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收藏 | 设为首页 | 会员中心 | 我要投稿 | RSS
福书网
站内搜索: 高级搜索 如有淫秽信息或侵犯了您的版权请联系邮箱[email protected]删除

 

您当前的位置:首页 > 2020

影帝的高契合度恋人【幻想空间】──彩云归

时间:2020-09-16 15:47:09  作者:彩云归

 

 
  文案:
  从同行到粉丝都知道,影帝宁远徵是个坚定不移的单身主义alpha,出道十年零绯闻,从不亲近任何omega,每天艹着高冷人设……
  只有宁远徵自己知道,他心里苦,他也想要个香香软软的老婆抱一抱,但他的信息素有毒,omega闻一下就会大吐特吐,他倍受打击,决定孤寡终老
  后来,他在某次拍戏的时候碰到新晋的十八线演员omega温彦,他不小心释放了信息素
  温彦腿软的跌到宁远徵怀中,红着脸轻喘,低声呢喃:“真,真好闻。”
  宁远徵搂着温彦,表面高冷:“哦。”
  内心一下子就火热了,全身的信息素都在躁动,用狼一样的目光盯紧温彦
  N天后
  宁远徵在社交媒体上晒出一张领夹照片
  他悄悄用小号点赞了一条显微镜girl的评论——
  【赌五毛的,绝对是宁远徵那个三十而骚的男人在暗搓搓的秀恩爱】
  后来,宁远徵的小号意外被扒出,空降热搜第一
  #宁远徵小号点赞转发记录#
  他的小号不仅点赞了各式各样说他在秀恩爱的评论,还是CP超话的小主持人
  ……
  PS:攻受之间的契合度非常高
  日更,年上,攻受差八岁,伪高冷流氓大叔攻×软萌美貌诱受,文案视觉主攻,正文视觉主受,攻受皆无原型
  番外进度看微博:晋江-彩云归
  
 
 
