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收藏 | 设为首页 | 会员中心 | 我要投稿 | RSS
福书网
站内搜索: 高级搜索 如有淫秽信息或侵犯了您的版权请联系邮箱[email protected]删除

 

您当前的位置:首页 > 2020

穆总有特殊的撩汉技能──真真酱

时间:2020-09-21 09:03:22  作者:真真酱

 

 
  文案:
  重生淡漠天之骄子受X扮猪吃老虎创业青年攻
  你知道,上一秒众星捧月,下一刻被扔臭鸡蛋是一种什么样的感受吗?
  你知道,被活活气到心肌梗塞而死,要遭受怎样的痛苦吗?
  穆云庭都知道。
  所以他重生回来有两件事,一是找出前世害他至此的罪魁祸首,并用实力和金手指狠狠地打他们脸;二是找到他死前最后一眼看到的少年,用尽全力助他再登顶峰!
  — — — —
  穆云庭是个天使投资人,他做的最正确的一次决定,就是选中了祁君轻的项目。
  — — — —
  本文原名《穆色君轻》
  商战神马的其实都是浮云╮(╯▽╰)╭
  主题就是撩和反撩,外加,
  爽文!爽文!爽文!
 
 
第1章 死亡
  今年的12月,比往常要寒冷很多,至少B市已经飘起了大雪。
  大街上行人很少,就算是有,也都是用羽绒服裹紧身子弓着腰匆匆往家赶的。
  这样的一个夜晚,实在没什么特别的。
  但对于所有商界人士来说,却是值得载入史册的。
  全国瞩目的人民大会堂里,有一场盛典正在进行。
  这里是市政府举办的,“影响B市十大经济人物”评选活动的现场。
  觥筹交错,灯光明灭。
  西装革履的先生,和身着晚礼服风姿绰约的女士们,他们三五成群地围坐在桌旁互相交谈着什么,或者端着高脚杯游走于桌与桌之间,寻找着自己今晚的目标。
  此时,庄严的音乐已经响起,这意味着激动人心的时刻即将到来。
  每个人都不再交谈,目光严肃地看向几米开外布满红毯的高台。
  帷幕落下,伴随着柔美清冽的嗓音,主持人缓缓走到场中央,“众所周知,2014是关键的一年。在这一年里,我们成功走出了M国次贷危机带来的阴影,同时也创造了不少奇迹。其中,有几个人,和他身后的企业功不可没。下面我们有请……”
  主持人每提起一个奖项,就会放一段宣传VCR,紧接着,就有一个人站起,点头向周围的人致意,随后昂首走向高台,接过那代表荣誉的奖杯。
  谁都知道,有资格得到这个奖项的,那都是各行各业真正的龙头。那个纯金的奖杯背后,意味着鲜花和敬仰。
  不过,商人毕竟是商人,他们更看中的是,这个奖杯所能带来的利益,政府的扶持,亦或是成倍的订单?
  穆云庭坐在第一排左起第二个位置,正噙着一抹冷笑旁观着周围人或真或假的祝贺与恭维。
  镜片后面的眼睛,没有一丝温度。
  今晚他本不想出席,无奈这次的盛典的来头实在是太大了,老头子严令他不准开溜。
  在此之前,他曾因心脏问题在R国修养过三个月。傍晚一下飞机,便马不停蹄地往这儿赶,此时,有一点不舒服。
  他扯了扯系得有些紧的领带,正想站起身来出去透透气,就听到主持人在念他的名字。
  他只好走上台去。
