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收藏 | 设为首页 | 会员中心 | 我要投稿 | RSS
福书网
站内搜索: 高级搜索 如有淫秽信息或侵犯了您的版权请联系邮箱[email protected]删除

 

您当前的位置:首页 > 2020

又想骗我爱你──真真酱

时间:2020-09-21 09:09:16  作者:真真酱

 

 
  文案:
  [生子]走肾精英受X走心深情攻
  方知意第一次看到宋至诚的时候,眼睛都亮了,倒不是惊为天人,而是很高兴,他布了这么久的局终于迎来了关键的一枚棋子。
  于是他开始了精心策划的碰瓷之旅。
  第一次
  方:宋处长,来办事啊?
  宋:对,方律师,你也是?
  第二次
  方:宋处长,好巧,我们又见面了。
  宋:是挺巧的。
  第三次
  方:宋处长,既然我们这么有缘,不如就去喝一杯?
  宋:......
 
 
第1章 追逐战(3067)
  宋至诚看到执行司的车的时候,正在讲电话。
  ————
  “我跟你说他不在,你听不懂吗?这是我唯一的机会,我不能放弃......”
  然后,他不经意间看了一眼后视镜,身体就仿佛被定格了一般,僵住了。他把手机从耳朵旁慢慢地移了下来,面色古怪,汗如雨下。
  电话那头的人却还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依旧语速很快地说了一大段话,但是宋至诚已经无心再听下去了。他本想立刻逃,可是又想到这一片鱼龙混杂,没准并不是来逮自己的,因此,他只是一手握着方向盘,一手捏着手机,没有轻举妄动。
  但突然,后面的两辆车就跟疯了似的,喇叭不停地响,甚至有一个执行员伸出头去,举着扩音器高喊,“前面的人,你已经被包围了!放弃抵抗,靠边停车!”
  宋至诚的手一松,手机就掉落在车毯上,发出沉闷的一声响。
  手机屏幕的亮光闪了几下,就彻底地暗了下去。
  人不到穷途末路那一刻,依然是抱有侥幸心理的,宋至诚也一样。因此他自欺欺人,愣是假装什么也没有发生,继续开着车在这条道上缓慢行驶,想要制造出事情与自己无关的假象。可是后面的声音却无情地打破了他的幻想。
  他们开始循环播报宋至诚的车牌号,经过扩音器加工的声音带着巨大的回旋效果,响彻在这条巷子的上空,频频引人注目。
  宋至诚终于反应过来,他猛然拍打了一下方向盘的边缘,便把油门踩到底,蓝灰色的“雷神”就这样在人潮拥挤的宽巷中左扭右转地疾驰了起来。
  后面车里的人,显然早已预料到了这样的情况,几乎是毫不停顿地跟着他提速,在这个“贫民窟”里上演了一场追逐大战。
  这片区域不仅人多,障碍物也特别地多,因此宋至诚逃脱得十分艰难,有好几次都险些撞到老人和小孩。要不是他车技好,恐怕早就玩脱了。他心知,此时的情况对他来说极为不利,稍有不慎,就会被人堵在死路,进退不得。唯一的出路就是出了这片区域,上了大路,但是这谈何容易?
  宋至诚的手心在出汗,眼前也一片模糊,曾经作为赛车手的技能在极度的慌乱和逼仄的空间中变成鸡肋。他无处下手。
  笛声尖锐,听得人心神大乱。宋至诚觉得他的心砰砰乱跳,几乎要从嗓子眼里蹦出来,熟悉的胸痛也袭击了他,这让他的手差点从方向盘上滑下来。与此同时,他脸上的汗也是一层一层地滑落,有些还进了眼睛里面,但他却没有理会。
  此刻的宋至诚无比后悔,为何当初为了不引人注目而选择这辆性能相对不这么好的车,以至于现在连两辆车都甩不掉。
  然而世上没有后悔药,他已经被逼到了极致。
  “滴滴滴———”
  “宋至诚!靠边停车!你逃不掉的!”
  但无论后面的执行员喊什么,坐在驾驶座上的人,都置若罔闻,只一心要将车开上大路。
  这是他最后的机会,他必须孤注一掷。
 
