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收藏 | 设为首页 | 会员中心 | 我要投稿 | RSS
福书网
站内搜索: 高级搜索 如有淫秽信息或侵犯了您的版权请联系邮箱[email protected]删除

 

您当前的位置:首页 > 2020

天南地北双飞客【强强】──无韵诗

时间:2020-09-16 15:42:57  作者:无韵诗
 
第8章 歉疚
  谢策讪笑了一下,接过帕子慢吞吞地擦着脸,躲在帕子底下的嘴角都在抽搐,心中排开了小剧场:
  “他居然没闹!真是太好了!”
  “对了,他刚才什么神情来着?没不高兴的样子吧?”
  “他不提那事,也不闹,是打算要做什么?”
  “难道我昨晚并没有对他干什么,那只是一场春、梦?要不,干脆就是他趁我醉酒,把我给睡了?”
  谢策只恨聂如兰当初没收了自己刚翻开只看了两页的小黄、书,现在遇到麻烦了一点经验都没有,要不然他至少能凭着作案现场的蛛丝马迹找到真相:“师父啊,你可把弟子坑死了!弟子都不知道到底是睡人了还是被人睡了!”
  他头疼的厉害,脑仁突突跳着疼,努力想要在一片混沌中找出一点点清明的记忆,可惜现在脑子跟一锅粥一样,不能如他所愿。
  “这他妈以后得戒酒!耽误大事了!”谢策心虚得厉害,表面上却装作若无其事地躺了下来,连忙把帕子蒙在自己脸上,盖住自己那早已经丢到姥姥家的脸。
  他觉得自己肯定是跟卫楠做了什么事,因为梦中的感觉很真切:“要是他趁我醉酒睡了我,现在应该不敢这么淡定地来见我,铁定怕我打死他,躲着我还来不及……那多半,是我睡了他吧!”
  “那……挺对不起你的……折腾你半夜……你今日好好休息吧,今天就别干活了。”谢策一边说,一边就想扇死自己,自己明明说的是折腾卫楠照顾自己醉酒的事,但怎么听都有另一种不可描述的意思!
  “你确实够折腾人的。”卫楠声调平平,听不出任何感情、色彩来。他一把揭下了谢策脸上早就凉透的遮羞布,将那沾满酒味的帕子放在热水中搓洗起来。
  谢策趁着卫楠拧帕子的功夫,偷看了一眼他的脸,心道:“他虽看起来有些疲色,但脸色如常,也没有多大的情绪,看不出来是喜怒。”
  卫楠长得确实很精致,一双多情温柔的桃花眼,鼻梁不高不低,嘴角微微上翘,面向上是一副温和讨人亲近的样子。身材也不错,四肢修长,经过几个月,皮肤也白回来了,怎么看都是一个温文儒雅的美男子。
  “昨晚,你找我说要问我个问题,还没问你就睡着了,你现在还记得起来要问我什么吗?”卫楠一边搓着帕子,一边不经意地问道。
  “啊?问什么?我不记得了……”谢策心里只惦记着自己做的那件对不起人的事,加上昨晚醉得厉害,压根就把自己想找卫楠确认,他是不是自己找的人的事情给忘了。
