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收藏 | 设为首页 | 会员中心 | 我要投稿 | RSS
福书网
站内搜索: 高级搜索 如有淫秽信息或侵犯了您的版权请联系邮箱[email protected]删除

 

您当前的位置:首页 > 2020

重生之主角光环是我的──真真酱

时间:2020-09-21 09:11:55  作者:真真酱

 

 
  文案:
  重生前慕鹤轩一直不知道自己的好伴侣和好弟弟为什么一定要他死。直到死后变成鬼魂跟随在白莲花弟弟的身后,他才发现这个便宜弟弟是穿越而来夺自己的气运的。
  重生后慕鹤轩决定紧抱金大腿,斗白莲斗渣爹斗昏君,从此走上人生巅峰,迎娶白富美(啊呸!)
  某皇子:你自己过来,还是我过去。
  作者:……
  重生聪慧世子受X病弱腹黑皇子攻
  总之,本文就是在谈恋爱的途中虐虐渣打怪升级的故事。
 
 
第1章 卷一:上京篇 莫名其妙就变成鬼了
  东市,向来是整个都城最热闹的地段,往常这个时候,往往会聚集很多人,他们三五一群,或站在街口看人斗蛐蛐,或大马金刀地坐在茶馆的凳子上侃大山。今日里却是有些不同,街道上人烟稀少,偶尔一两个,还是形色匆匆的。你问他们干什么去?瞧热闹去呀!东市口有人要被斩首!有百来号人呢。大兴近五十年来,像这样的“大场面”还未曾见过。
  “是谁呀?”有人在悄声交谈。
  “谁知道呢,反正是个大人物。”
  说到这里,几个人对视一眼,均忆起了前段时间发生的大事。
  巫蛊之祸。
  本来只是从平城王世子的房间里搜出一个木制的偶人,不成想最后竟引发了一场惊天动地的流血大案,涉案范围之广,人员之多超乎想象。这几日,不断有官员死于狱中。而今日,就是要处决最后的主犯。
  平城王世子。
  明明是正午,天却一直阴沉沉的,不时划过一道响雷,炸开云层,直指人心。
  刑场四周,已经围了四五层的人,后来的几乎看不见里面。人们交头接耳,指指点点,脸上全然是事不关己的神色。
  而作为人们议论中心的这位可怜的世子,就跪在刑场正中的地方,他双手被缚,身上的囚服早已看不出本来的模样,露出的脖颈几条伤痕清晰可见,深可入骨。哪怕是处于最狼狈的境地,他也依旧跪得笔挺,身后的绵绵不断的哀嚎,半点都没有影响到他。
  “你……可还有话说?”
  “仰之,我会看着你的……”慕鹤轩目光缱绻,温柔地说着,仿佛面前这个,是他最亲密的恋人。可不是么?本来就是枕边人呀。仰之,会看着你的,就算我死了,也舍不得将眼睛拿开,我等着看你如何众叛亲离,如何和我一样,摔得粉身碎骨!
  静静地望了一会,他便不再理他,抬头看天,忍了许久的眼泪终于要收不住了,“我慕鹤轩八岁上战场,十四岁征西厥,十六岁破句丽……这是个什么世道……老天爷!这是个什么世道啊——!!”
  “你……”赵頫双唇蠕动,正要说些什么,就见慕鹤轩的目光重新回到他身上。那一眼看得他脊背发凉,不由得后退了一步。
  “飞白……”
  “时——辰——到——,行——刑——!”
  人头落地,也不过是一瞬间的事,太快,还未曾反应。赵頫只好眼睁睁地看着血箭从慕鹤轩的脖颈喷射而出,落在自己的袍袖上,脸上,狼狈不堪。而那颗人头,竟径直滚至他脚边。
  “啊!”他低头,发出短促的惊叫。
  死不瞑目。
