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收藏 | 设为首页 | 会员中心 | 我要投稿 | RSS
福书网
站内搜索: 高级搜索 如有淫秽信息或侵犯了您的版权请联系邮箱[email protected]删除

 

您当前的位置:首页 > 2020

精灵种田日记【星际】──兮辞酒夕

时间:2020-09-21 08:59:44  作者:兮辞酒夕

 

 
  文案:
  从沉睡中苏醒的精灵亚兰记忆出现了混乱,身形缩小成五岁小孩,被人意外捡走。
  于是帝国上流阶层惊奇的发现,公开委婉表示小崽子有些麻烦的伊迪丝上将默不作声的抱了个奶娃娃回去,哄着捧着宠着,恨不得要什么给什么。
  而长大的奶娃娃叛逆的朝家长表了个白。
  伊迪丝表示:能怎么办,只能宠着呗
  后来——
  伊迪丝:真香
  成熟优雅大姐姐X爱撒娇骄纵的小姑娘
  
 
 
第1章 (重修)
  乌黑的焦土上残垣断壁,了无生机的大地干裂出一道道鸿沟,毫无遮掩的枯枝树木横倒在土地之上,没有了其他遮掩物,土地上唯一一棵高大却同样光秃秃的枯木异常显眼。
  这棵枯死的树木大约有几十米的高度,耸入云霄,遥不可及。
  而在这棵树木之下,天地间唯一的亮色便存在于此,那是个年纪不过五六岁的孩子,翠绿色的发丝软软的搭在额头,那双和发色相同却更加清澈的眼眸懵懂的看着世间的一切。
  粉嘟嘟的双唇微微抿起,小孩握了握拳头,粗糙的异物感提醒着她手心里有着什么东西。
  肉乎乎的小手张开,在白嫩的掌心内躺着一颗平平无奇的椭圆状物品,表面凹凸不平,实在谈不上好看两个字。
  翠绿的眼瞳微微张大,小孩试图弄清楚这玩意是什么,但无论是近距离放在眼前瞧,还是试图用牙齿咬了咬,都没有任何变化,安安静静的。
  椭圆状物品上还挂着丝丝缕缕透明的唾液,这是刚才小孩下嘴咬的罪证。
  垂着眼看了一会,不知为何产生了一丝心虚,小心翼翼的把那点唾液擦干净,盯着东西的眼神有点茫然。
  “这还真有个小孩”顺着风,敏锐的感受到有人在接近这个地方。
  小孩下意识的把东西往口袋里一放,警惕的看着突然出现的人。
  似乎被小孩满脸戒备的样子逗乐了,其中一人半蹲下身,“长的还挺可爱的,怎么会出现在这地方”
  “这个问题”另外一个带着眼镜的女性冷冷淡淡的道,“得问她才行,出现在母星上有什么目的”
  “艾琳,你对小孩太严肃了”尔莎打着哈哈,试图减弱因为艾琳一句话变得更加戒备,眼睛瞪的更圆的小孩的警惕心。
  艾琳顿了顿,最终还是没有说什么。
  “老大老大,你看出点什么来没”尔莎在伊迪丝耳边小声嘀咕了一句。
  尔莎自觉自己的声音已经足够小了,没发现小孩对尔莎目光中满是警惕。
  伊迪丝垂眼看了一会,示意两个人都不要出声,红唇微张,酒红色的发丝微微飘动,“小朋友,你父母呢?”
