
  不过最后吸引她的重点不是外貌,而是对方的表情。
  师稼做过太多台手术,见过太多病人,不论男女老少,只要对生有渴求,上手术台的那刹那,不是紧张忐忑就是害怕。
  桑束没什么表情,合着眼。
  也不像是午后坐在一棵老树下的懒人椅上一边晒着太阳一边小憩,她没表现得那么惬意。
  就是……没所谓。
  师稼抿了抿唇,她没看过桑束疼痛评估表,不过眼下后者腰腹处的炸伤和烧伤,面积大的一般成年男人都能难忍受大喊出来,她倒是平静得像是不是发生在自己身上,还真像是不敏感。
  师稼能明白最开始在手术室外面哭得声嘶力竭的女人,如果作为家属的话,看了是觉得痛心。
  接近两个小时后,桑束被推了出来。
  师稼走出来时,被刚才见过的哭的伤心极了的徐凯莉拦住。
  “医生,她怎么样?”
  “爆/破时的碎片都被清理,烧伤的地方做了处理,所幸没对内脏造成损伤,按理说不需要太担心,注意跟进一下后续疗养。”师稼说完后,看了眼外面稍暗的天色,不由皱了皱眉。
  等到这边家属问询结束,又是半个小时后了。
  师稼刚换了衣服从医院走出来,刚走出医院大门,一阵寒风吹来,她不由紧了紧身上灰色的大衣,一偏头,目光微微顿住。
  旁边有个站在双R黑色轿车的女人很眼熟,就是刚才还在跟自己讨论病人病情的徐凯莉,她跟前是一看起来有些严肃的中年男人。相比于之前在手术室外面大哭的状态,这时候对方更给人一种如丧考妣的感觉。
  “……对方以为小姐是那个演员,做了手脚,成了替罪羊,人我们已经找到了,交给了警方……”
  寒风里将徐凯莉一句完整的话吹得支离破碎,师稼没刻意去听,跺了跺脚上的黑色过膝高跟鞋,拦下一辆计程车,“去城西敬老院。”
  等到所有行程结束,师稼回家已经快半夜。
  手机上有母亲发来的微信,语气略带着抱怨,让她明日必须回家吃饭。
  外科手术医生的时间哪里是她自己能控制?消息是两个小时之前发来的,师稼猜想这时候母亲已经睡着,便放下手机。
  翌日,难得在十二月遇见大晴天,晒得这段时间有点发霉的心情都带上一股日光的味道。
  八点查房,师稼换上白大褂,胸口兜里插着体温计和几支笔,身后跟着两个今年的实习生。
  普通病房这时候有点喧嚣,陪护的还有患者差不多都醒来,拿着脸盆或者保温瓶在走廊上穿梭着,住院部难得的“生活市井气息”。
  电梯到二十一楼时,耳边的喧哗渐渐消失,在走廊头顶的提示牌上写的很清楚,“高级病房区”。
  师稼有听见身后两个小实习生叽叽喳喳的交谈,她原本因为睡眠不足而有点萎靡的精神瞬间被感染了笑意。
  “……张瑜,你猜这里住一晚上多少钱?”
  “市区酒店套房价?”
  “何止啊!床位费加上各种仪器和护理,听说这个数……”
  “……”
  师稼转身,两个男生瞬间噤声,忐忑看着她。
  师稼:“……价目表,在墙上,医院明码标价,不讹诈不欺骗。”
  她伸手朝着墙后面的公示栏上指了指。
  两个男生:“……老师,我们就有点好奇。”
  师稼“嗯”了声,像是压根儿没将两个实习生的解释放在心上,继续朝前走。
  叫张瑜的带着黑框眼镜的男生走快一步,跟在师稼身边,试探问:“老师,您知道昨天您做的那台手术的人是谁吗?”
  还不等师稼回答,对方已经有点按捺不住自己激动的心情:“老师,求您了,我能在跟着您查房的时候去要一张签名吗!我昨天下班之前偷偷来看了,这边的安保也太严了吧!一般人……进不去……”
  这声音,听着还挺委屈。
  师稼:“……”
  她昨天走的匆忙,还真不知道有这一茬。
  只不过患者是什么身份,她一直不怎么关注。
  “不能。”
  就算是身边的小实习生可哀求,她的回答仍旧否定。
  上班时间,就算是实习生也是医生,跟患者之间就是医患关系,职责就只是看病治疗,哪来那么多乱七八糟的便利之举?
