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收藏 | 设为首页 | 会员中心 | 我要投稿 | RSS
福书网
站内搜索: 高级搜索 如有淫秽信息或侵犯了您的版权请联系邮箱[email protected]删除

 

您当前的位置:首页 > 2020

挖一勺心尖肉【强强】──LSir

时间:2020-09-16 15:43:41  作者:LSir
 
 
第71章 Ch71
  “我上去换个衣服洗个澡。”邹劭说道,“你宿舍有点远,要不先在这凑合下算了。”
  “那你室友……”
  “室友有什么?谈个恋爱还不能让室友知道了?”邹劭半开玩笑,“况且他们的项目这几天都有比赛,不在宿舍。”
  身上实在潮得难受,覃谓风跟邹劭乘电梯到了楼上,几乎从楼梯间里走出来就正对着邹劭的寝室。
  邹劭从衣柜里翻出一套衣服,顺带着自己的学生卡递给覃谓风,“你先去洗吧。”
  覃谓风没动地方,眼睛盯着邹劭的桌角。
  桌角上摆着笔袋,边口处一截褪了色的红线窜了出来。
  “你……”他看着那边缘,蓦地说不出话来。
  邹劭顺着他的目光看过去,“放了两年了,以后我再买一对新的。”
  身上本就不脏,覃谓风十来分钟就洗完回来。邹劭接过学生卡走进浴室,几近是仓皇的步子。他将凉水开到最大,劈头盖脸地砸下来。
  ——太热了。
  一闭上眼睛,满脑子里全是刚刚雨中覃谓风主动的拥抱和亲吻,一向严谨的人变得凌乱,带着几分讨好与示弱意味,将他的心搅烂成一滩水。
  以及覃谓风刚刚从浴室回来的时候,发丝上垂着的水珠滴落在胸前,眼眸里还有些热气氤氲的湿。
  自己的衣物明显宽大,被某个撩而不自知的人自做聪明地挽起来,露出骨节分明的手脚腕。本能的吸引像是藤蔓般,附在人的骨髓处。
  继而扶摇直上。
  他站在淋浴头下,等着浑身的燥`热慢慢平复下来。
  直到走进宿舍的时候,目光仍然下意识回避着。
  “怎么这么久?”覃谓风没注意到邹劭矛盾的眼神,“我还是先回去换件衣服吧。”
  “等下。”
  覃谓风被邹劭一把拉住,回头只见对方眼周泛红,像是野兽泛起拼命撕咬的欲望,却被神智狠狠压制着。
  覃谓风一愣,目光微微下滑,便大概明白了是怎么回事。
  根本掩饰不住。
  邹劭看着眼前的人,只觉颅内烧起一团火,那火顺着喉管蔓延,将咽喉处的液`体瞬间烤干,声带摩擦缺乏了润泽,便哑得开不了口。
  但那火还在肆虐着,掠过心脉,腹腔,到更往下的地方。
  蛰伏已久的占有欲渐渐抬起头来,他喜欢这个人,所以想和他做亲密的事。人固有七情六欲,无能免俗。
  但现在不能,还太快。
  “你回去吧。”邹劭哑声说道。
  最好现在就消失在视野范围内,顺带着把目光勾起的温度也一并带走。
  覃谓风迈了步子。
  但不是往外走,是朝里进。
  邹劭在想些什么,他也清楚得很。
  他目光再次下滑,轻声道,“需要我帮你么?”
  眼神像钩子,声音也像,不是能挂鱼饵的软钩,而是带着锈气的尖锐。
  钩子剐过铜墙铁壁,却能在邹劭面前收起满身的锐利来。
  仅因为这一句话。
  拦火的草垛豁然倒塌,转而背叛成为成生火的利器,尖鸣着一同顺着风势咆哮。
  邹劭向前迈了一步,眼神已经将对方剥得彻底。
  他明知道对方只是单纯的意思,却仍是故意问道:“怎么帮?”
  上次“帮”是在医院的夜里,有了黑暗的掩护,人总是要放纵一点。
  但现在不同,是白天,白天能做的事,都必须是光明正大,且问心无愧。
  覃谓风错开目光,伸手捏住了邹劭运动裤腰带处的绳头,慢慢向外扯着,绳结处的纹理压制着摩擦,直至最后腰间一松,绳结彻底散开。
  他看似敢得很,心里却在忐忑着。
  散开的不仅是绳结,还有脑中那一根紧绷到极致的弦。
  邹劭单手把书桌上的杂物扫到一边,另一只手拽着人肩膀处的衣料拉到桌前,手劲发着几分狠,俯身把人压了下去。
  “你想怎么帮?”邹劭又问了一句。
  “你想要我怎么帮?”
  邹劭低下头,鼻间呼出的热气打在对方颈侧,灼出一片薄红。
  “风神,你想要我么……”
  一句话迸溅出遍地的火星,尽数点燃起将行而未行的导-火-索。
  覃谓风抬起头勉强回应着,被邹劭向后一推,狠狠撞在桌面侧沿。桌腿与地面摩擦,发出一声闷响。
  覃谓风的面颊和眼角都由于紧张和无措泛上了一片绯色,似是都不知道双手应该放在哪,只是在邹劭后腰处梭巡着。动作未见有多用力,指尖像是隔靴搔痒地游走着,在荒原上点起一片难以纾解的火。
