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收藏 | 设为首页 | 会员中心 | 我要投稿 | RSS
福书网
站内搜索: 高级搜索 如有淫秽信息或侵犯了您的版权请联系邮箱[email protected]删除

 

您当前的位置:首页 > 2020

与神明恋爱的特殊方式【娱乐圈】──酒厘子

时间:2020-09-16 15:48:17  作者:酒厘子
  尼森讪笑着:“我平时确实不太关注这方面新闻。”
  他们说话间,方见缘走进厨房。
  厨房的冰箱里一应食材俱全,料理台上摆放着各种调料,柜子里则是各色餐具。
  他俯下身检查的时候,目光不经意投向水桶的贝壳,突然愣了一下,随即开始仔细打量起它。
  玛瑙一侧头,看见这一幕嗤笑道:“怎么?你这么看它,难道还能看出一朵花来?”
  琥珀也笑:“算了算了,人家一个小新人,说不定这是唯一一次有机会见到加点魔物呢,多体谅一下嘛。”
  说罢两人一齐笑起来,尼森也配合地咧开了嘴巴。
  [哈哈哈宝石组合还是这么婊里婊气的,但是我喜欢!]
  [他们也没说错啊,新人一看就是一个小花瓶,也就只有脸好看了。]
  [说实话,新人这么漂亮,不适合出现在这里,适合出现在平面杂志上,到时候我一定贡献销量。]
  在三人的笑声里,少年的神色一如既往地平静。
  他看着水桶中的贝壳:“这是金珠贝,壳内有几率开出珍珠。贝肉有剧毒,不可食用,不过贝壳磨成的粉末可以制作止血药。”
  少年的声音不大,却奇异地拥有穿透力,清晰地传入在场所有人的耳中。
  玛瑙不屑地撇嘴:“你在胡说些什么呢……”
  然而电子音打断了他的话:“叮,成功辩识金珠贝效用,方见缘点数+10。”
  玛瑙:“……”
  琥珀:“……”
  尼森:“……”
  他们的笑声戛然而止。
  一口气加了十点,少年一跃成为众人中点数最高的一个。
  虽然十点数目不大,玛瑙也有信心很快追回来,但刚刚嘲笑对方却被打脸,他的面子顿时有些抹不开。
  “瞎猜的吧?”他嘟囔着。
  再看小蓝星人,他好像并不在意这突然加的十点点数,也不在意玛瑙的话,已经挑选好食材,开始处理它们了。
  看着少年白皙沉静的侧脸,观众隐约意识到:小新人好像也不是那么没用?起码他还了解一定的魔物知识……
  方见缘切好食材,把焯水后的牛肉放进锅里炖煮,不多时便泛出了一阵阵的浓香。
  毕竟厨房就这么大,还是开放式,客厅里的人根本无法忽视这股香气。
  几人注视着手中的营养剂:突然感觉难以下咽。
  观众:手里的零食突然不香了.jpg
  等到他揭开锅盖,露出在汤汁中滚动的红褐色牛肉时,观众齐齐咽了一口口水:做好了?该盛出来了吧?
  然而没有。
  他拿出另一口炒锅,油烧热后“呲啦”一声倒入切块的蔬菜翻炒,然后把它们倒进牛肉炖锅,最后再加入咖喱块和椰浆。
  此时蔬菜的清香、牛腩的肉香,咖喱独有的浓厚味道和隐隐的奶香混合在一起,霸道地钻进众人的鼻子里,勾起他们强烈的食欲。
  就连直播间的观众看了那一锅色泽红亮,汤汁浓稠诱人的咖喱,都感觉口水在疯狂分泌。
  我们看的难道是个美食真人秀?
  而且为什么他做的咖喱看起来比料理机器人做的好吃多了?
  赖于高科技锅具,方见缘只花了一个小时便做出了一锅咖喱牛肉。
  这一个小时,其他几人不知道出于什么心理,都还稳稳地坐在客厅里。
  看着少年端出一大锅咖喱,尼森咽了咽口水:“你,你都吃得完吗?”
  说完他便疯狂地用眼神示意,一旁的玛瑙和琥珀两个人正好整以暇地微笑着:他们可是难得接受新人的示好,小新人只要懂事,就知道要抓住这次机会。
  然而——
  “吃得完啊。”少年理所当然地说道。
  观众:???
  你看看你的小身板,再说一遍吃得完?
  小情侣显然也不信,脸上的笑容都有点扭曲了。
  可惜方见缘不在乎他们信不信,径直坐在餐桌旁开始吃东西。
  这时海升走过来,将一包药粉推到他面前,说:“驱虫药。”
  他注视着这包药粉几秒钟,轻轻点头。
  海升便成功端走了一盘咖喱和两碗米饭。
  咀嚼食物的声音随之响起,伴随着诱人的浓浓香气,折磨着其他三人的身心。
  [太悲惨了,别人都有的吃,他们只能眼睁睁看着。]
  [得罪谁都不能得罪厨子啊。]
  [虾仁猪心,不过如此。]
  作者有话要说:
  以防有小天使不知道,科普一下
  虾仁猪心:杀人诛心
 
