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收藏 | 设为首页 | 会员中心 | 我要投稿 | RSS
福书网
站内搜索: 高级搜索 如有淫秽信息或侵犯了您的版权请联系邮箱[email protected]删除

 

您当前的位置:首页 > 2020

深山──咕仔今晚要远航

时间:2020-09-16 15:42:04  作者:咕仔今晚要远航
  萧城一宿没睡好,梦到有警察上门,带走了安可,安可哭着和警察说萧家兄弟二人如何欺负他,如何霸占侵犯他,感谢警察找到他。天蒙蒙亮萧城就夹着安可包去了县城,路边买了个馍跟早点商贩询问哪里有办假证的。萧城是个山里人,哪懂得现在这社会早就布下天网,失踪人口如果报案都是全国联网,有新技术来进行人脸识别比对。
  他顺着电线杆子上写的「办假证」地址找过去,老板对给年轻双儿办证,还是办假身份证很谨慎,看了看萧城的穿着,觉得不像县城人,估计是附近山上的老乡,心里更嘀咕了,这双儿长得俊,年纪又小,怕不是被拐的,「兄弟,这双儿是你啥人」,萧城不含糊「我媳妇」,老板更加肯定自己的猜测「结婚证呢」,「没带」萧城说的理直气壮,老板彻底坐实了心里的想法。
  把身份证往台面上一摔,「最近查的严,假身份证办不了」,萧城抿紧嘴巴好久没说话,老板看他这样,转身去看手撕鬼子的神剧不理他,萧城想了半天问「五千块,办不办?」,老板听这价挺心动的,前两年办过一个妇女的假身份证,人家给了三千,办事的小喽啰说走了嘴,说村干部收了五万好处费,没想到办假证只要三千。
  老板凝神看了萧城一会儿,萧城眼神很坚毅,把钱掏出来放在台面上盯着老板,俩人在几分钟无声的对决中,老板决定铤而走险,这双儿来自A市离这里十万八千里,自己的店儿狡兔三窟总换地方,警察就算找到萧城也不一定能找上自己。
  安可浑身酸软无力,小腹坠疼,他觉得是昨晚纵欲,这俩莽撞人把自己给弄坏了,早上给萧远甩脸子,萧远挺冤枉,明明自己昨晚很照顾他了,怎么他还这样不高兴,蒸了鸡蛋羹给安可端到床上。
  安可围着褂子下床到衣橱里找胸衣,看见萧城买的另一件紫色的,真的要气吐血,红绿紫,这个男人究竟是啥审美,夏天衫子薄,生怕这胸衣透不出颜色,不过材质还算不错,只是没有铁弓和海绵垫,传统老气的花纹让安可怀疑是不是中老年款。
  萧远端着鸡蛋羹进来,安可已经穿好衣服,他腰酸腿疼的打颤,只能捂着肚子半卧在床上。「媳妇,你哪里不舒服吗?」萧远想喂安可,安可不让,他就讪讪的坐在旁边,看安可吃两口就捂肚子,有点担心。「你们俩究竟想怎么样!把我里面都弄坏了!」安可委屈,心里又害怕的不行,他没有这方面的经验,都听说双儿要爱惜身子,否则被男人搞出病,下半辈子都不得安生。萧远迷茫的看着他抹眼泪,去外面拿手巾给他擦「媳妇,你别哭,你身子难受咱去看大夫,你哭我心疼」,安可轻轻搡了他一把「你心疼就不会做那事了!我昨天…我昨天都…」安可一想起来昨天自己尿在他身上,羞臊的不行,也不知怎么就失禁了,那感觉像冲倒堤坝的洪水,凶猛怪异。
