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收藏 | 设为首页 | 会员中心 | 我要投稿 | RSS
福书网
站内搜索: 高级搜索 如有淫秽信息或侵犯了您的版权请联系邮箱[email protected]删除

 

您当前的位置:首页 > 2020

冰山御姐是个软萌怪【种田文】──云深见鹿

时间:2020-09-21 08:57:38  作者:云深见鹿
  作者有话要说:  新文要上榜了,小可爱看文记得点个收藏哦,笔芯,啾~
 
 
第8章 
  但是陌锦生气的点好像又不止这一个,她有点摸不着头脑,陌锦到底是因为想吃她头上的竹笋不好意思说而羞愤,还是因为讨厌小猞球。
  林沫心里叹了口气,她真是太难了。
  碍于陌锦的威压,林沫不敢直接问,默默地吃完了锅里的鱼肉。
  饭后,林沫把锅清洗干净,揉了揉自己鼓鼓的小肚子,靠在木屋旁晒着太阳,看着远处的风景。
  她突然看到天空中出现了一只千纸鹤,飞得摇摇晃晃,下面还坠着一个红色大包裹。
  林沫心里第一个念头,不会是小蜜蜂机器人刚才说的新人大礼包吧。
  一转眼,千纸鹤运载的红色包裹已经到了眼前。
  林沫把包裹从千纸鹤上面解下来,掂了掂分量,好像还挺沉的啊。
  她刚收到包裹,千纸鹤就化作一张纸,静静漂浮在林沫的面前,上面还有一行小字。
  林沫拿到手里,凑近一看。
  --千纸鹤快递,一日必达。
  纸张重新变成了千纸鹤,在林沫的手里扑棱了一下翅膀,林沫松开手,千纸鹤从她的手里飞出来,很快飞远了。
  林沫不敢置信地揉了揉眼睛,这也太神奇了吧。
  她低头把红色包裹拆开,里面有一个打火机,铁刀,水壶,还有一顶帐篷。
  看着好像挺实用的,林沫摸了摸塑料打火机,感觉不是能用多久的样子,但是能解燃煤之急。
  林沫把东西收好,开心道:“陌锦,这是学院给我们的新手大礼包哎,里面基本的生活用品都有,够我们用一段时间的,就是没有清洁用品,不太习惯。”
  “小蜜蜂里面有商城,直播获得的流量可以转化成金币,你可以用金币购买你需要的东西。”陌锦停下手里的藤条,顿了顿道,“如果夜晚你想直播多赚钱,可以开着,我一般晚上都是让小蜜给关掉。”
  小蜜蜂眼睛里射出一道红色光束,机器电子音响起:“小蜜在呢,我的主人。”
  “哎,真的吗?我来看看。”林沫把小蜜蜂机器人取下来,抱在怀里,清了清嗓子道,“小蜜,你能不能帮我关掉直播?”
  “小蜜正在为您关闭直播。”
  叮咚一声。
  小蜜蜂机器人眼中红色的光束瞬间熄灭,变成一个小胶囊的形状,落在了林沫的手中。
  林沫有点惊奇,捏了捏手里的小胶囊:“小蜜,打开商城。”
  小蜜蜂机器人发出滴滴的声响:“需要先打开直播才能开启商城哦,是否开启直播?”
  “是。”
  小蜜蜂眼睛里的红光重新亮起:“小蜜已经为你开启直播,正在为您开启商城。”
  林沫看到显示屏上出现了一个页面,里面有很多分类,五花八门,她以后能用到的,都涵盖在里面,手指往下拉了拉,里面甚至有活鸡活鸭。