  小孩有一瞬间的茫然,父母,那是什么?心中疑惑,面上恶狠狠的反问,“关你什么事”
  这种恶狠狠的目光显然很不适合由长的可爱的人做,不仅不凶恶,反而还有点反差萌。
  伊迪丝顿了顿,没错过小孩那一瞬间的茫然,显然是对这个问题十分陌生,连父母都不记得,那还记得自己是谁么?伊迪丝最后换了一个问题,“你是谁?”
  似曾相识的问题让小孩彻底迷惘,似乎曾经也有人这么问过她,那应该是个更加庄重的场景,以及更加重要的责任。
  “我是……”唇瓣微张,“我是……亚兰·克里斯蒂安”
  小孩的回答有些奇怪,对待提问的反应也有些不同,倒是像机关一样,触动一个点才会激发相应的回应,简直就和游戏人物一样。
  撇去这个有些荒唐的念头,伊迪丝有个猜想,这小孩不会没记忆吧?如果是这样,问题就有些复杂了。
  “亚兰是么,我是伊迪丝·希伯来”伊迪丝同样回以全名,“亚兰,你怎么会出现在这里?这里很危险,一个小孩在这里很不安全”
  大约是伊迪丝的语气和态度不像之前那样灼灼逼人,倒像是个关怀迷路小孩的大姐姐,亚兰眼中的警惕微微下降了一些,“我不知道,一睁眼就在这儿”
  这个问题显然不能让三个人满意。
  原本她们在回归家园的路途上,在经过母星的时候惊讶的发现这颗原本应该没有任何生命体的星球出现了一个生命体,代表着生命的绿色小点在屏幕上闪烁。
  她们第一时间想到的是不是有人入侵了母星,母星虽然已经是颗无法居住的星球,却是他们的根,有不少敌对分子还是对母星蠢蠢欲动,妄图在这颗作为他们起源地的星球上找到些什么秘密,也不缺少某些研究家,在没有得到同意的情况下自己偷偷摸摸进入母星妄图进行研究。
  这种事并不少见,因此母星周围还匹配了大量的战力,不过还是会有人偷偷摸摸潜藏进来,大部分都是以小队的形式,这种单人出现的情况极少。
  为了以防万一,她们还是决定来看一看,结果没想到不是什么入侵者,反而是一个小孩?还是一个貌似没有记忆的小孩?
  没有记忆代表没有信息,这会对她们的工作产生不少困难,无法得知这小孩从哪里来,更无法得知这小孩到底有没有害。
  伊迪丝阖了阖眼,无论这小孩是怎么来到这的,有什么目的,都不能呆在这个星球。
  先不说这小孩的目的,母星如今不适合生物生存,除了一点微薄的氧气,已经不存在什么其他的生物和植物,完全无法生存。
  “小朋友”伊迪丝微微弯腰,直视对方翠绿的眼睛,语气不咸不淡,没有因为亚兰是个幼崽和放缓态度,用一种对待平等人的态度和亚兰分析,“不管你是怎么出现在这里的,这颗星球不适合生物生存,我们这次也是意外才发现你,留在这里只有死路一条,跟我们走,你才能活下去。”
  这种平等的,或者对于幼崽来说过于强硬的态度却意外的合亚兰的胃口,虽然她不记得自己为什么会出现在这里,除了刚刚一个脱口而出的名字,几乎不记得一切,但不妨碍她对伊迪丝透露的信息进行分析。