  “这样啊!那等你想起来再问我吧!”卫楠像是松了一口气,继续认真洗着,连头也没抬。
  谢策的盯着卫楠的脸看了一会儿,又开始胡思乱想起来:“这人看起来倒挺顺眼。长成他这样的,应该很受那些风流士子喜欢吧?”
  卫楠完全不知道谢策那龌龊的脑子里在想些什么,将帕子搓洗干净后又递给谢策,眼神柔和:“酒不是什么好东西,你以后尽量少碰吧!即便要喝,也少喝点。”
  “哎!”谢策连忙移开视线,接过卫楠递过来的帕子,乖乖地擦脸。卫楠又和他说了一些话,旁敲侧击地问了谢策昨晚的事,确定谢策的狗脑子确实不灵光,记不住醉酒后的事情,才从他手中夺过那早已凉透的帕子。
  趁着卫楠出门去倒脏水的工夫,谢策连滚带爬地跳下床,也没找到自己的鞋子,光着脚便逃也似地溜走了。
  谢策房中,王胖揉着眼睛,打着哈欠,也不遮掩一下嘴中宿夜的口臭:“谢老大,这么早叫我,你要死人啊!”
  谢策本来又急又臊,想找王胖来帮自己分析一下,睡了人家后接下来该这么办。但他看到王胖的瞬间又奇迹般地淡定下来:“是啊,大家都这么从容,我为什么要急成那样?卫楠都那么淡定,说不定那真的就是一场梦呢?我躺在他床上什么都没做……”
  “即便我真的对他做了什么,他都没有戳破,我为什么非要弄得人尽皆知呢?到时候大家都难堪,何必呢?他不说,我不说,就当什么都没发生过啊!大不了,我暗地里补偿他一些就行啦……”
  王胖被谢策火急火燎地从床上拖起来,还以为发生了什么火上房的急事,此刻却见谢策又不急不慢地学着聂如兰捻须,摸着他下巴上并不存在的胡子若有所思。
  “谢老大,你最近特别爱一惊一乍,疑神疑鬼!反正我瞌睡没了,你得跟我说说你在想些啥呢?”王胖上前拉住谢策“捻须”的手,阻止他继续摸他那一根毛也没有的下巴。
  “没……没什么了。”谢策有些心虚,生怕王胖发现了自己的龌龊事,连推带哄地把王胖推出了房间:“你接着去睡吧,要是睡不着就去给我弄两份早饭来,老子饿死了!”
  王胖真的怒了,转过身去大骂:“你他妈有病啊,没事这么早把老子弄起来就为了给你弄饭?两份早饭,你吃得完吗?”
  谢策狼心狗肺地把他推到门外“乒”地关上门:“另一份送卫楠房间!”
  王胖站在谢策门外,被谢策这句话惊得嘴巴半天合不拢,此刻他的心情用被雷劈了特别合适:谢策从来都是抠门又没良心,从没见他对谁大方过。王胖和三丫跟了他这么多年,给他当牛做马任劳任怨,也没有得到过他“钦点”一顿饭的待遇。
  惊讶归惊讶,不乐意也没办法。在王胖心中,谢老大自私凉薄抠门缺心眼,但他的话还是必须要听的,谁自己与三丫的命是他救的呢?欠他的,没办法。
