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收藏 | 设为首页 | 会员中心 | 我要投稿 | RSS
福书网
站内搜索: 高级搜索 如有淫秽信息或侵犯了您的版权请联系邮箱[email protected]删除

 

您当前的位置:首页 > 2020

天南地北双飞客【强强】──无韵诗

时间:2020-09-16 15:42:57  作者:无韵诗
  “这卫楠还没醒呢,你不等他醒了去对质吗?”王胖问道。
  “他没伤到要害。这人身体强壮得很,一会儿就会醒过来的。对了,我给他开了药方,你抓好后交给仆妇们煎去。”谢策递过来一张药方交给王胖,正要转身出去,又回过头来莫名其妙地跟王胖说了一句:“王胖,你说得没错,这人娘们唧唧的,不适合舞刀弄枪。”
  “啊?”王胖显然没明白谢策的脑回路,心道:“上一句还说他很强壮,下一刻又说他不适合舞刀弄枪……”
  离新兵库不远的地方就是演武台。谢策懒散地坐在椅子里,陈聋子、李癞子、钱串子以及他们手底下的金刚已经围着台子站好了。
  台子中间,一边跪着卫楠,一边跪着一个蒙面汉,正是半夜在新兵库想要灭卫楠口的“螳螂”。
  卫楠虽然年轻力壮恢复快,但毕竟是重伤,跪在太阳底下有些难受,不停地抬手擦着额头的汗,也不知是热出来的,还是疼出来的。谢策看在眼里,挥手让王胖给他一把伞,又给了一张小凳子。
  “卫楠虽然带头攻打山寨,但念在他为我挡了一刀,便赏他坐着吧!”谢策道。这一句虽然是说给众人听的,其实也是说给谢策自己听的。有了这个理由,谢策就不会乱想自己为什么会莫名其妙对一个俘虏怀柔起来。
  李癞子上前一脚将“螳螂”踹倒,粗暴地拉下王胖套在他脸上的面罩,嘴里还骂骂咧咧:“吃里爬外的东西,让老子看看你是哪个堂下的?”
  “这不是张麻子吗?”钱串子手底下的另一个金刚失声叫了起来。
  “还真是你狗日的啊!”李癞子推搡着张麻子,“谢家寨是有多对不起你,你要勾结官府来围剿我们?”
  张麻子被李癞子推得倒地,忍受着雨点般的拳打脚踢,一声不吭。
  “好了李堂主,别那么激动嘛。你看我们钱堂主多淡定,这张麻子还是他堂下金刚呢,人家都没着急。”谢策挥手制止了李癞子,“别下死手,还没问出东西呢,要是被你打死了老子可认为你是他同伙啊!”
  李癞子顿时住手了:“寨主您说这话~不打他不就是了么!”自从谢策答应给李癞子治疗他的癞子头后,这李癞子就真的像他说的那样,成了谢策一条听话的狗。
  钱串子并非像谢策说的那样不吭声,而是自从他发现被抓的内鬼是张麻子后,他张口就结巴住了,而且结得很严重,到现在都还没憋出第一个字,憋得满脸通红。
  陈聋子吃屎都赶不上热的,完全不知道他们在说什么,他旁边的人不停地给他比划,到现在都还没弄清楚场上的状况。
  谢策站起来对着张麻子道:“你为什么要去杀卫楠?”
  “事到如今,我也没什么好隐瞒的了,反正老子大仇也报了,死也要死个光明磊落!”张麻子双手被捆在背后,艰难地坐起来,吐出了一颗被李癞子打掉的牙齿:“老子不叫什么张麻子,老子大名曹林!八年前,我去当兵,回来后发现妻儿老小一家人都被你们谢家寨的土匪给杀了!只是因为谢亮那老贼看上我老婆,我老婆不从,他一怒之下带人就杀了我全家!”
