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收藏 | 设为首页 | 会员中心 | 我要投稿 | RSS
福书网
站内搜索: 高级搜索 如有淫秽信息或侵犯了您的版权请联系邮箱[email protected]删除

 

您当前的位置:首页 > 2020

看朕为你打下的江山──十四行诗

时间:2020-09-21 09:00:41  作者:十四行诗

 

 
  文案:
  梗源自空间(微博?) “看朕为你打下的江山!” “是我打的,谢谢。”
 
正文
  1.
  皇帝和将军是对小竹马。
  早在皇帝还不是皇帝,只是个默默无闻的小皇子的时候,将军还不是将军,只是个纨绔的小公子的时候,他们就认识了。
  2.
  纨绔的小公子别的不会,调戏良家妇女倒像是他那个成天花天酒地的爹手把手教出来的。
  折扇一晃,长眉一挑,压低了嗓音眉眼含笑:“敢问这是谁家姑娘,怎生的如此俊俏?”
  百战百胜,无一失手。
  毕竟他打娘胎里带来一副俊俏的好皮囊。
  3.
  小皇子是个不受宠的小皇子,总是低眉顺目的站在众皇子身后,安静的看着哥哥们在父皇面前争相表现。
  他生母早逝,无依无靠,且胸无大志,对皇位没半点想法,人生最大理想是每天睡到自然醒。
  这个理想暂时还没能实现,他每天都得赶着鸡鸣上朝给父皇请安。
  太累了,如果自己是个普通人就好了。
  小皇子叹了口气。
  4.
  小皇子十六岁的时候,皇帝六十大寿,宴请文武百官前来庆贺。
  小公子跟着他爹晃晃悠悠进了皇宫,不靠谱的爹把他往路口一扔,嘱咐他自己去摆宴席的大殿,自己先去找狐朋狗友叙旧了。
  小公子只来过皇宫几回,都是坐在轿子里,哪记得路啊!
  然而他爹溜得飞快,眨眼间就绕过两道弯,不见了。
  小公子看了看天,掏出怀里随身携带的骰子,决定听天由命。
  5.
  天命果然是很眷顾他的。
  他根据骰子大小选择了左边的道路,又根据骰子大小选了右边的道路,左右右左左左右右一通胡走,居然没遇到半个人。
  纳闷的小公子好不容易看到前面有个人影时,心情激动万分。
  6.
  “喂!你……”没说完的话在那个人转身的时候被硬生生的吞了回去。
  小公子心头一跳,张口就是宛如教科书般标准的调笑:“敢问这是谁家姑娘,怎生的如此俊俏?”
  说完自己都恨不得给自己一个大耳刮子。
  那人唇红齿白,眉眼如画,好看得像是从画里走出来的仙人。
  然而仙人面色异样冷淡,只轻轻扫了他一眼:“我是六皇子。”
  竟然无意与他计较。
  小公子被这一眼扫得心跳加速,智商下线,好半天才反应过来:“失、失礼了。”
  7.
  小皇子当然不会和这个登徒子计较。
  他穿着华服,怎么看也是个非富即贵的世家子弟。
  自己只是个不受宠的皇子,计较了又当如何?
  何必给自己找不痛快。
  小皇子垂着眼,默不作声的往前走。
  那登徒子亦步亦趋的跟在他身边,没话找话:“诶,我以前怎么没见过你?”
  小皇子不说话。
  “诶,你走这么快不累吗?”
  小皇子不想理他。
  “诶,你这是去哪里?”
  小皇子觉得他一人能顶一群聒噪的鸭子。
  8.
  兜兜转转绕到大殿前,登徒子这才一拍脑门:“原来是在这儿!可让我一通好找。”
  小皇子朝他拱拱手告辞离开。
  登徒子一把拉住他,往他怀里塞了块玉佩:“我叫苏瑾,你可别忘了!”
  小皇子莫名其妙的收到一块玉佩,很想塞回去,奈何那人跑得太快,一转眼功夫就人模人样的站到一个年纪长他许多的男人身边去了。
  不爱说话的小皇子犹豫了一下,把玉佩放到怀里,决定先替他保管。
  9.
  酒过三巡,众皇子们纷纷献上寿礼。
  大皇子有个富甲一方的岳父,给皇帝送上一块据说堪比和氏璧的珍贵美玉,其上精心雕刻了一万个不同形体的“寿”字。
  二皇子醉心书画,为皇帝献上一副珍藏多年的大家绝笔。
  三皇子文采斐然,当场作赋一首,为皇帝庆生。
  皇帝龙颜大悦,直夸皇子们有孝心。
  轮到小皇子,他无权无势,论文采也比不上三皇子,实在是很难有拿得出手的寿礼。
