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收藏 | 设为首页 | 会员中心 | 我要投稿 | RSS
福书网
站内搜索: 高级搜索 如有淫秽信息或侵犯了您的版权请联系邮箱[email protected]删除

 

您当前的位置:首页 > 2020

总裁家的吸血鬼【豪门世家】──菲辰

时间:2020-09-21 09:12:43  作者:菲辰

 

 
  文案:
  奥拉维亚(全名缩写),最后一只纯血族,英俊外表下有着一颗洁癖的心,血液的吸引不如西瓜汁。
  睡梦中被人装上了船,口袋里有钱,却连最便宜的西瓜汁都买不起,丢人啊!
  身处异国他乡,能力还在,却兑不出一毛钱。难道要从捡破烂这种无本买卖开始?
  路遇‘星探’,送上门的帮工,一锤子买卖互利互惠,人生在世总觉得缺点什么?
  一次醉酒,差点酿成悲剧。
  天要亡我,可是,‘老板’的血千年等一回的香,口水直下三千尺。
 
  排雷: 喝了酒就露馅,喜欢缩成球的蝙蝠受VS不得不承认世界上有‘鬼’的萌物控总裁攻
  架空平行世界,请勿对号入座,更新时间:下午3点
 
  
 
 
第1章 海上拍卖会
  作者有话要说:
  开新文了,儿童节快乐。看文提醒:主角跟外国人再一起时说的都是外语,语境请自行脑补,攻不是弱鸡有设定。架空平行世界,请不要代入现实。
  -
  豪华巨轮航行在海上,每天一场的拍卖会在中层举行。
  拍卖会主办方将此次盛会划分为三个等级,中、上、顶,对应正常、豪奢、稀有三档。
  越往上所拍卖的物品越顶级,俗称有钱未必买得到。此次与会宾客请的都是国内有头有脸的人物,邀请涵的等级不一,可参与的拍卖会不同。
  举办方做足心思吊尽胃口,拍卖大厅坐满了人,灯光切换间,第一件藏品上场。
  游轮底部舱室内,伸手不见五指。
  吱呀,有什么东西被开启。
  两盏葡萄大小的光贴着开启的缝隙向外张望。
  “该死!哪个混球趁自己午睡绑票!”感觉到一阵晃动,听到水声嗅到腥咸,加上身处环境,猜到是在海上。
  透过微开的缝隙,朝仅有的监控红点处眨眼,一秒黑掉监控。
  掀开盖子坐起来,抓了抓头发,“几几年了这是?别又睡过了头,被卖了都不知道!”
  伸手去摸一早塞在棺材边缘的手机。
  按了半天,没反应。
  “别是睡了几十年,电池老化了!”
  抠开手机后盖,将电池取下来,攥在手心里捂了捂,重新安装上去。
  亮了!
  没等高兴一秒,不大的方块屏幕频闪两下,彻底黑了。
  “什么玩意!买的时候花的可是高定的钱!”亏了,亏了,几十万打了水漂!早知道……
  早知道也没戏,上次醒来的年份好像还没这操、蛋玩意,光凭个怀表看时间,屁的用没有。
  下次估计得多备几块电池,或者手机!
  屏幕之前亮了一瞬,就看到个时间,抬头找了找窗户,或是通风口位置。
  黑咕隆咚,有点饿,干脆起来到外面找点吃的。
  翻了翻垫子下压着的东西,找到事先放进去的一打欧元,有点泛潮。
  拆开来一张张铺在垫子上晾着,不清楚出去后能不能用,头疼!
  找到钱包,里面有几张卡,消没消磁不知道,按照以往经验,回去后得补办。
  驾驶证、几张VIP黑卡,再就是一些零钱。
  都拿出来晾一晾,搁时间久了一股子霉味。
  东西先暂时放在这里,走到门口试图打开,入手的触感让人抓狂。
  “尽然搞合金的!”就一口破棺材值得……
  等等!奥拉维亚回到自己睡的棺材前仔细查看,还真从背后侧面一角,找到一小块名片大小的贴条。
  上面写着:疑似木乃伊。
  “木你奶奶的腿!”哪个脑子里塞石头的家伙贴的,当时难道用狗眼判断?
  “明明棺材外形是欧款最新。”
  “算了,反正东西带不走,不能要了,爱咋咋吧。”
  奥拉维亚来到仅有的小窗前,方方正正只有成年人手臂大小。
  暴力破拆不是不行,会惊动船上的人。
  多一事不如少一事,奥拉维亚脱掉身上睡的发皱的西装,变个身。
  迎风展翅,海水的腥咸吸入鼻腔。
  阿嚏,阿嚏,阿嚏……
  “有点冷。”赶紧找个地方暖暖,吃点东西。
  顺着风势向上,避开灯火通明的地方,从高处俯瞰,这是一艘豪华游轮。
  最优质的服务,属于顶层最好的舱室,不费那个劲去找未必有食物的餐厅。
  凭直觉和经验,从一扇半开着的窗户进去,抖了抖被风吹乱的毛。
  室内开着空调,暖意融融。
  “会享受的从来都是有钱人。”
  飞到类似厨房的地方,那里有个大冰箱。
  变回来,下意识搓了搓光溜的手臂,变身就这一点不好,衣服变不出来,好在这里不可能装监控。
  至于指纹、脚印等等可能留下的痕迹,放一百个心。
  虽然不是第一次做这种事,反侦察意识不缺,减少屋主的恐慌。
  至于少了的东西,有钱人连冰箱里放着哪些食物未必一清二楚。
  来这里是为了享受,不是来数数。
  打开冰箱门,鲜奶来一盒,水果少许,肉类没有,服务员会送餐,不可能让客人动手。
  冷冻室放着各种口味的雪糕。
  将就些,奥拉维亚吃了水果喝了奶,垃圾拿到卫生间冲掉。
  快速冲了个热水澡,打开排风扇吹干湿气。
  日历,日历,出门一抬头,看到挂在墙上的电子日历。
  “老天,睡了三十年!”难怪手机不顶用。
  游轮不知道什么时候才靠岸,温饱问题得解决,单单吃没营养的食物遭罪。
