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收藏 | 设为首页 | 会员中心 | 我要投稿 | RSS
福书网
站内搜索: 高级搜索 如有淫秽信息或侵犯了您的版权请联系邮箱[email protected]删除

 

您当前的位置:首页 > 2020

我在末日有家店【随身空间】──镜吉祥

时间:2020-09-21 09:07:07  作者:镜吉祥

 

 
  文案:
  丧尸袭城、□□、天崩地裂、人工智能、外星入侵、人类异变、猛鬼夜行、ABO没有O……
  不断体验各种地球绝境的白老板随身带着一家店,一栋房子,和从一个个世界收集来的古怪店员们。
  「末日将至,本店商品挥泪甩卖一律9.99折」
  *本文非末日商品交易文,只是一篇主角很强但生活很平静的……文
 
 
 
第1章 
  商业街的早晨,平静且繁荣。
  满是高楼大厦的街区内,能看到一栋有些突兀的两层建筑,红瓦白墙,看起来像是一栋精致的小别墅。不过房子的一层是装着玻璃橱窗的铺面,挂着一个“清闲驿站”的店招牌,二层才是店老板居住的地方,还带着一个种着花的小阳台。
  虽然叫驿站,但透过干净的玻璃橱窗可以发现那只是一家规模不大的杂货店。
  这家店出现在新月街这样的商业中心,其本身就是一件奇怪的事情。
  对面五星级酒店的泊车员刚打了个呵欠,就看到一个年轻男人拿着两张纸从“清闲驿站”走了出来,白衬衫牛仔裤,细框眼镜下的面容精致而秀雅,虽然嘴角轻扬,神情却略显慵懒淡漠。
  “白老板,早上好!”泊车员隔着一条街和对面“清闲驿站”的店老板打了声招呼。
  虽然开在星级酒店和各种高级餐厅中的杂货店很奇怪,但没有谁会讨厌长相惹眼细腰长腿的美人,“清闲驿站”的白老板就是这样,而且他笑起来的时候更好看,甚至让人看到他身周出现鲜花盛开的幻觉。
  “早上好。”白青弦对泊车员笑了笑,鼻梁上的平光镜能让他看起来更加儒雅随和。
  “清闲驿站”店门左右玻璃橱窗前还有围着小栅栏的花圃,一边种了番茄,一边种了黄瓜,也就白青弦仗着腿长,轻松把其中一张纸贴在了橱窗醒目的位置。
  一个背着包,比白青弦还高的青年从“清闲驿站”门口经过,看了一眼刚贴上橱窗的那张纸,停下脚步:“请问,这里招店员吗?”
  刚贴上招聘启事的白青弦回头看了一眼对方出众的五官和身高,眼镜后神色一黯,但很快就眯眼笑道:“隔壁网红餐厅的工资是我这里的两倍。”
  “他们不招临时工。”对方表情有些腼腆,“我需要工作,但因为还在读书,就想试着找一份临时的工作。我这个学期课业不重,所以周六周日和每天下午都可以上班。”
  白青弦盯着对方看的时候,对方也下意识看着白青弦,看着看着就开始耳朵泛红,有些不好意思地移开视线。
  “我店里的事情不多,招个临时工也不是不可以。”
  “我叫秦商,是Z大的学生。”对方马上就露出了满是期待的表情,“今天是周六,我随时可以上班。”
  白青弦很少见到这么喜欢工作的人,于是将手里剩下的那张纸交给秦商:“你的第一个工作就是把我刚贴上去的招聘启事摘下来,然后再把这张纸贴上去。完成后就到店里来,我给你介绍一下这家店的情况。”
  “好!”
  秦商下意识看了一眼手中那张纸上的内容,原本充满期待的表情一凝——
  「世界末日将至,挥泪甩卖,本店所有商品一律9.99折。」
  一时间竟让人不知道该从哪里开始吐槽。
  白青弦当然注意到了新店员的表情变化,嘴角扬起:“很奇怪吗?”
  “不,我有一些同学也相信世界末日。”秦商连忙摇头,“他们甚至成立了一个社团。”
  白青弦只是笑了笑,带新店员走进“清闲驿站”。整个“清闲驿站”的布置非常简单,靠西墙的大货架和四个普通货架上摆满了商品,东墙边放着一个饮料柜和一个冰柜。
  通往二楼白青弦住处的楼梯在北边,楼梯下方是收账的柜台和仓库门。
  第一次走进“清闲驿站”的秦商发现饮料柜里一大半都标注着醒目的“低卡路里”甚至“零卡路里”,西墙的大货架上更是摆满了各种牌子和价格的矿泉水。
  “街对面有好几家星级酒店,酒店的客人经常会来买水。”白青弦将店里的灯全部打开,“再加上隔壁还有好几家网红餐厅,矿泉水、低卡饮料和乳酸菌的销路好极了。”
  “是因为那些餐厅的饮料很贵?”
  白青弦摇了摇头:“是因为很多吃完大餐后悔的人会想要喝水加速身体代谢。”
  “……”
  “如果有客人想买洗漱用品,就推荐他们这些包装精致的旅行礼盒。”白青弦指了指某个货架,“这条街上有三家星级酒店因为环保原因不提供洗漱用品,感谢他们至今还没把这一点写进注意事项。”
  虽然白青弦说得很有道理,但秦商考虑到这家店的地理位置和租金,觉得除非这家店是眼前这个好看青年自己的产业,否则肯定是入不敷出。
  “老板,我还不知道您姓什么。”
