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收藏 | 设为首页 | 会员中心 | 我要投稿 | RSS
福书网
站内搜索: 高级搜索 如有淫秽信息或侵犯了您的版权请联系邮箱[email protected]删除

 

您当前的位置:首页 > 2020

冰山御姐是个软萌怪【种田文】──云深见鹿

时间:2020-09-21 08:57:38  作者:云深见鹿
  林沫上前一步,从上衣口袋里掏出在学校时的学生证,解释道:“你别担心,我们是茂林学院的实习生,是学院派来救助小精灵的,没有恶意。”
  小猞猁的脑袋从他身后钻出来:“哥哥,她们是好妖,昨晚我被她们抓到了,她们都没有吃我,还把我放了。”
  小猞猁哥哥立刻转过头,仔细检查了小猞猁的身体,确认小猞猁身上没受伤,才半信半疑地接过林沫的学生证。
  崭新的学生证上写着茂林学院四个大字,下面是一张一寸的白底照片,照片上的林沫白净可爱,透着一种热情洋溢的青春气息。
  ——植物系9012届
  他想起来了,他听爷爷说过,很久很久以前,爷爷还像小猞猁这样是个刚成精不久的小妖怪的时候,遇到过来自茂林学院的实习生,那时候她们帮助了好多弱小的小精灵,还教会了它们如何用语言沟通,认识文字。
  而且爷爷说当时的那两位实习生姐姐长得像天上的神仙一样,法术也特别高强,眼前的林沫和陌锦的形象慢慢和曾经形容过的仙女姐姐们重合了。
  小猞猁哥哥放松了警惕,把学生证还给了林沫,脸色微红道:“不好意思,差点误会你们了。”
  “没关系的。”林沫挥手表示并不在意。
  “我叫林沫,这是我的……”林沫歪了歪脑袋看向陌锦,一时之间有些卡壳,语气中带着一丝犹豫,“嗯……队友?”
  见陌锦微微点头,林沫慢慢呼出一口气,还好陌锦没有说不是,不然也太丢人了。
  林沫紧接着道:“你们叫什么名字?”
  小猞猁的哥哥半靠在墙上,坐直了身子:“我叫猞圆,这是我的弟弟猞球。”
  林沫噗嗤一声笑了:“你们家族对于圆球有什么爱好吗?”
  猞球抢着说道:“我们家都吃不饱,没一个胖的  ,爷爷就很羡慕隔壁家的胖墩 ,给我们起的名字,就是希望我们以后能吃饱穿暖。”
  猞圆抓了抓脑袋上乱蓬蓬的毛,沮丧道:“这些年环境变得越来越恶劣,很多动物都无法生存下去了,有些实力强大的妖精找不到吃的,就抓刚刚成型不久的小妖精来吃。猞球刚化形不久,还没有多少法力,所以我才担心它被妖吃掉。”
  正是荒山野岭小瘦妖,环境恶劣长不高,唯有寄托于姓名,才能幻想长的好。
  林沫点了点头,她一路走来也觉得这里太荒凉了。
  猞球着急道:“如果你能给我哥哥治疗好腿伤,我愿意把我的宝贝都送给你。”
  林沫好奇问道:“什么宝贝?”
  猞球天真地答道:“亮晶晶的石头。”
  林沫满头黑线:......
  她该不抱有什么期望才是。
  林沫重新牵起唇角,保持微笑:“好吧,应该也算是个宝贝吧。”
  林沫转头问向陌锦:“陌锦你刚刚说的有办法是什么办法?”