  “我回到家中,早已是物是人非……”每次下山打猎都凶悍无比、被抓被打从不曾掉泪的悍匪张麻子,竟然流泪了。
  “老子恨谢亮老贼,更恨你们这些土匪!便化名张麻子混入了山寨,凭着一身在军营摸爬滚打出来的硬本事终于坐到了金刚的位置!”张麻子说到这,看了一眼钱串子,钱串子差不多已经背过气去了。
  “原本计划跟官府里应外合让谢家寨彻底覆灭,谁知道,谁知道这县衙文书竟然他妈的耍老子!”张麻子恶狠狠地盯着卫楠,“你竟然不按约定,带着人一头扎进了陈聋子的陷阱!老子明明早就跟你说过了……”
  卫楠听他说自己,并不否认,也不想狡辩什么,任由他说下去。
  “虽然围剿失败了,但谢亮也死了,哈哈哈……老子大仇得报了!”张麻子疯狂地笑起来,“可惜没能灭了你们这一寨的土匪……爹,娘,玉娘,等着我,我这就来找你们了!”说罢就要一头往旁边的石柱撞去。
  力大如牛的悍匪张麻子拼死一击,力道少说也有千斤,谢策硬是在张麻子的头快触上石柱的时候,用一只右手抵住了他的头。
  张麻子寻死失败,跌坐在地:“你……你竟然……”他惊骇于谢策的力量如此之大,同时又不明白谢策为何不让自己自尽。
  在场的土匪都被谢策这一手给震慑住了,钱串子那一嗓子也终于嗷出来了,竟然还不结巴了:“天杀的张麻子!”
  在场的事情不用耳朵听也明白发生了什么,陈聋子总算赶了趟,站起来叹道:“我的乖乖,寨主力可撼山啊!”
  李癞子被帽子捂出的汗瞬间蒸发了,后背一阵阵发凉:幸亏当时在老寨主灵堂前自己没有过分放肆,不然真的怎么死的都不知道,自己那点功夫,在谢策面前还真不够看的。
  只有卫楠如一个老和尚一般,连眼皮都没抬一下,一副事不关己的样子。
  “你想死,我不拦着你,但不允许你在这里死。我爹这些年来是做下了不少杀孽。父债子偿,我本该向你谢罪,但他也因为你攻打山寨而死了,两清了。你走吧,从此以后谢家寨再也没有张麻子。”谢策右手离开了张麻子的头。
  卫楠的老僧入定被谢策那句“父债子偿”给打断了,他抬头定定地看着谢策,嘴里轻轻说了一句:“父债子偿?嗯,是应该这样。”
  在场诸人都被谢策的决定惊呆了,他们没想到谢策会这么容易就放了张麻子。
  “寨主,不可放虎归山,张麻子对寨子里的可部署熟悉得很,放他下山岂不是将谢家寨的布防大白天下?”李癞子劝阻道。
  张麻子冷笑一声,看着谢策,眼睛里没有一丝惧色:“你要么现在杀了我,要不就等着我再次攻上取你们狗命!”
  谢策挥手让两个人将张麻子带走:“将他带下山去,不可为难他。张麻……曹林,我等着你攻上山来,到时候我再与你公平一战!”
  “寨主!”李癞子还想再劝阻,谢策转头打断了他的话:“兄弟们,我们为什么当土匪?因为这世道太乱,当权者的只知道争权夺势抢夺地盘,苛捐杂税多如牛毛,逼得多少人家破人亡!老百姓吃不饱肚子,只有上山当土匪!但是,我们曾经是穷苦百姓,难道我们当了土匪还要去为难其他穷苦百姓吗?”
  “我们该做的是杀不义之人,劫不义之财!从今以后,出去打猎只能劫贪官污吏与大奸大恶之人,若是谁再敢劫穷苦人家,做出欺男霸女之事,寨规处置!”
