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收藏 | 设为首页 | 会员中心 | 我要投稿 | RSS
福书网
站内搜索: 高级搜索 如有淫秽信息或侵犯了您的版权请联系邮箱[email protected]删除

 

您当前的位置:首页 > 2020

没想到你是这样的白月光──真真酱

时间:2020-09-21 09:01:20  作者:真真酱

 

 
  文案:
  世子殿下心中住着一片白月光,可是月光画风有点不太对?
  别人家的月光都是美丽善良还温柔,世子家的月光黑心又暴力,重点是长得又高又大,总爱把他压在地上这样那样。
  美又怎样?能当饭吃吗?
  然而……
  路人甲:太子殿下这么柔弱,好想保护他!
  季淮墨:你眼瞎么?!
  路人乙:太子殿下脾气真好,我好喜欢他!
  季淮墨:???哪来的蛇精病?
  路人丙:太子殿下好有气质好有文化,简直是我心目中的男神!
  季淮墨:……好吧,也是我的男神~\(≧▽≦)/~。
  真·装逼犯·男神·太子殿下:乖!
  ————————————
  伪冷淡真炸毛世子受X伪温柔真腹黑太子攻
  PS:白月光是攻!白月光是攻!白月光是攻!
  又名《护花不成反被压》
 
 
第1章 卷一:初入繁华 差点被人看杀了
  永安十五年某日的清晨,一辆低调的马车缓慢行驶在洛都街头。
  此时,多数的洛都人都还尚在睡梦之中,只有少数勤奋的货郎和花娘才会出来赶早市。
  这样的一辆毫不起眼的车映入视野,自然掀不起多大的波澜。人们也只会以为是过来做生意的外乡人,该避让的避让,该吆喝的吆喝,直到,一阵悦耳的铃声过后,车帘被掀起,露出一张巴掌大的,粉雕玉琢的小脸。
  这才引起了轰动。
  “这是谁家的儿郎子?好似个仙童哟!”不知道是哪个花娘率先感叹了一声,随后其他花娘纷纷将手中的花抛向行驶中的马车。
  孩童睁着圆溜溜的杏眼,受惊地瞪着眼前的这一幕,愣了一瞬之后倏的一下拉下帘子,将那飞到眼前的芍药隔挡在外。
  “阿真,洛都的女子都是这般……”男孩歪着头想了许久,也没想到个合适的形容词,只好吐了吐舌头,眨巴眨巴着眼睛看着面前的女子。
  “傻阿墨,你不知道哩,咱们冀北的女子,可比这里热情得多呢!”
  “……”听到这句话,孩童原本还亮晶晶的眼睛一瞬间黯淡了下来,神情也有些失落。
  那名唤阿真的女子见状,心知是他想起了伤心往事,便摸了摸他的头安慰道:“等咱们安顿下来了,阿真就陪着我们的小少爷,从洛都的城南,走到城北,你说好不好?”
  “真的吗?!”
  “当然是真的。这儿没有王爷也没有王妃,你是自由的。”
  “阿真,你真好!”
  言笑晏晏的少女接过扑过来的孩童,温柔地将他搂在怀里,眼里却是化不开的忧郁。
  可怜的孩子,你不知道,都说洛都繁花似锦,十里长街,却也不过是比冀北精致得多的牢笼罢了。
  因为男孩调皮露了一脸,瞬间被洛都的百姓惊为天人,尤其是那些十五六岁,正是喜爱可爱事物年纪的花娘,她们呼朋唤友,短短不到半柱香的时间里,便将马车团团围住,不让它走动分毫。
  她们纷纷将今早原本要卖的鲜花透过车帘的缝隙扔进车厢,不时还伴随着娇俏的欢呼声。
  “出来呀!出来呀!让姐姐再看一眼吧!”
  “哈哈哈!这小娃子好生害羞!”
  “怕是让你吓着了吧?”
  “什么‘你’呀,应该是我们!”
  甚至有人胆大地朝紧闭的车帘大喊,“弟弟说亲了吗?姐姐等你长大呀!”
  “就你?好生不要脸的老姑娘。”
  总之,这真是一趟出行引出的麻烦事啊,男孩终于能理解自己的父母为什么不轻易让他出门了。
  “阿真,这下可怎么办啊?”
  “能怎么办呀?等吧。”少女也吐了吐舌头,“都怪阿墨,非要偷偷进城,这下惹麻烦了吧?”
  “……”孩童也自知理亏,只默默地低下头不说话,十分惹人怜爱,他的睫毛很长,垂下来的时候像两把刷子,浓密而卷翘,一动一动的,像是刷在人的心里。
  这个孩子如果长大了,绝对是个魅惑众生的人物,真不愧王妃当年洛都第一美女的称谓。少女在心中默默地想着。
  就像每个深陷险境的美人都能等来她们的盖世英雄,孩童等来了他的救星。
  “里头可是冀北王世子千岁?”
  “……”
  “里头可是冀北王世子千岁?”车外的人没等到回答,便耐着心再问了一遍。
  孩童终于清了清嗓音,用十分奶声奶气的声音故作正经,“我是。”
  外面的人仿佛松了一口气道:“末将乃圣人御下骁勇将军徐长,奉命迎世子殿下入京。却不想殿下已先末将一步进城,倒是末将的不是了。”
  “徐将军不必自责。”男孩也不欲与他多说,“既然徐将军到了,那便请在前方开路吧。”
  “是。”
  孩童听到这声回答,终于放松了下来,他整个人瘫在少女的怀里,感叹道:“阿真,真累啊,比在父王跟前还累。”
  少女心疼地点点他的额头,心道,以后还有得累呢。
 