第1章 喝醉
  宁远徵看着给他敬酒的少年。
  少年长得实在是太好了,气质很干净,睫毛纤长,眼皮轻轻颤抖,轻轻的扣着一双乌黑的大眼睛,隐约能看到秀气的鼻梁和桃红色的丰润唇畔,少年微微垂着头,露出一小截优美的脖颈,脖颈上带着不明显的透明omega颈环,遮住脖颈后的腺体。
  离得稍近一些,宁远徵能够闻到少年身上隐约的柠檬阻隔剂的味道,清新自然。
  是个非常精致俊秀的少年。
  宁远徵觉得眼前的omega的样貌,就像是照着他全部的喜好来长的一样,总能戳到他最喜欢的点上,让他目不转睛的看着。
  但,可惜了……
  是个omega。
  他虽然身为alpha,却是个omega绝缘体。
  温彦紧张的看着面前的alpha宁远徵。
  宁远徵似乎漫不经心的半颌双目,左手轻轻敲着桌面,明明只是慵懒的坐着,却给人一种强烈的压迫感。
  宁远徵身上的信息素收的很好,温彦闻不到丝毫,但面对这样一个有气势,血统高贵的alpha,温彦还是不自觉地开始紧张,脸色微微发白。
  如果不是经纪人刚刚一直电话他,用合约威胁他让他给剧组的导演和主演敬酒,他一定不会来这一趟,一定会努力闷头吃饭,不管酒桌上的事情。
  他举着酒杯的手有点发白,觉得自己的动作很傻。
  宁远徵是圈内出了名的高冷,从不亲近任何omega。
  他咖位很高,看不顺眼的人敬酒不回是常有的事情。
  温彦动了动喉咙,正想收回酒杯自己喝了的时候,宁远徵忽然拿起桌子上的杯子跟他碰了一下。
  温彦有些错愕的看着宁远徵。
  宁远徵垂着眼皮,轻轻抿了一口酒杯里的酒,看到温彦还没有动作,淡淡的问:“你不喝?”
  温彦这才反应过来,大窘,着急的把酒喝了下去,有点呛到了。
  宁远徵平静地说:“别着急,慢慢喝。”
  宁远徵似乎是怕他刚才呛着了,微微靠近他。
  非常强大又明显的,属于alpha的气息让温彦的脸色更白了,有种喘不过来气的感觉。
  宁远徵微微皱眉。
  温彦退开几步,觉得舒服了一些,抱歉的对宁远徵笑笑,“谢谢前辈关心。”
  宁远徵看到温彦转身离开,又重新坐回了座位上。
  有点疑惑,自己……有这么可怕吗?
  怎么他一靠近,温彦的脸色都吓白了。
  温彦在椅子上休息片刻,又去给导演敬酒。
  剧组里的酒桌文化也是一门学问,像他这种没有咖位的小演员,剧组里的导演和咖位比他大的人都要敬,挨个敬,不然有些小肚鸡肠的人就会觉得你看不起他,会给你穿小鞋。
  温彦被经纪人压着,只能继续去给导演金钱勇敬酒。
  金钱勇就坐在宁远徵的身边,他走过去的时候路过宁远徵的背后,宁远徵身上的信息素收的很好,闻不到是什么味道,但却又种很明显的alpha气息,属于alpha的感觉扑面而来,温彦的腺体不安的跳了跳。
  他拿着酒杯走过去的时候导演还在独自美丽 ,但他走到导演身边的时候,导演恰好开始跟旁边的制片在说话,温彦一个人拿着杯子站在旁边,很尴尬。
  他苦笑下,告诉自己这没什么。
  对于金钱勇这种大导演来说,多的是人捧着酒杯等敬酒,他不过是许多人之中的一个。
  就在他想垂着眼皮,装作若无其事的继续等的时候,金钱勇身边的宁远徵忽然说:“金导,小孩子等你很久了,你是不是该把人家的酒喝了,再跟杜制片聊?”
  金钱勇愣了下,有点错愕的看着宁远徵。
  他当然是看到有个剧组里年轻的男演员在给他敬酒了,但是他正跟杜制片聊的起劲,想等聊完了这个话题再说。
  虽然是剧组里的男三号,但也是个没咖位的年轻小演员,等等又怎么了。
  但宁远徵却忽然之间这么说了。
  金钱勇还是会给宁远徵的面子的,毕竟宁远徵无论从家世还是在娱乐圈里的地位来说,都足以让娱乐圈绝大多数的人仰视,金钱勇虽然是导演,但也绝对不敢在宁远徵面前摆导演谱,立刻就回应了温彦的敬酒。
  “唉,抱歉,你看我,这人上了年岁听力就不太好,刚才没听到你叫我,希望你别介意。”
  温彦唇边带着一抹平和的微笑,当作什么都没发生过一样,给金钱勇敬酒,“金导,我等您是应该的,我敬您。”
  宁远徵的目光落在温彦的嘴唇上,少年的唇畔看起来十分柔软,水润,樱红色的,很诱人。
  宁远徵看温彦敬完酒,又拿起酒杯淡淡地说:“小朋友,麻烦大家多关照。”
  他说完,先干了这杯酒。
  酒桌上的众人都有点震惊地看着宁远徵,不知道温彦这个怎么看都没有背景的人居然成了宁远徵口中的小朋友了。
  但宁影帝的面子大家都要给,立马跟着附和。
  接下来,温彦的敬酒之路果然顺利了很多。
  温彦松了一口气,敬完酒就回到座位上。
  一圈酒敬下来,他自己也喝了不少,细白如瓷的脸上带着些许红晕,白里透红,就好似一张干净的白纸上被渲染出了浓烈的绯色,十分诱人,会勾的人想看那张脸染上更浓的绯色。
  不知道是不是自己喝了酒的原因,宁远徵脑子里出现了一些不合时宜的想法。
  他从座位上站起来,想去洗手间冷静下。
  一定是他今晚酒喝多了,不然怎么总想着一些AO相关的事情。
  温彦坐在位置上,感觉头有点晕乎乎的。
  他很少喝酒,不知道自己酒量怎么样,现在看来似乎是很不好,喝酒容易上头,此刻他单手撑着头,觉得天旋地转。
  他勉强站起来,双腿发软,想去用冷水洗个脸冷静一下。
  温彦勉强扶着墙走到洗手间的地方。
  洗手间外的盥洗池旁,有个高大的身影站在那里。
  温彦头脑不清,勉强的走到盥洗池旁边,醉酒的感觉让他天旋地转,自制力不是很好,有那么一瞬间,不小心泄露了一点信息素出来。
  宁远徵一个激灵,表情中充满着不可置信。
  他好像闻到了一种格外好闻的信息素。
  有点酸酸甜甜的,像是樱桃,又好似夹杂着玫瑰和清淡的杏仁味。
  那个信息素的味道明明很淡,却一直往他鼻子里钻,非常明显的盖过了原本属于阻隔剂的柠檬味。
  宁远徵闻了些许,眸色转深。
  他感觉自己的alpha腺体也在跳动。
  温彦强撑着想要拧开水龙头洗把脸清醒一下,但却不想酒意上头,他一个没站稳,往旁边倒去。
  宁远徵下意识地接住倒过来的温彦。
  他微微皱眉,不知道温彦怎么了,但看他双目紧闭,脸色潮红,呼吸之间带着酒气,直觉温彦可能是喝多了,感觉不适。
  “你……”宁远徵刚想问温彦感觉怎么样,没想到又闻到了那若有若无的信息素气息。
  这个信息素对宁远徵来说,格外的勾人,宁远徵呼吸不闻,一个没忍住,也释放了一点信息素。
  等宁远徵回过神来,已经能闻到自己的信息素了。
  宁远徵脸色一变,几乎可以想到接下来会发生的“惨案”。
  他抿着嘴唇,脸色慢慢的冷淡下去。
  温彦恍惚之间,好像闻到了一种非常好闻的信息素。
  那是一种很有冰凉感的信息素,带着些许木兰的味道,清清冷冷的,钻到他的鼻子里。
  虽然扶着他的这个人身上带着让他排斥的alpha气息,但这个人身上的味道却似乎格外的好闻,他喝多了控制不住自己,下意识地又闻了几次,低声呢喃:“真好闻。”
  已经预备好迎接温彦呕吐的宁远徵不可置信的问:“你说什么?”
  温彦脑子正迷糊着,听到问题,下意识地又说了一次:“真好闻。”
  他的大脑全部被酒精占据,腿很软,没了本能中对alpha的害怕,靠着宁远徵。
  纤细的omega靠在宁远徵的怀里,表情迷离,头靠在他的肩膀处,晃动之间,柔软的黑发还会擦过他的脖颈。
  宁远徵感觉自己整个人都僵住了,低下头,目光深深的看着温彦。
  温彦呼吸中带着酒气,整张脸看起来就像成熟诱人的水蜜桃,让人很想咬上一口。
  温彦不知道发生了什么,只觉得迷迷糊糊之间,有人给他喂了一杯甜甜的东西,又有人用热毛巾给他擦脸。
  他慢慢的清醒过来,发现自己正呆在一个陌生的包厢里,靠坐在椅子上,宁远徵就坐在他对面,手里拿着一条白色的毛巾。
  他一惊,问:“宁前辈,请问这是哪里,我,怎么了?”
  宁远徵垂着头,看不出情绪来,“你喝的有点多,刚才在盥洗台那边醉倒了,我让服务生拿来了热毛巾和蜂蜜水,你现在感觉怎么样?”
  温彦大窘,不知道自己是怎么在圈内前辈面前犯这种巨大的错误的,他立刻站起来说:“我没事了,真的很抱歉,给您添麻烦了。”
  其实他现在也不是真的没事了,刚站起来的时候头还是很重,但他不敢在宁远徵面前表露出来。
  宁远徵不知道在想什么,片刻后也跟着站起来,淡淡说:“不会喝酒,以后就少喝点。”
  温彦苦笑了下,“我下次一定注意,这次真的是麻烦您了,我不知道该怎么感谢您才好。”
  “没事。”宁远徵走到包厢的门口,不知道想到了什么,转过头对温彦说:“酒桌已经散了,你可以直接离开。”
  他顿了顿,又问:“需要我送你吗?”
 