  “救它的办法在你身上”,陌锦看向一脸困惑的林沫,淡淡道,“植物一族与生俱来拥有生长复苏的天赋,可以对受伤的动植物进行治疗,只要你利用自己的能力,就可以治好它哥哥的腿伤。”
  我怀疑你在一本正经的胡说八道,而且我还有证据。
  林沫:“其实我一直觉得我是个人。”
  陌锦:“你只是成精之后一直在人类社会长大,所以才会误认为自己是个人类罢了。”
  陌锦见林沫睁大了眼睛,越来越茫然的神情,暂时放弃了想要继续说的话,也许以前的事情就算重新提起,对小竹子来说也是不值得记住的吧,不然又怎么会这么容易忘记。
  陌锦思及此,心冷了几分,垂眸道:“你把手抬起来,放在它受伤的那只腿上,然后闭上眼睛感知一下周围的能量波动。”
  林沫依言照做,然后闭上了眼睛,静下了心神。
  猞球和它的哥哥猞圆同时屏住了呼吸,眼睛一眨不眨地看着林沫。
  林沫起初还带着半信半疑,后来真的感受到莹绿色的小光点在她身上跳来跳去,她心中感到一阵惊奇,这时候陌锦的声音在她的耳畔边响起:“试一试看看能不能抓到它们?”
  林沫憋了口气,腮帮子鼓起,暗自开始发力,脸色慢慢变得通红。
  一只微凉的指尖在林沫的腮帮子上轻轻戳了一下。
  林沫瞬间泄了气,抬眸去看,陌锦双手抱臂,眉头微皱,脸上的表情和刚刚她看猞球的表情一模一样。
  林沫甚至从这个目光中读出了一丝悲悯,还带着一丝嫌弃。
  嘤,被嫌弃了呢。
  林沫垂着头,一副犯错的无辜可怜样。
  林沫这个样子,陌锦倒是不忍心说她了,就是觉得有点脑壳疼。
  她用手指揉了揉自己的太阳穴,淡淡道:“用你的精神力,而不是憋气,憋气抓不到它们的。”
  好吧,原来是这个样子。
  林沫瘪了瘪嘴,重新进行感知,用精神力去捕捉这些莹绿色的小光点,过了一会儿,终于抓到了一小团,她忍不住雀跃出声:“我抓到了!”
  猞球和猞圆提起来的心终于放了下去,脸上同时挂起了大大的笑容。
  陌锦的声音一如既往的冷淡:“嗯,试着把这个绿色的光团送到猞圆受伤的腿上。”
  林沫重重地点了点头,她的手指翻转向下,轻轻把光团覆盖在猞圆受伤的腿上,微微用力挤压了几下,噫,居然还挺有弹性。
  林沫想起来她以前揉面团的时候,一大团面不好揉匀,可以把它们分成几小团,就好揉多了。她把光团也分成了几小团,分别挤进了猞圆的腿里,光团进入猞圆的腿中,林沫也看到了猞圆的腿部经脉和经脉受伤的地方,她耐心地把几小团重新糅合在一起,温和地包裹在受伤的经脉上,很快那条经脉像是干涸的小溪被重新疏清了溪底的淤泥,重新流淌出来干净畅快的溪水。
  猞圆感觉整个妖从腿上到身上瞬间变得暖乎乎的,以前那种阴冷的感觉没有了,身体反而比以前更强壮了。
  猞球看到哥哥脸上的气色明显得好了起来,激动道:“哥哥你的腿好了吗?”
  猞圆眼睛里带上一抹喜色:“感觉舒服了很多。”
  林沫听到这话收回手,睁开眼睛,看着猞圆从地上站了起来,走了几步,根本看不出来他的腿曾经受过伤。她的脸上也同样带着一丝兴奋。
  猞圆的眼眶满是热泪:“太谢谢你们了,以后你们需要什么都可以对我说,我愿意竭尽所能地帮助你们。”
  猞球抢着说道:“我也是。”
  林沫有点不好意思,她有些无措地看向陌锦。
  陌锦不知何时已经站在了洞口,逆着光,看不清她的神色,但是背景看着有些萧瑟孤寂,她能感受到陌锦其实并不喜欢这种感觉。
  林沫转过头,刚要说不用了,看到小猞球手里面捧着的一大堆亮晶晶的金块,整个人眼睛瞬间亮了。
  猞球把金子捧到了林沫面前,真诚道:“这是我最喜欢的玩具,是我在河边玩以前捡到的,谢谢你救了我哥哥,现在都送给你了。”
  真是个实在的小妖怪呢。
  林沫接过金子装进兜里,这些金子够她买一套房子了,赚大了,就算和陌锦平分的话,她也可以赚半套房子呢,美滋滋。
  她越看小猞球越觉得顺眼,她以前怎么没发现小猞球这么可爱。
  林沫微笑着刚想摸摸小猞猁的头,身后就被一道冷冷的目光射中。
  林沫缩了缩脖子,瞬间收回了手,对小猞球笑得春风满面:“我很喜欢你送的东西,这些就当是报酬好了,不需要别的东西了,对了,你们知道树林里的小溪在哪吗,以前茂林学院的实习生都在哪里落脚的?”