  萧远不敢贸然带安可出家门,萧城说了他午后要给沈大娘收西瓜,所以他中午肯定会回家。安可哭,萧远就默默的陪着他,安可哭累了,萧远把鸡蛋羹热了重新递给他。安可红着眼睛不接碗,萧远一勺一勺的喂给他,「媳妇,等我哥回来,咱去看大夫,媳妇,你不好受你就骂我,但你别哭,我娘说了,哭伤身体」萧远用笨拙的言语安慰着安可,安可倒不知道该不该和他生气了。
  萧城回来时,萧远正拿手给他揉肚子,萧远像看见救星似的飞奔出屋「哥,媳妇肚子疼,揉了半天也不好使」,安可暗自想,其实已经好多了,但是为了惩罚萧城他俩纵欲,就故意装作很痛,侧卧在床上痛吟。萧城凑近,趴在他肩膀上问「怎么了,怎么肚子疼」安可没好气的答「你俩昨天…弄坏了……」萧城寻思着他只是撒娇,原本抚在肚子上的手下滑,隔着桑绵绸裤子揉安可蛰伏的男根,安可被他刺激的下腹又是一阵绞痛,像有人拧肉一般,从穴口涌出一股湿润,萧城感觉到了,诧异安可的过分敏感
  「你这是怎么……」萧城结巴起来,安可以为自己真的被操坏了,趴在床上不敢动,萧城看裤裆间的濡湿面积越来越大,还隐约透着血色,这才认识到问题的严重性,扯过墙上的衫子把安可的屁股围起来,萧远扶着安可趴在萧城背上,兄弟俩着急忙慌的跑出了家门。
  这可成了大新闻,村里的妇女择菜的手停了,絮叨的嘴住了,都抻着脖子瞧那传闻里的狐狸精,安可本就是水镇之人,天生皮肤白,就算是个双儿,骨架也比寻常村妇小,白脚丫在阳光下像上好的玉石,随着萧城奔跑的动作摇来摆去,萧远不想叫自己媳妇被别人多看,就摆着手驱散那些打探的目光「做你们的事,别看,别看」
  游手好闲的李老二咂咂嘴,怎的这穷小子命这么好,买着了如此俊俏的双儿,据说双儿的构造不同平常女人,两个穴都能用,那岂不是大着肚子也能操?啧啧啧……李老二后悔,早知道自己省省酒钱,买了安可,有这样的在床上放着,哪还有心思喝酒啊!看样子那小双儿被哥俩折磨的不轻,要不然怎么这样慌张的往诊所跑。
  诊所是沈大娘的儿媳妇开的,二墩子正巧在诊所院子里写作业,「大远哥!」打老远就呼唤,萧远急的满头大汗,顾不得理二墩子,跟着萧城跑进了诊所,二墩子好奇,一齐跟进去。沈大娘儿媳妇姓孙,叫孙云楚,也是个双性,长得又高又壮,身板像个男人,只不过声音很低很温柔,配合他的身材,违和感极强。
  「孙哥,救救我媳妇,他流血了」萧远掀开围在安可屁股上的衣服,孙云楚看了看倒是没看到明显的血污,只是体液挂着血丝,围好帘子,问安可「上次月事是什么时候?」这一问,三个人都是一惊,双儿还有月事?那不是女人才有的?安可半天回过神,嗫嚅道「我那个不规律,也没出过血,就是偶尔月份会肚子难受……」孙云楚想了想「最近有剧烈的房事吗?」他说的文绉绉的,萧远听不懂,瞎打岔「我家最近房子没事」
  萧城拽了拽萧远的衣袖,示意他别说话,安可只能点点头「昨晚……」孙云楚笑了几声「那就是来月事前,做的太剧烈了,催发多余的子宫内膜脱落了,把你好几个月没来的月事给催出来了」接着孙云楚说了一堆医学名词,连安可也是一知半解的,孙云楚只好换了个通俗讲法「双儿身子特殊,这月事需要用房事来滋润调和,你之前肯定是没做过,所以月事不规律」
