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收藏 | 设为首页 | 会员中心 | 我要投稿 | RSS
福书网
站内搜索: 高级搜索 如有淫秽信息或侵犯了您的版权请联系邮箱[email protected]删除

 

您当前的位置:首页 > 2020

撩动心弦──清汤涮香菜

时间:2020-09-21 11:30:28  作者:清汤涮香菜

 

 
  主角:柯若初,盛如绮,接档甜文《温暖如你》
  简介:纯情/内敛/易脸红小可爱 VS 性感/妖孽/厚脸皮宠妻狂
  怂了二十几年的柯若初出息了,在酒吧醉后强吻了一个漂亮女人,然后落荒而逃……
  不久之后,两人医院再遇,
  柯小姐埋头内心疯狂OS:认不出我认不出我…
  盛如绮打量着眼前双颊绯红的小姑娘,忍不住逗她,凑近低语,“占了便宜还想装不认识啊?”
  *
  三十岁的盛如绮自诩情场老手,什么大风大浪没见过?谈恋爱从不来动真感情,并且有个铁的原则:绝对不和比自己年纪小的处。
  后来,有人看见盛如绮在校外和个小姑娘热吻,盛小姐一脸沉醉,要多深情有多深情……
  [入坑须知or避雷]
  1、背景同性可婚,不存在出柜问题哈,和《和她先婚后爱了》里面的剧情人设不对等,一定要独立阅读;
  2、乖乖女和妖娆霸总的故事,女主爱哭易脸红;
  3、主基调甜宠,稍微有点小小曲折(可忽略不计);
  ————作者菌推文区————
  完结现代《和她先婚后爱了》,纯情温柔年下医生X闷骚傲娇年上总裁。
  完结甜文《你我相爱,为民除害》,打脸妻妻,骚气冲天。
  完结现甜文《你好撩人》,小妖精X老干部疯狂撒糖。
  完结甜文《和她假戏真做了》,直女互撩假戏真做。
  完结甜文《等你说爱我》,乖乖女碰上老司姬。
  香菜专栏提供大量完结甜文,专治文荒。
 