  谢家寨现在大多数土匪要么是田地被占走投无路的平民,要么是不愿再替当权者滥杀无辜的军汉,极少那种天生凶恶之徒。
  除了老寨主带出来的那一批真土匪,随着世道日渐艰难,越来越多活不下去的农民被迫上山当了土匪,真没多少人愿意继续像以前那样拦路打劫,不问贫富,一律雁过拔毛。
  “寨主英明!”李癞子带着众匪激动地响应。
  “他说啥了?什么英明啊?”陈聋子非常不识时务地冒出了不和谐的声音。
  钱串子失魂落魄地摇了摇头,他已经一句都喊不出来了,跟了自己八年、几乎同吃同住当兄弟一样的人竟然是内鬼,这打击实在够大,只怕钱串子从今以后很难完整地说完一句整话了。
  “姓谢的,大话说得好,老子祝你好运!”曹林被拖着往山寨外走去,又回头对卫楠道:“卫秀才,老子心计不如人,失败了心服口服。不论你的目的是什么,只怕也未必能事事如你愿!”
  卫楠似乎根本不在意曹林的怨言,反而对着他遥遥拱手行礼。
  “散了吧,明天早上聚义堂议事!”谢策挥手将众匪遣散了。又走到卫楠面前,道:“我不知道你进山寨的目的是什么,给你一句忠告:不要在我面前耍花招!”
  “我不要再回新兵库。”卫楠不接他的话,反而得寸进尺地提起了要求。
  谢策冷笑了一下:“你怕是忘了吧,首先你是个俘虏,其次你自己身上还有很重的嫌疑。你觉得你有讨价还价的余地吗?”这人自己身上的嫌疑都还没有洗净,竟然就开始提要求了,这世上怎么有这么不要脸的人?
  卫楠见他怒了,立刻上前拉住他的袖子:“请你不要这样。我只是个读书人,新兵库的军汉们排斥我,抢我吃食,不给我睡觉的地方,再这样下去我会死的。我好歹替你挡了一刀,放我出来,哪怕做最粗笨的活,我都愿意!”
  谢策没想到卫楠竟然会说这么一番话,诧异地看着他,猜不透这番话是卫楠的真心话,还是他的计策?
  明明自己觉得这人是个隐藏的高手,但他在面对曹林的刺杀时确实又身手一般;他满手的老茧说明了他是个过惯了苦日子的人,却又偏偏连被排挤这种事也忍受不了。
  谢策还不知道卫楠进山寨的目的,照这样看,他一定要求出新兵库,难道跟他那不可告人的目的有关系?谢策当即决定将计就计,道:“既然你都这么说了,那你就在我府邸跟丫鬟仆妇们打下手吧!”
  卫楠这才松开了谢策的衣袖,低头向谢策行礼:“多谢寨主!”
  谢策盯着他看了一眼,看不出任何不妥之处,便道:“你还是住西厢房吧。虽然你是下人,但我屋里可全是女仆,你自己就住个单间吧。”
  “人在自己眼皮子底下,总比在看不到的地方要好。”谢策心道。
 
 
第6章 庆功
  在谢策一心想要改变山寨的风气时,朝廷上发生了一场巨变:原本归属西凉侯的朝天山一带的五郡十县被东梁王给吞并了。一朝天子一朝臣,朝天山归属的蒲州县从里到外换了一批人。
  县太爷早就听闻谢家寨的土匪是当地一霸,又从朝天山上下来的人那里打听到新任寨主有意改变现状,便派人和谢策接触,几次下来,谢策便和县衙达成了协议:官府不再追究谢家寨过往犯下的事,谢家寨不再做打家劫舍的营生,改做本地安保团,平日自行经营,不受官府调度,但若有战事,谢家寨要和官府一起抵御外敌。
  不怪蒲州县衙连土匪这样的势力都看得上,而是当时的大环境使然。十四年前,护国公窃国,改国号“齐”为“周”,成了如今大周王朝的皇帝。
  他当了皇帝后做了一件让人匪夷所思的事情,他大肆分封拥立他上位的臣子为王为侯。
  十几年过去了,分封制导致大周国力衰弱,各地诸侯王纷纷竖起了自己的大旗,意图脱离大周的统辖,诸侯之间的势力纷争也空前加剧,谁也不服谁,今天你抢我地盘,明天我吞并你土地,加上接连几年天灾,大周便四分五裂,民不聊生,盗匪横行。
