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收藏 | 设为首页 | 会员中心 | 我要投稿 | RSS
福书网
站内搜索: 高级搜索 如有淫秽信息或侵犯了您的版权请联系邮箱[email protected]删除

 

您当前的位置:首页 > 2020

天南地北双飞客【强强】──无韵诗

时间:2020-09-16 15:42:57  作者:无韵诗
  他将稻草铺在地上,搭了个小小的窝棚,这才与姜策钻进去,顾不得查看腿上被挂破的伤,两个小孩抱着倒头就睡。
  这一觉周楠睡得极死,他实在太累了,体力完全透支,亟需睡眠补充,他倒下去后连个梦都没做,直到姜策的哭声把他惊醒。
  他一下惊醒坐起来,就看见浑身是血的陈霸南如一尊可怖的杀神,正怒目圆睁握着刀站在自己面前。
  姜策双手抱着陈霸南的腿,哭着不让他上前。
  “你要干什么?太子殿下还没有脱险,你要当着太子的面犯上作乱吗?”周楠冷冷地看着陈霸南冷厉地吼道。
  他心里怕得要命,浑身都在轻微颤抖,但他眼神中没有一点害怕,站起来用不弱于陈霸南的气势,直接与陈霸南针锋相对!
  陈霸南被周楠这股气势唬住了,他深吸一口气,强行压下心中的杀意,沉声道:“世子走得太快,末将差点寻不到你们!下次……走慢点!”
  陈霸南说完,便将抱着他腿的小胖墩扯下来丢给周楠,冷冷地说道:“死士还有五人,都在前面等着,世子收拾好,便背着太子过来!”
  见陈霸南走了,周楠这才颤抖着用袖子擦了擦脸上的汗,一把将姜策抱过来给他擦着泪,低声问道:“你什么时候醒的?”
  “就刚才……我以为他要杀你……”姜策哭得抽抽嗒嗒。
  周楠心道:傻策儿,他就是要杀我啊。但他嘴上却道:“不会的,他是姜家最忠诚的死士,一辈子都会对你忠诚。”
  他一辈子都对姜家忠诚,所以才容不得周楠活在这世上。
  周楠被陈霸南一吓,腿都是软的。他擦了擦额头被吓出的汗,把姜策背上,不顾浑身酸痛和腿上被荆棘刺出的干涸的血,快步走上去与死士们汇合。
  他想过背着姜策撇下死士偷偷逃走,不和陈霸南一起他就不会有性命之忧。可是失去了死士的护送,姜策便会危险万分。周楠还没有能力独自护着姜策安全,于是他只能冒着随时被陈霸南杀害的风险一直跟着死士们走。
  剩下的五个死士都负伤了,但都是轻伤,不影响战斗。之前的爆炸死了很多死士,还有一些重伤的已经自绝了。他们是死士,重伤难行之下绝不会拖累同伴,都会选择自尽。
  周楠就这样背着姜策躲避玄衣白菊的追杀,一边和陈霸南斗智斗勇,一边照顾着刚失了父母的姜策,过了两天才到了蒲州县境内一座名为“朝天山”的山脚下。
  “只要过了蒲州县,便到了庆州,就是国丈家的势力范围了,我们很快就安全了!”陈霸南给死士们打气。
  可是死士们也不傻,京中发生了那么大的事,已经过了三天了,若国丈家还有人,怎么会不派人来接姜策,任由他一路被追杀?看这情形,只怕庆州也已经沦陷。
  周楠开心地对姜策道:“策儿,快到你外祖家了,到时候你就安全了!”
  “嗯!我和哥哥都安全了!”姜策今日没有要周楠背,他精神好了许多,在周楠的安抚下已经渐渐走出了父皇母后被杀的恐惧。他被周楠牵着快步小跑,竟然也跟着队伍没有掉队。
  正在二人开心不已时,陈霸南突然停住脚步,瞬间暴起挥刀打飞了前方飞来的箭矢,对着身后吼道:“敌袭!”
  两个玄衣白菊杀手从树丛冲出来,挥着刀便向挡在姜策前面的死士砍去,死士们奋力抵挡。
  周楠吓得一把拉着姜策就往山上跑去。他知道这五个死士根本撑不了多久,而且他带着姜策也跑不过玄衣白菊。现在唯一的办法是找个安全的地方躲起来,希望能躲过玄衣白菊的追杀。
  姜策年纪小,而且比他更不擅长走山路,被他拉着跑得跌跌撞撞,却倔强地一声不吭,随着周楠狠命奔跑。
  周楠拉着他只管往最荒的树丛里跑去,西南的山区灌木丛极其茂盛,钻进去便很难寻得踪迹。两个小孩猫着腰往里一钻,就钻出了一条绿色的隧道。
  周楠让姜策走在前面,他在后面清理痕迹,将人走过压倒的灌木都扶起来,理顺枝叶,一点也看不出有人经过的样子。
  “哥哥,这里有一个小洞!”姜策在前面小声喊了起来。周南猫着腰快速穿过去,果然看见灌木丛尽头石壁上有个小洞,洞口完全可以容纳小孩钻进去。
  “只怕有毒蛇,策儿你往我身后站,我往里面撒点避虫药,等里面的虫子和蛇都跑了我们再过去。”周楠说完便把之前从太医院要来的避虫药往洞里一撒,然后拉着姜策快速往后躲。