 
第2章 宫墙里的世界
  马车缓缓地驶过中轴大街,留下一地烟尘,和僵在原地的花娘们。
  冀北王世子?
  便是那个寒门出生,却凭借一己之力在军中杀出一片天地,二十岁迎娶洛都贵女,三十岁坐拥数十兵马威慑一方的安国第一异性王冀北王季延?
  车内的小娃儿,是他的嫡子,季淮墨?
  这么一下子,街上变得鸦雀无声,再也没有方才的喧闹,尤其是调戏过他的花娘,有一种活不到今日黄昏的感觉。但很快,这种焦虑又被冲淡了,人们转而关心起了另外一件事情。那就是季怀墨出现在这里的原因。
  听说是帝王下诏,命诸王世子进京陪皇子读书。话是这么说,可是实际怎样,只有知道内情的人才知道。外人只是可怜,季怀墨小小年纪,竟要背井离乡独自生活,不禁感叹,还是小老百姓的日子幸福自在。
  当然,小小的季淮墨是不知道他不过是进了一趟京,恰好被人看到,就引发了这么一系列连锁反应,甚至在日后还成为了珍珑阁著名辩论的导火索。此刻的他,正和其他藩王世子一起,被带进宫城,去面见安国最至高无上的人。
  他走在长长的甬道上,早已收拾好了情绪,重新变得面无表情起来。
  季淮墨其实是个很让人省心的孩子,在别的世子哭着喊着要找寻爹娘或者无理取闹要宫人抱着走的时候,他一声不吭,只是努力绷着小脸,两只灵动的眼睛不经意地打量起四周的环境。
  惨白的宫墙高耸入云,除了逼仄的天空和偶尔伸到墙里的枝叶外,似乎没有什么可看的景色,跟外面比,简直是天壤之别。
  季淮墨不禁想起了嬷嬷哄自己睡觉时说的那些皇宫闹鬼的传闻,忍不住打了一个寒颤。
  “世子殿下怎么了?莫不是凉着了?”老阉人尖细而不带任何感情的声音,更是让季淮墨由内而外地散发出丝丝寒意。
  “爷爷,离承光殿还有多远的路程啊?”
  孩童软糯的嗓音确实是很惹人喜爱的,尤其是季淮墨叫的是爷爷,而不是公公,更无形中拉进了两人之间的距离。
  老太监冷硬的面容不自觉柔和了一点,他弯腰回答道:“过了这条道,再拐个弯就是了。世子可是累了?”
  “……”季淮墨歪着头,看着身边一群哭爹喊娘的同伴们,奇异地摇了摇头,“不累!”
  没想到,这倔强的小眼神却反而激起了老太监心中仅剩不多的那么一点慈爱,他不由分说地将小娃儿一把抱起来,直到走到大殿的台阶下才把他放下来。
  承光殿是这座宫城里最宏伟的一处殿宇,也是满朝文武上早朝的地方。
  季淮墨站在台阶下,仰望着那大气恢宏的三个字,心中不知怎么闪过一个念头,他要站在这个地方,以极为尊贵的身份。
  可是,为什么呢?
  或许是因为看不得自己身为名门贵女的母亲整日愁容满面,不见笑意,又或许是见这洛都的好玩之处太多了,不想再回苦寒的冀北了。
  以自己五岁孩童的心智尚想不到一个正经的理由,不过,这个念头在这一刻就像生了根一样地,在他心底发芽,直到有一天,成长成为参天大树。
  “季世子,咱走吧?”这时,催促他的,已经换成了一个年轻的公公,据说还是皇帝身边最得宠的。
  那公公态度就比方才的老人要轻慢得多,甚至嘴角还挂着一丝讽刺的笑意。
  “……”季淮墨回过神来,发现自己不知什么时候已经落在了最后,他赶紧应了一声,迈着小短腿吃力地跟上大队伍的脚步。
 