  “大家都知道,我们穆总是此次获奖的人中年纪最轻,却也是最有所为的青年俊杰。颁给穆总这个奖项,不是因为他是穆氏旅投的继承人,而是因为他成立了一家项目投资公司,帮助不少人实现了他的创业梦想,并极大地促进了B市的就业。对此,穆总你有什么想说的吗?”
  “……”
  “对你帮助过的人?或对B市的经济?”主持人看他并没有要开口的意思,无奈只好又补充道。
  穆云庭这时候已经非常不耐烦了,他冷淡地开口:“我没什么可说的。”
  “……”
  气氛一时有些尴尬,主持人也愣住了,不知道该说什么。好在贵宾席上不知道是谁,带头鼓起了掌,一时之间,倒有不少人响应。
  这时,主持人也聪明地宣布进入记者提问环节。
  刚开始都很正常,问的都是,“穆先生,你今后有什么打算?”“穆先生你这次回来是要继承家业的吗?”“穆先生,据我所知,穆氏最近在筹建一个项目……”
  直到,有一个身材矮小其貌不扬的男记者费力举着话筒凑到他跟前,“穆先生,我报日前收到不明人士来信,称您在T市、S市等多地开设地下钱庄,涉嫌非法集资、洗黑钱等一系列不法行为,对此,您能解释一下吗?”
  “……”穆云庭像是突然有一声炸雷在自己耳旁炸开一般,愣在当场。
  他一向爱惜羽毛,像这样的负面新闻几乎没有,更别说是干违法的事情。
  到底是谁,要在这样的场合陷害他?
  他的脸色比刚才更苍白了些,只勉强维持住了面上的平静,正在开口否认,就听得东南方向吱呀了一声,大门开了。
  进来四个身穿制服手拿着镣铐的警察。
  这些警察迈着大步子走到他跟前,为首的那个掏出证件,对他说:“穆先生,有人举报你不正当竞争、非法集资等,请跟我们走一趟吧。”
  穆云庭眼前一黑,胸口突然迸发出一阵剧烈的疼痛,他站不稳似的晃了晃身子,咬咬牙,勉强道:“你们一定是搞错了。”
  “有没有搞错,到拘留所了再说吧。”
  “……”穆云庭知道,这些警察一定还隐瞒了什么没说,因为,如果仅仅是这些表面上的“罪行”,他们是不至于在这样的场合上公开抓人的。
  他抬头,茫然地环顾着四周,一些闲言碎语,适时地飘进他的耳朵里。
  “穆氏在全国也算得上是顶级世家了,他穆大少犯得着做出这种事吗?”
  “谁知道呢?今年国家严打非法集资,他这算是撞枪口上了。”
  “难怪拿得出这么多钱投资项目。用着黑心钱却来充做好人,呸!”
  ……
  这警察站在一旁等穆云庭表态,等了老半天他都没有反应,其中一个不耐烦了,直接扯过他的手要给他扣上镣铐。不料穆云庭顺势整个身子就倾斜了过来。
  那警察吓了一大跳,赶紧伸手去扶他,不料人太重,两个人一起摔了下去。
  穆云庭躺在冰凉的地上,眯着眼睛。灯光明明晃晃的,一会儿变成红色,一会儿又变成白色。
  他觉得左胸这一块地方,仿佛已经爆炸了,只剩一个空壳。
  难道自己就要这样死了吗?
  他侧过头,恍惚间,看到一个米黄的身影一刻不停地向这里跑来。
  “坚持住!云庭,坚持住!”那身影在他身侧跪了下来,双手交叠放在他左胸,有节奏的不断垂直向下按压着。
  一下,两下,三下,四下……
  眼看时间一分一秒的过去,却收效甚微。
  穆云庭觉得自己越来越累,他费力抬起手,像是要抓住什么,最终却还是无力地落了下去。
  “学长!!!”
 
