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收藏 | 设为首页 | 会员中心 | 我要投稿 | RSS
福书网
站内搜索: 高级搜索 如有淫秽信息或侵犯了您的版权请联系邮箱[email protected]删除

 

您当前的位置:首页 > 2020

未婚夫装受骗我感情【穿书】──系辞上

时间:2020-09-16 15:44:29  作者:系辞上

 

 
  文案:
  《商业帝国》是一本大男主爽文,男主黎咎与其他几个兄弟一起打拼江山的友情被无数腐女yy。
  其中一本同人耽美文《绝对禁.锢》,集齐渣攻、虐.恋、失忆、骨.科等多种狗血元素。
  某一天涂澈一觉醒来,发现自己穿书了,只看过《绝对禁.锢》的他误把同人当原著。
  同人文的主角黎咎爹不疼娘不爱,身娇体弱双腿残疾却被无数狗男人垂涎。
  而涂澈本人正好是和黎咎有娃娃亲的炮灰未婚夫。
  涂澈看着眼前刚出车祸的病美人,一股怜爱之情油然而生。
  他握着黎咎的手,一脸羞怯道:“你放心,从今往后我会罩着你的。”
  从此,霸道总裁、痴情竹马、变态医生、神经病哥哥……来一个涂澈踹一个,来两个踹一双。
  末了,涂澈脸不红心不跳道:“这些烂桃花咱们不稀罕!”
  看着好兄弟们一个个被踹走的黎咎:……
  ·
  黎咎一生一帆风顺,叱咤阳城,横扫商场。
  重生回来,上辈子退他婚的小东西突然跑到他面前,口口声声说要保护他。
  小东西可爱又粘人,美中不足的就是身患剧本恋爱综合征,简称:有神经病。
  为了配合小东西的治疗,黎咎兢兢业业地扮演着残疾失忆脑瘫爹不疼娘不爱山沟沟里出来拿奖学金上蓝翔开挖掘机的灰姑娘。
  终于有一天,把人骗到了手。潜伏在深渊里的饿狼终于亮出了爪牙,一把将人摁住,双手禁.锢的他无处可逃。
  第二天扶腰醒来的涂澈:说好的身娇体弱的万人迷受呢,我被骗婚啦!
  ·1v1,he!
  ·绝对快乐!绝对沙雕!小小甜文,愉悦心情!
  ·受看的是同人,穿的是原书!原书攻是个大佬,从而引发的一系列非典型穿书的沙雕故事!
  ·小白文无逻辑,就是一篇沙雕文,不是细节控,强迫症别来,不接受任何挑刺和抬杠
  ·不想骂人,只接受付费章节挑刺,不接受免费章节抬杠,没求着你看,别把自己的意见想的太重要,不喜欢就点叉,幸福你我他
 
 
 