  大致转了一圈,屋主的私人物品锁在行李箱中,奥拉维亚先找找看,有没有防水的袋子,好把不多的家当找个安全地方藏起来。
  “有了!”在电视柜抽屉里找到袋子,多拿几个怕不够。
  叼嘴里,变个身,原路返回。
  钱装一个袋子,钱包装一个袋子,手机,破玩意要也没用,顺手从窗户口丢到了海里。
  衣服?不能要了。
  穿着睡了三十年,看起来不脏,奥拉维亚嫌弃。
  收起来塞袋子里,扔外面毁尸灭迹。
  棺材里里外外翻一遍,没有遗漏,毛发皮屑等产物不能留。
  虽说血族不掉头发,指纹也浅,为了以防万一,小心无大过。
  好了,合上盖子,盯着地面把可能留下的脚印抹掉。
  叼着可怜巴巴的家底,折返顶层豪华舱室。
  刚从窗户口挤进去,门口嘀的一声响,火速闪到窗帘后面的角落,袋子藏在身后。
  门外一前一后进来两位男士,西装革履派头十足。
  “今天的拍卖没什么看头,上层要等两天后,顶层没说具体日期。”身为特助的陆杰,跟着老板去过不少高端地方,此次拍卖会已经是第二次来。
  老板就是来看看,顺便借着空当寻找合作伙伴,对拍品可有可无。
  不像那些为了装点门面的老总,狠砸钱标榜艺术修养。
  “订餐。”扯掉领带,脱下外套进了浴室。
  陆杰问:“西餐、中餐?”
  “牛排。”拧开水龙头放水。
  陆杰打室内电话订餐,给自己点了一份粥。
  干净衣服找出来,熨一下挂到衣柜里,明天得穿。
  地上的衣服捡起来,口袋里的东西掏干净放桌上,衣服直接叠两下塞洗衣袋里,别看是纯手工高定,也就上一次身的机会。
  透过窗帘缝隙,打量室内忙碌的身影,从之前听到的对话判断,拍卖会没完,至少需要三五天才能靠岸。
  东西都收拾好,送餐服务上门。
  陆杰走到窗前,把窗户关上。
  奥拉维亚机警的用爪子勾住窗帘,以防对方拉过头暴露自己。
  哗啦,窗帘轻轻滑过轨道,到达另一边。
  坐在餐桌前,陆杰先吃上了,呼噜呼噜一碗海鲜粥进肚,闹腾的胃终于消停。
  “我先回去了。”陆杰说了一声,关门走了。
  奥拉维亚闻到牛排的香气,准确说出:“七分熟,有点老。”可惜只有看的份。
  浴室的水声停了,排风扇低鸣声入耳。
  椅子拖动声,刀叉切肉声,即使不看光听,饿了。
  看来明天得想办法混进厨房,这过的是什么日子!
  奥拉维亚静心思考,自己的东西藏在哪里安全?
  这间屋子有熟悉过,地方不难找,暂时先呆在这里,好歹能混一口吃的。
  铃……铃……
  电话响了,拉回奥拉维亚思绪,撩开窗帘一角看去。
  “喂?”拿起手机接听,工作上的事,进里间找电脑。
  饿了三十年,眼睛都蓝了,抵挡不住食物的诱惑,正在做思想准备,倏的,行动快过大脑。
  轻手轻脚落到盘子边缘,盯着肉好想一口吞下肚,但是,不行!
  厚切牛排有棱有角,少一块哪怕再小的一口,只要眼不瞎,一准露馅。
  时间不等人,奥拉维亚一口咬住侧面边缘,浓浓肉香入口,汲取里面没剩多少的汁、水,迅速飞回窗帘后,意犹未尽的舔了舔嘴角。
  挂断电话,重新走到桌前坐下切牛排,手感略钝,不太对劲?
  刚一会功夫,肉就老了?
  楚络切了一小块尝尝。
  很有韧性,感觉不到肉的细嫩汤汁暴开,尽然塞牙!
  太奇怪了!同一块牛排居然出现两种差强人意的口感。
  吐掉嘴里嚼不烂的肉,进洗手间漱了漱口,出来把意面解决掉,刷了牙。
  关了客厅的灯,打开卧室的,坐在床边用电脑办公。
  奥拉维亚二度飞到餐桌上,忍无可忍无需再忍,小小的咬了一点肉,飞回窗帘后,慢慢嚼全当磨牙。
  晚上一点关灯休息,奥拉维亚等人睡熟了,拖着自己的家当找地方藏起来,缩在柜顶阴影里困觉。
  第二天一大早,送来中式早餐。
  陆杰过来汇报:“李总对下半年大制作电影感兴趣,约见十一点钟吃个便饭。”
  楚络心不在焉听着,没头没尾问了一句:“厨子是三星级?”
  陆杰随口回了一句:“是啊。”
  “食材也是?”楚络对昨晚柴的费牙的牛排耿耿于怀。
  “对。”陆杰纳闷,老板怎么了,“不合口味?”
  楚络话题跳转之快:“李总订的中餐还是西餐?”
  陆杰反应快:“中餐,听说李总之前做了两次心脏搭桥,正在养生。”
  “导演还没定?”身为集团总裁,楚络要做的是把稳大方向,具体实施是下面部门的责任。
  陆杰:“好的导演早早定了剧本,档期排不开,这次的提案走的是明年春节档,时间上有些赶,再就是不看好这部喜剧,叫座不叫好。”
  大导演要的是名利双收,钱对他们来说就是躺在银行账户上的一串数字。
  “明年三月份准备冲击小金人,不光是大导演,就连一线明星非常在意这次的奖项。”现在找人很不是时候,陆杰不是没催过。
  “启用新人。”不能总等着拿钱上门找导演,楚络道,“多培养几个自己的班底。”
  问题是花大价钱拍出来的不尽如人意,上亿的投资打了水漂。
  “股东们……”陆杰犹犹豫豫。
  “盛世是楚家的盛世!”不是股东可以左右,楚络早就看不惯某些人指手画脚,“不服可以滚。”
  不愧是老板!陆杰无话可说。
  “新人导演中有三位曾经拍过喜剧。”
  楚络点头:“资料整理出来给我。”
  陆杰忙去了,发消息给策划部,重新拟定投资数额。
  拿几个亿去捧新人,要不要赚钱了,陆杰可不想喝西北风,好电影未必全靠金钱堆砌,关键还得看内涵。
 