 
第2章 敏感
  温彦更窘了,脸上发烫,立刻摇头,“不用了,谢谢前辈的好意,经纪人应该会来接我。”
  他都在宁远徵面前出了这么大的一个糗事,怎么好意思厚着脸皮让对方送他。
  宁远徵看温彦窘迫的开始脸红,白皙的脸颊染上了胭脂的颜色,干净的少年变成脸色微红的害羞少年,静静的看了几秒,没多问,直接离开了。
  温彦在对方走后仔细回想着自己到洗手间外面的盥洗台之后的记忆,却怎么想都想不起来。
  那层记忆好像被薄纱笼罩着,看不清。
  他只好先给经纪人牧谷打个电话。
  牧谷接到电话后立刻开车过来,温彦上了经纪人的车,揉着依旧作痛的额角,在后座闭目养神。
  牧谷没有着急开车回去,反倒是在路边找了个停车位先把车停下来,转身问温彦:“今天有没有跟金导和宁影帝说上话?宁影帝现在极少演电视剧了,听说这部古装剧还是因为他跟投资方的私交才去演的,过了这个村就没这个店了,你要好好把握机会,在酒桌上在剧组里嘴甜点,勤快点,多往金导和宁影帝身边凑,好处少不了你的……”
  温彦轻阖双目,靠在后座椅上,昏暗的车内灯光下,他的皮肤白的透明,像是精雕细琢的玉器一样,干净的纤尘不染,美的精巧绝伦。
  牧谷当初第一眼就从公司新签的一批艺人里挑中了温彦,就是因为温彦这个omega长得实在是太好了,就冲这个颜值,只要资源稍微好一点,就没有不火的。
  所以牧谷手里的资源也紧着他来。
  温彦十八岁出道,从岌岌无名的小角色开始演,这两年演了三部电视剧,从只有几句台词的路人甲演到网剧男五号的位置,这次更是因为气质和长相十分符合金钱勇最新筹拍的古装剧里的男三号,牧谷硬是托关系把他塞到试镜名单里,他凭借精湛的演技一举拿下了这个角色。
  他看着温彦这张脸,觉得不利用下实在可惜,继续劝:“你多跟宁影帝和金导什么的搭话……”
  “牧哥。”温彦淡淡地说:“该我做的事情我自然会做,比如说给前辈敬酒什么的,这是对前辈的尊敬,但是有些不该说不该做的,我不会去做的,因为那些事情做多了,会让其他人觉得烦。”
  他现在不过是一个没什么拿得出手的作品的娱乐圈十八线演员,这样一直往那些大咖身边凑,很容易引起别人的反感,让人觉得他很谄媚。
  他并不想这样。
  牧谷是公司派给他的经纪人,业务能力的确很强,能把他一个最多只演过网剧男五号的塞到宁远徵的最新上星播出的电视剧里面做男三号,这方面他很感激也很认同对方的能力。
  但牧谷有些太过急功近利,他这样的身份往那些大咖身边凑多了,很容易被人打上倒贴、曾热度等等的标签。


返回首页
返回首页
来顶一下
加入收藏
加入收藏
推荐资讯
栏目更新
栏目热门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