  传言中,死者最后一眼看到的是谁,鬼魂就会紧紧跟着那人身后,至死方休。
  “哥哥啊!!”
  来人竟是慕鹤昂,慕鹤轩的庶弟,是个妾生子。只见他一身白衣,腰上围了粗麻,突破重重包围,来到刑场入口,踉跄几步,就跪倒在地上。瘦弱的身躯仿佛风一吹就倒,他也确实倒了。
  “小昂!!”赵頫暴喝一声,也顾不上自己满脸血污,就跑过去扶起男子,把他紧紧抱在怀中,“小昂,小昂,你醒醒!你不要吓我!”一边喊一边掐他人中,掐了好一会儿,怀中男子这才嘤咛一声,缓缓睁开眼睛。
  “哥哥…哥哥…对不起…是我害了你……”男子眼神呆滞,还是一副被打击傻了的样子。
  慕鹤轩再有意识的时候,发现自己正飘荡在空中,恰好就看到这样一部好戏,他昔日的好恋人搂着他的好弟弟,情意绵绵,丝毫不顾那倒了一地的无头尸体。他很快反应过来,自己这是…变成鬼魂了?甚好,甚好。本以为身死魂灭,没想到还能以另一种形式“活”着,还有什么不满足的?他下意识地摸了摸脖颈,自然什么都没感觉到,不过看情况,自己应该还是完整的。原来断头鬼的脑袋并不是可以随意取下的…他自嘲地扯了扯嘴角。
  要说这场闹剧因何而起?可不就因为那个木偶娃娃。自己平日里有个不为人知的小癖好,那就是爱刻些小玩意儿来消遣。知道这个的只有寥寥数人,赵頫就是其中之一。某天,他说希望自己刻一个给他当生辰礼物,自己不疑有他,也就答应了。至于他要求自己刻上的那些奇奇怪怪的符号,他说是梵音密语,意为“生生世世,白首不离。”
  呵呵,呵呵……
  本来自己是决计想不到这其中有他那好弟弟什么事。可是那日在天牢,他以为自己昏睡,毫无顾忌地讲出了所有的秘密。
  他亲耳听见他的好弟弟说,“我和你无仇无怨,可谁让你挡到我的道了呢,你不死,我就给死。”还听到他说,“我很讨厌你,你凭什么生出来什么都不做就拥有了一切,而我却要靠自己。”更听到他吩咐狱卒好好“关照”自己,让自己“舒舒服服”地走。
  慕鹤轩简直惊呆了,什么叫我不死他就得死,就因为讨厌自己,就要置自己于死地吗?某种程度上,慕鹤轩是个有些天真的人,他知道人心险恶,却从来没有主动规避,他文武全才,却只愿意沉浸在自己的世界中。直到现在,他才有些明白“不为刀俎,便为鱼肉”的深刻含义。在他的印象中,慕鹤昂是个整日里畏畏缩缩,从来不敢拿正眼瞧自己的人,却不想他多年的小绵羊形象都是装的,真是使的一手好手段!
  只是巫蛊?厌胜?未免太小瞧自己了吧。我慕鹤轩征战多年,就算入京当了质子,会学这些妇人才用的把戏?偏偏所有人都信了,父王…皇上…父王甚至动用先皇手谕保全家人一命,独独舍弃了自己。
  慕鹤轩不甘心,他的人生还没有真正开始,就草草收场。他心里的愤恨,几乎要灼伤了自己。
  就在这时,刑场上又生出变故了。几个暴民不知道受了谁的蛊惑,突然拿了一把柴刀冲上来,对着尸体一阵乱砍,其他的人受了影响,也蜂拥上前。一时间场面无人控制。
  赵頫护着慕鹤昂左右闪躲,尚且挨了几记。
  “住手!住手!”刑场人手不够,还是抽调了金翎卫的兵力才堪堪镇压下来。
  然后慕鹤轩就看着那些兵士,将残肢收集起来,整齐地拢在一边,将自己的人头以及其他“主犯”的人头依次挂在城墙头上示众。这些士兵看上去顶多十六七岁光景,瞧见这些可怖的场面,吓得脸都发白了,有的腿肚子还在瑟瑟发抖。
  这些大概是新来的。真可怜,他想。
 