 
第2章 露馅
  十点半,楚络带上陆杰去见李总。
  室内,奥拉维亚飞到地面变回人形,手刚搭在冰箱门上,座机响了。
  吓了一跳的奥拉维亚,嗖的变回去,藏进冰箱恒温室。
  坐在一盒酸奶上,爪子揭开另一盒酸奶盖,舔着上面一层厚厚的奶皮。
  吸溜了一盒,座机终于不响了。
  没等奥拉维亚松口气,拉开冰箱门准备出去。
  嘀,门开了。
  唬的缩回去,躲到最角落。
  服务人员一边放下东西,一边对着手机里视频通话另一人道:“已经送到。”关门出去。
  视频中的人正是陆杰,遥控指挥服务员。
  服务人员不便进入客人的房间,哪怕是打扫卫生,必须事先电话通知到位,得到允许才能拿到房卡,真要出了事都有相应记录,一查一个准,公共区安装有监控,跑不了。
  奥拉维亚等了一会儿,从冰箱里出来,飞到门口落在箱子上,嗅到了水果的甜香。
  变身拆个箱,里面装着十二瓶颜色不一的果汁。
  “红的!”拧开盖子尝了一口,眯起眼睛。
  “西瓜汁,我的最爱。”两三口喝完,原地满血复活。
  相对于血液,奥拉维亚更喜欢看上去颜色相近,口味清爽微甜的西瓜汁。
  曾经有人说自己是血族中的异类,要不是身份凌驾其上,一准被盖上白子废物的戳。
  奥拉维亚不是没尝过人血,不觉得有多美味,比不上顶级牛排一成熟时鲜嫩的口感。
  体质特殊的原因,奥拉维亚不需要血液供养,也能够活在睛天烈日之下。
  再看空出一格的箱子,坏了!
  手中的空瓶无言的嘲笑着奥拉维亚的智商。

返回首页
返回首页
来顶一下
加入收藏
加入收藏
推荐资讯
栏目更新
栏目热门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