  在这里站了这么久,没有看到一只生物,甚至连只小虫子都没有,印证了伊迪丝口中的信息是正确的,无论现在处于什么情况,首要目的应该是活下来。
  况且……亚兰翠绿色的双眼弯了弯,露出一个发散友好信息的软乎乎笑容,“我跟你们走”况且她们并没有恶意,和她一样,只是出于警惕而已。
  浑身带刺的小刺猬犹犹豫豫的露出了柔软的腹部,这是一个友好的讯息,尔莎顿时被亚兰软乎乎的笑容弄的心软了一下。
  这几个月长时间在外行动,看到的除了宇宙就是各种沉重压抑亦或者浴血战斗的场景,就连战舰上也都是看腻歪的长相,尔莎急需一个柔软的小可爱拯救一下她的心灵和眼睛。
  “亚兰”尔莎试图和亚兰搭讪,“我叫尔莎,可以叫我尔莎姐姐,今年多大了啊?”
  尔莎给亚兰的第一印象不是什么好印象,毕竟和这种态度散漫转眼又试图和她拉近关系,并没有把她当成平等关系的人来说,亚兰更加愿意和伊迪丝这个看起来态度强硬,一点都不柔软的人接近。
  毕竟最起码在这里,她感受到了被人平等看待的感觉,在这种一切都还是迷雾的情况下,显然提升自己的地位更加重要。
  于是亚兰礼貌性的朝尔莎笑了笑,转眼间又小跑到伊迪丝身边,绷着脸试图维护自己‘平等’的地位。
  到底还是小孩,脑袋里这些念头晃悠来晃悠去,终究被从未见过的新奇事物所挤开,占据了所有的心思。
  亚兰睁着眼睛看着眼前的庞然大物,止不住的震撼,这个大家伙是什么?是用来带她们走的么?好奇心止不住的往外冒。
  还是没忍住开口询问,“伊迪丝,这个是什么?”
  伊迪丝没在意小孩直呼她名字这件事,她不在意这些,“这是我的战舰”
  “战舰?”听到这个解释,亚兰的疑惑却半点没有解决,“战舰是什么?是这个东西带我们走么?它怎么行动的?我们要去哪里啊?”
  小姑娘软乎乎的小奶音一个个的往外冒,伊迪丝耐心倒是很足,捣乱的小崽子她不喜欢,这种好奇心旺盛的小崽子她还是能稍微满足一下的。
  “对,我们用它离开这里,我们要回帝星”伊迪丝挑了两个问题回答。
  亚兰也不在意伊迪丝的遗漏,只是后知后觉的发现,伊迪丝在之前的对话中就用了星球这个词语,现在用的也是帝星这个名字。
  “伊迪丝……”亚兰的小奶音带着微不可及的茫然,“帝星在哪里?”
  “帝星距离这里大约有三十万光年的距离,并不算远,五天的时间就能到了”伊迪丝尽量详细的解释。
  通过空间跳跃,这点距离的确算不上远。
  对于亚兰来说,三十万光年是什么概念,她没有记忆,却也只有她生活的环境并不是这样,环境彻底的陌生让刚刚还叽叽喳喳吵吵闹闹问问题的亚兰彻底安静了下来。
  伊迪丝觉得有些奇怪,也没多想,带着人进了战舰,指导亚兰通过消毒间进行消毒。
  母星不能生存的另外一个原因就是因为这些‘病毒’,这些‘病毒’是导致母星变成现在这样的罪魁祸首。
  作者有话要说:  4/28号修改
 