 
第1章 
  南城医科大学,教学楼。
  头发花白的老教授站在讲台上口若悬河,唾沫横飞,柯若初支着脑袋,盯着黑板上密密麻麻的板书笔记,偷偷开了会儿小差。
  三分钟后,下课铃响。
  柯若初合上书本的速度异常惊人,她在第一时间扭头看向身侧的人,笑容灿烂,“今晚想吃什么?”
  “我今晚有事,就不一起吃了。”夏安拾起书本,匆匆忙忙起了身,“我赶时间先走了。”
  “可是……”柯若初还没来得及说什么,对方的背影便消失在眼前。
  就这样走了。
  柯若初呆呆在座位上坐了许久,坐到拥挤的教室里只剩她一人。其实刚刚想说,今天是她生日。事实上,夏安压根就不记得今天是她生日吧。
  夏安是柯若初悄悄仰慕三年的女神。
  和所有卑微的暗恋一样,默默关心靠近,却始终不敢表白。就在上周夏安答应今天陪她过生日时,她还傻乎乎的高兴了好几天。
  可现实就是,你小心翼翼的喜欢,在别人眼里或许压根不值一提。暗恋这么久,柯若初终于明白了这个理。
  柯若初抿唇笑了笑,像是什么都没发生,只得在心里“庆幸”着,还好没表白,表白了只会更加尴尬,人家但凡有点在意你,今天也不至于连一句生日快乐都没有。
  教室里最后一抹斜阳也散了,留下阴沉沉一片。
  柯若初舒口气,起身走了出去。
  -
  夜幕初降。
  六月,夜风卷过夏天的气息,只是闷热得让人心烦,像是暴雨的前奏。
  柯若初漫无目的走在街头,这里是南城最繁华的地段,她穿过熙攘人潮,璀璨夜景只是从眼底走马观花般掠过。
  说起来,这还是她第一次一个人过生日,往年她都是在家过,今年为了和夏安一起,她特意让她妈别为她准备生日宴。
  结果……
  手机铃声响起。
  柯若初恍然回神,一看屏幕上的来电显示,眼神又暗淡了下去,她看了两秒,才滑动接听,“妈。”
  “若初,生日快乐~”
  “嗯,谢谢妈。”
  “今天生日都吃了什么?几个朋友陪你呀?”
  柯若初恰瞥见不远处一家韩式烤肉店,下意识答,“吃的烤肉……和三,四个关系好的朋友。”这大概是柯若初撒谎最自然的一次,明明现在一个人流落在街头,肚子空空如也,要多孤独有多孤独。
  “烤肉油大,不健康。”
  “嗯,就吃这一次。”
  “吃完就早点回去,别聚太晚,还有,千万不要喝酒啊,KTV也不要去,晚上到宿舍了给妈发个微信……”
  “知道了。”
  ……
  五分钟后,柯若初才听完电话那头行云流水式的熟悉絮叨,结束通话。
  有个控制欲极强的妈是怎样的体验?柯若初再清楚不过,毫不夸张的说,大到人生规划,小到早上你穿几件衣服,她都恨不得帮你决定。
  柯若初是土生土长的南城人。典型南方水乡女孩的性格,文静寡淡,连平时说话都是软软糯糯的。
  从幼儿园到研究生,柯若初都没离开过这座城市。
  十八岁时,她考上了南城最好的医科高校南医大,今年二十三岁,刚上研一,同时也在一家三甲医院做规培医生。学校医院,上课上班,每天忙得像只转不停的陀螺似的,喘不过气。所以他们圈子里都流行一句话:劝人学医,天打雷劈。
  眼下才八点,不回学校柯若初竟不知道去哪,迎面走来两对手牵手的情侣,有说有笑,好不甜蜜。
  柯若初见了,羡慕又糟心,丢了魂似的沿街走了许久,头顶一道闪电转瞬即逝,随后响起一声闷雷。
  顷刻,雨滴开始一点一点往下砸,猝不及防得让街上行人都脚步匆忙。
  柯若初伸手挡了挡,心想今晚要不要这么惨。想找个躲雨的地方,四下望了望,酒吧街,自然除了酒吧还是酒吧。
  雨在越下越大……
  迟疑几秒,柯若初还是快步走去了离自己最近的一家——夜色。
  做了二十三年“乖乖女”,柯若初连去KTV的次数都屈指可数,更别提酒吧夜店这类场所,要是被她妈知道,估计肺都要气炸。
  走进夜色。
  灯光幽暗闪烁,氛围火热嘈杂,舞池里一行人身影摇晃。像是到了另一个世界。
  虽然时间尚早,夜色现在还不到气氛最嗨的点,但素来喜欢安静的柯若初一走进,便觉得自己格格不入。
  “美女,有预约吗?”
  “没有……”
  拒绝了工作人员的热情推销后,柯若初想找个稍微低调一点的地方坐坐。突然,肩头猛的被人一撞——
  柯若初骨架很小,一米六出头的个子也不算高,颇有点弱不禁风的模样。这一撞,让她一个踉跄差点没摔倒。
  转头看,撞她的是一个短发女人。
  对方连句对不起都没说,气冲冲便走了,柯若初欲言又止,最后默默在一旁坐下了。
  “你什么意思?!”短发女人疾步走到卡座旁,一开口怒气值达到满点。
  卡座上的人依然不紧不慢喝着酒,仿佛局外人一般,优雅而气定神闲。片刻,她放下手中酒杯,扬头笑了笑,一双明媚动人的桃花眼勾人,“我说的不够明白吗?”
  “要分手也好歹给个像样的理由吧。”
  盛如绮眉心皱了皱,自认为一个月前电话里已经说得很清楚,今天实在没必要见面谈,她打量对方一圈,信口拈来一个相当蹩脚的理由,“我不喜欢短发。”
  “你……能不能找个正常点的!”钟晴难以置信,怎么,她就是去了趟理发店,就喜提前女友了?!
  一个月的纠缠,盛如绮有些烦了,她眉梢一挑,温柔的口吻说出伤人的话,“腻了,没兴趣了,可以吗?”
  钟晴脸色难看,“所以就是和我玩玩而已?”
  盛如绮无奈,也懒得解释过多。
  圈子里传闻JM的盛总论身材脸蛋,没几个人比得上;但论花心薄情,同样也没几人比得上,所以玩不起的千万别招惹这位。钟晴以为自己会是例外,毕竟她可是付出了实打实的真感情。“姓盛的,算你狠。”
  钟晴带着怒气走了。
  盛如绮扶扶额头,最近公司有个投资拿不下来她正头疼,偏偏分手还分得这么拖泥带水。如果不是对方一直纠缠不清,她今晚不会把话说这么狠,她向来主张好聚好散,不想弄得像现在这样不愉快。
  分手对盛如绮来说,是件轻而易举的事。大概是从没把感情看得有多重吧。
  三十岁的年纪,看什么都现实,而比爱情重要的事太多了。很多时候开始一段感情,不是因为多喜欢对方,只不过想在孤单的时候,身边有个人陪罢了。
  也可以理解为将就。
  将就多了,分手也就麻木了。
  起身离开,盛如绮找了个低调的角落坐下,今晚这样一闹,更加心烦。
  -
  “美女,喝点什么?”
  柯若初看着琳琅满目的选择,都花了眼,最后直接来了杯最醒目的招牌主推,“这个,谢谢。”
  不一会儿,一杯酒送了过来。
  柯若初属于滴酒不沾类型,但她想尝一两口应该问题不大。发怔了几秒,她端起酒杯送到嘴边,轻抿了一口。
  清凉的液体入喉,和想象中的感觉完全不一样,甜味更重,酒味反倒其次,柯若初一连又多喝了好几口。
  就这样,整杯都快干了。
  “真看不出来啊,”调酒小哥惊诧,对眼前这文文静静的女孩有种刮目相看的感觉,“你酒量还不错~”
  “嗯?”柯若初没太明白对方的意思,以为只是句客套话,觉得味道还不错,意犹未尽,索性又点了一杯,“再来一杯。”
  “稍等。”
  耳畔好像自动过滤了周遭的嘈杂,又沉浸在心事。因为今天这件事,柯若初心底终于起了放弃的念头,突然知道累了,卑微又得不到一点回应的喜欢值得吗?
  傻不傻。
  想着,鼻子有些发酸,柯若初仰头,一口气喝干了第二杯酒,喝了这杯酒,就当是庆祝三年暗恋的结束。
  不争气地哭了,有的事总是越想越憋屈。柯若初眼泪浅,但不喜欢在人前哭,不过现在无所谓,光线这么暗,也没人认识她。今晚正好哭个痛快,有些情绪憋得久了,总该要有爆发宣泄的时候。
  泪珠顺着脸颊往下滑,一颗接一颗,柯若初吸着鼻子,胡乱用手背蹭了蹭,擦不干,她低头在包里翻着,却没翻到纸巾……
  这时,一张纸巾递了过来。
  很是及时。
  柯若初一愣,目光落在一只手上,是女人的手,手指修长,纤白秀净,还有种恰到好处的骨感美。
  脸颊越来越烫,一股热气直往脑袋窜,头也开始发昏,柯若初这才意识到,刚刚喝的两杯酒后劲挺大的,她又喝的急。
  柯若初接过纸巾,闷头狼狈说了声“谢谢”。
  “第一次失恋?”没多久,柯若初听到耳畔传来一个好听的女声,成熟中透着几分慵懒随性,好像在同自己搭话。
  ※※※※※※※※※※※※※※※※※※※※
  新文来辽!
  一个老流氓栽倒在小白兔手里的故事
  两只骨子里都很深情~【背景同性可婚】
  另外:追文前请先看文案,有助于排雷
  香菜菜祝大家追文愉快,本章评论随机抽200个红包~
 