 
第4章 
  雨一直在下,虽然还是下午,但天色却暗沉得犹如夜晚。
  无法出门,几人便分配了一下房间。
  小屋二层总共有八个房间,在走廊上相对分布,每个房间都有自己的门牌号。
  他们上去时,晕飞船的时无渊已经选择了靠近楼梯的“A01”,正在其中休息。
  小情侣选择了对面的房间,双胞胎兄弟则住在时无渊隔壁,尼森要紧贴着那对小情侣,便选择了他们隔壁。
  只剩下方见缘,他选择了远离楼梯的“A04”。
  房间内摆着一张双人床,洗手间在门口的位置,虽然内部空间不大,但是一应设施齐全,犹如酒店一般。
  上楼的时候,他听见琥珀在抱怨:“雨怎么还不停?要是一直下雨,我们还怎么探索这座岛?”
  外面仍是狂风大作,雨水噼里啪啦地砸在窗户上,雨势丝毫没有减缓的迹象。
  方见缘看了一眼暗沉沉的天色,低声说道:“明天早上就会停了。”
  “你怎么知道?你是天气预报员吗?”琥珀下意识怼道。
  方见缘没有理会她的挑衅,径直走进了自己的房间。
  晚餐他烤了披萨,那时其他人都在自己的房间里,只有尼森一直在二楼楼梯间探头探脑。
  琥珀问他:“看到他在吃什么了吗?”
  “披萨,放了牛肉,还有好多的芝士……”尼森咽了咽口水,比划道,“那么大,他自己一个人全吃了——”
  “……”琥珀不下楼,就是为了不直面这一幕,“哼,晚上还吃这么多高热量的东西,早晚胖死!”
  “歪门邪道!我们这可是探险真人秀,不是美食真人秀!”
  观众也很想赞同她啊,但是……他做的食物看起来实在太香了.jpg
  而且少年吃东西的样子特别能勾起人的食欲,不少人直接在弹幕上发问经纪人:有没有让他转型去做吃播的打算?到时候我们一定鼎力支持!
  王岛明:……没有,别想,不可能!
  很快,时间到了晚上十点。
  涉及隐私条例,直播球在方见缘进入房间时便关闭了。
  因为决定第二天一早出门,他早早地躺在了床上。
  他睡觉的时候总是特别规矩,仰面躺着,双手交握放在腹部,但是等睡熟了……
  黑雾再次出现时,少年正脸朝下埋在枕头里,被子被踢到床尾,睡衣也撩起一块,露出腰腹上雪白的皮肤。
  睡姿相当随性。
  黑雾:“……”
  一条触|手悄无声息地出现在少年身侧,邪神静静地注视着这一幕,片刻之后,少年一翻身,直接背对着它。
  邪神:“……”
  一条触|手再次出现在少年身前。
  方见缘再次翻身。
  邪神:“……”
  这次,触|手直接出现在了他怀里。
  方见缘微微皱眉,咕哝几声,还是把它抱住了。
  这时,走廊上突然响起一阵窸窸窣窣的声响,像是有什么东西在飞快地爬过,很快便来到了这房间的门前——它们在门前的缝隙中涌动,想要钻进来。
  与此同时,还有一些乒乒乓乓的响动、人的咒骂声一齐传来。
  方见缘的耳朵动了动,敏锐地捕捉到了这些声响,挣扎着就要醒来。
  两条触|手突然出现,掩住他的耳朵,同时邪神脚下的黑雾的一阵震荡,潮涌一般向着房间外涌去。
  窸窸窣窣的声音再次响起,不过这次是向外逃离,可惜它们没逃出多远,便被黑雾吞噬、溶解,一丝一毫痕迹都没有留下。
  整个过程无声无息,丝毫没有被少年察觉。
  于是方见缘安静下来,再次沉入了恬然的梦乡。
  突然间,邪神的视线投向虚空:有鲜血、绝望、恐惧、怨恨的味道传了过来。
  有人在濒死之际,献祭灵魂来向祂许愿。
  看来是美好的一餐。
  祂再看一眼床上的少年,黑雾缓缓消散。
  第二天,他是被一阵喧闹声吵醒的。
  一看时间已经六点钟,他伸了伸懒腰,走进了洗手间。
  “嗯?”
  他照了镜子,有点意外地在自己的侧脸上发现了一个圆圆的红印。
  “连续两天?”
  方见缘反思,看来他的睡姿确实比较“豪放”,可是他好像控制不了啊?
  门外的喧哗还在继续,他打开门,琥珀有些尖利的声音传入耳中:“那些该死的虫子!它们把我的工具和衣服都咬坏了!”
