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收藏 | 设为首页 | 会员中心 | 我要投稿 | RSS
福书网
站内搜索: 高级搜索 如有淫秽信息或侵犯了您的版权请联系邮箱[email protected]删除

 

您当前的位置:首页 > 2020

在逃生游戏里种田【灵异神怪】──梨蓝蓝

时间:2020-09-16 15:51:00  作者:梨蓝蓝

 

 
  文案:
  黑白双面精灵受X迎难而上骚气大佬攻
  光明精灵伊甸因被魔气污染,被族人驱逐出精灵森林。
  踏出森林的伊甸意外来到了一个陌生地方。那地方一半生机一半死气,如同自己。
  无处可去的伊甸留了下来,选了一片空旷的荒地种出了一片新的森林,安了家。
  凌晨五点半,结束每天惊吓日常的副本boss们纷纷准备回乱葬岗睡觉,然而拖着疲惫麻木的身躯回去却发现——
  “卧槽?谁他妈在老子坟上栽了棵摇钱树?”
  “艹?我的棺材板上长满了玫瑰!”
  “哪来的煞笔,我们的地盘都敢占!”
  “走走走,弄死他!”
  一众boss找到了在乱葬岗最大那棵大树上安了家的伊甸。伊甸看见邻居,友好地朝他们露出笑容。
  “!!!”
  所有人见到他们只有尖叫与恐惧,唯有这个人不会。
  他给长发鬼用美丽的花藤编辫子;给饿死鬼做美味的汤面;与惨死的音乐家一起谱写新的乐谱;倾听他们的恨与怨……
  他是光,是救赎,是他们渴求一生也得不到的温暖。
  boss们很快爱上了这位新邻居。
  直到,伊甸在某个夜晚转化成了黑暗精灵。
  惨死的音乐家被琴弦重新切割成碎片;断头鬼的脑袋被他当成球,玩完还扔;他们被活埋、被榨汁,被迫在伊甸手里玩起了大逃杀。
  夜晚降临,躲在副本里或坟地里瑟瑟发抖的boss们眼睁睁看着有个愣头青踏进了森林。
  呵,年轻人,明天天一亮你怕不是要横着出来!
  年轻人困住怀里半点不安分的黑暗精灵,亲吻他的耳尖:
  “宝贝,别乱动。”
  “想起你是为谁而来了吗?”
  PS:
  1、受白天光明精灵,晚上黑暗精灵。
  2、白天是团宠,晚上是灭团。
  3、通篇鬼扯,看的开心就好,不开心就撤,别勉强自己。
  4、人设大图在围脖@晋江梨蓝蓝(不常用围脖)
  文案于2019-11-27发表,2020-4-12修改,截图围脖
  
 
 
