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收藏 | 设为首页 | 会员中心 | 我要投稿 | RSS
福书网
站内搜索: 高级搜索 如有淫秽信息或侵犯了您的版权请联系邮箱[email protected]删除

 

您当前的位置:首页 > 2020

[重生]金主老公不好哄──真真酱

时间:2020-09-21 08:56:30  作者:真真酱

 

 
  文案:
  正经版:
  在庄凌的心里,舒伯珩一直被列为头号阶级敌人,他步步为营害得自己家破人亡,又以爱之名圈养自己十年,他本以为,这辈子舒伯珩落到什么下场都是自作自受,他不会同情,更不会爱上他。
  可是当他意外死亡之后,他才发现,一切的以为,只是他以为。
  舒伯珩这个人爱得太深,才会容许他误会他自此,并在被工作拖垮了身体之后,又义无反顾地落入自己的圈套,最后终于油尽灯枯。
  不过谁伤了谁,谁失了心,已经不重要了。
  因为,他们都死了。
  若有来世,庄凌决定要用余生来补偿上辈子对他犯下的罪孽,不离不弃直到永远,并安心替他调养好身体,让他不至于重蹈那一次的覆辙。
  可是谁告诉他他怎么这么倒霉?竟然重生在他去舒伯珩家要求单方面解除不正当**关系的第二天。而舒伯珩本人也被自己气进了医院。
  没有包养没关系,我们来谈场正经的恋爱吧。
 
  逗比版:
  庄凌在即将走上人生巅峰的时候,被吊灯砸死了。
  他重生回两年前,找回曾经被他伤害的老公,可是老公不理他了。
  庄凌:老公老公,我做了一个噩梦,梦到你死了!(抱住)
  老公:哦。
  庄凌:老公,我发现我离不开你了。
  老公:哦。
  庄凌:老公,求原谅么么哒!(╯3╰)
  老公:→_→
  另有50万完结《你确定要和我离婚?》了解一下⊙▽⊙
 
 
第1章 最佳男主
  二零一五年九月二十日,三年一度的金玫瑰奖颁奖典礼又在万众瞩目中拉开序幕。
  此次的颁奖典礼对庄凌意义非凡,因为他不仅凭借一部《面具战神》获得了最佳男主角的提名,还被媒体评为是“最有可能摘得影帝桂冠的入围者”。
  他很清楚,如果这次一举成功将会带给他什么。最年轻影帝的殊荣,源源不断的片约,以及,大仇得报的资本。
  想到这里,他不禁坐得更直,抬手正了正领带,目视前方。
  在他的右边坐的是提名“最佳女主角”的何宁儿,在《面具战神》中扮演自己的妻子,然而他们在现实中却只是泛泛之交。在自己的左边,坐的却是周青。
  自己的发小,入圈十年最好的伙伴和后盾。
  此时他的身体正有意无意地紧贴自己,甚至偷偷伸过手来握住自己放在腿上的手。
  “紧张吗?”
  “还好。”
  周青这一次也获得了“最佳男主角”的提名,只是话题度却不如自己,很多人不看好。
  “那就好,你出了很多汗。”他说。
  庄凌诧异地转头,对上他始终盛满温和的双眼,不知道为什么,他的心里打了个突,总觉得接下来会发生什么。可是他不动声色,抿嘴笑了一下后又将目光移到台上。
  现在主持人正在念的是“最佳导演”的提名名单,很快就要到“最佳男主角”了,庄凌虽然嘴上说不紧张,但是他放在腿上的手还是悄悄地握成了拳。
  “现在我公布,本次金玫瑰获得'最佳男主角'称号的是,庄凌!”
  “……”
  观众席上静默了一瞬,紧接着就爆发出排山倒海的掌声。庄凌看到前排的几个老前辈投给自己“果然如此”的目光,他回以微笑,定了定神从座位上站起来与前来道贺的人一一握手拥抱。
  然后低头再次整了整领带,就缓步走上领奖台。
  当他接过以一支盛开的玫瑰为形的水晶奖杯之时,如雷般的掌声再次席卷而来。
  庄凌望着台下,只觉得突然心头一阵酸涩,仿佛下一刻就要落下泪来。这一刻,他实在是等得太久了。没有人知道他为此付出了什么,更没有人了解,在夜深人静的时候,他其实更想要亲人和一个知心的爱人陪着,而不是这虚假的荣耀。
  “庄总,粉丝们都叫您庄总,因为您经常演霸道总裁。我能这样叫您吗?”
  “可以,您请便。”在外人面前,庄凌都是温和有礼的翩翩公子形象,他所有的刻薄,都给了一个人。
  一个不可能在场的人。
  他笑着摇头,努力想把不经意跑进自己脑海的形象驱赶出去,随即笑意盈盈地注视着主持人。
  “那么,此次荣获影帝称号,您有什么话想对粉丝,业内前辈,或者电视机前的观众说呢?”
  “我想说,这次获奖是意料之中,也是意料之外。我要特别感谢我的经济公司以及《面具战神》的编剧和导演,是他们……”
  “啊!!!——”一声刺耳的尖叫过后,庄凌还没有反应过来发生了什么事,人已经躺在冰凉的地上了。
  他感觉到温热的鲜血顺着他的额角缓缓流下,流进他的眼睛里,让他看不清楚眼前的场景。
  在他的周身,遍布着支离破碎的吊灯碎片。
  周围的慌乱和骚动还在持续,让他最脑壳生疼的就是身边的主持人用最尖锐的声音喊着,“叫救护车!”
  他想说,你们别白费力气了。可事实是,他只能徒劳地张张嘴,一个音符也吐不出来。
  没想到我庄凌,上一刻还如此风光,下一刻却要这么狼狈地死去。
  他半眯着眼睛眷恋地朝台下看了一眼,看到的只是血雾一片,便不甘地失去了所有的认知……
 
