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收藏 | 设为首页 | 会员中心 | 我要投稿 | RSS
福书网
站内搜索: 高级搜索 如有淫秽信息或侵犯了您的版权请联系邮箱[email protected]删除

 

您当前的位置:首页 > 2020

渣男的第201次求复合──真真酱

时间:2020-09-21 09:10:19  作者:真真酱

 

 
  文案:
  每个光鲜亮丽的大明星背后,都有一个默默为他付出的经纪人。他们本该是最亲密的伙伴,却因为一次越界而突然反目成仇。
  第一次,乔璟为他挡酒,岳霖说:谁要你多管闲事?
  第二次,乔璟为他挡刀,岳霖说:不要以为你这么做我就会感激你。
  第三次,乔璟独自一人潜入深山,把他从绑匪手中救出来,岳霖推开说:我不想看见你,滚。
  一次两次还可以忍,到了第三次,就真的忍无可忍了。
  但就在乔璟真的打算滚了的时候,大明星岳霖的画风突然变了。
  谁能告诉他那个总是堵在公司门口跪求复合的傻帽儿是谁?
  ————————————————————
  分分钟出道的经纪人男神攻(乔璟)X不辨是非最终自食恶果的大明星受(岳霖)
  PS:本文风格真正是甜虐!!
 
 
第1章 不就是几张裸照吗
  岳霖刚从浴室里出来的时候,身上还滴着水。他什么衣服也没穿,只是简单地披了一件白色的浴巾,两条大白腿晃荡晃荡地,在房间里走来走去。
  如此肆无忌惮的样子,就连床上的人都看不下去了。
  “我说,大明星,你好歹拉一下窗帘。上个月的教训还没吃够呢?”
  “不就是几张裸照吗?我都把你弄到家里来了,也没见有狗仔敢爆出来。”
  那人嗤笑了一声,“看你这小人得志的样子。哼,也不看看平时是谁在给你擦屁股?你刚才诱人的样子,你家乔经纪知道吗?”
  “……”
  没等岳霖回答,那人又低头自言自语道,“一定知道……毕竟这么个尤物……”
  但话没说完,就被岳霖直接打断,“提他干嘛?难得他今晚不在家,何必这么扫兴?”
  说这话的时候,岳霖眉头紧皱,脸上浮现出明显的厌恶,看得晋宸一愣。
  “不在家?是住院吧。粉丝们都说就喜欢你冷漠的样子,没想到你是真的冷啊。这么多年,乔经纪没有功劳也有苦劳吧,你又何必……”
  “晋宸!你是喜欢乔璟,还是喜欢我岳霖?这么看不惯我,就从我家里滚出去!”
  “别生气啊。”晋宸长臂一伸,把已经到床边的岳霖拉下来。岳霖不查,整个人都跌倒在晋宸的怀里,而身上的浴巾由于巨大的冲力也掉到了床上。相当于两个人实现了真正的肌肤之亲,这让还没下火的晋宸,瞬间又起了反应,他低头看了看自己半抬头的兄弟,在岳霖的耳边轻轻说着,“宝贝儿,长夜漫漫,不如我们再继续刚才的运动?”
  “运**的动!”岳霖狠狠地朝晋宸的胸膛推了一把,把人推倒下去,导致人脑袋重重地在床头磕了一下,顿时头晕目眩起不来,“**!岳霖你丫也太狠了吧?老子得罪你了吗?”
  “你就是得罪我了!起来!”
  “你说什么?”晋宸睁开眼睛,不可思议地问道。
  “起来!”岳霖也不知道那股无名火来自哪里,总之就是突然看眼前的晋宸不顺眼了,他粗暴地把床上光溜溜的人扒拉起来,再随便在地上捡了一件衬衫和一条裤子塞到他怀里。
  “滚!!!”然后推着一脸懵逼的晋宸直接后退到房门口。
  “喂喂喂!你不是吧?好歹也留我住一晚啊!你这样子就不怕明天的头条上写着‘晋董事深夜被岳霖从家里扔出来,疑似因为体位与对方发生争执’?”