  “白,白色的白。”白青弦看着秦商笑的时候,镜片后的双眼却并没有什么笑意,“白青弦。”
  “清闲?是这家店的名字?”秦商暗念着“白清闲”这个名字,又看了看眼前的年轻老板,总觉得有些怪怪的。
  “是啊。”白青弦却不否认,还带着秦商走到西墙的货架旁,笑着介绍说,“这是我们店里的另一位成员——发财树先生。”
  秦商看到的是一棵高得可以触碰天花板的大盆栽。那交缠的枝干看起来确实像发财树,不过盆栽的枝叶上系了很多红色的许愿绸带,还挂了一些“招财进宝”和“恭喜发财”的饰品,就连发财树周围的地上堆着金元宝模样的抱枕,看起来像圣诞树那样花枝招展。
  白青弦很有自信地说:“发财树先生是一棵真正的发财树,只要有他在,我们小店一定会财源滚滚。”
  秦商看了看店外来来往往的人群,再看看空荡荡的“清闲驿站”,对白老板的话并没有什么信心。明明是商业街最繁忙的周末,店里却至今一个客人都没有。
  “拜托了。”白青弦却认真对角落里的“发财树”行了拱手礼。
  “发财树”轻轻抖了抖叶子,似乎想说些什么,又因为是一棵树而说不出来。
  秦商努力将视线从花枝招展的发财树上移开:“老板,接下来有什么需要我做的吗?”
  白青弦想了想,又把秦商带到了店门口,指着门口处那块印着“欢迎光临”四个字的红色迎客毯说:“这块地毯还是隔壁餐厅淘汰下来送我的,看起来确实有些陈旧,但如果想要买新的就得去两公里外的那家超市。”
  “我明白了。”秦商也知道这附近多的是餐厅和美食店,但租金太贵又没有居民区,所以除了“清闲驿站”外没有什么超市。
  拿着白青弦给的超市卡,秦商加快脚步也花了二十分钟才找到最近的超市,买到白青弦想要的迎客毯后又花了二十分钟回到“清闲驿站”。
  刚走到门口,秦商就看到店门口有几个打扮和姿势流里流气的青年,这些看起来像混混的家伙手里都拿着从店里买的雪糕,虽然光顾了“清闲驿站”的生意,现在却或蹲或站地堵在店门口,一边大声谈笑一边任由融化的雪糕滴落在店门口那张旧的迎客毯上。
  一些本来想要走进店里的人,在看到那些混混的架势之后都纷纷避开。
  “各位,像这样堵住店门的话……”白青弦的身影出现在那些混混身后,依旧是嘴角轻扬面露笑容,“其他客人就不能进来了。”
  “喂!难道我们就不是客人了吗?小白脸,你那种语气瞧不起谁呢?除了那张脸,你还有什么地方长得比你爷爷我壮?啧,你以为你是谁?”其中一个长得最高壮的混混直接出言挑衅。
  秦商正准备走过去解围,却发现白青弦脸上的笑容瞬间消失,整个人周围的空气都突然冷了下来。
  “我是谁?”白青弦摘下鼻梁上的平光眼镜,看向那些混混的眼神里充斥着冷意,“呵呵。”
  混混们马上全部都警戒地站起身来。
  白青弦此刻的表情是秦商难以想象的肃穆,他眼神深沉且一字一顿极其认真地说:“十万年前我和魔头无殇大战三千回合,天地裂变,日月失色,最终耗尽全身修为才将那个魔头镇压在神棺之中,你们说我是谁?”
  混混:“……”
  秦商:“?”
  “顺便一提。”白青玄重新戴好眼镜,嘴角勾起,指了指混混们脚下被糟蹋了的迎客毯,“那具神棺我一直随身带着,此时此刻就埋在这块被你们糟蹋了的‘欢迎光临’迎客毯下面。”
  混混们和秦商下意识看了一眼那脏脏旧旧还带着雪糕渍的迎客毯,上面那“欢迎光临”四个字都已经有些褪色,那玩意儿下面埋着那啥啥魔头?
  反应过来后,觉得被戏耍的混混们顿时开始掏出口袋里藏着的各种水果刀:“你……”
  “咳咳。”秦商适时地走过去,轻咳一声示意自己的存在。
  那些混混下意识地回头看了一眼,在发现站在他们身后的是秦商后,竟然大喊了一声然后撒腿就逃——
  “快跑,是上次那个小子!”
  “真是可惜,差一点那些家伙就被我的胡话吓跑了。”白青弦却是一脸认真地惋惜着,还看着地上那块迎客毯叹了口气,似乎完全意识到了自己刚才那番言论荒唐到商业街的小学生都不会相信,甚至看起来像是晚来了几年的中二病。
  白青弦再抬起头来看秦商的时候,鼻梁上的眼镜有些下滑,一直被眼镜遮住的眉眼有着和之前儒雅温和不同的疏冷精致,让站在他对面的秦商不禁心跳加速。
  “他们好像很怕你?”
  “我算是半个练家子,之前看见他们欺负孩子的时候忍不住出过手,只是这样而已。”秦商连忙解释,生怕白老板也把他想象成什么大魔头,说着还把新买的大红色迎客毯交给白青弦。
  崭新的迎客毯喜气洋洋,角落里还有两只圆滚滚的金色卡通猪。
  白青弦立刻让秦商把那块被“糟蹋”了的迎客毯丢去附近垃圾分类的巷子,然后蹲下身认认真真地将新的毯子在店门口铺好,又在毯子上轻轻拍了拍:“世界末日之前,又得委屈你一段时间了。”
  迎客毯下一片平静,没有任何动静。
  倒是店内角落里那棵“发财树”莫名抖了抖叶子。
  作者有话要说:  隔壁写到自闭,开个腿肉//文换一下脑子。
 