 
第2章 会说话的铜镜是什么鬼
  虽然几经波折,但好歹是圆满结束了。
  刑场的风太大了,几乎把自己打散了。可即便是这样,他竟然也能勉强维持住“站”姿,他尝试着往前“走”了几步,却发现每当走得远些,就会有一股无形的力量将自己强拉回来。这是怎么回事?难道自己虽然变成了鬼,却只能被困在这个刑场吗?如果是这样,倒不如魂飞魄散来得好些!
  主斩官走了,百姓也走了。只留下满地还未干涸的污血,和清场的老翁。慕鹤昂悲痛欲绝,依旧脸色发白,摇摇欲坠地站在那里。赵頫低头温柔地擦拭了从他脸颊划过的泪滴,低声说道:“小昂,你就是太善良了。若不是他害你,也不至于……总之,一切是他咎由自取。”
  咎由自取!好一个咎由自取!
  我害他什么了?我害他什么了?慕鹤轩冲上去拦在二人面前大声质问,就差没抓着他的肩膀大力摇晃。但最终结果却是,这二人穿过他,若无其事地向前走去。
  慕鹤轩一瞬间,被这巨大的绝望击中了。活着的时候不知道自己同床共枕三年的恋人是这样狼心狗肺的东西,死了变鬼,却又什么都做不了,竟然如此,那我还存在这世间做什么?
  慕鹤轩神思恍惚,竟没有发现他正被那二人带着往前移动。等他回过神来的时候,自己已经被带出刑场走在铜雀大街上了。
  竟然出来了?还是…慕鹤轩在一瞬间想到了古书里记载的各种志怪传说。这样也好,我好去瞧瞧,到底是做了什么十恶不赦的事,让好伴侣和好弟弟处心积虑地想要我的命。
  赵頫搀扶着慕鹤昂一小步一小步地往前走,慕鹤昂一步三回头,他的眼神幽怨哀戚,有一瞬间,慕鹤轩甚至觉得他可以看到自己。可是他只是悠悠地叹了一口气,便将头转回去了。
  在离马车还有几步远的时候,慕鹤昂便停下脚步再也不肯往前走了,赵頫无法,只好将他打横抱起来,亲自送进马车,“小昂,乖,你身体不好。这天气,瞧着是要下大雨了。”
  马车绝尘而去,徒留无数叹息。
  “这是当年跟着平城王世子进京的小公子吧?”
  “听说是个不受宠的庶子。”
  “可不是,四年前竟是跟着马车后面走过来的,要不是不受宠,哪能受到这般对待?”
  “难得的是,竟还这般恭顺。”
  路人的话语,无一例外地落入了慕鹤轩的耳朵。恭顺吗?呵呵。当年明明是他自己非要在后面走,明明身体不好还不好好坐马车,在路上晕倒耽误了多少行程。最后却弄得自己苛待他似的。是了,自己看不惯他这般惺惺作态,倒是说了他几句,还被人指责是不友爱幼弟呢。况且,当时的自己,也是一瞬间从天上跌到泥里,又有谁来安抚自己?
  慕鹤轩坐在马车顶上,仰头望天,思绪早就飘到哪里去了。他生得极好,活着的时候,哪怕是那四年,只是个无权无势,活得如履薄冰的质子,却有不少仰慕者,坊间现在还流传着他的画像。以前谁第一次听到他的名字,不是连声赞叹:“鹤立鸡群,气宇轩昂,果不虚传。”
  现在的他,干脆就双手撑在后面,人往后靠,很随意地坐着。他的五官,其实不怎么符合时下的审美观,眉梢斜插入髻,眼角微微上挑,鼻梁笔挺,两片薄唇紧紧抿着。太凌厉了,这样的五官随便哪一个出来,都是薄情的象征,而他竟然全都占了,却偏偏是个多情种。现在已近黄昏,薄弱的阳光映照下来,竟是给他的灵体打上斑斓的色彩,看上去极为梦幻。可惜,无人能欣赏到这样的“美景”。而慕鹤轩此时却很疑惑,他抬起一只手放在眼前仔仔细细地看,他能清楚感觉阳光打在身上的灼热质感,却不知道为何自己的身体不仅没有消散,反而更加瓷实了一些。
