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收藏 | 设为首页 | 会员中心 | 我要投稿 | RSS
福书网
站内搜索: 高级搜索 如有淫秽信息或侵犯了您的版权请联系邮箱[email protected]删除

 

您当前的位置:首页 > 2020

我的心理医生吓坏了──磕谁谁BE

时间:2020-09-21 11:31:57  作者:磕谁谁BE

 

 
  文案
  变态占有欲强死鬼攻×无神论纯情活人受
  温温柔柔谈恋爱小甜饼。he。
  柯凡是个gay,是一个纯情的、无一无靠的比较快乐的零。
  第一次在镜子里看到蒋鸿羽的时候,他吓得直接撅了过去。
  第二次看到蒋鸿羽的鬼影,他哆嗦着开始挂心理医生的号。
  第三次被蒋鸿羽操控了身体,他摆脱后马上百度问律师,自己qj自己能判刑吗?
  蒋鸿羽:至少找个捉鬼的来看看吧。
 
 
第1章 就诊
  “请21号患者,到3走廊1诊室就诊。”
  要论阴阳怪气,有什么能比得上医院门诊的自动叫号器呢。这种东西是单字发音录入系统,叫号时自动调取读音拼凑成一个完整的人名。扬声器语调诡异地在地下一层门诊部回荡着,还连叫三次。
  周四的下午医院人不多,空荡的等候区一个穿着一身廉价西装的年轻男人听到自己的名字,抱着怀里的书包,小心地环顾四周,形迹可疑地溜进了诊室。
  “你好。”坐诊的是一个年纪不大的帅气男医生,下半张脸被口罩遮住,露出半截高高的鼻梁和欧美人一样棱角分明的眉眼,柯凡发现自己的问题之后连夜查N市的医院官网,最后找了个图片看起来最帅的心理科医生,叫什么江酬知的挂上了号。
  “您好。”柯凡有被帅到,感到有点不好意思,“医生您好,呃,我,我最近不太对劲。就是,那个精神状态方面啊,有点不太对劲。”
  对面的大夫半边脸露在口罩外面非常温和地笑了笑,说:“不用紧张,跟我说说哪里不对劲,有什么不舒服?”
  柯凡点点头,对方身上的气质非常温暖平和,一点架子都没有,他虽然很想要私人联系方式,但是眼下看病要紧。
  “是这样的,大夫,我一星期以前有天晚上洗澡,洗完澡就是正常敷面膜嘛,我照镜子的时候,突然看到镜子里我的脸变了,变成个陌生男人盯着我看。”柯凡说,“吓死我了,我直接晕过去了,早晨起来醒过来发现躺在床上,脸上的面膜都干了。”
  江酬知很认真地注视着他的眼睛,点点头,修长的手指执着钢笔在手中的病历上写了一行字,他右手边的录音笔默默闪着绿灯工作着。
  他维持着温和鼓励表情,心想,看完这个就能下班了。
  “我寻思是我做梦了呢,特真实,大夫,真的特真实,我可给吓坏了,我现在都害怕上厕所,不敢看镜子。”柯凡现在想起来还心有余悸,这种恐怖片里的情节他都不敢看,结果活生生发生在他的身上。他今天看完心理科打算再去心内科挂号做个心电图瞧瞧,别再吓出什么大病来。
  “有一些梦的确非常真实,这个原因一会儿我们找一找。之后呢,有没有再次出现同样的问题?”