第1章 新玩家
  周围是黑色的树,它们的枝条交织、缠绕,肆无忌惮地生长着,即便没有一片树叶,却能达到遮天蔽日的效果。
  伊甸就站在这树下,茫然地看着在这昏暗环境下发着光的手机屏幕。
  [公告:由于玩家苏某意外触发“香山神祀”副本,百位玩家误入,无一生还,导致本季玩家人数紧缺,因情况特殊,现特补招一百名新玩家。]
  [公告:商人金万元的多人寻宝游戏将于明日八点正式开启。预热直播间于明日五点半关闭。]
  [活动:《神奇深渊》一周年庆典,充值有礼活动开启啦!充值即可参与庆典BOSS投票,想在周年庆典上看见你心仪的BOSS登台表演吗?快为TA投上宝贵的一票吧!]
  亮着的手机界面自动弹出一个APP,APP首页就是这段公告。APP的名称叫做《神奇深渊》,具体是一款什么软件,伊甸也不清楚。
  事实上,这款陌生的APP,是在一分钟前突然出现在手机上的。
  某水果牌最新款智能手机,这是伊甸花了三个月的时间和兽人朋友在工地搬砖攒钱买的,到手还不到十天,他连手机怎么玩都还没怎么摸清,哪会下载什么APP?
  而且看这个公告,这好像还是一款手游。伊甸最常玩的手游是用了好几年的老人机上的贪吃蛇,以及兽人朋友帮他在新手机上下载的消消乐。
  新出现的APP就排在小黄鸡的后面,是以黑色打底,用红色营造出血痕的效果,勾出“神奇深渊”四个歪曲的字,走的是和可爱的小黄鸡截然不同的恐怖路线。
  有一款新的游戏,伊甸是不介意的。但问题在于,在这样的地方,哪里来的网?
  身后弥漫着绿色的不知道有没有毒的雾气,前方是一片看不到尽头也看不到太阳的黑色森林,怎么看也不像是有人居住的样子,走进这里连手机信号都应该不会有,又怎么会联的上网?但现实是这里的网速快得离谱,秒速下载APP不说,更新还极其流畅。
  伊甸头顶有一万个问号,其中也包括他怎么到这儿来的。
  在一个小时前,伊甸被族人驱逐了,因为身为光明精灵的他沾染上了魔气。魔气这种东西会侵蚀人的灵魂,不管之前是什么,之后都会变成残忍嗜血的黑暗生物,是极为危险的存在。
  放在千年前这种情况不算严重,只需要一位修习光明魔法的人,就能帮忙驱除体内的魔气。但在科技发达,魔力消退的今天却不是件易事。
  精灵森林里魔力最强的人就是伊甸自己,魔气进了人体内,就已经属于自身的一部分,因而他自己是做不到的。族里的其他人也帮不了伊甸,将他驱逐出精灵森林,而不是直接处决,是他们最后的仁慈。
  被迫离开从小长大的地方,伊甸自然是难过的,但他也的确不能留下,包括去人类社会找兽人朋友帮忙也是不行的,谁也说不准他什么时候转化成黑暗精灵。
  想来想去,伊甸只得出一个结论:他无处可去了。但他也万万没想到,离开精灵森林后,他会到这样一个奇怪的地方。
  想到这儿,伊甸将手机收了起来,闷闷抬头看面前的森林。
  黑色的树,没有绿叶,没有阳光,诡异的绿雾,还疑似有魔力……这样的地方,伊甸不得不怀疑自己是不是到了传说中的黑暗深渊。
  但当伊甸去细细感受时,却又愕然发现这地方并非只有死亡与绝望,它一半是死气,一半是生机。深渊在长老们的描述中可不存在“生机”这种东西。
  它和自己有些相似。伊甸有种直觉,在这个地方能找到驱除魔气的办法,虽然目前一切都尚未可知。如果他在找到之前就魔化了,也就当提前适应新身份新环境了,毕竟看这个森林的样子,人类是不会到这儿来的,他也不用担心自己会伤害到别人。
  况且……
  伊甸回头一看,那浓厚的绿雾就像是一堵墙,隔绝了他离开森林的可能。他已经出不去了,不如趁着森林里的光线暗下来之前找到一个落脚点。等明后天探查完森林的环境,安好家,白天他就种种草种种花,装饰一下新家,晚上睡觉前兴许还能玩一会儿新游戏。毕竟这地方连灵异网络都有,说不定还会有灵异电呢?
  打定主意,伊甸攥了攥背包带子,朝着森林深处走去。
  而他身后的树上不知何时飞来了一只通体漆黑的乌鸦,乌鸦动作十分轻盈,并未引起伊甸的注意。当他抬步,那只乌鸦也展翅跟随。
  朝着森林前行的伊甸,不知道他手上突然出现的APP其实不是手游,而是视频软件。他也不知道,有只乌鸦正跟着他,注视着他的一切。
  乌鸦的眼睛泛着隐约的红光,那双眼睛的背后,是上达万双眼睛。而那些眼睛,又与乌鸦传送的画面隔着一块屏幕,它们的主人们,此刻正对着乌鸦跟随的精灵评头论足。
  “COS精灵?在《深渊》还是第一次见。有想法,要是表现好的话,一定能火!”
  “你们看他的眼睛,天呐,就像是一头纯真又灵动的小鹿,太清澈了!尖尖耳朵也好可爱!我太可了!”
  “他的金发也好美!看起来好像真发啊,又长又直还很柔顺,完全看不出痕迹!”