  “还有我的身上!”
  她的胳膊上确实有着一些红色的小圆点。
  嗯?
  方见缘看着她,心想:难道他脸上的印子不是压出来的,也是被咬了?
  可是他一点感觉都没有,琥珀却在不停地抓挠手臂。
  玛瑙看她快要把皮肤都抓破了,连忙摁住她,看向海升:“我跟你换一些药膏!”
  海升沉默着递给他一个小盒子。
  玛瑙一边帮女朋友抹药一边说:“那些虫子不可能只‘光顾’了我们房间吧?你们昨晚有没有被袭击?”
  海升点点头,星沉说:“大概是凌晨三点钟的时候。”
  那时候人睡得最熟。
  “它们很有目的性,一开始先破坏器具,然后再来咬人。”
  想了想,他又补充道:“听声音像是节肢动物。”
  玛瑙有点惊讶:“像?你们也没看到它们的样子?”
  星沉说:“它们跑得太快了。”
  方见缘沉默地听着,没有说话。
  他总不能说自己没被袭击吧?
  以自己的警觉性,如果它们真的来了,他不可能发觉不了。
  这时,尼森的房门打开了,他的神色萎靡,脸上、身上满是红色小圆点,看起来情况最凄惨。
  毫无疑问,他也遇到了那些“不速之客”。
  面对众人的视线,他的眼神有点不自然,为了躲避他们的目光,他转向方见缘,故作惊讶地大叫起来:“你怎么没被咬——”
  琥珀看向少年的目光顿时不善起来。
  方见缘想了想:“可能是驱虫药的作用。”
  双胞胎兄弟的身上也没有咬痕。
  他们互相对视一眼,没有说话。
  [出师不利啊,第一天就遇到这种事,不是个好兆头。]
  [虫子?幸好深夜没有直播,我最怕那些东西了!]
  [害怕还看什么探险真人秀?]
  [那个尼森有点恶心啊,他肯定是故意的!]
  [“宝石组合”怎么会出这种失误?发挥失常了吧?]
  玛瑙安抚地拍了拍心情糟糕的女朋友,又跟两兄弟换了一包驱虫药:“是我考虑不周到,这种植被茂密的小岛上确实虫子比较多。”
  琥珀捂住手臂,没理会男朋友的道歉,她眼睛转了转:“时影帝怎么还没出来?他不会也被咬了吧?”
  几人齐齐看向“A01”的房门:是啊,就算是晕飞船,休息一天也该好了。
  恰在此时,“咔哒”一声,门把手转动半圈,房门打开,高大的男人出现在了众人面前。
  时无渊今天没有戴口罩,深邃的五官毫无遮挡地显露在人前,直播间里顿时刷出一片叫喊着“男神”的弹幕。
  男人的嘴唇紧紧抿着,他的长相偏凌厉,面无表情的时候气势惊人,众人不由得齐齐噤了声。
  他却没有理会他们,鎏金色的眼眸直直地看向了被众人遮挡住的小蓝星人。
  方见缘后退一步。
  这完全是下意识的举动,在他知道原因之前就已经这样做了。
  他的心脏砰砰砰跳得飞快,内心罕见地生出一股无法逃离的恐慌——就好像那天他跪在深渊之主面前,被祂勒住脖颈,即将被祂吞噬时一样。
  他的直觉叫嚣着危险。
  明明之前见到这个人时,完全没有这种预感。
  仔细一看,对方的五官仿佛有些僵硬,他好像并不是有意冷着一张脸,更像是……还没有学会如何做表情。
  他鹿一样的眼眸缓缓睁大,一时竟怔住了。
  [???怎么回事?时影帝这么吓人的吗?小新人都愣住了?]
  [我们影帝冷脸的时候看起来是有点凶,但也不必怕成这样吧?]
  [只有我一个人觉得,小新人害怕的样子特别好康,让人更想欺负他吗?]
  方见缘恍惚了一瞬,回过神却看到男人缓缓勾起唇角,五官一点都不僵硬,看上去也一点都不危险了。
  刚才那股感觉消退得飞快,快得就像错觉一样。
  再看围在时无渊周围的人,他们丝毫没有察觉到不对,越发显得他刚才的感觉像错觉了。
  时无渊对着他微笑:“我们之前是不是在哪里见过?”
  [等等,时影帝突然搭话?他不是出了名的高冷吗?]

返回首页
返回首页
来顶一下
加入收藏
加入收藏
推荐资讯
栏目更新
栏目热门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