 
第2章 
  “秦商,你找到打工的地方了吗?”
  周日一大早,秦商从Z大宿舍走出来的时候,就迎面遇到了知道他在找工作的朋友,于是点了点头:“在商业街那里,离学校很近。”
  “那边有很多很贵的餐厅吧?你小子说不定会遇到不少美女。”男同学一脸羡慕地拍了拍秦商的肩膀。
  “我打工的地方不是餐厅,平时没什么人,店里只有我和老板,男的。”秦商看了看手机上的时间,“我得尽快赶过去了。”
  那男同学转而露出同情的表情:“现在学生找临时的工作确实不容易,但天天在店里和那种大叔大眼瞪小眼也太惨了一点吧?”
  秦商笑了笑和对方道别,并没有解释什么。
  但想到“清闲驿站”的那位白老板,他怎么都不可能把“大叔”这两个字和对方联系在一起。秦商自认不是一个看重皮相的人,但他必须承认白青弦是不折不扣的美人,甚至在秦商见过的人中也没有比白老板长得更好看的。
  所以就算天天在“清闲驿站”和白青弦大眼瞪小眼,秦商也绝对不觉得自己惨。
  只是这些并不需要向别人解释太多。
  秦商走到商业街的时候是上午八点左右,比白青弦昨天说的营业时间稍微早一些,不过商业街两边的人行道已经人来人往,很多网红餐厅外面排着的队伍可能会一直存在到晚上结束营业。
  再加上今天天气不错,中午的时候可能会出大太阳,秦商预感“清闲驿站”的饮料柜会迎来不错的生意。
  手里的手机突然振动,秦商拿起来就看到他们的班级通讯群里有谁发了一张新闻截图,好像是哪个地方的植物学家发现了一种新的植物。
  然后通讯群里就有人发言:「光这个月就发现了十七八种吧?这是怎么了?」
  秦商自认植物方面的事情和他没有半点关系,所以就直接关掉了群聊。虽然秦商到的时间比开业时间早,但“清闲驿站”的店门已经开了,白青弦正站在他精心照顾的那丛西红柿旁低头看着手机,隔壁网红餐厅的等座队伍里很多双眼睛有意无意地看着他,不分性别男女都有。
  “老板。”
  听到秦商的声音,正看着手机屏幕的白青弦抬起头露出一贯的笑容:“早,一切安好?”
  那一刻,整个世界的时间流逝似乎都变慢了一些。
  还没等秦商回答,白青弦就把拿着的手机递给他,叮嘱道:“帮我看着这个通讯群,有人给我发消息就告诉我,我去看看煲的粥怎么样了。”
  秦商就这么拿着白青弦的手机,虽然有自家老板的叮嘱,但并没有细看屏幕上的内容。一直到白青弦的手机震了一下,秦商才拿着手机走进店里:“老板,有人发消息过来。”
  “帮我念一下。”白青弦刚刚打开煲粥的电饭煲,鸡肉的香味瞬间散开,就连角落里那棵“发财树”的枝叶都微不可查地抖了抖。
  秦商只能看了眼白青弦的手机屏幕,然后有些不解地转述:“对方说植物学家又在城市里发现了一种未知植物,而且那种植物很可能带有毒性。”

返回首页
返回首页
来顶一下
加入收藏
加入收藏
推荐资讯
栏目更新
栏目热门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