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收藏 | 设为首页 | 会员中心 | 我要投稿 | RSS
福书网
站内搜索: 高级搜索 如有淫秽信息或侵犯了您的版权请联系邮箱[email protected]删除

 

您当前的位置:首页 > 2020

我们根本停不下来【平步青云】──钧墨

时间:2020-09-16 15:53:36  作者:钧墨

 

 
  文案:
  谢嘉杭,现代知名桌游主播,sgs线下赛冠军。
  他穿越回古代听见的第一句话便是——
  “给朕把这贱人贬入冷宫!”
  谢嘉杭:听听,这说的是人话吗?
  一段时间后——
  谢嘉杭:这里的人桌游技术好,说话又好听,个个都是人才!我超喜欢在里面的!
  #大魏冷宫蛇鼠一窝日常#
  魅力只针对男人的绝色美少年,无时无刻不在勾.引人
  高大帅气的画师是美少年忠实舔狗,胸前刺着一条蛟龙,疑似有心造反
  连后宫宠妃都搞的花花公子,唯独对青梅竹马鬼才商女爱在心口难开
  还有在后宫兜售奇怪药粉的表面老好人,用钱打脸的跋扈大少爷,深藏不露的大军阀千金
  一群随便肆意的家伙横行后宫,把冷宫硬生生变成非正常人类聚集地。
  谢嘉杭成为魏国牌王后,魏国皇帝当场真香,西凉土匪皇子也死皮赖脸凑上来。
  谢嘉杭:小孩子才做选择,大人我当然是……
  不选不行。
  ps:献给那些消磨于桌游的时光。
  【阅读提示】
  作者是三国杀十年发烧友,本文纯个人向,自娱自乐之作。
  如果想要看的话,此文纯打牌的章节不多,可以往后拉几章,不懂三国杀也不影响阅读剧情。
  
 
 
