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收藏 | 设为首页 | 会员中心 | 我要投稿 | RSS
福书网
站内搜索: 高级搜索 如有淫秽信息或侵犯了您的版权请联系邮箱[email protected]删除

 

您当前的位置:首页 > 2020

挖一勺心尖肉【强强】──LSir

时间:2020-09-16 15:43:41  作者:LSir
  他说,
  “节日快乐,亲爱的……男朋友。”
 
 
第74章 番外结束
  【时间线,大概大学毕业十年后】
  晚上九点。
  天彻底暗了下来,却正是地铁晚高峰的时段。
  邹劭公事出差半个月,今天下午刚到机场,回家整理完行李时候,正好快到覃谓风下班时间。
  他把车停在公司门口,看见对方提着一个黑色的书包走了出来。
  覃谓风路过车侧的时候听见鸣笛声,讶异地抬了头。
  毕竟两个人工作都比较忙,很少有工作日一起回去的时候。
  车内音响放着轻缓的歌,不知什么时候开始,两个人的口味都开始趋于相近,包括听歌的口味,吃饭的口味。
  覃谓风逐渐开始沾辣,邹劭也变清淡了许多。
  “什么时候回来的?”覃谓风在一个红绿灯处微微侧过头,眸中略显疲态。
  “今天下午。”邹劭随着车流缓缓前进着,“你累了先睡会,我开稳一点。”
  覃谓风靠在椅背上合上了眼睛,眉骨隐在暗光中晦涩不明。
  半个月没见,自是很想的。
  过了不到两分钟,覃谓风似是感觉到邹劭不时飘过来的目光,轻轻睁开了眼。
  猝不及防对视在一起,邹劭也没闪开,便光明正大地盯着人看。
  “开车看路。”覃谓风开口,声音又轻又快,仓促得像片沾衣的柳絮。
  “那你睡觉,也别看我。”
  覃谓风微微歪过头靠着,不出几十秒又睁开眼转过头。
  “睡不着?”邹劭又放慢了些车速。
  “嗯,有点累。”覃谓风顿了顿,“还有点想看你。”
  邹劭看着他。
  他眸子里有着并不常会柔和下来的刀光,却常在这烈火的炙烤中化为铁水。
  “我也想见你。”
  数不尽的车流在夜色中滑向远方,他们像是河中的一小滴。
  红绿灯交错的一瞬间,邹劭感受到自己脸侧一温,覆上一瞬间湿润的触感。
  车内是暗的,他只能感受,也只想感受。
  这种日常的小打小闹并不是常会发生在两人之间的动作,包括“喜欢”一类的字眼,他们也很少挂在嘴边。
  但眼神总是最诚实的,将主人的心性显露无疑。
  “邹劭。”覃谓风在暗处说着,“我们在一起多久了?”
  邹劭一愣。
  正常来说,热情会随着时间的流逝而淡化,“边际收益”会逐渐减小。
  比如六岁儿童觉得一年的时间很慢,很新鲜,但是对于六十岁的人却不是这样。
  但他们并未在消磨时间,而是每天都在往前走,遇见不同的风景,偶尔停下来合个影。
  所以再长的时间都不会显得枯燥,只是变成了相互磨合的一环。
  他说:“毕业十多年来吧,那在一起快十五年了。”
  邹劭等他说完。
  “我回忆了一下,似乎有些该说的东西我没传达过,但你需要知道。”
  “好,我听着。”邹劭笑了笑。
  邹劭是那种面部骨型刚毅俊朗的类型,不显大,看上去说是应届毕业生都有人信。尤其是笑起来的时候,眼角的一丝邪气张扬地蔓延,再肆意挣开。
  “你是不是要说你喜欢我呀?”邹劭开玩笑道。
  他开玩笑,因为覃谓风从不说这些。
  可他做得比谁都要好。
  “不是。”覃谓风也轻轻笑了起来,眼角弯成一个浅却深刻的弧度。
  “那是什么。”邹劭若无其事地转头回去,心中却隐约有一点失落。
  “嗯……但差不太多。”覃谓风突然说道。
  邹劭余光瞥到了对方的侧脸,包括蔓延进领口中的颈线,由于低头而不是太明显的喉结。
  都是曾碰触过,撕咬过的位置,每次点触,却还是想用目光再侵略一番。
  车停在了最后一个路口前。
  “最后一个红灯了。”覃谓风提醒道。
  邹劭看过去,也看到了他想说的话。
  第一个字圆润,像一块仔细打磨过的鹅卵石;第二个字张扬,嘴型在第一个字的基础上加以扩张,看上去像是带着些许笑意。
  第三个字把第二个字的情感浓缩成了一条线,嘴型开得最小,因为另一端大口开在了心里。
  是我爱你啊。
  作者有话要说:
  番外也完啦!谢谢大家一路资瓷!
  撒泼打滚求评分,码字不易,喜欢可以给个满分嘛!
  下本开固氮《骑君妄上》(朝堂主受),之后开现耽《焚骨饮髓》(视角不明刑侦),求定点扶贫来收藏~
  《焚骨饮髓》文案
  数起悬案在城中接连发生,死者被剔去了骨。
  临危受命的陆铮逸是个浑身带刺的硬钉子,上任第一天就剿了一波□□,铺被子睡到停尸房里研究一坨烂肉。
  “花瓶”顾烨跟他同天入职,他是个名校高才心理系学生,却死活不做心理咨询,来外勤组。
  陆铮逸睥了这花瓶一眼,指着烂尸体道:成绩好有什么用,过来看看这个。
  顾烨在众人悲壮送终的目光中英勇上前,直视尸体,果断吐了新任队长一身。
  “你晕血,为什么坚持来外勤?”
  “还债。”
  但顾烨身上仿佛带着魔咒,凡是他出勤的现场,从不见血;凡是他接手的案子,无一疏漏。
  ——他对剔骨这个隐秘组织,似乎有着不正常的理解力,敏锐到令人发指。
  陆铮逸点了一根烟笑着:若不是我信你,都要怀疑这些人是你杀的了。
  有顾烨在的现场第一次见血,伤者是他本人,刀片几乎将内脏捅烂,艳红的血流了满脸。
  他双目通红,紧紧攥着陆铮逸的袖口:信我,最后一次。
  轻微人格障碍身兼特殊使命受(顾烨yè)X 狼性强势行动派明察秋毫攻(陆铮逸)
  对头变情人,剧情感情对半开
  感谢投出手榴弹的小天使:叶灵、W.Y. ;
  感谢投出地雷的小天使:W.Y. ;
  感谢灌溉营养液的小天使:31326998 ;
  非常感谢大家对我的支持,我会继续努力的!


返回首页
返回首页
来顶一下
加入收藏
加入收藏
推荐资讯
栏目更新
栏目热门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