  猞球开心道:“你喜欢就好了。”
  猞圆紧张到脸红道:“那些礼物太轻了,我以后会送给你们别的礼物的。小溪就在附近,以前的实习生好像也是住在小溪附近的,她们还在那里搭了一个小木屋,不知道现在会不会已经坏掉了。我还要去捕猎,猞球知道在哪,等下可以带你们去。”
  “那好吧,谢谢你们了。”林沫听到有实习生以前居住过的小木屋,瞬间心动了,她终于不用过风餐露宿的日子了。
 
 
第6章 
  有了房子除了能遮风挡雨,最重要的是,还能抵御野兽的侵扰,能给她和陌锦减少很多不必要的麻烦。
  她开心地小跑到陌锦面前:“它们说这里有房子,我们可以不用在外面住了。”
  陌锦眼睑低垂,视线从林沫身上移开。
  林沫察觉到陌锦没有像她想象的那么开心,有一点小小的失落感。
  林沫一路上一直在心里默默想着要怎么安排新房子,毕竟是她以后要住的地方,还是要好好规划一下。
  到了地方可以先把睡觉的地方扫出来,如果床大一点的话,陌锦睡在外面,她可以睡在里面,如果床小一点的话,她就要找点木头,在床旁边多堆一些干草垫......
  等她到了小猞球说的房子面前,彻底傻眼了。
  这个房子和林沫的想象相差甚远,只有外部勉强符合一个小木屋的形状,甚至连屋顶都没有。
  木屋四周是用木制的栅栏围了起来,栅栏附近有些地方已经有大树生长,破坏了栅栏的主体结构,部分栅栏早已腐坏,看起来破破烂烂,上面长满了木耳类的菌菇。
  木屋里里外外全都长满了野草,明显已经荒废很久了。
  不过木耳就是食物啊,她可以做木耳汤,清炒木耳,凉拌木耳,都非常鲜美!
  林沫眼中闪过一丝光亮,快走了几步过去摘木耳。
  木耳捏在手里很柔软,而且个头也不小,看起来很肥美,林沫摘得开心,这些木耳够她和陌锦吃三四天呢。
  “嘶嘶~”
  林沫突然听到一阵诡异的嘶嘶声,摘木耳的动作没停,随意瞥了一眼。
  这一眼把她吓得快把手里的木耳扔出去了。
  离她不到半尺的地方,盘着一条婴儿胳膊粗细的红蛇,吐着信子,目光正紧紧地锁定在她的脖子上,巨口已经张开,露出阴冷的毒牙。
  下一秒,一把利刃嗖地一声穿过红蛇的口中,整条蛇被钉在了树上。
  林沫神色一怔,吓得不敢乱动,呆呆地看着陌锦从她身边走过,把刀子从红蛇的身上取下来。
  红蛇跌落在地上,红色的鲜血顺着伤口流下来,再没了动静。
  陌锦眼睛没抬,平静地用利刃削掉旁边的一块树皮,用树皮来擦拭利刃上的血迹。
  容颜精致,红唇微抿,看起来强大又冷酷。
  林沫心里一阵呐喊,啊啊啊,这样的陌锦简直A爆了。
  她顺手拉过一旁被吓呆的猞球,揉着它的小脑袋,强行撸毛,用这种方法来表达她心中的激动。
  小猞猁抬头,它的毛快要被林沫撸掉几根了,凶巴巴道:“嗷呜!”