 
第2章 刺激大发了
  十点四十五分,京城博仁医院的VIP病房里,半躺在床上的人看到电视机里的这一幕,瞳孔猛然收缩,喷出一口鲜血就向后仰倒,捂着胸口不省人事了。
  “伯珩!!!”
  “快!送抢救室!”
  “不好了!瞳孔放大!心脏停跳了!”
  舒伯珩几乎是一被推入抢救室人就不行了。抢救过程中两度出现心脏骤停的情况。经验老道的心外科主任两手提着除颤仪站在床边都止不住地发抖,直到护士在电极板上涂了导电糊示意他动手的时候,他才深吸了一口气,开始电击。
  不是他怯懦,实在是躺着的这人身份太重要了,如果让他死在手术台上,他不知道等待他的会是什么。
  舒伯珩的身体随着一下一下的击打按压,弹起又软绵绵地落下,双目始终紧紧闭着,头无力地偏向一侧。
  “主任,怎么办?”
  “继续。”
  “血压测不到了,心音也……”
  “嘀————”
  所有人就像突然被按下了静止键一样,停下了手头的动作,缓缓回头,眼睁睁地看着心电图连成一条直线。
  而几乎是同一时间,在走廊西面的另一间抢救室里,也有一个病人宣布抢救无效。
  ……
  庄凌觉得他应该是死了,可是事实上,他能动、能看、能听,只是觉得身体轻飘飘的,落不到实处。
  起初,他并不知道这是怎么回事。
  直到他看到手术台上自己头破血流的尸体,才恍然大悟,原来这种状态叫做灵魂。
  自己果然已经死了,以这样狼狈的姿态。庄凌心中说不出是不甘还是眷恋,他看了一下已经盖上白布的尸体,飘飘然跟着轮床出了手术室,顺着走廊来到东面。
  那边也有另一堆亲属在哭喊,庄凌叹息,能够同年同月同日死,也是一种缘分。可是,当他看清那些崩溃的人的面容之时,顿时如遭雷击!
  舒仲琛,舒伯珩的二弟,此时正没骨头似地跪倒在地上,任由两个人搀扶着,两眼通红地死盯着正缓缓推开的手术室大门,如同困兽一般。
  “哥……大哥!!!呜呜……”
  舒伯珩!
  不……不会的……不可能的!舒伯珩怎么可能会死?!他不会死的!
  庄凌面带希冀地跟他看着同一个方向,希望从里头推出的是舒伯珩还带有生命体征的躯体,或者是别的什么人。
  他无比希望这可能是舒家人或医生搞错的一场乌龙,虽然理智的他告诉自己,这不可能。
  轮床确实如他所愿推了出来,同样盖着白布,可是庄凌知道,那就是舒伯珩。
  因为只有这个人,会在病骨支离的时候,固执地依旧在无名指上套着一个银色的素圈,明明已经那么宽、那么大了,也不知道他在坚持什么,只因为这个戒指,是自己送的吗?
  如果说出去,天恒的总裁天天带着地摊货,不知道会有多少人惊掉眼珠。
  “节哀,舒总他……”
  心外科主任刚摘下口罩,一句话还没说完,就被突如其来的拳头打得后退了好几步,全凭护士扶着才能站稳。
  “庸医。”
  “周哥!我大哥不会死的!他不会死的对不对?”
  “小琛,你……”被称为周哥的男人后退一步,头偏过去,似乎不忍看舒仲琛眼中的希望破灭。
  他自己,又何尝不是接受不了这个事实?
  从此世间,再也没有一个叫做舒伯珩的男人,而庄凌……周程想,这也算全了你的夙愿吧。
 