  东梁王是诸侯中势力较大的一支,他有意改变这样的现状,且兵强马壮,还不断扩张自己的地盘,只要是能有一战之力的,哪怕土匪强盗这样的他也愿意收归囊中。
  谢策一心要将山寨好好整治一番,他不愿谢家寨这些人一直是土匪,而是希望他们能成为一支护一方平安的安保团。
  他派人下山将之前抢劫过的穷苦人家银钱全数奉还,又将牢房内的肉票全数放了,并且规定日后谢家寨不允许再绑肉票,不再做拦路抢劫的勾当。
  谢策派人通知本地各大财主和富商:谢家寨从此以后不再打家劫舍,要从土匪变成本地百姓的安保军。
  他立下规矩:财主富商每家每年向谢家寨缴纳安保费一百两,谢家寨可保他们不再受其他土匪和强盗的侵扰;交两百两,寨子里可免费借调人手帮忙押送货物,次数限制为一年三次;交三百两,谢家寨可派保镖保护个人安全,次数限制为一年三次,每次时限为一天,若要加时,按时按次数另外收费。
  这些看似公平的条款却是硬性规定,谢策制定这个条款时又暴露了他的土匪本性:强制购买,谁不买的,当心家宅性命不保。
  尽管这土匪条款很不讲理,但如此一来,谢家寨还是变了性质,不算得真正的土匪了。
  谢家寨的土匪们本就是当地的一霸,本地其他土匪和民间安保团体根本不是其对手。现在谢家寨摇身一变成了安保团,本地的那些安保团就没了活路,纷纷被谢策用各种威逼利诱的手段,归到谢家寨门下了。剩下的小股土匪,也渐渐销声匿迹了。
  在这乱世,财主和富商若是没有安保就会很危险,他们私养的打手又完全没有谢家寨那些人武艺高。
  所以尽管富商财主们刚开始是被逼缴纳安保费,但神仙打架凡人遭殃,西凉侯不甘心自己的地盘被吞,几次派人攻打蒲州县,都是谢家寨的人护住了山下百姓的财产和人。大家这才渐渐觉出交钱给谢家寨享受安保的好处来,便都尽数交了安保费。
  钱财多、货物运输量大的富商和财主,都交了每年三百两享受货物押送和人身保护的服务。
  谢家寨的兵力渐渐已经超过了蒲州县衙,县太爷李甫公办事也经常向谢家寨借调人手。一时之间,谢家寨在蒲州县风头无两。
  这是谢策当上寨主以来最大的成就。谢家寨在他大刀阔斧的改制下,已经从以前堂主各自为政,改成了谢策一手集权。所有堂主手下的人他都可直接调配。
  这件事,李癞子功不可没,不仅主动带头交了兵权,还积极地帮着谢策清理那些不服命令的人。
  陈聋子这人没什么说的,寨主让交兵权就交呗。钱串子可就不怎么乐意了。钱串子其人贪财好色,又极度抠门,让他交出自己的人,就等于要他的命。
  不过他还是不敢违抗谢策的命令,在李癞子的威胁下,还是不情不愿地把人手交出去了。
  除了把寨子的兵力集中到自己手里,谢策还组建了一支直属他自己的精悍的人手。最初卫楠带上山的那十九个军汉就是这支人手的最初规模,如今已经是五十人的队伍了。谢策光杆寨主的日子总算是结束了。
  这段时间里,谢策忙得团团转,但也没忘记监视卫楠。他让王胖每日报告卫楠的一举一动。
  “谢老大,你是不是想得太多了?我看这卫楠几个月来不是洗衣就是做饭,少言寡语的,除了跟丫鬟仆妇说话,也没见他跟兄弟们聊天。”王胖凑到谢策耳边低声道:“会不会是你搞错了,这人真的就只是想过点轻松的日子?”

返回首页
返回首页
来顶一下
加入收藏
加入收藏
推荐资讯
栏目更新
栏目热门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