 
第2章 (重修)
  或许不应该称之为‘病毒’,比起病毒,它更像是一种污染物,污染了植物,污染了土地。
  再通过这些被污染的植物进行二次污染生物,导致他们不得不搬离他们的故乡,他们的母星。
  母星上充满了这些污染物,土地无法种植植物,没有植物,动物就无法生存,这才导致了母星如今什么生命体植物都不存在的现状,已经完全是颗死星。
  尽管污染物只能通过被污染的植物进行二次污染人体或者动物,无法直接污染,为了以防万一,避免把污染物带到战舰上来,还是进行消毒比较安全。
  只是这个突然冒出来的小崽子,还得做一个全身检查才行。
  “亚兰”伊迪丝重新换了一套衣服出来,一颗颗慢条斯理的扣着衣领上的扣子,动作明明无比正常,却始终多了一股旁人所没有的魅力,从骨子里散发出的一种独属于女人的魅力。
  亚兰还没从自己的认知被撼动的震惊中回过神,只是下意识的回应,“?”
  “等会去医务室做个全身检查”衣领上的衣扣一个个严格抚平,伊迪丝想了想,补充道,“别担心,不会对你身体做什么,只是一个例行检查,只需要躺一会就行”
  亚兰点点头,没想那么多,她现在这副样子还需要对她做什么?
  战舰的空间很大,一共分为五层,伊迪丝直接把人带到了三层,这是医务室所在的层数。
  尔莎在到达战舰之后消失了踪影,伊迪丝把人带到之后也匆匆离开,只留下看起来冷冷淡淡一副不好说话的艾琳。
  给亚兰进行身体检查的是个穿着白大褂的女医生,一身和周围格格不入的白大褂显得格外的与众不同,同时也是唯一一个穿着让亚兰觉得有熟悉感的人。
  女医生看到亚兰眼睛一亮,原本还有些散漫的态度变得稍微认真了起来,面前悬浮的透明面板被划到一边,笑眯眯的询问,“哪里来的小崽子,长的可真可爱”
  艾琳在一边回答,“捡来的,赶紧给她做检查”
  “知道了知道了”女医生迈了几步,小声嘀咕,“还是一如既往的冷淡,当心没人要啊”
  艾琳瞥了对方一眼以示警告。
  女医生正了正神色,“做个自我介绍,我叫芙娜”
  亚兰依言做了个自我介绍,“我是亚兰”
  芙娜搓了搓指尖,最终还是没贸然的直接上手,咳了一声,指了指旁边的银白色装置,“好了,去换套衣服,直接躺到这上面就好,几分钟的事,很快的”
  亚兰被人带去换了一身淡蓝色宽大衣物,换去自己熟悉的服装,显然有些不自在,除了这件宽大的衣物,下半身除了贴身衣物外没有其他衣物,也就是说,几乎是全空,尽管这个身体也没什么看头,这种空荡荡宽松的感觉还是让人感觉非常不适。
  依照指示躺在冰凉的平台上,机器旁边还链接着一台大约是处理器一类的东西。
  芙娜手指动的飞快,亚兰能清晰的看到眼眸中反射的冰冷光芒,芙娜一边处理一边还在安抚有些紧张的小崽子,“没事没事,就是一个检查,躺一会就好了,很快的”
  话音刚落,食指轻轻敲击,平台周边升起透明屏障,异动让亚兰不安的转了转眼珠。
  芙娜转到亚兰周边,安抚亚兰的情绪,“没事,这是一点必要的程序而已,就当自己躺着休息一会,眼睛闭上,睁眼就能出来”
  或许是芙娜的感染力太强,亚兰闭上眼睛,紧张感没能挥散,也没剩下多少。
  的确没用多长时间,甚至一点感觉都没有,或许有那么几分钟时间,芙娜才语含笑意的叫醒亚兰。
  “好了,可以睁眼了”芙娜眼睛看着屏幕上出现的资料,有条不絮的一个个操作下去,“结果大概有半个小时时间才能出来,可以先去洗个澡”
  艾琳在一边看完整个操作,对芙娜丢给自己的任务有些不满,“你可没说还要带这小崽子去浴室”
  芙娜头都没回,“我可没说要你去,随便找个人不就行了”
  话虽如此,芙娜知道艾琳一定会亲力亲为,她可不是一个容易相信其他人的人,何况是这个捡来的小崽子,必定是只有自己盯着,或者她信任的人盯着。
  她信任的人不多,满打满算也就这么几个,现在都有事在忙着。
  听到能洗漱,亚兰的动作积极了不少,眼巴巴的瞅着人,看人不动还催促了两声,“不走么?”
  艾琳深吸一口气,转身带着小崽子离开了医务室。
  随意找了间空着的房间,艾琳把人拎进浴室,转身离开这间小小的空间,顺手把门给关上。
  没一会,小崽子露出毛茸茸的脑袋,“艾琳,我不会用这个,你能教我么?”
  几乎是空无一物的浴室让亚兰手足无措了一会,好在想起外面还有个人。

返回首页
返回首页
来顶一下
加入收藏
加入收藏
推荐资讯
栏目更新
栏目热门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