第1章 初出茅庐1
  眼睛一闭,一睁,换了整个天地。
  “给朕把这贱人打入冷宫。”
  这是谢嘉杭穿越之后听见的第一句话。
  虽然没有在第一时间反应过来贱人指的是自己,但从周围宫女们的视线和神情中,他已经领会了自己将要离开这个陌生的华贵宫殿的意思。
  一下子众人走的走散的散,只剩下一个怯生生的小丫鬟帮着他收拾东西,几次看着他的脸欲言又止,想说什么却没说,只是偶尔用悲戚的眼神瞟他一眼。
  临走之前谢嘉杭在没能带走的一面大铜镜前看到了现在的自己。
  脸和现代的样子如出一辙,只是少了休息不足导致的脸色不好,配上乌黑的长发和一身湖绿色广袖长袍,显得格外俊雅。
  这身和他某一次参加三国杀主播线下活动时cos陆逊的样子有异曲同工之妙,只不过衣料的质量比当时被强行套上的那套好太多。
  他对着镜子轻声喃喃:“君子生当如鹿。”
  “……”
  小丫鬟正用惊悚的眼神看着他。
  冷宫在历史上是个非常恐怖的地方,宫里的差役对失宠的妃嫔任意打骂,什么脏活累活都让他们干,还只能吃上残羹冷炙……
  但谢嘉杭见到的景象似乎并非如此。
  他前脚刚踏进一个垣墙破败,草木荒凉的大院子,就听见里面传来一声气势如虹的:“哼!坐山观虎斗!”
  紧接着是两个不同的声音一前一后:“杀!百步穿杨!”
  “杀!你可敢挡我!”
  竟然有人在冷宫里玩三国杀?
  如果说只听第一句他内心还只是稍稍有些波动,那么后面两句几乎已是实锤。谢嘉杭双手因激动而微微颤抖,脚步骤然加快,一下子超过半个身位领先于他带路的小丫鬟,把她抛在身后。
  小丫鬟:“诶,公子您去……”
  肉眼可见破落的院子里生长着一棵五六人合抱的巨大古榕树。树下摆放着一张石桌,八个人围坐在旁边,一眼瞥过去都是俊男美女。
  每个人手里都握着几张简陋的矩形小卡片,桌上摊着一张桌布,面前也摆着几张相同规格的纸片,分为武将牌血卡、身份牌和装备三个区域。
  谢嘉杭凑上去观看。
  当前回合人是一号位主公,选将贾诩,起手便是一个乱武。不巧的是他的下家黄忠和庞德两个反贼对他连续两杀让他四血秒变一血,但凡七号位马超八号位关羽,其中一个是反贼身份……
  七号位对主公:“杀,全军偷鸡。”
  主公全场求桃,眼看六号位想要出桃相救——
  八号位关羽的玩家是一个可爱的小女孩,目测年龄绝不超过十五岁,用脆生生的声音提醒他:“你的技能完杀发动,现在只有你能出酒桃救自己。出不出?不出我要武圣杀你了。”
  主公:“……淦!”
  游戏在主公开局的第一个回合结束。
  资深的三国杀玩家一定都听过这样一个梗,“秒主何须二号位”,一号位秒杀自己找谁说理去?
  谢嘉杭正看得好笑,主公玩家是个外貌风流不羁的青年男人,见谢嘉杭盯着自己,瞪了他一眼,没好气挥挥手:“看什么看!没看见过一号位自杀流主公吗?滚远点!”
  谢嘉杭正要说话,被他甩下的小丫鬟背着行李大包小包快步追上来,气喘吁吁:“谢公子,您怎么突然走这么快……奴婢都跟不上您……”
  “哦,”还没等谢嘉杭回答,男青年便一脸嘲讽道,“你就是那个为了争宠用钱贿赂皇上身边的太监结果太监在皇上还是太子的时候就和他有一腿是皇上的老相好了他拒收你的钱你怒从心起想打他一顿结果被他反过来猛揍了一顿还被皇上打入冷宫的谢嘉杭?”
  他看谢嘉杭的眼神就像看一坨垃圾:“废物!”
  谢嘉杭:“……”
  没想到这具身体的前尘往事这么不堪回首。
  虽说这些事并非他所为,但背锅的人可是他。谢嘉杭向来没有被人怼还不回嘴的美德,当下就要开口——
  小丫鬟突然大叫一声:“停!”
  九双眼睛看她。
  小丫鬟在包裹里翻了翻,翻出一把破折扇:“公子!您说话之前必须要摇两下这个装逼的!”
  “……”
  谢嘉杭唰地打开折扇,用力过猛,折扇扇骨直接断了。
  小丫鬟抹着泪道:“这是皇上送您的定情信物,被那狗宦官打烂了……”
  “……”
  男青年更加鄙夷:“废物,给老子爬!”
  “破扇子有什么不能摇的?”谢嘉杭摇了摇折扇,随口赋一首打油诗,“有诗云贾诩乱武帅掉渣,一左一右被完杀。只有完杀自己才是真正的高手,阁下技高一筹,在下自愧不如。”
  “我淦!”男青年立刻撸起袖子要冲上来,被一左一右两个俊美青年拉住。
  “黄兄黄兄算了算了……”
  “新来的以后都是邻居,何必闹成这样……”
  皇兄?
  难道这人是皇亲国戚不成?
  谢嘉杭冷眼将这人从头打量到脚,只觉他身上服饰的确比之冷宫众人华贵非常。
  可是为什么皇亲国戚会在冷宫打三国杀啊!
  方才玩关羽的小女孩对他介绍道:“这位是黄舒,黄色的黄,舒服的舒,是个除了有钱之外一无是处的大少爷。因为沉迷三国杀无心侍寝被打入的冷宫。”
  背景里黄舒用力啐了一口:“我呸!明明就是那阉人和本少爷打牌十三败零胜怀恨在心陷害本少爷!”
  既然开了头,她干脆就把所有人一一介绍给谢嘉杭认识。
  纤手按照逆时针顺次一圈,“殷正期,武将牌皮肤画师。在设计一个宦官角色的时候画的原画让死太监不满意因而被打入冷宫。”
  殷正期是个人高马大,眉目俊美的蓝衫青年。
  “邵斤琦,他爹是卡牌印刷厂厂长,因为……”
  “非要把殷正期的原画印在宦官角色卡牌上被宦官陷害的。”一位气质清冷的俊俏公子冷笑一声,身上带有谢嘉杭在现代最羡慕嫉妒恨的现充气息。
  “李睿,不选卖血流会死的四害玩家。进冷宫的理由是去年的皇城三国杀天梯赛上随机到和那名宦官一起在斗地主当农民,他选了郭嘉。”
  谢嘉杭:“……”他明白那位宦官的崩溃心情了。
  所谓三国杀四害就是指敌人不打你你就如同白板,没有任何能力的某些武将,以郭嘉、曹冲、王异为代表,他们能把队友的嘲讽增大到无限,让队友承受敌方的毒打自己却什么也做不了。
  李睿是个眉清目秀,看起来脾气很好的年轻男人,身上传来一股悠悠的中草药气息。谢嘉杭注意到刚才的那局身份局他果然是选择了五号位曹冲忠臣。
  “杨恭谨,自爆流玩家,长相太美而被宦官忌惮给皇上吹了枕畔风进来的。”
  眉目含情,无端让人心生怜惜,果然是一位粗布衣裳都掩盖不了靡丽花颜的美少年。
  “梁起,现任武将策划,因为设计了很多付费武将骗钱而人人喊打,不得不躲进冷宫保命。”
  人倒是一副青年才俊的模样。
  “鲁欣妤,京城最大制衣店的大小姐。”
  鲁欣妤摊手:“我和宦官没有什么过节,是他有一段时间闲着没人可以陷害所以点点羊羊点到谁就陷害谁点到了我。”
  “至于我,姓杨名淑慧,进冷宫的理由是……”小女孩顿了一下,“两年前我偷听到他和外国使节预备在明年开春的三国会盟比赛上给对方通牌通敌叛国的事情。”
  谢嘉杭:“……”卧槽!
  他还以为这太监只是个普通的宫斗爱好者想不到都通敌卖国了啊没有人管管吗!三国会盟是什么鬼?还有,为什么离比赛还有三年就开始密谋啊,生怕暴露不了吗!
  槽点太多了吐都吐不过来喂!
 