 
第3章 萌即正义
  季淮墨站在大殿上,十分厌恶地皱了皱眉,并往旁边站了站。可是这并不能止住绵绵不断的哭声钻进他的耳朵里。
  这些世子,最大的14岁,最小的如季淮墨,也有5岁了,可是天知道怎么这么能哭?从甬道哭到大殿上来,当着圣上的面也哭,都快把他们父辈的脸面丢光了。季淮墨十分耻于跟他们为伍,虽然他也有些想哭……
  大殿上难得这么喧闹,一些大臣也纷纷皱着眉头暗地打量这些孩子,心道都说虎父无犬子,看来事实也并非如此啊。在这样的情况下,站在一旁不哭也不闹,甚至小脸绷得紧紧的季淮墨自然引起了大多数人的兴趣与欣赏。
  就连高台上的帝王也不能幸免。
  “那是谁的孩子?”皇帝问身旁的主管。
  “回陛下,那是冀北王世子。”
  “哦?”安平帝来了兴趣,一双虎目更加锋利地盯着那个五岁的孩童,也不管他能不能承受住。
  冀北王,他脑海中立刻浮现出十年前那个风华无双的男子,同样也是傲然在这大殿上接受封赏,虽是跪着,却并不能折了他一身风骨。彼时的他,尚不知道掩饰自己的锋芒,在朝中树敌不少,近几年,却是沉寂很多。
  “季延,那可是个美男子啊。”帝王随口感慨道,意味不明。
  而此时的季淮墨看似一脸漠然地站在那,实际上思绪不知早已飞到哪里去了。到底是小孩子,站了这么久,有些饿了。他开始疯狂想念家乡的素锦斋和满芳楼,居然就没有注意到那道强烈的视线,直到经人提醒,他才愣愣地抬头,却正好与那流苏后的虎目对了个正着。
  他心中一惊,赶紧低头仓皇跪下,同时还在脑海中不断搜索应有的礼节。
  “臣季淮墨叩见陛下,陛下万福金安。”
  小孩儿明明短手短脚的,却非要学大人做出最完美的跪拜礼,并且用奶声奶气的小嗓音故作正经地唱出祝贺词,这副景象,怎么看怎么可乐。在场已有不少大臣用袍袖捂着嘴撇过头去偷笑。
  就连高台上的帝王也忍俊不禁,发出一声低笑,浑身的肃杀之气,顿时消散了不少。
  季淮墨敏感地察觉到了自己不知什么时候已成了万众焦点,他不解地皱了皱秀气的眉毛,睁着一双懵懂的大眼睛抬起头来。这一下,更是能清楚地听到身边不断地抽气声。
  “父皇,他真有趣。”
  “哦?扬儿也这么认为?”
  “是,父皇。”
  “那让他给扬儿做伴读,如何?扬儿可欢喜?”
  “父皇,扬儿不喜欢太小的人做我的伴读。”
  声音很好听,也难掩稚嫩,还带着淡淡地喟叹,这让五岁的小季淮墨不知不觉就被吸引去了心神。
  他下意识地寻找声音的来源,却丝毫没有准备地撞进另一双带着忧郁的眼睛里。
  那是个怎样的少年啊?眉似青山,凤眼自然上挑,鼻峰高挺,薄唇有如刀刻,可以预见长大之后定是个招桃花的“美人胚子”,让人下意识觉得他应该是无忧无虑,游戏人间的,可是此刻,他的眼里却是有着化不开的浓愁。
  他默默地和季淮墨对视,半晌,送给他一个极为清淡的笑。
  也就是这个笑容,让季淮墨一瞬间找到了人生追求,并在此后的十年里,一直为之努力。
 
 
第4章 我长大要娶你
  当然,这个时候的季淮墨,还不知道这种感觉就叫做心动。他只是单纯很喜欢这个长得好看的小哥哥,并且对哥哥不喜欢自己做他的伴读这件事有一种淡淡的忧伤。
  平生第一次,他想留下来,留在这个哥哥身边,可是老天爷注定不给他机会,因为他听到安平帝说:“既然如此,那便算了。扬儿,你再看看,这殿下,可有你感兴趣的人?”
  言语中竟是不再管跪在地上的季淮墨,也不叫他起来,仿佛刚才对他的兴趣只是一阵风,去了也就算了。可怜小季淮墨没有得到指令,只好继续跪着,渐渐地,把小脸都跪得煞白煞白的,一股前所未有的委屈袭击了他,他嘴巴一撇,终于也要哭出声来。
  可就在他忍受不住即将决堤之时,救命稻草又来了。
  “父皇,您还没有叫季世子起身呢。”
  “哦!你看看朕!还是朕的扬儿想得周到。季家的小娃儿,你起来吧。”
  “谢陛下!”季淮墨感动得两眼泪汪汪,心想神仙哥哥不仅人美还心善。
  他决定,日后都要把神仙哥哥排在第一位。不过话说回来,神仙哥哥全名叫什么呢?扬儿?
  神仙哥哥管圣人叫父皇,那么他难道是皇子?是哪个皇子呢?
  季淮墨的小脑袋瓜子里又充斥着各种各样的问题,一时之间又有些恍惚了,不过两只滴溜溜的大眼睛还不忘“垂涎三尺”地盯着少年看个不停,就好像小京巴狗瞧见了肉骨头一般的神情。
  “你在看什么?”
  “???”诶?神仙哥哥在跟我说话吗?

返回首页
返回首页
来顶一下
加入收藏
加入收藏
推荐资讯
栏目更新
栏目热门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