  当一份精致的早饭端到卫楠的房门口时,卫楠都惊呆了:食盒中放着一个鸡蛋、一碗米酒汤圆羹,外加一笼精致的小包子。卫楠平日在寨子里做饭不少,知道这绝不是下人早餐的规格,当即抬头看了一眼三丫:“你送错地方了吧?”
  三丫头跟王胖虽然是亲兄妹,但长得跟他哥还真的不一样,有着少女的苗条,鹅蛋脸,特别耐看,笑起来也是笑眯眯的:“没送错,这就是谢大哥吩咐给你送来的。”
  卫楠很久没吃过这样好的食物了,盯着食物咽了口口水,心道:“这孩子脑子里又在想什么呢,突然给我吃好的……不过不吃白不吃!”他接过三丫手中的食盒,拿回房中便毫不客气地狼吞虎咽起来。
  接下来的几天,谢策都刻意躲避着卫楠。卫楠若在后院洗衣服,谢策便到前厅书房看书;卫楠在前厅打扫卫生,谢策就到后院练武。卫楠似乎压根儿就没发现寨主在刻意躲着他,或者发现了也没在意,和往常一样该干什么就干什么。
  不过整个府邸的丫鬟仆妇们都看得出来谢策的不正常,他经常会找各种借口把自己的饭菜给卫楠:
  “中午要去李癞子那里,午餐做都做了,端给卫楠吧!”
  “这红烧肉太肥了,我不爱吃,送卫楠那里去吧!”
  “这鸡蛋羹不错,多做一份给卫楠!”
  ……
  不光给好吃的饭菜,还把自己认为好看的名家杂记、鬼怪志异、民间话本一本本往卫楠房间送,找的借口是:卫楠是这府邸唯二的读书人,自己跟他聊得来……
  王胖见谢策在衣食住行上渐渐对卫楠越来越好,心里一边骂谢策是个白眼狼,一边又有点欣慰他这个让人操心的谢老大终于知道重视人才了。他那朴实的脑子一贯干不过谢策的惊人事迹,完全想象不到他谢老大的这点硬挤出来的大方,只是因为心中有对人有难以启齿的愧疚。
  卫楠倒是宠辱不惊,谢策给的好一概受着,来者不拒,甚至还有得寸进尺的嫌疑,他甚至让王胖去问谢策,是否可以把自己的行动范围放宽一点?
  谢策一听,当即大方地拍板:“没问题,告诉他,他想去哪就去哪,寨中任何关卡都不可阻拦卫楠!”
  王胖眼珠子都快掉到茶盅里了:“谢老大,我当初劝你对卫楠好点,可没叫你把底裤都给人看了啊!你知道寨中有多少不可对外人开放的秘密吗?”
  谢策没心没肺地嘻嘻一笑:“我这么做,不正是听了你的劝告嘛,我对他好了,你反而有意见了。王二胖,你很难伺候啊!既然你怕他到处乱跑,你平时多盯着点他不就行了?”
  王胖无奈地摇摇头:“我他妈当时应该跟我妹待路边饿死得了,省的被你捡回来还要替你操一辈子心!老子犯得着吗!”
  谢策知道王胖嘴贱心好,他对卫楠的行动定会有分寸地处理。虽然这小子不是个学医的料,但其他事情还是挺靠谱的。
  算起来,谢策已经躲着卫楠差不多有三个多月了。他本以为日子就这么慢慢过了,只要卫楠还在寨中,岁月漫长,他总会慢慢抵消掉心里的愧疚,卫楠也会慢慢不记得这件事情了,没想到卫楠没给他这个机会。
 