 
第2章 车祸(3067)
  于是,他凝神聚气,对着一丝光亮的地方直直开了过去。“雷神”出了巷口冲上道路的时候,宋至诚突然有个很奇怪的想法。仿佛那丝光亮,是去往天堂的通道,而自己正走在里面。
  他被这个突如其来的念头吓了一跳,身上越发出了一身冷汗,心里暗道难道之前的预感要成真了?
  宋至诚一直以两百多的时速在大街上狂飙,很快就把身后的那两辆追他的车远远甩开,直到从后视镜里再也看不到。
  也幸亏这个时候并非高峰期,路上很冷清,不像刚才在贫民窟里那般拥挤,只是偶尔有两三辆车驶过,这对宋至诚来说,简直不要太容易。
  他摇摇头,把脑海中的杂念全部摒弃,只专心开他的车。但是有些东西,你越不想,他就偏偏要过来和你作对。那一瞬间,宋至诚看到了很多,有方知意打开车门走出来的画面,有他父亲独自一人枯坐在沙发上的场景,也有……自己在典判庭上轻声说出“不上诉”的时候。但一切的一切,最终都定格在了同一画面上。
  那是三辆“火豹”车,并排停在路中间,在它们的前面,甚至还拉起了一条黄色的线。
  “嗞———”
  宋至诚猛然踩一脚刹车,整个人伏在方向盘上呼哧呼哧地喘着气,脸色白到发灰,如同地狱上来的恶鬼。
  他的眼前有一瞬间的发黑,感官丧失,等到再恢复意识的时候,就看到三辆车的车门同时自动打开,各自下来一个身穿深灰色制服的执行员。
  而不久后,暂时落后的“尾巴”也追赶了上来。
  “开门,跟我们回去吧。”
  宋至诚缓缓地抬头,睁着一双蒙上雾气的眼睛死死盯住窗外的面目冷峻的人,突然,缓缓地、缓缓地露出一个浅得不能再浅的微笑。
  几乎没有人看清他是怎样的动作,就见蓝灰色的雷神以一个绝对不可能的角度,斜斜撞向道路左边的隔离带。车边的人瞬间被掀翻在地,但是没什么事。
  不过雷神就没有那么幸运了。半边车头完全嵌到隔离带里,驾驶员方位的车体受损严重。就在执行员反应过来小跑过去想要查看情况的时候,对面道上又超速驶来一辆轿车,直直地朝雷神撞了过去。
  “拦住它!!!快拦住!!!”
  一切的发生都太突然了,快到让人没办法反应。
  那天,附近居民都能听到一声剧烈的碰撞声。紧接着,从四面八方快速聚拢的执行员同时停了下来,抬头望着带点血色的天空。
  完了。
  这是张瑞心中仅存的想法。
  不出十秒,两辆车必然爆炸。现在他们能做的只是尽量后退,和给司里打个报告。
  毕竟谁也没有想到,宋至诚会以这样决绝的方式拒绝他们的拘捕。因此,他们心中,除了遗憾,倒真没有什么别的想法。
  除了张瑞,应该说,在场的所有人,大概都是这样想的。
  他们确实已经尽力了。
  为了将损失降到最低,他们决定撤离,并拉起隔离带让过往的车辆不要靠近,随即,站在安全地带准备目睹他们想象中惨烈的一幕。
  可是宋至诚命不该绝。
 
 
第3章 惨状(3067)
  车子没有爆炸。
  十分钟,十五分钟之后,它依旧一点动静也没有。
  张瑞双目圆睁,紧紧盯着几乎已经是一堆废铁的雷神,半天后才嘶吼道:“还愣着做什么?!救人啊!!!”
  “小徐!打120!”
  救护车到的时候,天刚好下起了蒙蒙细雨。
  张瑞站在不远处看着营救的场景,脑海中只剩下两个字,“应景”,也不知道是不是老天感知到了这场人间惨剧,非要来凑个热闹,总之,雨越下越大。
  这场大雨,让站在一旁正等着营救伤者的医护人员心里,蒙上了一层阴霾。人本来就已经受伤如此严重,再淋一场冰冷的春雨,无异于是雪上加霜。
  甚至已经有人估测,里面的人存活率不过5%。
  最后,宋至诚被人从驾驶室小心翼翼地搬出来的时候,所有看清他惨状的人,都下意识地移开视线。因为真的已经不能看了,他满头的鲜血顺着脸流淌在地上,而手臂上、身上,到处是被玻璃划破的利痕,当然,这些都是外伤,看着吓人,其实不会危及生命。
  医护人员经过粗略的检查就发现,他身上的致命伤有两处,一是额上被玻璃碎片直接扎了进去,二是巨大的冲力使得他的左肩,被防护带的钢筋直接贯穿了。但如果只是这样,还不足以让他们的心彻底沉了下去。
  从宋至诚极为不正常的唇色,医生能判断出他有心脏方面的疾病,并且此刻可能正在发作,或者在受伤前他就已经发作了!
  这就让这场营救变得彻头彻尾是在与生命赛跑!医护人员们只得他做了简单的处理,就赶紧抬上救护车,准备去往离这最近的医院。
  他的样子实在是太过凄惨,这让帮着扶住他身子的张瑞竟情不自禁地想要去探探他的鼻息,手都伸到一半了才反应过来,他已经被插上了管,就要被推上车厢。
  没有人比张瑞更清楚,宋至诚的死亡,会在云昌州引起多么大的动荡。
  因为他有一个做州长的爹。
  ……
  伤者在经过紧急处理之后,很快就被抬上救护车准备送去附近的医院了。宋至诚命硬,伤得如此之重,在被推下来的时候,竟然还吊着一口气。可那位主动去撞他的司机,却是没有这么好运了,看起来伤得没他重,但竟在途中就先他一步断了气。
  不过这人虽然还在喘气,可也好不到哪里去。在上手术台不到十分钟的时间,血压心率直接降到了最低。主刀医生紧急联系了心外科和脑外科的医师过来为他这场手术保驾护航。
  他现在要做的就是把左肩上的钢筋取出来。在整个过程中,心外医师一直在身边注意着他的情况,确保他的心脏可以撑下整场手术。
  宋至诚也确实很争气,至少在取的过程中并没有出什么岔子。但是在钢筋取出来的瞬间,由于伤口处理慢了半拍,导致鲜血直接喷涌出来,根本止不住。原本依靠刺激吊着的心脏突然停跳了,仪器发出刺耳而慌乱的声音。
 