  不得不说这真的很强。
  林沫看了一下上面的余额110贝,转头问道:“陌锦,你有什么要买的吗?”
  陌锦的手里正拿着几根藤条在编织,低着头:“你买吧,我已经花了我自己的钱。”
  “好吧。”
  虽然陌锦这样说,林沫也不可能不考虑她,毕竟陌锦帮了她很多忙,她总要报答人家。
  林沫手买了两人份的清洁洗漱用品,花了70贝,还有一些常用的调味料,花了40贝。
  余额清零,她再次变成了一个穷人。
  可是她还有许多想要的东西没有买呢,林沫突然想到她兜里还有金子,可以试试能不能进行兑换。
  她从兜里掏出来一块金子,问道:“小蜜,我手里现在有一块金子,能把它兑换成商城的金币吗?”
  “小蜜正在为您扫描。”
  小蜜眼睛里的红光闪烁了几下,停了下来。
  冰冷的电子音响起:“扫描失败,无法为您估计该物品的价值,无法折算成商城金币。”
  好吧,那她就不能使用金子了,只能靠直播来获得商城金币了。
  林沫把商城关闭,转到直播页面,她看了一下当前的人数,只剩下50个人了,没有人发弹幕。
  林沫把小蜜蜂放到地上,拿锅去接了水,水烧开了之后放在了水壶里,准备等下放凉了干活累了喝。
  现在应该是夏季,森林里很闷热,这样的天气很可能会下雨,她需要干燥的环境,如果在暴雨中淋雨感冒,很有可能会生病。
  所以她现在要准备一下,把空屋顶给补上,可惜没有斧头,不然她可以弄点干木头来补屋顶。
  从小溪那边路过的时候,看到了一大片干茅草,可以抱过来用来铺在屋顶上。
  林沫把想法告诉陌锦,陌锦主动承担了负责搬运木头,和架起房梁的工作,而林沫负责把茅草运过来。
  林沫把运过来的干茅草,堆成了一个小山。
  而陌锦也已经搬运好了木头,正在搭建房梁,搭建房梁的结构是最经典的斜三角架构,结实的藤蔓将三根红杉木的顶部捆扎起来,然后撑开组成一个标准的三角形。
  陌锦紧接着又在红杉木的框架外添加十几根横木,每一根横木之间的距离都完全一致,横木的两端用藤蔓和主框架捆绑结实。
  陌锦化成了原型的两倍大,用熊掌按了按,确认房梁构建得非常牢固,不会轻易散架,才把房梁架在了木屋的顶部。
  陌锦把房梁搭好之后,尝试性伸了伸熊掌,想捏住林沫的后脖颈把她提起来。
  她低头看了一眼,林沫的小脑袋还没有她的熊掌的一半大。担心弄疼林沫,就把事先编好的藤蔓围成一个簸箕,放在地上,示意林沫站在簸箕上上来。
  林沫把编好的几捆干茅草放在簸箕上面,然后自己再站在上面,一只手拉着藤蔓,等陌锦把她送到屋顶附近,就把用藤蔓编织好的干茅草依次搭在了横木上。
  茅草编得又密又齐,长度正好等于上一根横木到下一根横木之间的距离,分毫不差。
  林沫心里不由得暗暗惊叹,陌锦这眼睛是藏着一把尺子吗,居然计算得这么精准。
  她铺完脚底下的茅草,刚要和陌锦说把她放下去取茅草,陌锦就弯着腰,用熊爪送上来了一捆干茅草。
  胖乎乎的熊爪捏着一捆小小的茅草,看起来特别可爱,黑色的瞳孔里水波荡漾,里面仿佛有星星似的。