  “隔了一天我就把卫生间的镜子卸下来了,我胆子小,余光瞟到镜子都很害怕。”柯凡说,“但是,我的确是出了点问题,就昨天晚上我我我我看见我屋里有个鬼影!”
  哦豁。江酬知在病历上补充:意识清晰时出现幻视。
  柯凡的声音微微有些颤抖:“他,他就是在那里盯着我,不动也不说话。”
  江酬知语速缓慢而坚定地说:“没事,柯凡,现在就我们两个,相信我,这里很安全。我想帮助你,你得完全告诉我,你还看到了什么?”
  “我,我吓坏了,他个子很高,我一开始以为是变态杀人狂。我自己一个人住,没和别人合租。我脑子完全懵了,我吓哭了大夫。你知道吗,真的吓哭了,有眼泪流下来的那种。太吓人了,就在墙角,姿势特别奇怪,在那里盯着我看。”柯凡欲哭的表情非常好笑,其实很多人被吓惨了的时候表情都非常好笑,江酬知见怪不怪。
  他当年在精神卫生中心实习的时候可没有这么专业,看到这种煞有介事的精神分裂症患者都忍不住要笑出声。
  “我哭着求他,说我把钱都给他,让他饶了我,结果他不见了。”柯凡抱着脑袋,回忆着令他崩溃的一幕,“我说完了话,他突然就不见了。门没开,我眼睁睁地盯着他来着,他就是突然不见了。“
  江酬知问:“当时是什么时间呢?“
  柯凡回答说:“应该是十一点钟,大夫,我过了一会才腿不软了,起来把家里门窗都检查了个遍,都锁的好好的。我马上就上网挂您的号了。”
  哦。江酬知又低头写了一笔,伸手对柯凡说:“先别着急,把就诊卡给我,给你开上个检查,你来的太晚,可能今天做不上了。去试试吧,如果能做出来结果明天拿回来找我看。”
  柯凡乖巧地双手将准备好的就诊卡递过去,担忧地问:“大夫,我这是不是精神分裂病啊?”
  江酬知边操作电脑边问:“不一定,怎么,你觉得自己是精神分裂症吗?”
  柯凡不好意思地笑了,很可爱地吐了吐舌头:“也不是啦,我昨天睡不着,在网上查了一宿,我觉得我跟精神分裂症很像。”
  江酬知把就诊卡塞到他手里:“别自己胡乱猜,如果都在网上就能看病,我们学七八年还有什么意义。注意安全,如果可以的话先去亲戚朋友家里住,不要独处。”
  柯凡看了看手表,已经下午四点多了,医院五点下班,他赶紧出了诊室打算去做检查。
  开什么玩笑,今天下午请假主管的脸色就跟锅底一样,还扣了这个月的全勤奖,如果明天再请假来看病,损失可就太惨重了。
  然而心理检查室一共三台电脑,都有人正在答题,这三套心理测试题答完要50多分钟。虽然检查医生脾气很好,也没法给他变出一台机器来检查,更不能把人家早来的人拎起来把机子空给他。
  接诊台的小护士在检查单上写了个序号,告诉这个清秀的小帅哥明天早点来,给他第一个做。
  转身的时候,柯凡感觉有什么东西在自己头顶一掠而过,吹动了他的碎发。
  他回过头去看看,发现只有一个小护士坐在前台,正伏案写文书,看来是自己多心。
  没做成检查,柯凡满心失望地回到了诊室。然而回去的时候却发现江医生也不在诊室里了,只好揣着就诊卡和病例骂骂咧咧地离开了医院。