 
第2章 
  盛如绮注意到身旁的人有一阵了。
  黑长的直发及背,身形纤瘦,起先一个人喝着闷酒,喝着喝着肩头便轻轻颤抖起来,好像在哭。
  能在人挤人的酒吧注意到对方,自然是因为对方的脸长在了吸引自己的点上,盛如绮喝着酒,默默欣赏了好一会儿。
  只可惜年纪太小,看着约摸二十出头的模样。
  盛如绮从来不交往比自己年纪小的,这是她的原则。按她的说法,和不成熟的人打交道,容易麻烦。
  牵扯到感情更是如此。
  柯若初原本不想理会陌生人的搭讪,可想到对方贴心给自己递了纸巾,她摇了摇头,“不是。”
  “那哭什么?”盛如绮又一个漫不经心的追问,反正今晚闲着也是闲着,有人聊聊天也挺好。
  柯若初扭头,循着声音望去。不知是因为泪水还是酒喝多了,眼前有些朦胧。
  酒吧里的灯光忽明忽暗,映着一张女人的侧脸,轮廓线条像是经过精心勾勒,尤其是精致俏挺的鼻子。对方微仰着头,修长的手指握着玻璃酒杯,红唇小口抿着酒,一副闲散模样,别样风情。
  柯若初看痴了两秒,不仅仅是因为漂亮。
  此时,盛如绮也扭过了头,开始光明正大凝视眼前这张清秀耐看的脸,透着干净纯粹的气质,夹着几分涉世未深的青涩。
  “喜欢的人不喜欢我。”竟和身旁的人聊起天来,柯若初性格内敛,鲜少和人说心事,今晚这样说出来,好像也不错。
  正因为对方是陌生人,反而没那么多顾虑,只要出了这里,又是谁也不认识谁。
  盛如绮听了,笑,喜欢的人不喜欢我,这么寻常的事,竟被说出一种天塌了的心碎。她语调懒懒散散,“没谈过?”
  “嗯……”柯若初失神。
  “通常这种情况,多谈几个就好了。”一副过来人的轻松口吻。
  “是吗?”柯若初双目放空,有点不在状态,她伸用手撑着脑袋,揉了揉,觉得脸颊好热,好难受。
  “经历多了,就想通了。”
  是不是人都有这么傻的时候。年轻时,喜欢一个人,好像大过天,觉得这辈子再也不会喜欢别人似的。一时勾起往事,盛如绮低头转着酒杯,又喝了口酒,微醺,嘴角带几分讥笑。
  柯若初越来越晕乎,到后来几乎没听清身旁的人说了什么,好像……醉了,她想去洗手间洗脸清醒一下。
  一起身脚底踩棉花似的,都快飘到找不着北,果然醉了。

返回首页
返回首页
来顶一下
加入收藏
加入收藏
推荐资讯
栏目更新
栏目热门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