  林沫心里一阵激动,她想到冰山做这样的动作就觉得可爱到爆炸。
  陌锦见林沫愣着不动,晃了晃熊掌里的藤蔓,把那捆茅草塞到林沫的怀里。
  林沫反应过来,脸有些红,抱着茅草转过身继续铺。
  过了一会儿,终于铺完了屋顶,陌锦又顺手加固了栅栏。
  厚厚密密的一层茅草把木屋顶部完全覆盖,密不透风,四周围着木制的栅栏。
  林沫揉着有点酸的腰,看着与之前大不相同的新房子,充满了成就感。
  她想起自己早早烧好的水,打开杯盖,里面的水还是温的,想了一下,就先把水杯递给陌锦。
  陌锦弯下腰,接起水杯,微抿了一口,就把水杯还给了林沫。
  林沫惊讶道:“不喝了?”
  陌锦瞥了一眼林沫有些干燥的唇角,轻轻嗯了一声。
  林沫接过水,抬眸见陌锦似乎在看她,眼睫轻颤,默默转过去了一点身子。
  她现在被陌锦看一眼怎么有一种浑身僵硬的感觉呢?
  好奇怪。
  林沫心里泛起了嘀咕,咕嘟咕嘟喝了好几口水。
  她喝完水,打算盖上杯盖,发现杯子里的水在不停晃动。
  林沫还以为是自己的错觉,合上盖子,突然感觉地面一阵猛烈的颤动。
  这是地震了?
  林沫抱紧旁边的大树,刚稳下来身体,就听到咔嚓一声,盖好的屋顶的主梁被一旁的歪倒巨树砸断了,铺好的茅草全都掉了下来。
  地面震动得更猛烈了,像是要用巨斧在大地上劈开一个口子似的,木屋摇摇晃晃快要散架。林沫抱着的树也发出咯吱咯吱的响声,树根从泥土里□□,几乎要倒在地上。
  眼前的一棵年份不够久的巨树,承受不住这么大的震动,一迅雷不及掩耳之势往林沫身上径直砸去。
  林沫来不及躲避,正担心小命不保时,被一旁的陌锦给迅速提溜了起来。
  林沫松了一口气,趴在熊臂上,一脸紧张地问道:“怎么回事啊?”
  陌锦眉心微拧,没有回应,左右闪避着砸过来的巨木,带着林沫往高处的山崖上去。
  她们离震动的地方越来越近,林沫埋在陌锦厚实的绒毛里,心脏怦怦直跳,疾风在她的耳边呼啸,身后倒下了一片又一片的巨树。
  终于停了下来。
  林沫转过头,睁开眼睛,被眼前的景象惊呆。
  ——山崖下,数以百计的巨型动物在此处厮杀,互相撕扯啃咬对方的皮毛时,发出惊心动魄的嘶吼,布满干涸裂痕的土地,此刻溅满了鲜血。
  这是她第一次看到这么血腥残忍的战争。
  林沫被深深地震撼到了。
  她想不明白这么大的一个森林,拥有广阔的绿色覆盖面,为什么在悬崖下面会是这样一个鲜血淋漓的屠宰场。
  厮杀还在继续,根本没办法上去阻止。
  林沫眼睁睁地看着这些动物像疯了一样去战斗,却无能为力。
  林沫沉默了很久,皱着眉头:“怎么会这样?”
  陌锦敛去眉间的凝重,化成人形站在林沫的身边:“争夺资源。”
  “我们不能阻止吗?”
  “适者生存。”
  林沫的眉头皱得更紧了,她并不认同陌锦的适者生存,为了争夺资源非要用残忍血腥的手段吗?
  陌锦语气平淡道:  “你在人类社会呆太久了。”
  林沫看着山崖下面的惨烈景象,摇头:“就算我不是人类,我也想阻止这种残忍血腥的方式。”
 