  还没到五点,反正请过假,钱也扣过,柯凡没打算回公司接着写策划。他去菜市场买了点五花肉和生菜,还调了几包烧烤酱,打算回自己租的房子用电饼铛烤肉吃。
  回想起医生说让他今天住在亲戚朋友家的嘱咐,柯凡苦笑着在心里叹了口气。
  他是个被抛弃在孤儿院门口的孩子,哪来的亲人。
  朋友倒是有,但都有自己的家庭或者爱人,自己精神有问题的话,实在不应该隐瞒着病史去打扰人家。
  柯凡从小就很怕给别人添麻烦。
  被人嫌弃麻烦而抛弃,和被人用同情可怜的目光看着,柯凡说不清哪个更糟一些。
  就怀着这样的心情,他提着采购的食物返回了自己租住的地方。
  住的地方离上班的地方要乘一个多小时的地铁,不过柯凡还是住在了这里。以他的工资来说,这已经是能不与人合租的、离工作单位最近的选择。
  他本来在更靠近城市中央的地方与一个快要毕业的大学生合租过房子的,但是他是个天生的gay,对方却并不知情。这个直男周末在家里坦荡地练哑铃的时候露出强壮的肌肉,汗水顺着强壮的肩背一路流到低低的裤腰里去。
  一个月里连着梦遗了几次的纯情小处gay柯凡从网上把这间转租了出去,连滚带爬地搬了家。
  在那之后,柯凡咬了咬牙,在相当偏远、接近郊区的地方独自租下了这个小小的房子。他所住的房子有一个客厅一个卧室,独立卫生间,还有比较大的厨房。
  虽然工资大半填进了房租里面,但是这个房子所在的小区治安很好,在派出所旁边,离地铁站也不远,走几分钟就到了。除开离工作单位有点远这回事来说,柯凡对新家非常满意。
  他回家后先检查了一下各个房间和衣柜、床底下,疑神疑鬼地把门反锁了两圈,窗子用扫把顶住,确保安全了才松了一口气。
  屋里陈设简单,家具是房东留下的,有些旧得起皮了,柯凡自己买了布料,做了沙发罩和桌布,卧室里还弄了海蓝色的新窗帘,很温馨。虽然是租来的房子,但是柯凡是真心把这里当成自己的家来布置。
  他哼着歌,把食材拎进厨房,想了想,拿出手机打算搜索一下上次在微博上转发的那个秘制烧烤酱怎么配,他按亮了屏幕,结果发现手机停留在淘宝页面上,还有一个待收货。
  他网购没瘾,下了淘宝也只是买家居的必需品而已。最近自己也没有买东西,怎么出来个待收货呢?
  柯凡赶紧点开看看,唯恐自己是因为浏览了太多黄色小网站被盗号骗钱了。
  结果点开之后,那待收货一栏里的东西,赫然是一面落地穿衣镜!
  柯凡浑身汗毛炸起,险些把手机扔进水池。
  半天做不出一个动作。
  被狠狠吓了一跳之后柯凡反而大有死猪不怕开水烫的架势,定下心来,查看订单的建立时间。
  是下午三点半,那时候自己在做什么?
  柯凡想了想,那时候自己正在医院,等着看病啊。
  那段时间呆着无聊,手机都玩够了,自己似乎眯过去了一会儿。然后就因为伸着腿挡路而被开着拖地车清洁的大叔喊醒了。很快叫号叫到了自己,柯凡就进了江医生的诊室。
  难道?那段时间,另一个人格的自己用自己的手机买了这面穿衣镜?
  柯凡想到了卫生间里被自己摘下来的镜子,以及曾经出现在镜子里的那个阴沉可怕的男人。
  作者有话说:
  心理医生工具人,不!是!攻!
 