  安可羞了个大红脸,撅着嘴不高兴的说「不规律就不规律,嘁」,孙云楚莫名其妙被他噎了一句,也不恼,看来这兄弟俩平常没少受这小媳妇的「管教」,「不规律对你身体不好,暂且说怀不怀孕,会容易早衰,就是提早衰老,变成黄脸婆」孙云楚连吓唬再哄,可算是堵住了安可的小嘴,心想这媳妇可真是厉害,人家被拐来被打几顿饿几次就像避猫鼠,安可一看就是被娇养的,转念一想,也对,萧家兄弟人品堂堂,想必定会待他极好。
  萧城知道女人每个月都要来月经,没想到安可也有,大夫讲最近安可不能贪凉,要好生照顾,萧城都记在心里。安可觉得屁股凉嗖嗖的,刚才流出来的水黏在屁股上,湿哒哒的裤子让秋风一吹,冒凉气,走几步就停下来,萧城要背他,安可也不许,就一个人慢慢的走。
  他这才看到这个村子的样貌,嵌在绿水青山中,只不过山村凋敝,一看就是十分闭塞之地,村里人都长得很像,面庞黝黑,带着风吹日晒留下来的纹路。
  村里的女人直勾勾的盯着安可看,眼神里三分厌恶七分轻蔑,反正都不友好。安可不明白她们为什么这样看自己,小跑两步,奈何小腹酸胀,一跑就加剧症状,女人看安可还故意跑步,让鼓起来的胸乳抖动,朝地上啐了一口「呸!不要脸!」安可瞬间成了新一代村里女人的公敌。
  安可回家后就窝在床上,萧远把他抱在怀里,双臂勾住腿根,萧城褪了他裤子,用干净的热毛巾擦拭阴部。三人同床共枕这几日,安可对这个动作已经习惯了,不就是多了个穴,他们愿意天天看就看去,安可从小就被哥嫂戏骂是不男不女的兔子,所以他一直讨厌自己是个双性,现在和萧家兄弟相处,他们反而对自己这处很痴迷,安可做不了男人,自然也无法理解这其中的缘由。
  「好了没呀」安可扭动几下脚趾,催促道「我腿都酸了」,萧城给安可屁股下垫了块干净的布,「你先不要穿裤子,我去给你弄卫生布条」萧城听孙云楚说要把干净的棉布煮烫消毒后,晾干,垫在内裤上,现制备肯定是来不及,只能给安可先垫上卫生纸。安可转过头问「什么是卫生布条?没有卫生巾吗?」萧城愣了一下「你说的……是啥?」安可摆摆手,「算了吧,反正也就两三日,随便垫一下就好」
  安可说的东西,萧城给不了,就觉得心里难受,亏待他似的,愧疚的慌,这山里落后,肯定不比他来的城市发达,萧城默默记下安可说的物什,明天去县城帮他买。
  萧远帮安可揉肚子,他手暖和的像小火炉,抚在肚子上很舒服,安可破例叫他把手伸进内裤,肉贴肉的传送热度。「媳妇,你还难受不?」萧远亲亲安可的额角,「难受就别看书了」,安可越来越觉得萧远的语文课本有意思,还有国外的短篇小说,安可小声给萧远读契诃夫的变色龙,萧远就问「啥是变色龙?」
  安可往他怀里贴了贴「一种动物,为了保护自己就变成周围环境的颜色,迷惑猎物,方便捕捉食物。」萧远喜欢安可亲近自己,搂的更紧了,俩人像连体人似的半卧在床上,「媳妇你知道的真多,我啥也不知道」萧远日常拍安可马屁,安可想起在诊所的那段对话,问萧远「咱俩房子最近有事吗?」萧远认真的摇头「没有,房子没事,就算有事,我也护着媳妇你」安可越来越觉得这个傻憨憨的人可爱,眼里啜满了笑意,萧远也跟着笑。
  谁能告诉弟弟,啥是房事。弟弟:在线等,有点急
  