  两个小孩紧紧盯着洞口,片刻后只有几只蜘蛛和长腿蜒蚰爬出来,并没有想象中的什么毒虫猛兽。
  周楠拉着姜策猫着腰便往石洞里钻,这石洞又小又浅,进去还不到五尺深,难怪毒虫猛兽看不上。不过足够了,足够两个小孩藏身了。
  周楠欣喜万分,这个深藏在灌木丛中的石洞简直是完美的藏身之地,他和姜策钻进去后立即把洞口的灌木恢复原样。
  “哥哥,我好像听到了有人走过来了。”姜策蹲在洞中一把抓住周楠的袖子在他耳边低声耳语。
  周楠竖起耳朵一听,果然听见一个人的脚步声正在往这边走,那人脚步凌乱,似乎很焦急地用什么东西拨着灌木丛,在寻找着什么。
  周楠知道这人不太可能是死士,那几个死士根本不可能从玄衣白菊手下逃生。他脸色瞬间灰白,连忙对姜策低声耳语:“策儿,把你衣服脱下来,我们换衣服。”
  虽然姜策的衣服小,但此时的周楠也只是个少年,穿上姜策的衣服虽然有些短,却也能穿进去。
  他帮姜策把衣服穿上后对他低声道:“哥哥出去引开杀手……策儿乖,你藏在这里千万不要动,哥哥一定会回来找你的,哥哥发誓一定回来接你!”
  姜策无声地流着泪,一张小胖脸哭得皱成一团,紧紧拽着周楠衣袖压低哭腔道:“哥哥别骗我,我就在这里等你哪都不去……哥哥你一定要回来!”
  “嗯!”周楠把姜策一把抱在怀中紧紧抱了一会儿,然后狠心地将他推开,猫着腰就钻出了山洞。
  他尽量不触动山洞附近的灌木,猫着腰东躲西闪,直到远离山洞的位置才故意撞动灌木,瞬间便被一只大手拎着衣领给提了起来。他抬起头正好对上陈霸南那张满脸是血的脸。
  “陈……陈首领,杀手们处理干净了吗?”周楠惊讶于陈霸南居然从杀手手下逃脱了,竟然还追过来了。
  “太子呢?”陈霸南并不回他,双眼血红如厉鬼般可怖,浑身浴血,厉声质问周楠。
  “藏起来了。”
  “够安全吗?”
  “够!”
  陈霸南看着周楠身上的太子服,眼睛转了一下,低声道:“随我走,杀手马上过来了,我们来引开杀手……”
  “好!”周楠不舍地回头看了一眼山洞的方向,便被陈霸南拉着往山那边飞奔而去……
  姜策浑身紧绷,手里紧紧捏着自己从小的贴身玉佩,离开了周楠,他吓得浑身颤抖,小小的心里只期盼着楠哥哥早点回来找他。
  谁知命运弄人,周楠这一去,姜策足足用了十四年才等到他。
  “哥哥你知道吗?当年你把我留在山洞里,我等了整整两天才被我义父找到。”谢策驾着马车走在朝天山脚下的路上,对马车上与他并排而坐的卫楠道。
  “我当时又饿又渴,见到我义父第一句也不问他是谁,开口便问他要吃的,被他和他手下那群土匪嘲笑了好久。”谢策笑道。
  “当时我们是藏在那边灌木丛里的吧?”卫楠伸手一指路边那片茂盛的灌木丛。
  “嗯!我被义父收养后,每次下山都会去那山洞看一眼,看看你回来没。”谢策摇头笑道,“对了,我每次来都会在山洞里给你留一句话,你要不要去看看?”
  卫楠眼神复杂地看着山洞的方向,半晌才道:“不去看了,看了伤心。”
  谢策伸手握住卫楠的手,柔声道:“不看也罢,左右不过是些我的当时的情况,我只想哥哥回来后能看到,来找我。”
  卫楠低头不吭声了。他当年躲进了他养父母家后便过上了地狱般的生活。他只记得离开姜策三日后他终于回到了这个山洞,姜策却不见了踪影。
  从此以后,卫楠那些年来朝天山无数次寻找谢策,却从来没有进洞去看过一眼。
  “若是我那些年再进去一次,说不定早就找到你了。”卫楠叹道。
  “现在想起来,哥哥真的一直在我身边,我的感觉没错。我们近在咫尺却不得见,大概是天意如此,就是要让我在十四年中变得更好,才能配得上哥哥。”谢策伸手揽住卫楠的肩膀,说得有些伤感。
  卫楠偏头擦了擦眼角的泪,红着眼睛假装轻松说道:“快走吧,都要日落了,我们还要去你说的酒肆喝酒呢!”
  谢策笑着策马往前走,边走边笑道:“哥哥那点酒量,今晚可要被我灌醉了。”
  “那你可不能欺负我,我喝一杯你喝一坛才公平!”卫楠爽朗的笑声在山道上响起。
  马蹄哒哒不急不徐走在山道上,岁月安好也漫长,足够相爱的人去细细品味。
  作者有话要说:
  小时候的故事就补充完了,接下来会补充一些其他细节的番外,谢谢大家的支持。这部小说写了比较长时间,也是比较折磨我,很多章节、细节都一次次修改,是我花心血最多的一部,创作过程很难忘。希望接下来的小说会更顺畅些。


返回首页
返回首页
来顶一下
加入收藏
加入收藏
推荐资讯
栏目更新
栏目热门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