  “去**的体位!晋宸,我以前怎么没发现你脑子这么不正常?”
  “我脑子不正常还不是因为你大明星就好这口!喂喂喂……”
  话音未落,岳霖已经重重地关上了房门,只留下晋宸在那碰了一鼻子灰,半天,才恨恨地说了一句国骂,随即把抱在怀里的衬衫和西裤,往身上胡乱一套,就头也不回地走了。
  好在岳霖这回新换的富人小区安保系统很强大,不会再出现上次被狗仔混进来的情况。这才得以让晋宸大摇大摆地开车从正大门出去。
  晋宸走后,岳霖脱力地躺倒在双人大床上,精神恍惚。自从乔璟住院以来,他总觉得,这房间里的暖气无论调高多少度,都驱赶不了严寒。
  也许自己应该去医院看一看,他想,毕竟乔璟这回住院,也是为了自己。
  乔璟是长期饮食不规律加上饮酒过量引发的急性胃出血。本来没有这么严重,但是却在那场推拒不掉的饭局中全面爆发了。
  岳霖还记得,乔璟是怎样挡在自己的面前,一杯一杯跟灌水似地喝光了眼前的酒,到最后甚至吹了瓶。而这一切,只是为了帮自己得到一个大ip剧男主的机会而已。
  想到这里,岳霖就觉得一阵烦躁,他抬手将一个软软的抱枕扔在墙上,仿佛这样就能泄愤一样。
  但扔完,他又感觉心里很空虚,不明白这么多年还和乔璟维持着这种畸形的关系是为了什么,明明脱离了他,自己能活得更逍遥自在。
  想来想去,他把一切归结为乔璟的手腕高和自己的犯贱。岳霖打了自己一巴掌,然后慢慢地蜷成一团,迷迷糊糊地睡了过去,做了一晚上的噩梦。
  第二天一大早,岳霖果然全副武装,让司机开车送自己去了医院。坐在车上的时候,他感觉浑身不舒服,心里知道是怎么回事,不由得又把那挨千刀的晋宸大骂了一遍,也暗道自己真***,就这么跑去医院了,万一被乔璟看出不对劲怎么办?
  但是此时已经没有让他后悔的余地了,因为元谷医院到了。在即将进门的时候,岳霖还打发小助理去那边店里随便买一束白百合,但是小助理站在车边,犹犹豫豫地不肯走,直到他都不耐烦了。
  他缓缓降下车窗,露出戴着硕大墨镜的脸,下巴紧紧绷着,显然是很生气了,“怎么还不走?你不会要我去买吧?”
  “霖、霖哥,送白百合,会不会有点不好啊?”
  “哪里不好?”
  “就是……寓意……”
  “嗤!诶你不要因为它是白色的就说人家寓意不好,查过百合的意思吗?”话音刚落,岳霖自己的脸色就先不好了,他来之前确实随便百度了一下哪种花适合送病人,并从中挑了一种最顺眼的,但是他这时候才反应过来,百合流传最广的含义不就是“百年好合”吗?
  “算了,上车!别买了!”
  “可是霖哥……”小助理这时候急得都快哭出来了,心里对岳霖产生了一丝怨气,她心想,乔哥平时为你尽心尽力,现在住院了,你前几天不来看他也就算了,怎么好不容易来一趟,连个东西都不带?
  这时,另一个助理建议,“要不,我们让花店的老板看着搭配?百合确实是不适合送给病人,它的香味太浓郁,搞不好会影响睡眠。”
  “……”岳霖最终还是屈服了,毕竟面子工程终归要做的,这要是被路人或者记者拍到,还能吹一波他岳霖体恤自家经纪人。
  。大明星走进病房的时候,乔璟正半坐在床上工作,他一手吊着点滴,一手在键盘上敲敲打打,听到动静抬起头来,见是岳霖眉头一皱,“你怎么过来了?”
  “来看你死了没有。”
  这话一出,两个人都愣住了。不同的是,乔璟只是有一瞬间的出神,随即就恢复了正常,甚至还有心情笑道,“我死了,谁来帮你做这些事?过来,看看合同。”
  岳霖却是彻底地不淡定了,“乔璟!谁他妈要你管我的事?你以为自己很高尚是不是?!”
 