  “啊啊啊啊长这么好看太犯规了!完全不舍得看见他受伤。”
  “打扮这么特别,也可能不是玩家是BOSS啊。”
  “看起来不像BOSS,但是要是玩家的话,上赛季冠军都只走到森林边缘就被鬼牙藤绞成碎片了……”
  “肯定是BOSS!玩家怎么可能走得到森林深处?!周年庆典!我要去给他投票!”
  “不应该啊,投票通道怎么能没有精灵的名字呢?@管理员是不是你们忘了,赶紧挂上!”
  “没名字就说明不是BOSS呗,不是正在补招新玩家?他应该是新玩家吧?”
  “真可惜!新玩家,降落点不在安全区反而在这种鬼地方,以后怕是没机会再见了。”
  这句话获得了不少网友的赞同,他们纷纷为屏幕上的刚出现不久的精灵少年惋惜。
  这里是“寻宝游戏”的预热直播间,场地是在森林。空旷的森林本没什么好看的,但直播间里却有不少观众,这还得归功于几十分钟前被淘汰的秋季赛冠军。直播间镜头完整捕捉到他逃到森林边缘,却被不起眼的小藤蔓绞成碎肉的全过程。
  秋季赛冠军没有死在诡谲的副本之中,也没有死在阴险狡诈的队友手中,却折在一条小小的藤蔓上,这消息一出,关注着《深渊》的粉丝们无不哗然。直播间的流量瞬间就爆了。
  《神奇深渊》是一款视频软件,也是一场大型淘汰赛,背景游戏选用的是真人恐怖无限流闯关,现已更新到第四季冬季赛。这软件出现的时间仅一年,火爆程度却超乎所有人的想象。
  它火了之后,不少媒体争相模仿,无不以失败告终。《深渊》里的场景道具、副本剧情、BOSS玩家的演技,都极为真实精湛。想要达到《深渊》的同一水平,所花费的时间和金钱无疑是非常巨大的。
  但无论是使用着这款软件的用户,还是眼热其成就的媒体工作者,都不知道自己窥见的究竟是怎样的世界。
  -
  森林的光线暗了下来,伊甸走了大半天,总算是找到了一个可以暂居的洞穴。这处洞穴背靠着一个小山丘,洞的边缘的刨痕还比较新鲜,看起来还是近几天新挖的,而洞口前的地面也有一些清理得不太干净的爪印,想来这应该是某只动物的家。
  能在恶劣环境下生存的大型动物,凶猛程度定然不低,伊甸不会贸然进入洞穴。他爬上了洞穴对面的一棵树,树的某条枝桠上停留着一只乌鸦。
  这只乌鸦跟了伊甸一天,伊甸想不注意也难。尤其是这乌鸦分明只有一双眼睛,但给伊甸的感觉却是成千上万双。这种被人窥视的感觉并不好,且有人窥视,也意味着这地方其实有人居住。伊甸也曾试着与它交流,但它没有给出任何反应,如同死物。
  这让伊甸的心情降到了谷底。他防备地看了一眼乌鸦,在树上试探洞穴没有野兽后,便下了树,在洞穴周围种植了几颗种子,接着便进入了洞穴。
  幸而那只乌鸦没有跟进来,它还在外面的树上。伊甸不想在它面前暴露自己的能力,只将洞穴里面的草藤种子催生,将自己包裹起来。
  又厚又柔软的草藤,属于植物的清新味道,让伊甸紧绷又疲惫的身体放松下来,他靠在草藤织成的简易小床上,满足地喟叹了声。休息了两分钟,他吃了一些草藤叶和包里的果子,半饱后便闭上眼睛,气息渐渐与草木同化。
  而此时,直播间内是与寂静洞穴截然不同的火热。
  精灵少年选的这个山洞,是一种叫巨齿兔的深渊动物的窝。巨齿兔又被《深渊》的粉丝们称为兔人,它们有健硕的肌肉,如钢刀般锋利的牙齿,人形大小,弹跳力惊人,最重要的是,它们极为好斗。
  占了兔窝的精灵少年,看起来完全没有经验,竟不知在野外占野兽的洞穴是多么危险的事情。
  柔弱精致的精灵少年,即将对上巨齿兔的面画,让直播间的观众躁动不已。
  有的是因为遗憾,精灵长这么好看,没活过一晚就GG了实在可惜;有的则是兴奋,巨齿兔将精灵血肉撕碎、骨头咬断的画面,一定很精彩。
  而在这个时候,老约翰姗姗来迟,打着呵欠进入直播间,他就是先前被网友@的管理员。
  看见直播间内已经有不少网友在打赌被镜头拍到的新人会在巨齿兔嘴下撑过几分钟,老约翰兴奋极了。
  他舔了舔自己干裂的惨白的唇,飞快在后台开了个盘口,然后又用特定的马甲发了暗语,在直播间引导观众去暗网下注,令直播间的气氛持续沸腾——这也是《深渊》常用的吸金手段。
  老约翰只是负责这次预热直播东城森林这一块的,等到明天“寻宝”的直播间正式开启,直播间也就不归他管了。上午的时候他还在熟悉后台,错过了秋季冠军那档,好在他足够幸运,这马上就天黑了,竟还有机会捞上一笔。
  老约翰眼中闪烁着贪婪的光,透过乌鸦的眼睛紧盯着森林那边的画面。
  夜幕即将降临,光线已经十分昏暗,直播间的镜头没有夜视功能,但在屏幕前的那一双双眼睛却灼热又疯狂。
  此时的伊甸,尚不知道这个陌生的地方迎接着自己的是怎样的恶意。
 