 
第9章 离别
  到现在,卫楠被俘虏到山上已经过了大半年了,寒冬腊月,朝天山白雪皑皑。
  这场大雪从入冬以来就没停过,朝天山北面的唯一通到山下的羊肠小道积雪没脚踝,石板路湿滑,功轻功不好的寨中人都不敢轻易上下山,这要是摔一跤,弄不好就直接滚到山脚下去了,路都省得走了。
  要不是谢策把谢家寨改成了保安团,现在大家的日子可就难过了,哪能像现在,吃着地主老财送来的米粮,烧着好碳,在寨中养精蓄锐等待来年开春。
  谢策自然也短缺不了卫楠的衣食,现在几乎谢策有的,卫楠也会有,气得苦哈哈吃糠咽菜的王胖子差点甩手不干。
  这一天一大早,谢策正在书房看书,卫楠敲门。谢策也没有问是谁,就道:“进来吧!”
  门“吱呀”开了,谢策抬头一看,竟是卫楠。谢策有点慌乱,也有点惊讶,因为卫楠从来没有主动来找过他,即便有什么事情需要跟谢策请示,也会按规矩通过王胖传达。
  “你……你怎么来了?”谢策心虚,猛然间毫无防备地见到卫楠,心中“突突”直跳,弹簧般从凳子上跳了起来,简直比见到聂如兰还紧张。
  正值寒冬腊月,卫楠没穿谢策让人专门为他量身而制的冬衣,而是穿了一件半新旧的夹袍,不甚合身,不知道是以前哪个下人穿过的。
  谢策不太敢直视卫楠的眼睛,目光落到了他手上抱着的一摞书上:“你这些是什么书?”
  卫楠转身将门关上,将风雪都关在了门外,这才走过来将书递给谢策:“寨主,这都是你送给我看的书,如今,还给你。”
  “为……为什么?你不……不……喜欢吗?”谢策一紧张,就结巴成了钱串子。
  卫楠见谢策不接书,走上前去将书放到谢策的案头。那一瞬间,两人的身体贴得极近,谢策直接僵成了一块铁板,嗅到卫楠身上淡淡的墨味,又随着卫楠的远离而淡了去。
  “我很喜欢,谢谢寨主这段时间的照顾。但是,我想向寨主告个长假,山下传来书信,说家中长辈抱恙,希望我回去伺疾,还望寨主能够应允。”卫楠对着谢策拱手一礼。
  “哦……这样啊!应该的……应该的。”谢策没想到卫楠竟然要走,瞬间心花怒放:“他要走了!我以后终于不用有负罪感了!”
  可是这点狂喜随后就被失落给冲得干干净净:“他竟然要走了……是我对他不够好吗?我好像的确做得不够好,一直让他做洗衣做饭这种下人的活……人家可是个读书人,我怎么能让他一直干粗活呢?我原本是打算要补偿他的啊……”
  卫楠见谢策半天不吭声,便试探着问道:“那……寨主是同意我离去了吗?”
  “啊?同意啊!当然同意!”谢策被卫楠的话惊醒了,连忙道。他颓然坐下,心中好像被挖空了那样,空落落的:“你走了,还会回来吗?”
  卫楠不回答,意思不言而喻。
  谢策问出那句话后瞬间后悔了,在心中暗骂自己:“也是,人家还回来干什么?回来继续给你当牛做马吗?谢策啊谢策,你真的像王胖说的那样,实在太不要脸了!”
  “我没有别的意思……我没想你回来继续当下人……我是……我是……”谢策想为刚才的话辩解一下,谁知道越说越把自己给绕进去了。谢策简直快要气死自己了,为什么偏偏就这个时候这么笨嘴拙舌的!
  “我知道,寨主不必过多解释。但……寨主之前问我来寨中有什么目的。我现在想回答寨主,我是来找人的。”卫楠看着谢策的眼睛,不顾谢策逃避闪烁的样子。
  “现在,我找的人已经找到了,见他过得很好,我便放心了。寨主,我以后可能不回来了,寨主多保重!”卫楠继续道。
  “哦,是嘛,那恭喜你得偿所愿。”谢策右手抓着起一本药经,左手拿起笔,想要写点批注掩饰心中的失落,又猛然察觉卫楠可能看出了自己的不正常,立刻丢掉了手中的东西,站起来强自镇定:“你什么时候走?我好让人送送你。”
  卫楠的眼睛始终在谢策的身上,一刻也没挪开过:“不劳寨主费心了。趁着白天路好走,我这就准备下山了,特来向寨主告别。”
  “这……这么快!你就没有东西要收拾一下吗?”谢策说完,真是想拍死自己哪壶不开提哪壶。卫楠是被他掳上山来的,当俘虏的人,浑身上下能有什么值得收拾的东西?
  “不必了,寨主赏赐的,我也用不完,都放在房间里了。回头劳烦王胖兄弟过去清点吧。”卫楠道。
  谢策已经彻底没有挽留卫楠的借口了,他失魂落魄地坐着,像等着受刑般等着卫楠的那句“告辞”。
  但等了半天,卫楠只是站在原地定定地看着他,甚至连眼睛都没眨一下,似要把谢策的样子印到眼中,刻进心里。
  半晌,卫楠再次对谢策行礼:“寨主多保重,我走了。”
  说罢,竟头也不回地转身走了。
  “王胖!”卫楠走后,谢策声嘶力竭地大声喊道。
  “来了,谢老大,发生啥事了?”王胖一溜烟冲进谢策房间,看见谢策一副失魂落魄的模样,给吓到了。

返回首页
返回首页
来顶一下
加入收藏
加入收藏
推荐资讯
栏目更新
栏目热门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