 
 
第11章 晚安
  萧远不去学堂了,他觉得安可讲的更好,还会教他算数,安可肚子还是坠痛的很,像是有人揪住那个多出来的器官攥在手心里,如果躺着就愈发难受,索性和萧远聊天分散下注意力。
  萧远小时候发烧烧坏了头,所以一直不太聪明,按照村里人讲就是傻子,可是安可不这么想,觉得他只是憨,其实挺可爱的。
  「安安你真好看」萧远托着头,笑嘻嘻的说,眼底满是爱意,安可佯怒的把笔一撂「你老看我做什么,我脸是画吗?」,萧远嬉皮笑脸道「你脸比画好看」,安可拿这个小痴汉没法子,继续叫他竖式加减法,「这样,你做对了,我就答应你一个要求好不好?」安可觉得萧远要是认真学,最基础的加减乘除能驾驭。
  萧远听到这,眼睛里亮了光,立刻摆好姿势正襟危坐,聚精汇神的听讲。安可讲的仔细,言语简单易懂,萧远不一会儿就跃跃欲试要做几道题。
  听懂是一回事,做对是另一回事,十道题萧远错了七道,他显然不能接受这个结果,一脸震惊,安可分析了一下,他还是20以内的加减法基础不牢,6加8算成16这样的错误占了大多数,萧远耷拉着脑袋,没了刚才的劲头,安可狠狠的拍了下他的大腿「你怎么那么怂!一点小失败就灰心」,萧远意外安可不是骂他傻和笨,而是说他怂,这让他有点没想到,怏怏的抬起眼看着安可。
  安可想了想,还是决定鼓励萧远,他一直有点自卑,外加村里人总背后讲他傻,他更需要鼓励,于是柔声说「你不是还做对三道吗,还是不错的,你有什么小要求我可以帮你实现」顿了顿「不许说太过分的」
  萧远有点羞涩的说「媳妇,我想和你亲嘴」,安可翻了个白眼,他就知道,萧远对自己的要求与期盼也就是情爱那点事,也对,自己除此之外还能给他什么呢。
  萧远以为安可不同意,便说「村里搞对象的都亲嘴,我哥讲要把我舌头伸进你嘴里,才叫亲嘴」安可心想,等萧城回来可要好好跟他谈谈,怎么什么话都和萧远说,还说的这么细。
  安可把嘴巴凑过去,萧远看他嘴巴是闭住的,着急的说「媳妇你把嘴巴张开,我舌头进不去」,安可听后脸红的厉害,像煮熟了一般,冒着热气,但还是乖乖把嘴巴张开了一点。
  萧远用力吸吮安可的下唇,双手捧住他的头,把肥厚的舌头挤进安可的口腔,胡乱的搅,像笨拙的猎人和狡猾的狐狸,他怎么也捉不住安可滑溜溜的舌头,心里着急,扶住安可的后脑,更用力的吞吮安可的津液,另一只手无师自通的抓住安可的乳房,隔着衣服有节奏的揉。
  安可被他吻得头脑发昏,不仅没躲避,反而挺起胸膛,把那对乳送进男人手中,让快感加剧。
  没注意到门外响了很久的叩门声。直到二墩子在门外一声接一声的大喊「大远哥!」,二人才如梦初醒,萧远抹抹嘴巴,慌里慌张的跑到屋外开门。
  安可用手背贴贴火热的脸颊,心里像揣着一只小兔子,不知疲倦的乱跳。他怎么这样把持不住了,只是一个吻?
  萧远一开门就看到二墩子身后的闫老师,一时不知所措,半张着嘴讲不出话,偏偏这会儿安可也从屋里出来,想看看萧远的朋友——二墩子究竟长什么样,那日在诊所没看真,萧远平常最多提起的就这一个小伙伴了,把他说的英勇善良,行侠仗义,原来只是个长得像土豆似的小孩子。
  闫老师也如愿看着了萧家买来的媳妇,眉眼虽不似女人那样柔媚,却也楚楚可人,宽大的衣服遮不住那丰乳细腰,外加圆臀挺翘,他要比女人更有风韵。闫老师都不知道是不是吴超给的药起了效果,总之他觉得一股火直往下腹窜,若他不管不顾,支走一个傻子和黄口小儿岂不是轻而易举,在这破屋子里奸淫这小美人真是快感加倍。
  可惜他不能这样做,他要等一等,要按照他们的计划一一进行。
  萧远见躲不过,还是请了二人进来喝茶,安可听萧远喊那男人老师,心底对他敬畏三分。二墩子缠着萧远要喝萧城自己做的酸梅汤,前日刚做好的,萧远本想等安可月事结束给他喝,冰箱地方小的可怜,还是萧城从县城旧货市场淘来的旧冰箱,所以每次只能做一小罐,萧远舍不得給。
  可二墩子眼巴巴的求,萧远实在想不出拒绝的理由,便去厨房取,临走还惴惴不安的看了一眼安可,他心里嘀咕,萧城不让安可多接触外人,就是忌惮他会跑走,可是二墩子扯着萧远往厨房走「你那媳妇又不会化成烟飞了,你等会再看也来得及」
  闫老师知道时间紧迫,便长话短说「安可,我是这村里的教员,我原本是瑶城人,来这支教又爱上了这儿的姑娘,便在这结婚安家」安可听闻眼前一亮,没想到这老师居然不是本地人,也对,这样文绉绉,气度不凡的男人怎会是山野村夫。
  闫老师看他相信这套编纂出来的说辞,便继续讲「我知道你现在的情况,这大山路难,外乡人指定是走不出去的」他把准备好的字条塞进安可手心「有需要就给我打电话,我帮你」
  安可听到这一席话后觉得头脑一片空白,有人主动提出帮他逃脱,现在主动权全在自己手中,安可觉得呼吸急促,心脏都要跳出来了,抿紧嘴巴一声不吭,身子却抖个不停,手心的字条他不敢攥太紧,生怕汗液洇湿这片善意。
  安可再也坐不住了,借口身子不舒服回了房间,他腿软到走路困难,扶着墙堪堪挪到床前,钻进被褥,在小小的被窝里,掩盖自己的心虚。

返回首页
返回首页
来顶一下
加入收藏
加入收藏
推荐资讯
栏目更新
栏目热门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