 
第9章 
  此时落日熔金,暮云合璧,晚风吹来带着一丝凉意。
  夕阳的余晖落在林沫的脸上,撒上一层淡淡的金色光芒,鼻尖微翘,粉色的樱唇抿得很紧,黑色的眸子透着一股坚定。
  像是刚初生小野兽,透着一股执拗的野劲。
  陌锦挑眉问道:“你想怎么阻止?”
  以林沫的能力是可以阻止这些野兽搏杀,如果教她怎么施展灵气,林沫学会了之后,若是控制不当,会一次性耗干她体内的灵气,对她的身体造成损伤。
  所以她不会教导林沫。
  林沫坚定道:“我会找到办法的,学校说了,实习是来救助这些小妖怪的,我们不能坐视不理,既然来到这里,我也不想这次实习是毫无意义的。”
  林沫接着解释道:“我以前一直觉得自己是个人类,但是你和宋晴都说我是一棵竹子精,还是一棵千年竹子精。”
  林沫说到这儿,唇角带上一抹笑意:“我以前不相信,直到昨天才相信了一点,不过,无论是人是妖,我都是我自己啊,现在虽然只有一点小小的能力,但是能帮助到一个妖,就帮助一个妖。”
  心存善念是好事,但不是所有的善意都会被人所接受,这终归是林沫自己的选择,她不能随意否定。
  陌锦深深地看了一眼林沫,“既然是队友,那就一起吧。”
  林沫惊讶地转头,有点不敢相信,随后一脸感动地说“谢谢你,陌锦。”
  陌锦眼眸微垂,神情冷清,并没有任何动容。
  山崖下面的战斗已经接近尾声,很多妖怪身上都挂了彩,部分死去的妖怪来不及被同伴带走,就被获胜的妖怪吞吃入腹。
  林沫决定从山崖下去,和陌锦一起去一探究竟,看看这些妖怪到底是在抢夺什么资源。
  林沫在下山的路上,却遇到了惊慌失色的小猞球。
  小猞球没看清路,一下子撞倒在林沫的腿上。
  林沫的腿撞的有点疼,抽了抽唇角,把小猞球拉开了一点:“发生了什么,这么着急?”
  小猞球哇的一声,大哭了起来:“我刚刚看到族长爷爷,族长爷爷身上都是血,大祭司和二黑叔都说他快不行了。”
  林沫重复了一遍,才听懂了小猞猁的话,她忙问道:“你们还有族长?”
  小猞球抹着眼泪:“我们这儿每一个种族都有一位族长的,族长爷爷会安排年轻的雄性猞猁去狩猎,雌性猞猁负责养育幼崽,狩猎获得的食物会由族长爷爷负责分发,如果食物充足的情况下,还会分给年老的猞猁和失去母亲的幼崽。小时候我和哥哥刚失去了母亲的时候,是族长爷爷照顾我们,给我们一些肉吃。”
  小猞球哭出了鼻涕泡:“族长爷爷真的是一个特别好的人,求求你们救救他。”
  林沫刚要出声安慰,陌锦一个手势打断了她。
  陌锦冷冷道:“帮你救族长爷爷可以,但是你要付出一些代价,完成一个契约。”
  小猞球止住了哭声:“什么代价都可以,只要能把族长爷爷救活。”
  陌锦双手快速结出一个繁杂的印,紫色的契约结成,打进了小猞猁的额心。
  小猞猁的眼睛闭紧,额头上淡金色的印记显现一遍,便消失了,它再次睁开眼睛,额间多了一搓儿金色的毛发。
  林沫有些担忧:“有没有感觉哪里不舒服?”
  猞球甩了甩又粗又长的尾巴,伸了个懒腰道:”刚刚有一点困,现在好多了。“
  林沫松了口气,没事就好。
  她转头问道:“陌锦,现在契约达成了吗?”
  她之所以没有问陌锦为什么要和猞球达成契约,是因为陌锦实力很强,就算她不和猞球达成契约,想要猞球做什么猞球也不能反抗,达成契约,猞球身体并没有什么不适,代表陌锦目前并没有做威胁猞球生命的事情。
  既然这样,她就更没有质问的理由,陌锦做事也有她的考量,她只要相信陌锦就行了。
  陌锦点了点头,轻轻嗯了一声。
  林沫:”那事不宜迟,我们现在赶紧出发吧,猞球你路上再说,你的族长爷爷是怎么受伤的。“

返回首页
返回首页
来顶一下
加入收藏
加入收藏
推荐资讯
栏目更新
栏目热门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