 
第4章 抢救(3067)
  “肾上腺素静推,一毫克。”
  “去下病危通知书吧。”医生一刻也不停,继续手上的动作,“老肖,你有几成把握?”
  “实话,一成也没有。”
  “这个病人不能死!他是院长亲自交代的!”
  “老冯!顾好你手头的事!我只能说,我会尽我最大的努力,至于病人愿不愿意活下来,那就只能看他自己了。”
  从来没有所谓的奇迹,有的只是尽力而为。
  当病危通知书借由护士的手到达张瑞手中的时候,他吓到了,拿着那张薄薄的纸不知道作何反应,过了半晌才艰难地说道,“他的家属不在这边……”
  “知道。给你们也是一样的,反正只是告知。不过能通知到家属的话,还是尽量通知吧。”
  护士说完话,刚要转身离去,就被回过神来的张瑞叫住了,“请你们一定尽力。这个人……对我们很重要。”
  “他对医生也很重要。医生没有理由放弃任何一个病人。”
  在手术室的大门重新关上之后,张瑞后退了几步,把背抵到墙上,顺着它慢慢地滑下来,直到坐到了地上。
  “头,一个逃跑的犯人而已,如果实在救不回来……”
  “你懂什么?!滚!”
  “……”那人还想再劝,但是对上张瑞那双赤红的双眼的时候,他决定还是离他远点。
  于是他默默地退到了另一个角落,和其他同僚站在一起,不再管他们的队长。
  其实,张瑞的反应这么激烈,并不是没有他的道理的。就在刚才,他接到了他们司长的电话,言明案件可能出现转机,关于宋至诚利用职务之便非法获利的证据,可能是被人伪造的,如今新的证据已经送到典判司重审。
  如果最后宋至诚真的脱罪,那么可想而知,间接让一个无辜的人去死的他们,会受到怎样的处分?
  张瑞在地上呆坐了很长一段时间,才想起来要打电话通知各方。但是他刚拿起手机,一个号码还没拨出去,司长的电话又打了进来。
  执行司的司长姓边,叫边南朝,是个五十岁的半老头子。电话接通他的第一句话就是,“小张啊,你捅大篓子了。”
  “……”张瑞一句话也不敢反驳,哪怕他心里正在不服。其实说真的,如果宋至诚不从医院作死跑出去,自己也不会对他穷追不舍。更何况,谁也想不到他会来这么一出。
  要是深究起来,这些事情的发生,跟张瑞一点关系都没有。可是有时候世道就是这么不可理喻,人们只看结果,不看过程。他们会说,如果你当初采取更温和的方式劝说他不要抵抗,是不是就能阻止悲剧的发生?
  “司长,我……”他想问真的一点办法也没有了吗?但是此时电话那头已经是忙音了。张瑞愣了一会,把手机塞进裤兜,扶着墙正想站起来,就被匆匆赶到的男人又重新打倒在地。
  “你干什么?!”
  “干什么?宋至诚呢?你们把他怎么了?”施暴的男人被急忙走过来的执行员反剪双手,一边喘着粗气,一边两脚轮流乱踢,试图触碰到墙角的张瑞。
  张瑞认识他,开庭那天,就是这个男人从听众席上站起来,打算冲上去。
  这似乎是宋至诚一个很铁的兄弟,他叫杜笙。
 
 
第5章 袭击(3067)
  “放开老子!”
  “你小子这是公然袭击执法人员!还叫我放开你?老实点吧。”押着杜笙的那个人,直接屈起腿,往他膝弯一撞,把杜笙直接撞得一个踉跄,差点跪倒在地。
  他回过头,对着身后的人怒目而视,“袭击?我兄弟躺在里面生死未卜!我就袭你怎么了?”
  “老实点!这种结果谁也不希望看到,还是安心等着吧。”
  “……你们这些人是不是总这样?一副事不关己的嘴脸。我告诉你,我来之前就已经收到消息了,阿诚有很大的可能会被重新判定为无罪。如果真的是这样,你们还是想想该怎么兜底吧。”

返回首页
返回首页
来顶一下
加入收藏
加入收藏
推荐资讯
栏目更新
栏目热门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