  林沫放轻了手里的动作,捏了捏小猞猁的耳朵,目不转睛地看着陌锦,一时之间竟有些不好意思开口了。
  陌锦停下手中的动作,眉头微蹙,目光落在林沫的手上,她突然觉得眼前这一幕很扎眼。
  林沫摸别的小动物居然这么开心。
  她不够可爱吗,她的耳朵不圆吗?
  “陌锦。”林沫紧张地捏紧衣角,“谢谢你。”
  陌锦没有回应,径直从林沫的身边擦肩而过,连一个眼神都没有给林沫。
  她走得很快,并没有打算给林沫追回她的机会。
  “陌锦!”
  身后很快传来林沫的喊声,陌锦的脚步顿住。
  林沫现在就算哭着求她回来,她也不会那么容易回来的。
  “今天中午我们吃木耳鱼汤,你记得早点回来哦。”
  陌锦:……
  林沫看着陌锦走远的身影,有些出神,陌锦是心情不好吗,还是想要故意躲着她?
  可是陌锦为什么要躲着她呢?难道陌锦偷偷暗恋她?
  她摇了摇头,暗恋中的人也不会那么奇怪吧,还是说陌锦其实是控制不住想吃她头上的竹笋,但是又不好意思说,毕竟提出来这样的要求会很尴尬。
  林沫恍然大悟,怪不得昨天陌锦对她这么好,原来是想吃她头上的竹笋。
  林沫想到这摸摸头上的笋,好像又长高了点,也不知道够不够陌锦一顿吃的呢。
  她一定要吃饱饱的,这样头上的竹笋才能长得好,陌锦就能多吃一段时间。
  林沫决定今天中午多吃点,先把木耳都给摘下来。
  不过摘木耳之前,她还是要先把蛇给埋远一点,然后把周围的野草都给拔掉,再把木屋四周的木板都检查一下,看看有没有腐坏严重的,尽可能加固一下,这样她晚上呆在里面就安全多了。
  毕竟她也不能每次都靠陌锦来救她,做好基本的安全措施给陌锦少添点麻烦。
  那么从今天开始,改造木屋计划正式启动!
  林沫拔草拔得热火朝天,一旁的猞球跟着林沫一起拔草,“”不一会儿就把附近的野草都给拔光了。
  收拾完木屋,林沫一头热汗,不过辛苦没白费,她获得了一个生了锈的铁锅、一个断了一条腿的桌子,小半袋木耳。
  只是没有她期待的小床,今晚估计又要睡硬硬的干草垫了。
  不过有房子已经很不错了,以后这些东西可以慢慢添置。
  林沫打算先把铁锅拿去溪边洗洗,烧一锅开水喝,然后抓两条鱼,路上看看有没有香料类的植物,熬个鱼汤当午餐。
  林沫推了推地上的猞球:“走吧,我们一起去溪边看看。”
  猞球毛茸茸的嘴角上还沾着一根野草,它吐了吐粉红色的舌头,跑在了林沫的前面,带着她过去找溪水。
  溪水离木屋的距离并不远,不到十分钟林沫就到了溪边,小溪并不宽,只有一米左右,水源干净清澈,旁边还有散发着淡淡清香的野花。
  她迫不及待地捧起了水,洗了洗脸,感觉整个人都神清气爽了。
  林沫抬起头,突然发现上游不远处有一只大熊猫。
  大熊猫坐在草地上,圆滚滚的脑袋背对着她,露出两只黑色的小耳朵,看起来格外憨态可掬,旁边石头上还有两条已经被处理干净的草鱼。

返回首页
返回首页
来顶一下
加入收藏
加入收藏
推荐资讯
栏目更新
栏目热门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