 
第2章 初出茅庐2
  这是一个承袭了三国时期历史,却不知在哪一个节点出了差错,从此走上和谢嘉杭原本生活的时空截然不同轨道的世界。
  在这里,桌游类卡牌游戏风靡天下。科举考试不存在,熟读四书五经纯属个人爱好。
  前朝皇帝罢黜百家独尊三国杀,形成了上至王公贵族,下达庶人平民,人人都会在茶余饭后来上一把的局面。只要牌技过硬,就可以加官晋爵迎娶娇妻美妾,走上人生巅峰。
  虽然一些武将牌需要氪金购买,一些武将牌只允许贵族使用,但三国杀的普及度并未受到影响。如果问一个稚嫩学童:“鹅鹅鹅,曲项向天歌下一句是什么?”他可能会一脸懵逼地看着你,但要是问他:“青釭剑的花色点数?”
  他一定不假思索地回答:“黑桃六!”
  当今天下三分,时局尚为安稳。谢嘉杭所在的是地处中原的魏国,西拥西凉百万之众,南临南蛮千里之地。三国为示国际和平友好,每隔三年便会在一国都城会盟,举行三国杀精英赛,明年的会盟地点便设在魏国都城许昌。比赛胜者除了可彰显国威,还能获得三年东洋海港的控制权,相当于实际上垄断了东瀛海外贸易。
  上一届的优胜者是崇尚氪金强将的西凉,魏国在比赛中被杀得大败,从此国内刮起一股氪金至上的妖风。
  这是题外话。
  为了选拔出最优秀的牌手,大魏天子诏令各州遴选出州内赛的排名靠前者组成州郡代表队。如今选拔赛已基本结束,待各州俊才抵京,便可与许昌的优胜者一同参与全国天梯排名赛,选拔出最终代表魏国出征三国会盟的阵容。
  这个世界设定乍一听的确有点扯淡……
  可谢嘉杭穿越前是什么?
  三国杀主播啊,百万粉,手游分区冠军的那种!还是三国杀俱乐部成员,连续四届三国杀线下全明星赛冠军,被玩家戏称为“三冠王”的那种!
  那不是升官加薪指日可待?这里还是允许一夫多妻制的古代,岂不是可以同时交往五六个女朋友,再娶十个八个老婆?
  想想都爽!
  杨淑慧虽然长着一副萝.莉的外表,却有一身怪力,徒手提着他的两大包行李脸不红气不喘地走过来:“冷宫就一间空房了,喏,那个,”下巴一扬,“在水房和厕所旁边,太潮了没人愿意住,你不嫌弃的话……你嫌弃也没用了,欢迎入住。”
  谢嘉杭:“……”
  升职加薪娶八个的梦想瞬间破碎,不仅美梦破碎,还附带贞操危机。
  杨淑慧提起谢嘉杭另一包行李,叮叮当当一阵脆响,口子没扎紧,发簪项链手镯之类的东西倾泻而出。
  谢嘉杭抽抽嘴角。这具身体是个基佬,但他是个如假包换的直男啊!居然收藏这么多首饰,是不是太娘了点?
  杨淑慧拍拍他肩膀,语气沧桑:“把这些都卖了吧,能撑到月底。我们陛下给宫妃零花钱全靠侍寝的质和量,进了冷宫就不可能侍寝了,一点收入都没有,打扮漂亮也没人看。少年,听我的话,我是过来人了。”
  什么?皇帝按侍寝次数给钱?
  那不变卖.春了吗?
  杨淑慧没再管地上那一堆,一脚踢开冷宫唯一一间空房的门。墙上到处是霉斑,怪味扑面而来,一只小强飞出来,停在谢嘉杭脸上。
  谢嘉杭:“……”这日子没法过了。
  还好谢嘉杭随身携带的小丫鬟是个家政小能手,一通洗洗刷刷,房间逐渐恢复到能住人的水平。
  趁杨淑慧帮他整理屋子,谢嘉杭把当下迫切想知道的都问了个遍。
  比如当今魏国皇帝?
  “你说韩修?我还没见过长得比他更帅的呢,就是性格差得要死,笑起来恐怖得要命!你到底喜欢他哪里啊?脸吗?”
  “……”喜欢个头。
  比如后宫侍寝?
  “男的三千个仰卧起坐,女的一整夜一字马。边做边叫,叫得越痛苦越大声拿的钱越多。”杨淑慧微微一笑,“你也觉得他性.癖真几把怪,对不对?”
  “……”原来不是卖.春,是卖艺。

返回首页
返回首页
来顶一下
加入收藏
加入收藏
推荐资讯
栏目更新
栏目热门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