  到昨天病患门口时,师稼看了眼两边站着的人,目不斜视敲门然后走了进去。
  门口贴着的病人姓名,大约是因为刚开始跟在自己身后两个实习生叽叽喳喳的问询声让她多加留意了一下。只不过在看清楚那名字时,师稼面色一滞。
  久闻大名。
  她轻笑一声,嘴角挽出一几乎转瞬即逝的笑,很快面色如常。
  病房里很安静,才做了手术的人这时候抱着一本素描本,床边摆着不少油画棒。
  这娴静的一副模样,让师稼微微歪头,她差点以为自己走错了病房,眼前这人也不是传闻中桑家二世祖。
  病床上的人像是感觉到有人进来,没抬头,仍旧继续着手中的雏菊事业,送了雏菊金黄的花蕊,还送上了粉白的梦幻色彩,让这个冬日的病房,平添上春日才有的明艳。
  只不过,对方开口的声音却让人觉察不到任何春日相关的和煦,低沉的烟腔,听起来性感又……不好惹——
  “说了出去,还要我说第二遍?”
  不耐,语气中除了不耐便再无别的情绪。
  跟在师稼身后的两实习生已经偷偷缩了缩脖子,恨不得现在立马降低自己的存在感,并藏在跟前师稼身后做个隐形人。
  听见这道声音,师稼倒是确定很多,跟前半卧在病床上的人就是传闻中的桑束,不是同名同姓的人,毕竟这么坏脾气的,除了她似乎也没有别人。
  “查房,躺下,检查伤口。”师稼没能被刚才桑束那拒人千里的声音吓退,将病历表放在实习生手里后,走上前对着病床上的人例行公事一般开口。
  桑束在听见她声音时,手中的油画棒一顿,然后慢吞吞抬头,幽深的目光迎上了跟前穿着白大褂的女子。
  见到还是跟自己记忆中一模一样的冷清寡淡模样的师稼,她忽然勾唇,笑了。
  作者有话要说:
  终于开文了,嗯,今年最后一篇文(应该是这样的QAQ
  更新频率,就那样吧,争取日更中~
  已经换了N 个开篇了,这个算是自己比较想写的一本文~
  让我们追起来吧!(厚脸皮这样说!
 
 
第2章 
  “要脱衣服吗?”
  师稼在对着桑束说完后,有点意外的,得到了对方并不暴躁的回复。只是这话,师稼走过去抬眉看了她一眼,正好对上桑束没来得及收回去的狭促调侃的目光,师稼心下不喜,面无表情走过去,按住她肩头,手心下微微用力,语气冷淡:“躺下。”
  桑束像是觉得无趣一般瘪嘴,躺下后也还目不转睛看着在自己身边的年轻女人,她对师稼的印象还停留在上辈子自己疗养院里最后那几年。
  结婚之前并不知道这位小姨子还在疗养院里做义工,后来知道也从来没放在心上。
  直到后来自己出事……
  那两年,她眼睁睁看着身边熟悉的人一个又一个慢慢跟自己淡了联系。
  也没想到以为会一直在身边的妻子那么快找律师拟定了离婚协议,更没想到,陪在自己身边最长时间的,竟然是在疗养院做义工的小姨子。
  甚至最后给自己送别的,也是这位平常看起来冷淡又不好相处的年轻女子。
  桑束回想着上辈子自己弥留世间最后的那些日子,她跟师稼的相处绝对称不上友好,但……现在却忍不住想多看她两眼。
  病床上的人的视线师稼不是没感受到,她作为主治医师,跟太多病人打过交道,但像是桑束这样直白盯着自己看的,还是头一个。
  想到桑束那些传闻,她不由拧了拧眉。
  师稼掀开桑束的病号服,昨天手术是清理了她拍摄过程中爆炸被扎进去的碎片,还有被爆炸时引起的意外大火的烧伤,在腰腹一截,如今伤口还很新鲜,看起来触目惊心。
  “丑吗?”忽然头顶传来一道低沉的嗓音,问道。
  师稼没抬眼,专注看着伤口,“日后可植皮。”
  “那你觉得丑吗?”桑束不放弃继续追问,终于等到师稼抬头时,她固执盯着师稼的眼睛说:“你觉得丑我就去做手术弄掉。”
  师稼:“???”片刻无语后,她将桑束的衣服放下来,站起身,冷眼瞧着病床上的人,“等会儿护士会过来给你换药。”
  说完后,师稼带着两个现在站在一旁已经目瞪口呆的实习生准备出去,却不料桑束的声音又在背后响起——
  “不要,我要你来。”
  师稼:“……”
  无理的要求师稼没转头也没理会,大步抬脚走了出去,那双Christian Louboutin麂皮红底高跟鞋让她的背影气场看上去跟那张泠然的面色不谋而合。
  等到走出病房,一直恨不得躲在师稼背后的两实习生这才探头探脑问:“老师,您不会真给她去换药吧?”