 
第3章 葬礼
  庄凌是以灵体的状态参加舒伯珩的葬礼的。
  这天天下着蒙蒙细雨,气候也十分寒凉。西郊的常山殡仪馆,第一次接待了这么多来自各行各业的风云人物。他们有的甚至经常在电视上出现,可是他们今天,清一色地穿着黑色西装,胸佩白花,手持一把黑伞有秩序地走上台阶,步入充满压抑气氛的厅堂。
  那里面躺着一个不到三十的年轻人。可是谁也不敢不把他当回事。
  谁都知道,舒家大爷舒伯珩是个传奇人物。十年前那场席卷全球的金融危机,让舒氏上任董事长不慎中招,舒家一夜之间一贫如洗,还背上了巨额债务。当时年仅十九岁的舒伯珩匆匆结束学业,回国临危受命,重整舒氏集团,过上了十年替父还债的日子。
  人们只看到天恒帝国如今的庞大和强横,却不知道他前些年赚的钱悉数分季度进了银行的口袋。为此,他还付出了健康、自由,和爱情。
  就是这样一个在外人看来强如钢铁的人,竟会匆匆结束他近三十年的生命。讣告一发出去,几乎没有人相信。
  庄凌游荡于人来人往的灵堂之中,除了他自己,没有人知道他的存在。
  他看着往日花花大少一般的舒仲琛,一夜之间成长为已经能够独挡一面的人,在周程的扶持下,一力操办长兄的后事。
  看着舒家小妹哭得梨花带雨站在最末,还不忘维持着大家闺秀的风范,给前来吊唁的宾客鞠躬。
  庄凌觉得整个灵魂都是撕裂般地疼痛,他飘到冰棺旁往下看,舒伯珩一脸平静地躺在那里,仿佛只是睡着了,他双手交叠放在腹部,显得庄重而规矩。庄凌不禁想,那自己的追悼会呢?谁又能为自己操持呢?
  庄凌以前想过,假如自己死去了,为自己操办后事的,一定就是舒伯珩。
  可是现在,舒伯珩也死了。
  他是为什么死的呢?
  “我听说舒总那时其实已经快不行了,只不过硬撑着不让我们看出来而已。”
  “是啊……我姑姑就在博仁医院工作,听她说……心衰三级,能撑这么久已经是奇迹了。那庄凌的死,不过是压倒骆驼的最后一根稻草而已。”
  “庄凌?那个没影帝命的演员?又关他什么事?”
  “你还不知道吧,舒总就是看了庄凌被吊灯砸到所以发病的。听说在推进手术室之前,心脏就已经停跳了。”
  “这还真是……情深意重啊。对一个戏子这么痴情,当真闻所未闻啊。”
  “哼!再痴情有什么用?还不是被人当做垃圾一样丢弃!”
  庄凌听到这里的时候已经头晕目眩,几乎要魂飞魄散了,他疯狂地冲那些人嘶吼,“你们知道什么?舒伯珩害死了我父母!而他做的这一切都是为了得到我!他落到这个下场都是他自找的!”可是,他无论如何也不能忽略来自心灵深处的那一抹痛苦。
  “也不知道这人怎么会不知好歹到这种地步?舒总一直拿那庄凌当祖宗一样供着他,甚至还利用天恒的资源为他父母报仇……”
  “等等!这么隐秘的消息,你是怎么知道的?”
  “呵,我侄子就是天恒总裁办的人,他有一次……”
  “……”庄凌已经完全听不进去了,他只是疯狂而徒劳地摇着那些人的肩膀,哀求道:“不要说了……不要说了……”
  可是那些残忍的话语还是固执地割开他的心,在上面划上一道道伤痕。在他们的谈话中,他知道了很多他以前从没探寻过的真相,也知道了舒伯珩一直以来默默为他做的一切。
  他恨自己过往被仇恨迷住了双眼,竟将他对他的好视而不见,甚至狠心将他伤得千疮百孔……
  庄凌觉得他的头越来越晕,越来越痛,几乎就要爆炸开来了。
  他控制不住整个灵魂跪倒在冰棺前面剧烈地颤抖着。
  就在他快坚持不住的时候,周程过来了。
  “你们在说什么?”这个人还是一如既往地面无表情,只在面对舒伯珩的时候面部才会稍微柔和一点。
  庄凌知道他一向不待见自己,曾在背后轻蔑地直呼他为“戏子”,甚至直言他除了一张脸能看,就一无是处了,脑子更是不行。其实,除了他,舒家的次子和独女对他的态度也不好,活像他欠了他们舒家几千万一样。
  现在看来,他们应该都是知道真相的。只有自己像个傻子一样……
  “几位在灵堂议论这些事情,夜里可睡得安宁?”周程只说了这么一句话,就招手叫人把这几个嚼舌根子的人给扔出去了。
  人都消失后,他自己默默地站在冰棺前,喃喃说了一句话:“伯珩,若有来世,不要再为他伤害自己。我会心疼。”

返回首页
返回首页
来顶一下
加入收藏
加入收藏
推荐资讯
栏目更新
栏目热门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