 
第2章 重生
  穆云庭渐渐有意识的时候,觉得身边很嘈杂。他费力动了动手指,就听到有人一叠声地喊着:“醒了!醒了!快去喊宁医生!”
  莫非老天垂怜,竟是让我活了下来?
  这时候,房间渐渐安静了下来,想来是人都出去了。过了不久,响起一个略显苍老的女声:“好好的,就非得闹到这个地步。小庭这个样子,最后心疼的,不还是你自己?”
  这是外婆的声音!可是外婆两年前,就已经去世了……怎么会?而且这话,怎么听着这么耳熟?
  一向淡定的穆云庭不淡定了。
  他费力将眼撑开一条缝,望向站在床边那两道模糊的身影,果真是外公外婆。
  “小庭,你醒了?”老妇人坐下来,一如记忆中那温柔的样子。
  “外……婆……”穆云庭脸一凉,感觉有什么东西滑了下来。
  许瑞茹用拇指揩去穆云庭脸上的泪水,“傻孩子,哭什么?是外公不对,我们小庭啊,不想去国外,那就别去了。”
  没错,这就是自己有史以来和老爷子吵架最激烈的一次。高二那年的冬天,老爷子想让自己去国外读金融。但那时的自己恰逢叛逆期,再加上心脏问题本就脾气暴躁,不但抵死不从,还砸坏了不少老头子心爱的文玩。
  最后情况愈演愈烈,老头子气得跳脚,自己也因为心脏承受不住那么大的怒火而在众目睽睽下晕倒。
  自己回到了十七岁的时候!
  这个认知让穆云庭的后背瞬间爬满了冷汗。
  他低头看着自己被外婆握在手中的手。不错,这只手虽指骨修长,但它白皙细嫩,的确是个少年的手。
  可若自己可以重来,那么上一世呢?不过是一场梦吗?
  穆云庭沉浸在自己恐怖的思绪中无法自拔。这边许瑞茹看着外孙一副呆怔的样子,还以为他伤心透了,忙用手顺了顺他的胸口,“还难受吗?想不想吃点东西?”
  穆云庭突然间就释怀了,老天的机会从来不是白给的。既然重来一世,那便努力给自己一个不一样的结局吧。
  这样想着,他就看向还站在离床三四步远的地方,犹豫着要不要过去的别扭的老头,轻轻叫了声:“外公。”
  穆华显然是愣了一下,他没料到外孙会主动搭理他,毕竟一天之前,两人还互相鼻子不是鼻子,眼睛不是眼睛的。
  “愣着做什么?小庭叫你呢!真是越活越回去了。”许瑞茹笑骂道,不过眼里依旧是一派慈和。
  穆华走了过来,眯着眼打量了床上躺着的少年半晌,这才粗声粗气地开口:“身体怎么样?”
  穆云庭嘴角一勾,露出清浅的微笑,“好多了。”
  他费力撑着床自己坐起来,靠着墙,“外婆,你帮我看看有什么吃的好吗?”
  许瑞茹知道他这是有话跟穆华说,便会意地点点头,出去了。
  屋内顿时只剩爷孙两个人大眼瞪小眼。没办法,他们都不是擅长表达感情的人,穆云庭还记得,上一世,就是两人这相似的执拗性格,令他们的关系越来越疏远,最后甚至连问候也是例行公事,以至于让小人有了可趁之机……
  这一世,改变就从这里开始吧。
  想了想,他开口:“外公,孙子有个问题想问您?”
  “说。”
  “您为什么非要我去M国学习?”
  “屁话……”穆华下意识想要呵斥,可是被穆云庭打断,这还是他第一次做出这样无理的事情。
  “据我所知,M国的学府大多注重实践,金融学的更是在大三的时候,就要去华尔街实习。您知道,那个地方,上一秒天堂,下一刻地狱,您就不怕,您的孙子去到那边之后,被迷花了眼,或者回来后,不适应国内平缓的经济运行环境?”
  “这……”穆华倒真没想到这个问题。
  穆云庭再接再厉,“现在国内也有很多专业开设得不错,比如清大的经济与金融国际班,它便是与国外合作,到时候如果您还是想让我出去深造的话,可以选择国内两年,国外两年模式。”
  穆云庭有些微喘,他觉得,他醒来说的这些话,都能赶上他上辈子一年说的话了。
  穆华用审视的目光看着面前的少年,他显然也没有料到,孙子为了不出国,竟然给他讲了这么多“道理”,不过,几乎要把自己说服了。
  “你就这么不想出国?”他问。
  “不想。”
  这时,他看出穆华眼中还是有些不赞同,心想,下猛药的时候到了。于是,他笑了笑,主动身子往前抱了抱外公,在他耳边说道:“外公,如果,我说如果,上大学之前我可以赚20亿,你会不会让我做想做的事?”
  看穆华习惯性地想反对,穆云庭赶紧接着说,“外公愿意跟我打这个赌吗?”
  穆华迟疑了,一方面,他觉得外孙根本就是异想天开,毕竟,穆氏一年的净利润也就四、五个亿;另一方面,他也想看看穆云庭到底在打什么算盘,有没有能力做到这种地步。
  况且,外孙难得给自己提个要求,还是在病着的情况下,这可真让人有些难以拒绝。
  而穆云庭这么做,自然是有他的理由。他以后还是想做项目投资这一块,但这一行风险极大,他需要绝对的自由,不能有人干涉。
  另一方面,自然是事关祁君轻了。
  他可没忘了,那个在他“死”前一刻,跪在他身旁,喊得声嘶力竭的青年。
  对于这个人,他的感情是复杂的。上一世,他们从最初的相识、相惜、相伴,再到最后的分道扬镳,只用了短短不过四年时间。
  可是,直到生命的最后一刻,陪伴在他身边的,竟还是这个人。他这才明白,有些事,有些人,只要一回头就能瞧见。
  只怪当年太心高气傲,不肯纡尊降贵。
  ……
  穆华最后还是答应了下来。毕竟,孙子主动示好,他要是再推开,说不定就要被老太婆给念死了。
  就在爷孙两个难得要再说些私话的时候,佣人来报,“小姐和姑爷回来了。”
 
 
第3章 计划
  话音未落,门外便响起一阵高跟鞋急促踩在地上的声音。
  房门打开,进来一个三十岁上下的少妇。这是穆家的独女,穆玉茗。
  这穆大小姐,显然跟其他的贵妇不一样。天寒地冻的,她竟还穿着一套秋季的修身款职业装,纯白立领荷叶边的衬衣,配上火红的西装外套,火红的裙子,将她张扬的个性展现得淋漓尽致。更令人叹为观止的是,她脚上那双十二厘米的恨天高。
  此时的她,风风火火地在床上坐下来,伸手探了探穆云庭的额头,大松了口气道:“好好的,这是怎么了?爸你也真是的,小庭身子不好,有什么不能好好说吗?”
  穆华被气笑了,“你们一个两个,倒都怪起我来了?”

返回首页
返回首页
来顶一下
加入收藏
加入收藏
推荐资讯
栏目更新
栏目热门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