第1章 
  阳城城南的老城区地方小住的人多,就显得拥挤。巷道冗长,纵横交错,里头什么都有。
  养花养鸟,灯红酒绿。
  一路走过去,水桶圈粗的电线杆子七扭八歪,上头贴着乱七八糟的广告:“台湾富婆重金求子”“祖传中医专治阳痿”……
  下水沟子旁各种黑色的油污泛着腥臭的味道。
  两个衣冠不菲,身形清瘦的少年走在上头,和周遭寒酸的逼仄格格不入。
  均乐乐捏着鼻子说:“老大,咱们这都找了半个月了,也没见着你说的人啊,你不会是搞错了吧。哎呀——”身侧的人惊叫一声,一脸哭丧样,他踩着狗屎了。
  均乐乐自小锦衣贵足,出入的都是些声色犬马的高档场所,哪里来过这么破的地方。这里的空气简直比毒气还要致命。
  可涂澈一个月前撞坏脑袋醒来后,就吃错了药似的,非说这巷子里有个天命之子。他必须把人找到。
  均乐乐从小就是涂澈的小跟班,忠心不二的,也屁颠屁颠跟了过来。在这破巷子到处蹲点,这一蹲就是半个月。
  清俊的少年蹲在其中一道巷子口,引来了不少人的目光。
  涂澈天生皮肤生的白,头发是栗色的自然卷。风一吹起来,发丝根根分明。一双水汪汪的杏眼,抬起头看经过人的时候在阳光下照刺下微微眯着,双手交叉放在膝盖上,模样看起来特别乖。
  停在距巷子口不远的跑车内,男人手指把玩着的打火机。
  注意到身侧同伴看向窗外的视线,许凯风轻轻笑了一下:“我看这男孩儿穿的和这儿不太搭啊,怎么,你的菜?要不要兄弟我去帮你要个号码?”
  黎咎一个眼神杀过来,许凯风趴在方向盘上笑得夸张,要是平日里他还真能被这眼神唬到。只是黎咎前几天出了车祸,浑身上下挂了彩,脖子现在还夹着夹板,不好扭头,眼神杀的威力也减了一大半。
  许凯风的手机响了一声,看清上头的信息,他欢快的吹了个口哨,下意识想去拍黎咎的肩膀,发现他还身上还穿着病号服:“哎你怎么没换衣服啊?”
  黎咎给他一个,你还有脸问我的眼神。
  许凯风嘴欠道:“别说,病号服穿你身上也挺潮。不贫了,我要上楼迎接我的灰姑娘去了。在车里等兄弟一会儿啊。”
  车内只剩下黎咎一人,他垂下眼睑,眼睫根根分明。细碎的阳光透过车窗洒下,将他略显苍白的脸镀上一层暖色的光,几近完美的俊美五官犹如上帝亲手操刀的雕像。
  黎咎僵着脖子侧过脸,巷口空了,刚刚那个模样乖巧的少年已经不见了踪影。
  ·
  均乐乐在墙角蹭掉了粘在脚底的狗屎,走到涂澈身边:“老大,还找吗?”
  涂澈拍拍裤子站起身:“找,当然找。分头行动,遇事儿打电话,一个小时后东口见面。”
  这巷子里乱七八糟的东西很多,他们第一天刚来那会儿就差点被一群混混抢了钱包。
  均乐乐明显不情不愿的,嘴巴里嘟嘟囔囔:“到底上哪找穿病号服吃垃圾的傻子啊。”
  但他从小都听涂澈的话,也就抱怨几声,就继续找人去了。
  涂澈提了口气,抬头看了看头顶被张牙舞爪的低矮楼房切割出的一方狭窄天空,阳光的光晕有些刺眼。
  一个月前涂澈心脏病发猝死,醒来后就出现在了这里。
  有个声音告诉他,这是一本书里的世界,而他的任务就是要改变男主自杀的结局。否则,这个世界就会跟随男主的意志一起崩塌,包括涂澈也会一起毁灭。
  刚刚猝死过一次的涂澈当然还想再多活几年。
  巧合的是,黎咎这个名字涂澈太熟悉了,都不用系统讲剧情。因为他猝死前刚好看了这本书。
  《绝对禁锢》是一本集合车祸、失忆、骨科、强制、虐身虐心等多种狗血元素为一体的都市耽美文。
  男主人公黎咎,出身豪门,是天之骄子,为人清心寡欲,高不可攀。
  和所有狗血都市豪门文一样,主角他爸在外养小三还另外有个私生子,主角他妈在年幼的主角面前跳楼自尽。亲妈死了头七都没过,他爸就堂而皇之地带着小三和私生子进了门,还让黎咎喊那人叫大哥。
  主角盛世美颜,人见人爱。先后被霸道总裁、变态医生、青梅竹马看上,一场虐恋玩的死去活来。
  文章三分之二时,主角突然觉醒天之骄子属性,在青梅竹马攻三的鼓励下重回黎家,开始向辜负过践踏过他的人疯狂复仇。眼见着就要往主角和攻三he方向走的时候,攻三的背叛给了主角致命一击。
  原来攻三是大哥安排在主角身边的奸细,为的就是骗取他的信任。