  还好来之前他就想好了。
  10.
  小公子坐在他爹旁边,视线却拐着弯儿往坐在角落的小皇子身上跑。
  眼见其他皇子都献上了寿礼,小皇子终于不慌不忙的起身,低垂着眼站在大殿中,从怀里摸出一支玉箫。
  箫声响起的时候大殿蓦然一静。
  小皇子微微阖眼,白`皙的指尖竟比那玉箫更为剔透,幽静轻柔的曲调从他指尖流泄而出,一时间万籁俱寂,只剩这一阙不知名的曲子在殿内悠悠回荡。
  “此曲乃母妃生前为父皇所作,临终前仍在遗憾未曾来得及亲自为父皇弹奏一曲。”
  “儿臣不擅古琴,故以箫代之。”
  “愿父皇圣体永安。”
  小皇子说完,向皇帝行了个礼。
  小公子一颗心砰砰乱跳,恨不得将殿上那人揽进怀中,将他眼角眉梢的黯然通通抹掉,只教他每日都能欢喜的笑。
  11.
  皇帝沉默良久,忽然道:“细细一想你母妃也已经去了十年。”
  小皇子默然。
  皇帝的表情看不出喜怒,只叹了口气道:“一眨眼你也这么大了,可以自立府邸了。我瞧着镇国公府后面那座宅子空置了许久,过几日`你就搬过去吧。”
  小皇子恭恭敬敬的应了一声:“谢父皇隆恩。”
  12.
  大殿众人神情皆是晦暗不明,只有小公子一人欢天喜地。
  镇国公府,那不就是他家嘛!
  近水楼台先得月,说的不就是这种情况嘛!
  13.
  小皇子搬进皇帝御赐府邸那天,小公子乐得晚饭多吃了三碗。
  他趴在躺椅上消食,支棱着耳朵听一墙之隔的动静。
  大部分时候是管家在吆喝下人们清扫庭院,偶尔能听到那人送客的声音,清泠泠的,像风吹过竹林。
  特别好听,仿佛有一只猫爪儿在他心上挠啊挠啊,挠得他心痒难耐。
  痒着痒着,小公子就睡着了。
  14.
  一觉月上中天才醒,隔壁府邸没了动静,想必是忙完了。
  小公子乐滋滋的找了架梯子,打算翻墙去见心上人。
  15.
  为什么放着正门不走要翻墙?
  当然是为了情趣啊!
  小公子是个爱看话本子的小公子,对书生与小姐翻墙幽会的梗中毒颇深,深以为然。
  16.
  小公子战战兢兢翻过墙,噗通一声跌进草丛里。
  ……然后倒霉的把脚扭了。
  他欲哭无泪的看着黑漆漆的院子,深切的了解到出师未捷身先死是怎样一种心情。
  实际上天命还是很眷顾他的。
  所以当小皇子来寻白天某位权贵赠与他的波斯猫儿的时候,意外的在草丛里捡到了一个大活人。
  17.
  “轻点轻点……疼疼疼……”
  “知道疼还翻墙?”药膏被均匀的涂抹在红肿的关节上,那人的指尖微凉,按在肌肤上却有种异样灼热的触感。
  小公子脸红红的辩解了一声:“我、我忘了这边没梯子嘛!”
  “苏瑾。”小皇子抬头看他,“我叫李长泽。”
  苏瑾自小觉得自己的名字很普通,很大众,却没想到从小皇子嘴里念出来会这么好听,仿佛被赋予了某种更为深远的意味,又好像只是珠玉滚落玉盘的清脆铮然。
  “下次走正门吧。”李长泽说。
  昏暗烛光下,他的侧脸如玉雕琢,长睫在眼底投下浅浅阴影,温柔美好得像个梦境。
  叫人沉溺。
  18.
  镇国公夫人最近很欣慰。
  只会吃喝玩乐逗鸟遛马不学无术的小儿子终于开窍了。
  终于知道趋炎附势了!
  看看,就他每天黏在六皇子身后那劲儿,日后六皇子若是登基 ,从龙之功绝对少不了他一份。
  成天黏着六皇子的苏瑾毫无趋炎附势的自觉,日日聒噪得像群鸭子,吵的李长泽没法看书。
  “长泽长泽,今天天气多好啊,我们去打猎吧。”
  “长泽长泽,听说城里新开了一家酒楼,招牌菜特别好吃,我们去尝尝吧。”
  “长泽长泽,你的波斯猫儿又来我家偷鱼了,不如我们去钓鱼吧。”
  “长泽……”
  李长泽活了十六年,从没见过这般没脸没皮的人,一开始不是不恼的。
  但他性子好,忍得久了,竟也从中觉出点趣味来。
  他这辈子从未如此与人亲近过,连苏瑾那股黏糊劲儿也像是带着甜味儿的,让他无端想起小时候常吃的饴糖,粘牙,但是很好吃。
  19.
  那枚玉佩一开始是太忙忘记了,后来想起来的时候苏瑾软硬兼施撒泼跳脚,好说歹说,死活都不肯收回。
  “你不肯要就是不把我当朋友了!”苏瑾跳着脚叽叽歪歪了半天,中心思想就这一句。