  师稼看了眼说话的男生,挑眉。
  原以为跟着自己的愣头愣脑的学生会说些关于桑束狂妄的话,毕竟桑束张狂这种话在圈子里她也不是第一次听说。只是没想到,小声指责的话没有,她跟前倒是先出现一小本子,随后,跟着愣头青小子讨好的声音落进她耳朵里——
  “老师您下次再进去的时候,帮我要个签名吧!啊啊啊,见了真人,才觉得网上那些滤镜简直就是侮辱了我女神啊!明明素颜都能把娱乐圈那些妖魔鬼怪全部PK下去!”
  师稼笑了一声,只不过那声音里听不出太多笑意:“刚才做什么去了?”
  “只顾着害怕啊,不敢抬头大喘气……”实习生老老实实回答说。
  师稼:“……”
  让她去问桑束这种人要签名?怎么可能?
  “找护士。”
  她也不会真去给桑束换药,医院里病人很多,她哪能有那个闲情逸致?
  一圈病房查探下来,差不多大半上午的时间过去。师稼还没走到办公室坐下喝一口水,就被寻过来的包着两大包眼泪的护士拉住了……
  “师医生,21楼那位点名指姓要您去……”
  小护士一脸为难的表情师稼尽收眼底,她微微拧眉。
  她当然可以拒绝,但一想到的桑束的性子,师稼还是转过身,“走吧,去看看。”
  小护士听闻这话顿时一脸如释重负的模样。
  在路上,小护士叽叽喳喳道:“楼上来了好多人,还有最近挺有名的明星呢!不过看起来好像脸色不太好的样子,桑老师看起来不太好相处,跟节目上不像是一个人,不过还是很美,听说她前段时间在国际上获得了什么舞蹈大赛的金奖,好厉害啊!”
  师稼没吭声,桑束是个什么人,她也只是听说,没有深入了解。今日一见,她更不想了解。
  跋扈的富家女,脾气坏极了,身上哪有半点舞者清高的气质?跟传闻别无二致。
  从昨日的几句话里,师稼也大致猜测出来桑束是为什么受伤。剧组里两个演员的明争暗斗,结果连累到她这个舞蹈指导的身上,还引发了后续那么大的蓄意伤害事件,这事儿恐怕不能善了。
  走到病房门口,师稼和小护士就被门口的黑衣人伸手拦下。
  师稼皱眉看着眼前这一幕,“我是桑束主治医生,现在过来给她换药。”
  “现在不方便。”
  师稼看了眼紧闭的大门,转身将护士手里的器材拿过来,一把放在开口说话的人手中,“现在不方便,那等她方便的时候你去换药。”
  在医院这么长时间,她还没见过多什么病患尊贵到需要先处理自己的私事儿一而再再而三耽误医生的时间。
  师稼说完后,不等门口的保镖反应过来,就带着护士离开。
  不过她刚转过身,还没走两步,就听见背后门开的声音。
  “师医生。”
  桑束出现在门口。
  师稼顿足,回过头。
  桑束已经从里面走了出来,顺势还将自家保镖手里的医药盘拿在手中,一步一步朝着师稼走来,眼底藏着笑意:“抱歉。”
  师稼有点愣怔。

返回首页
返回首页
来顶一下
加入收藏
加入收藏
推荐资讯
栏目更新
栏目热门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