 
第2章 好像头上有点绿
  这下,乔璟的脸也沉了下来,本来他看到岳霖拿着花进来还挺高兴,也不计较他一开始咒自己死的事,反正他说话风格一贯都是这样的。
  可是没想到,几天没管他,他连最基本的那些东西都忘了。
  岳霖一看乔璟那“阴云密布”的样子,觉得有些害怕,还以为他下一秒就要骂自己,可谁知,他开口说的却是,“岳霖,你说这些话之前,好歹先关一下门。”
  “……”岳霖这才反应出来,自己竟然站在门口就这样喊了出来,他连忙转身,不想恰好看到了几个护士见鬼一样的脸色,他顿时气从心中来,恶声恶气地对着她们吼道,“看什么看?”然后“啪”的一声甩上了门。
  “岳霖,你别任性。”因为身体还很不舒服,乔璟的声音透着一股子虚弱,但是,却意外地好听。
  岳霖慢慢地走近病床,随手将花扔到一边,满不在乎地说道,“这不是有你吗?”
  他的无名火来得快,去得也快,此时更是完全忘了自己失去理智下说了什么。
  乔璟看在眼里,更是觉得他是小孩子脾气发作,眼神不自觉地露出一丝纵容,他用单手将笔记本调了个方向,把里面的内容完全呈现给岳霖。
  那是一份关于玄幻剧聘请他为男主的合同,这可以说是乔璟拼了命为他拿下的。
  但是,岳霖却只看了一眼,就嫌弃地移开了视线。
  “乔璟,我不会签的。”
  “你说什么?”
  “你应该知道,我不喜欢这类毫无营养的ip剧,那天是你一厢情愿强迫我去那个饭局,酒也是你自愿喝的,跟我岳霖没有半毛钱关系。所以,你没资格用这个来胁迫我干我不喜欢的事,道德绑架对我来说没用。乔璟,你不会天真的以为,到现在还是你说什么我就必须要做吧?”岳霖一口气说了一长串的话,希望借题发挥彻底跟乔璟说清楚,可是他高估了自己目前的身体状况。
  就在他终于说完松了一口气的时候,一阵巨大的眩晕就袭击了他,等他回过神来,就发现自己正在乔璟的怀里。
  “怎么了?岳霖,你发烧了。”
  “别碰我!”岳霖的反应和刚才一样大,他伸手重重打开乔璟的手,丝毫不顾眼前的人还是没什么力气的病患。
  乔璟被他冷不防打中左腹,碰到患处顿时闷哼了一声,整个人都斜靠在枕头上面露痛苦,额上顿时布满了冷汗。
  “……”岳霖有些心虚,因为他下意识觉得,如果乔璟知道了他身体的不适,那么一定就会顺藤摸瓜知道他昨晚跟公司董事在他买的床上做了什么好事。
  那么,他们的这段关系,就可以彻底结束了。不知道为什么,想到这点的岳霖,不仅没有感到一丝轻松,反而心情更加沉重起来。
  他看着床上紧闭双眼的乔璟,眼里划过一丝不忍,但是很快就消失不见了。
  “喂……你没事吧?这不关我的事,是你……我不是说过,没事别动手动脚的吗?我觉得恶心。”
  他喊完之后发现乔璟没回复,不由得有些心虚,正想上前去看看他怎么样了,病房的门就自己打开了。
  进来的是那个小助理,她一看乔璟整个人歪在床上面色痛苦,不由得大叫了起来,“乔哥!你怎么了?是不是又痛了?”
  她奔上前去扶起乔璟,擦了擦他额上的冷汗,竟然情急之下转头对岳霖大喊,“你怎么不按铃?你知不知道他昨晚才刚刚醒来?!”
  “……”原来乔璟昨天才刚醒吗?他怎么没接到消息……不,岳霖这才后知后觉地想起,怪不得过去的那些天,他一个电话也没打过。
  而自己,昨天晚上竟然在……岳霖越想越慌,他不敢想象,如果被乔璟得知,自己在他昏迷期间竟然叫人来家里乱来,会对他做什么?
  没有人比他更清楚,乔璟对他的纵容是有底线的。并且这个人深不可测,岳霖虽然平时对他颐指气使,但是他也不能否认,在他的心里其实对他是有那么一丝恐惧的。
  于是,岳霖被自己的脑补吓得头脑发晕,脚步不稳,也没打招呼,自己就偷偷跑了出去。
  等乔璟好不容易缓过来的时候,睁开眼已经见不到人了。
  这时,忙活了老半天的小助理,似乎又变成了之前门口那个怯懦的女孩。她畏畏缩缩地站在旁边,嗫嚅地说,“乔哥……我觉得霖哥太过分了……你对他这么好……”
  “……”乔璟经过刚才的一番折腾,原先积攒的那些力气也没了,歇了半天,他才慢悠悠地开口问,“小陈,为什么这么说?是不是……出什么事了?”
  “没……没有……我就是觉得,霖哥的态度上有点……”
  小助理的吞吞吐吐,这反而更加勾起了乔璟的疑心,因为他知道,在以前,即使岳霖有些事情做得太过分,这个女孩也是不会背地里去说她的雇主的。也正因为如此,乔璟才会这么放心地把她放到他身边。
  “我……”
  “没事,你说。是不是我不在这几天,岳霖又任性了?”
  “我……”助理小陈偷着抬眼看看乔璟那张惨白憔悴的脸,一时不忍心说下去,她闭着眼睛把一条保平安的红绳递到乔璟的跟前。
  乔璟接过只看了一眼,就面露疑惑,他不解地问小陈,“这是晋董的东西,你从哪里捡到的?”
  “我……早上替霖哥收拾房间的时候,在床头柜发现的。本来我以为是霖哥的,正想找个时机还给他,但是刚才……在外头看了新闻……才知道……晋董有一条……”断断续续地说完这番话之后,小陈还补充,“乔哥你不要太多疑,或许霖哥也去庙里求……”
  这话说出来,小陈自己都不信,别说,岳霖是个大明星,不可能去什么庙里。就算他去求了,但总不能连上面吊着的小玩意也一模一样吧?
  于是,乔璟的心渐渐地沉到了谷底,但是他的脸上依旧什么都看不出来,甚至淡淡地对小陈说道,“红绳放我这里,有时间还给晋董。你先回去吧。”

返回首页
返回首页
来顶一下
加入收藏
加入收藏
推荐资讯
栏目更新
栏目热门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