  这还不是最狗血的,最狗血的是。大哥是故意让主角听到真相。而他这么做的原因还不完全是因为想报复摧毁主角。而是因为,他爱主角。他愤怒主角对待他时高高在上的冷漠,他嫉妒主角看攻三的眼神。他用尽一切办法打压主角,掠夺主角,就是想要得到他。
  而攻三也早就在和主角相处的过程中,爱上了主角。
  最后,主角干脆利落地解决了一干病得不轻的疯批。在一个风雨飘摇的雨夜,选择了自杀。
  而涂澈穿成了一个与他同名同姓的炮灰,炮灰涂澈的身份是与男主有娃娃亲的未婚夫,唯一出场的一章就是退婚,从此查无此人。
  涂澈思来想去,不让男主自杀最好也最快的办法就是让他远离那群疯批。
  涂澈打听到前些日子黎家仓库着了火,这段时间应该就是男主遇到攻一的剧情点。
  这一段的剧情讲的是男主在大火中受到刺激失忆了,被继母送到了精神病院,穿着病服从医院里跑出来,在这附近四处流浪,甚至捡垃圾果腹为生。
  而攻一许凯风就是在这里拣到的男主。
  所以涂澈要做的第一件事,就是截胡。
  他绝不能让许凯风那个渣攻把人带走!
  可是涂澈和均乐乐来这转悠了大半个月了,说是找穿病服的小傻子,这条巷子的居民看他们的眼神才像看傻子。
  涂澈深深怀疑,剧情君骗了他。
  ·
  跑车内。
  黎咎手心里把玩着一枚u盘,偶看一眼空荡荡的巷口。
  枯燥。
  几天前黎咎出了场车祸,搞的身上挂了彩,骨折不说,声带还受伤说不出话。
  凑巧许凯风这家伙最近迷上了霸道总裁和灰姑娘的恋爱戏码,被他爸关在家里不准他出去作妖。
  得知黎咎出车祸,许凯风乐腾腾地和他爸说他要来接人出院。许凯风太久没见他的灰姑娘,急得不得了,没等到黎咎把身上的病服换下来就把人给带走了。
  所有人都以为车祸不过是一场意外,只有黎咎知道,他是故意的。理由很简单,因为他不想活了。
  黎咎含着金汤匙出生,和一般父亲在外养小三一堆私生子上赶着争财产的豪门不同。他们家父母恩爱,家庭和谐,家里的大哥热衷搞艺术,半点继承家业的欲望都没有。
  黎咎从小是被当作继承人培养的,要风得风要雨得雨,三岁能作诗,五岁能弹琴,十岁开画展,十二岁被保送五道口……总之做什么事情都一帆风顺,偶尔遇到不长眼的脸都能给他打肿。一切都好像是被写好的剧本,黎咎就这样毫无动力地被推着往前一直走,半点差错都没出过。
  总之,生活十分索然无味。
  上一世黎咎不过二十七岁就已经拥有了商业帝国,所有从前的竞争对手都毫无意外地败在了他的手下。那时的黎咎说一句翻手为云,覆手为雨一点也不为过。
  可是,强大的背后只有无尽的空虚。
  从前的黎咎还能以壮大家族为目标不断攀峰,可是得到一切后人生的所有都失去了意义。于是在一个雨夜,黎咎选择了死亡。
  只是没想到一睁眼,他又回到了二十岁这年。
  枯燥乏味的人生,又要按照轨迹重新走一遍。
  黎咎垂着眼睑,瞳色深暗。
  去接灰姑娘的许凯风还没出来,黎咎有些躁郁,推开车门透气。一只野猫倏的窜出来,叼走了黎咎手里的u盘,u盘里还放着他刚做好的企划案。
  黎咎单着腿跳下车,一瘸一拐地拄着拐杖去追猫。
  这里的巷子七拐八绕,单腿黎咎不如猫,很快追丢没了影。
  倏然,那猫又在黎咎面前跑过,黎咎继续追上去,拐角时瞥见那只黑猫跳进了一个垃圾桶里。
  黎咎:……
  黎咎思索了一番,重做企划案也不是什么大不了的事情,不过是再重复一遍上辈子做的事情而已。
  可是那猫从垃圾桶里探出个头,叼着u盘凶神恶煞地瞪了他一眼。
  黎咎危险地眯了眯凤眼:他居然被一只猫挑衅了!
  眼睛里容不得沙子的黎总自然不能忍受权威受到挑战,他爆发力惊人,单腿蹦的飞快,一下子就蹦到了垃圾桶前。
  他伸手去抓猫,结果手被挠了一下,黑猫躲进更深的垃圾深处。
  黎咎忍着恶心伸手进垃圾桶,抓到一团毛乎乎的东西,唇角露出冷酷的笑。
  一抬手,是一团长毛的菜花。
  还来不及恶心,登时巷口突然冲天一声吼:“不准吃垃圾!”
  黎咎被这中气十足的声音吓得一个哆嗦,支棱的单腿没站稳,半个身子摔进了垃圾桶里。
 