  邹劭忍无可忍地反客为主,翻身把人压了下去,眸色暗了暗,连嗓音都变得喑哑。
  “你是不是有什么误解。”邹劭低头咬住对方的下颌,“我说让你要我,但没让你在上面要我……”
  “你!”
  覃谓风手腕被邹劭按着,眼尾色泽宛如红梅初绽,却又夹杂着几分委屈与不甘。
  邹劭心下一软,道:“你要是非想在上面,我也可以配合你。”
  两人僵持了好一会,覃谓风终于妥协一般地错开目光。
  冬夜里,梅花瓣被一点点剥落,露出白皙而劲瘦的内里深处,那采-花人却不忍径直折断枝干,只是在花蕊边缘浅浅摩梭着。几近结霜的温度却被这简单的动作灼得泛出热气来,汇成水珠,顺着脖颈的曲线流下。
  冷意更甚,采-花人只手挡住漫天风雪,寒梅却依旧连着枝干一同颤着。
  梅花自是不怕寒的,只是没有花瓣蔽体的缘故。
  “你抖什么?”邹劭放慢动作,指尖抚过对方的眉眼轮廓,撩起一片泛着冷意的汗珠。
  他的眸子中有着料峭春寒,也蕴着并不会强势到将人灼伤的焰焰明火。那擅长在琴键上游弋的指节一节节缩紧,继而将散落在一旁的布料攥出一份好看的形状。
  混乱着,却交错着。
  邹劭轻呼一口气,极有耐心地把对方的手指一根根掰开,又一根根地握在手里。
  “很痛吗?”
  “……还好。没关系,我能忍住。”覃谓风顿了几秒闷声说道,由于牙关紧紧咬着,颧骨突起的位置微微上移。
  “我不要听你说还好。”
  邹劭几乎用着全部的定力才没有将那枝干完全折下来,还留着些丝丝缕缕的连线,无力地垂着,被他一只手托了起来。
  “如果痛就告诉我,或者咬我,怎样都可以。”
  覃谓风眼皮轻轻颤了颤,扯出一个勉强的笑意,压抑着破碎的呼吸声,一字一顿道,“当然,痛啊。”
  “但是,没有你,当初,说分手时候,痛。”
  ——这句话他早该说出来,端端正正地说出来。
  但他向来把内心情绪隐藏得很好,死要面子。如果他不愿开口,对方又不去问,完全可以让肚子里的苦水烂在泥土里。
  再激烈的情绪映射到他身上,都要首先被冲淡几个色度。
  但现在,他在喊痛。
  他在主动扯掉胸膛上薄薄的皮肉,挖出心来给对方看。看真心,也看伤口。
  邹劭看着他,蓦地一句话也说不出来。
  千言万语从心脏冲出来,全都堵在喉头,酸酸涨涨地钝痛。
  每一分苦楚都感同身受,不敢独享,也不敢承让。
  是他心狠,逼着对方放弃;是他自作聪明,却抄了一条好远的路,蜿蜒曲折,被棱角抹伤了颈。
  是他弄巧成拙,明明是互相喜欢的人,明明是不忍他辛苦半分的人,明明是那么犟,那么不愿意开口的人,就留他一个人在那反复想。
  想着为什么要分手。
  凭什么要分手?
  情深而不自知,亦不懂他人心思。
  两年的时间足以使一个人脱胎换骨,也足以使精打细做的园子彻底荒芜。其中天时地利人和缺一不可,哪一环出了差错,便连蛀虫何时繁殖的都无从知道。
  只是何其有幸。
  他们今后,还有很多个两年可以一起走。
  邹劭没有言语,只是在对方眸里映出的水光中,温柔而坚定地把那梅花枝干最后一丝连线也扯了下来。
  他提着花钻进山洞里,洞内狭隘,身侧嶙峋的乱石压得他生疼。
  但随着他向前走,两侧的火光却燃了起来,温度灼热得令人喘不上气来。
  他不懂抑扬顿挫,不懂起承转合,只是凭着最本能的直觉毫无章法地探索着,举手投足间方寸大乱。
  几滴水从花枝干切口处流淌了出来,像是甘霖潇洒漫过干涸的河底,霎时间寒冬转春归。雨水应着跪在地上的人们求雨的呼唤,洋洋洒洒落了满地。
  润泽过每一丝枯槁的裂口,消融进泛着嫩绿的草尖,共鸣着每个人赤诚的心脏。
  他感觉到对方狠狠咬在了自己肩膀处的位置,混杂着不知从哪里蔓出来的热气,使这雨幕间醉得一塌糊涂。
  他一遍遍抚掠过枝干的断口,那花却是安静得很,只有每次擦过的一瞬才发出细微的声音。
  那花本是美的,还是热烈的,他也是喜欢的。
  但握在手里,竟有种想哭的冲动。
  “对不起,没事了,都已经过去了……”邹劭用融进骨血中的力度把人抱紧,一遍遍贴着他耳侧低声说着,不论对方现在能听进几句。
  “我以后再也不会放开你了。”
  “再也不会了,一辈子也不会了。”
  作者有话要说:
  引用七夕番外里的一句话:“他们之间的关系不符合能量守恒定律,因为有喜欢在做正功。”
  感谢小可爱们的一路捧场鸭!
  再次翻牌 念 的营养液~
 