 
第2章 安家
  有光线透进洞穴,和正常的光不太一样。
  伊甸眨了眨眼,碧色的眸子蒙着一层刚醒时的茫然。近在咫尺的柔软藤蔓,提醒着昨天的一切。他稍稍动了动有些僵硬的身体,拨开草藤,出了洞穴。
  洞口前一片狼藉,空气中弥漫着血腥味与腐烂植物的味道,遍地是碎肉和干涸的血迹。
  伊甸下意识皱眉,避开洞前的东西。在森林里,这种血腥味极重的地方会很快招惹来食肉动物,虽然很奇怪昨晚为什么没有听到动静,但现在他必须得离开这个地方。
  他一面走一面细看洞口前的情况。昨天的乌鸦已经没了踪影,但在它昨晚站的那棵树后有颗染了血的巨大兔头,几乎和人类的一样大小。显然,这只不是正常大小的兔子就是受害者了,至于究竟是什么东西让它死得那么惨烈——伊甸也很快注意到了与碎肉堆叠在一起的断截藤蔓。
  这藤蔓可不是伊甸昨天种下的无攻击力的草藤,而是一种像长着细密尖牙的植物。如果藤蔓的韧度足够,也的确能够将人形大小的兔子绞成这副模样。但昨天伊甸来到这儿,并没有发现这么危险的植物,况且这洞穴是最近才挖的,在这样的森林里生存的大型生物,即便不够聪明,也不会选择对自己有生命威胁的地方居住。这些奇怪的长牙的黑色藤蔓,更像是凭空出现的一般。
  伊甸心中有种怪异的感觉,但还没去细想,林中响起了野兽的叫声,极有可能是被这里的血腥味吸引来的。伊甸不好再停留,回头看了眼那只可怜的兔子,便快速离开了。
  预热直播间的关闭时间是是早上五点半,那时伊甸还没有从洞穴里出来,于是在直播间里守着寂寞的无聊网友们,只是看见了洞口前那一滩血糊糊的碎肉——因为乌鸦的角度问题,镜头里也没有出现过兔头。


返回首页
返回首页
来顶一下
加入收藏
加入收藏
推荐资讯
栏目更新
栏目热门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