 
第2章 
  等涂澈把人从垃圾桶里拔.出来的时候,黎咎脑袋上顶着几张稀疏的菜叶子,湿漉漉的海带宛如刘海遮住了男主的盛世美颜。
  黎咎比涂澈高出一个头,后者踮着脚伸手把菜叶子拿下来。
  垃圾桶里啥都有,黎咎的脸上不知道沾了什么脏东西,涂澈抽出一张手帕纸替他擦。
  手帕纸上飘着一股清香,和少年身上干净纯粹的气息有些相似。
  黎咎低垂下眼睑,这个角度可以看到少年柔软的发顶,一头微微卷起的头发像是晒饱了太阳。蓬蓬松松的,棉花一样,叫人禁不住想要用掌腹压一下。
  少年微微仰头,露出巴掌大的脸,一双杏眼水光潋滟,鼻梁挺立但不突兀。
  拿着纸巾的一截手腕细弱白皙,像是藕节似的,一折就断。
  在被对方小心翼翼对待着,少年擦干净了他的脸,一双杏眼眨巴眨巴地盯着他。对上那双小鹿般的眼睛时,从未如此狼狈过的黎咎被对方吓得掉进垃圾桶里的闷气突然就散了。
  涂澈抬起头,声音软绵绵的:“你怎么样?”
  与涂澈无害的长相不同,黎咎美得凌厉又具有攻击性,冷白色的皮肤透着病态的苍白,鼻梁高挺,薄唇紧紧珉在一起,凤眸微眯正一瞬不瞬地看着他。
  昏暗的巷道有微光洒下,风轻轻撩起他黑色的碎发,将他整个人都包拢在一团浅色的光晕中。
  涂澈不自觉看愣了神,他可算明白为什么书里的男人一个个都神经病似的爱慕黎咎了。
  这就是主角。
  在见到黎咎之前,他并不是很能理解天之骄子这四个字的含义。直到看到黎咎的一刻,他才明白过来,有些人真的天生就是要站在光芒里的。
  明明都是青春期的年纪,可是黎咎的身上却散发出一股不可睥睨的气势。
  对方只字不言,涂澈感觉到了一阵冷意。
  而后他顺着黎咎的视线猛地低头,这才发现他把人立着的一只脚给踩了。
  涂澈瞪大了眼睛,像是被电的鱼跳退了一步。
  万分尴尬地揉了揉脑袋,难怪他说怎么黎咎不动弹。
  黎咎声带受损,说不出话,唯一好的一只腿也被涂澈踩麻了,只能木桩似的杵在那儿。
  涂澈小心翼翼地观察着主角的神色,看见他身上还穿着病号服,身上脏兮兮的。刚刚拉扯中崩掉了病号服上的一颗纽扣,露出青白交错的胸膛。
  再瞧瞧被打着绷带的手和腿。
  太惨了!
  这八成是在医院里被后妈买通人给虐待了啊!
  在黎咎微微皱起的眉眼里,他眼睁睁看着少年看向他的目光中流露出一丝——同情?

返回首页
返回首页
来顶一下
加入收藏
加入收藏
推荐资讯
栏目更新
栏目热门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