 
第72章 Ch72
  疯了。
  这是两个人同时具有的念头。
  每一份毛孔都在为对方毫无保留地敞开着,每一丝神智都在为这场不计后果的狂欢而谢罪自焚。
  太快了。
  但还不够快。
  时间似乎失去了行走的能力,只在原地苟延残喘着,从第一刻,到最后一刻。
  呼吸像是一捧蒸气,撩拨过荒原,顺着胸膛的沟壑,在小腹处烧成了滚烫的白开水。
  那水用了数不清的时间蒸成热气,又花费同样多的时间逐渐冷却下来。
  邹劭用指尖轻轻扫过覃谓风的颈侧,看着他呼吸逐渐平复下来。
  “风神。”
  邹劭叫了一声,对方目光轻轻滑了些许,似是并没有力气开口。
  “过两周要跟我去舞会吗?”
  “……不去。”
  邹劭长呼一口气,“你不跟我去,别人拽我当舞伴怎么办?”
  覃谓风目光又扫过几个角度,脸上没什么表情,像是在说你敢找试试。
  “你先睡会吧,醒了再去吃晚饭。”邹劭扯过蹬在角落里的被子,把两个人身子蒙了起来。
  覃谓风看上去倦得很,不出一会儿呼吸就趋于平稳。长而黑的睫毛覆在柔光下,像是要破茧而出的蝶。
  颈处的白像是最虔圣的脂玉,而凌乱交错着的红像是最色`欲的蛊惑。
  很难有人会拒绝这种矛盾混乱的美感。
  ——他要把天使从天堂拽下来,在人间为他建一座独享的伊甸园。
  -
  两周后,傍晚。
  邹劭骑车等在紫荆楼下,手里捧着一束花。
  那花并非姹紫嫣红地艳着,而是呈于黄白交接的颜色,热烈地绽放在纸捧的边缘,散发着清冷又勾人的幽香。
  之前的舞培上也有推送讲过舞会礼仪,男孩子一般穿着正装皮鞋。邹劭身着一套纯黑色的西装,外搭一条领带。
  满溢的热情与西装衬出的禁欲感杂糅在一起,偏偏眼尾还带着一丝不正经的邪气。
  他看见覃谓风从楼道中走了出来。与他的侵略性截然不同,对方一身上下都是银调的白,将眉目间的清冷染浓几分。
  但当对方的目光抬头与他相接的一刻,寒意倏然消散,融成了一弯粘稠的水。
  邹劭听很多人说过,第一次参加舞会容易紧张,尤其是男孩子。
  他刚刚还不以为意,直到覃谓风的身影猝不及防地呈现在眼前。
  仿佛有生以来第一次懂得紧张是什么滋味。带着小部分生理性的生涩与惶恐,内心的悸动轻而易举被撩起,像是被愉悦地俘虏。
  “送给你的。”邹劭拿出藏在身侧的花束,举到人眼前。
  覃谓风一愣。
  随后,邹劭看着他单手接过,像是细微吸了一口气,随后笑意如同一颗难以察觉却诱人的痣,若有若无地点缀在眼角。
  素色,果真配得很。
  “谢谢。”他轻声说了句。
  挨不住邹劭的软磨硬泡,覃谓风坐在了车后座上面。
  车座被邹劭特意改成了软垫,但坐上去还是不舒服,只因座位高度相对于覃谓风的腿长来说过于矮,以至于他要特意把腿曲起来才能不挨地面。
  但这个姿势容易重心不稳,整个人随着车转弯而摇摇晃晃。
  而邹劭的车技并不好,尤其是载人的情况下。车把手像是有了自由意志一般四处乱窜,每经过十字路口与减速带都要共振一番。
  “风神,你坐不稳可以靠着我。”邹劭带了点笑,微微偏过头。
  覃谓风无动于衷,又过了一个减速带,差点没直接从后座上弹下来。
  “车技很烂。”覃谓风面无表情地评价道。
  “的确。”邹劭笑着向后伸出一只手,“那稍微迁就我一下可以吗,男朋友?”
  覃谓风总觉得他意有所指。
  不只是迁就骑车的车技,还有某处不知轻重的力度,某时年少无知而自作聪明的抉择。


返回首页
返回首页
来顶一下
加入收藏
加入收藏
推荐资讯
栏目更新
栏目热门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