  李长泽只好把玉佩揣回兜里,算是承认了这个朋友。
  他当然不知道,这可是镇国公府一脉家传的宝贝,只传给未来继承祖宗家业的嫡子,再由嫡子赠予日后镇国公府的主母。
  简而言之,这就是块定情信物。
  20.
  “怎么我这儿就没有鱼上钩!”苏瑾咋咋呼呼的闹腾了一通,对李长泽桶里的鱼儿非常眼红。
  “你若是想要。”李长泽微抬下巴示意,“这些都给你。”
  “我又不是在乎这几条鱼!”苏瑾不服气的把钓竿拉起来,重新换了个饵,“怎么就偏生不上我的钩,连鱼也知道挑美人的钩咬么!”
  李长泽心下好笑,觉得苏瑾真是小孩子心性,可爱极了。遂忍不住抬手揉了揉他的头发,安慰道:“你若是能同我一般静坐半个时辰,必定也会有鱼儿上钩的。”
  苏瑾转过头想说什么,话到唇边却猛的收了回去。
  太近了。
  近到能感受到对方的呼吸浅浅的扑在面上,近到一抬头就能吻到对方含笑的唇。
  苏瑾直勾勾的看了李长泽半天,最后又转回去了。
  “就是坐不住嘛!”他心虚的嚷嚷。
  21.
  坐不住都是借口,只要能和李长泽待着,苏瑾向来最讨厌念书,也能老老实实一坐两个时辰。
  李长泽更多时候都不出门,就待在宅子里看书,天气不好的时候在书房里,天气好的时候便搬张椅子坐在院子里的葡萄架下,捧着本书慢悠悠的看。
  一看就是好几个时辰。
  一开始苏瑾像只哈巴狗儿围着他转悠,转得李长泽烦了,便下逐客令:“要么老老实实坐着别影响我看书,要么便出去转。”
  苏瑾哪舍得出去,恨不得黏在李长泽身上才好,只得老老实实坐下来,拐弯抹角的把视线往李长泽身上放。
  “你总看我,我也没法子静心啊。”李长泽无奈的敲敲他的头,“有什么好看的?”
  “就、就是好看啊。”苏瑾一不留神实话就往外冒,所幸臭不要脸的把话说完,“没见过比你更好看的了。”
  李长泽失笑,干脆起身去书架上挑了本兵书给他:“听闻镇国公当年也是威震一方的大将军,你可别堕了镇国公府的名头,连领兵打仗都一窍不通。”
  苏瑾嘴上逞强:“当然不会!日后我也要当个荡除贼寇平定四方的将军!”
  心里倒是清楚自己几斤几两,却怕被李长泽看轻。
  索性坐下来,真的开始看兵书。
  开始是为了争口气,后来却是当真觉得有些意思。
  22.
  李长泽是个不受宠的皇子,这么些年一个人待在皇宫里也没啥别的乐趣, 藏书阁的书倒是看了大半。
  故而有时和苏瑾讨论几番,倒也能一语中的,切中要害。
  直教苏瑾看他的眼神又热烈了几分——长得好看,有才华,性格温柔又大气,实在是天底下顶好顶好的人儿了。
  迟早要八抬大轿娶回家,让他这辈子也不受半点委屈。
  苏瑾美滋滋的打算着。
  然而计划总是赶不上变化的,还没来得及表白心意,边关便出了大事。
  23.
  镇国公府以军功起家,镇国公多年前确实是个声名显赫的将军,辅佐先帝南征北伐,立下赫赫功劳。
  如今年纪已大,兼之被酒色掏空了身体,如何还能上沙场迎敌?
  皇命一下,镇国公夫人当场晕了过去。
  镇国公老来得子,苏瑾尚年幼,家主老迈,圣上这是摆明了不给他们活路。
  苏瑾把他娘抱在怀里,恍然间忽然想起李长泽曾与他说起历代帝王,最忌功高震主。
  说这话的时候李长泽嘴角微挑,一向温和的人竟露出了十分讽刺,句句直指当今陛下:“天性猜疑妒忌,如今朝堂上老臣还剩几人?前年威武大将军满门抄斩,证据也不过是险恶之人片面之词,他却不管不顾直接下了判决。那将军手握大半兵权,真想谋逆的话他还能坐稳皇位到现在?”
  苏瑾被这大不敬的言论惊了一跳,李长泽拍了拍他的肩膀:“阿瑾,你是个好孩子。你父亲也是个聪明人,莫要辜负了他。”
  苏瑾当时没听懂,现在却是懂了的。
  皇帝这是容不下他们一家了。
  24.
  苏瑾替他爹去了边关。
  好歹也是将门之后,大殿前主动请缨,皇帝怎么不情愿也给了三分薄面。
  大概是想着弄不死老的弄死小的也行吧。

返回首页
返回首页
来顶一下
加入收藏
加入收藏
推荐资讯
栏目更新
栏目热门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