 
第2章 见鬼
  他租住的这间房子厕所不算大,没有隔间,洗手池旁边就是马桶,再往里就是淋浴头。
  柯凡刚搬过来的时候在马桶和洗澡的地方之间挂了个帘子来遮挡水滴溅落。安慰自己算是做了个极度简易的干湿分离。
  这镜子约有一块大理石地砖那么大,自打摘下来之后就一直斜扣着立在马桶旁边的墙壁那里。柯凡从小节俭惯了,扔东西不在他的思路之内。再者他这房子是租的,如果损坏了什么东西都要赔偿,这镜子如果没有了以后租金到期还得自己掏钱给房东买新的。
  柯凡疑上心头,另一个人格为什么如此执念于镜子?
  难道他有什么必须要通过镜子才能实现的目的?
  柯凡怒向胆边生,把那面方形的镜子正了过来,随着移动屋里的景色在镜子里面一闪而过,然后定定地映照出柯凡苍白的脸。
  “你到底想干什么?”柯凡干脆坐在旁边洗澡时用的小板凳上,对着镜子问,“你非要买镜子干什么?这么臭美吗?”
  镜子里的柯凡并没有什么异样,动作、嘴型都随着柯凡动作。
  “又不出来了,难道非要我睡了才能出现?”柯凡嘟囔着,“之前不是出现过一次吗?”
  他忽然感觉到背后一阵寒意,激灵地打了个哆嗦,露出来的脖颈皮肤上起了一层细细的鸡皮疙瘩。
  柯凡看到镜子里的自己,还是随着自己说的话做着口型,但是表情改变了,变得极为夸张,如同顽劣的熊孩子在老师背后故意夸张地模仿一样。
  镜中影的面目也在扭曲,不过几秒钟,已经变成了他一周前晕倒的时候、以及昨晚看到的那个男人的脸。
  冲动之下硬气一秒的叶公好龙·凡大白天凭空出现了幻视,难以置信,世界观受到了极大的冲击。
  他缓了很久,四肢冰凉,站都站不起来。
  镜子里的男人在卫生间暗沉的白色灯光下看起来很阴郁,头发几乎长到遮住一双野兽一样的眼睛,脸色白的像瓷砖一样,嘴唇鲜红,整张脸怎么看都带着挥之不去的诡异感觉。
  如果不是在这种情况下,柯凡见到这样的男人都会偷偷多看几眼。
  但即使是在这样的情况之下,柯凡与他深邃眉眼对视,也完全移不开目光。这也并不单纯是吓的,柯凡就是个牡丹花下死做鬼也风流的小颜控。
  忽然,那个男人笑了。
  他消失了,镜子里面又变回了柯凡满是惊惧、欲哭无泪的脸。
  柯凡摊在小凳子上,背靠着冰冷的墙壁,感觉自己心都不会跳了。
  他深呼吸一下,屁股一离开板凳就腿软到直接坐在了地上。就在他扶着墙壁想要站起来的时候,忽然觉得自己身体不听使唤。
  柯凡清醒着,但是他却控制不了自己的身体一样,又老老实实地坐在了板凳上,面朝着那面镜子。
  然后他看到镜子中的自己露出了一个微笑。
  他不知道自己究竟有没有笑,但是自己笑起来,一定不是那个样子的。
  镜中无比熟悉的人影,把右手举到眼前,用一个看着就非常应该被打上马赛克的方式舔湿了自己的手指。
  柯凡一边不受控制地把手指往嘴里塞一边在心里哭泣,怎么回事啊啊啊啊娘的吓死人了啊啊啊啊啊啊。
  (此处省略200字)
  第二天上班的时候,柯凡黑眼圈重的吓人。他那无情的老板都忍不住多看了两眼,让他不舒服的话去看看医生,并破天荒地表示这次不扣他的工资。
  柯凡上班之后还是第一次受到这么多同事关怀,非常受宠若惊,而他自己也是觉得不放心,下午,柯凡再次来到了医院。
  他从口袋里找到一张皱巴巴的纸条,才想起来昨天年轻小护士让他今天上午早点来做检查。
  那个小护士今天不在,他鼓起勇气,忐忑地问护士站这位看起来就很不好惹的年纪稍微大点儿的护士:“您好,请问· · · ”
  “自助机子挂号取号!”
  “不是,我做检查,交过钱了· · · ”柯凡满脸谄媚笑容,把纸条递上去,“这是昨天给我的号,我上午有事没来。”
  那护士气儿非常不顺的样子,斜着眼看了看说:“进去吧。”
  柯凡连连道谢,在检查室的护士指导下,坐在电脑前开始做题。
  “是否看到别人看不见的东西?”柯凡做着做着,看到这么一道题,心里咯噔一声。
  在“是”的选项上点了一下。

返回首页
返回首页
来顶一下
加入收藏
加入收藏
推荐资讯
栏目更新
栏目热门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