  算了,不想了。
  因为,慕府到了。
  “小昂,真的不要我陪你?”
  “你放心吧,我没事,你官署那边不是还有要事要处理吗?快去吧。”
  “这…好吧。我一会就过来陪你。”赵頫深情地望着慕鹤昂,捧着他的头在他的额上轻柔地印下一吻。“我走了。”
  “嗯。”
  慕鹤昂款款立在原地,目光柔和地望着赵頫远去的背影,直到人看不见了,才换了一副表情,用袖子气急败坏地擦了几下额头,恨恨地说:“要不是为了任务,谁和你周旋?”
  任务?什么任务?
  慕鹤轩带着满心疑惑,跟慕鹤昂来到了他居住的偏房。就见他打开衣柜,从里面取出一面铜镜,咬破自己的手指,滴了一滴血在上面。
  “系统系统!我完成任务了吧?这次给我什么奖励?”
  “莫急,这次的任务奖励等下一次的一起发放。”
  铜镜还会说话?作为一只鬼,慕鹤轩觉得他受到了惊吓。不过他们到底在说什么,什么系统?什么任务?什么奖励?这个慕鹤昂没问题吧,他真的是…这个世界的?
  从某种意义上来讲,慕鹤轩还真猜得不错。慕鹤昂还真不是这个世界的,他是穿越而来的,还是带系统的穿越。这个系统叫庶子逆袭系统,准确来说,是一抹神识,平时附在铜镜上,只有吸收宿主的血才能进行沟通,不过它一般也就在发布任务和奖励的时候出现。但是如果宿主紧急呼唤或者遇到什么危险的时候,他也是会出现的。慕鹤昂在原先的世界里也是个不受宠的私生子,这个系统找上他,不得不说找对了。因为他真的非常有“上位”的经验,虽然这所谓的经验也只是学女人装装委屈,时不时上蹿下跳陷害一下。虽然上不了台面,却非常有效。
  在鹤慕轩的目瞪口呆中,“铜镜”又开口了:“下一个任务,让慕准请立你为世子。”
  慕准就是平城王。
  “你骗人!你说做完这个任务我就可以得到三次提示,现在你什么帮助都不给我,让我怎么办?他又不是只有我和慕鹤轩两个儿子!更何况,我、我…”
  “蠢货,你不是已经让他刮目相看了吗?”
  “可…这也不可能…大兴律令……”
  “没有什么是不可能的。”铜镜的声音低沉缓慢,带着蛊惑人心的力量,慕鹤昂就这么慢慢地平静了下来,只是脸上反而露出了更加扭曲的神色。
 
 
第3章 神奇的老头
  慕鹤昂双手紧紧捏着铜镜,就这样坐在床上不知道在想什么。直到有敲门声响起,他才猛然惊醒过来。
  “五少爷,赵公子来了,正在前厅等您呢。”
  “知道了。”慕鹤昂慌忙将铜镜重新锁进柜子里,直起身来整整衣服,这才怡怡然地开门走了出去。路过那婢子的时候,他突然凑近,轻声说了一句:“我不是说了,不要再叫我五少爷。”
  那婢子被他的眼神吓了一跳,慌忙后退一步,连声应道:“是……是……”

返回首页
返回首页
来顶一下
加入收藏
加入收藏
推荐资讯
栏目更新
栏目热门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