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收藏 | 设为首页 | 会员中心 | 我要投稿 | RSS
福书网
站内搜索: 高级搜索 如有淫秽信息或侵犯了您的版权请联系邮箱[email protected]删除

 

您当前的位置:首页 > 2020

深山──咕仔今晚要远航

时间:2020-09-16 15:42:04  作者:咕仔今晚要远航
  安可生气的踢倒了板凳,屁股一扭一扭的回了屋,这萧城刚认识时像个哑巴,怎么现在这么欠打了?萧城望着他背影笑笑,他哪忍心叫安可把手泡在这么冷的水里?
  早饭很简单,茶叶蛋和玉米,几乎每天都如此,安可天天吃鸡蛋,都要吃吐了,饭桌前就他一个人,没有了每天陪他吃饭的萧远,安可举着鸡蛋踱回卧房,看见萧远正在那埋头写字,安可把剥好的鸡蛋凑到萧远嘴边,有点害羞又别扭的讲「你吃吧,我吃不下了」萧远抬头一愣,盯着安可看了一会儿,咽了一口口水,「你,你吃吧,我不爱吃」安可佯怒「这有什么爱不爱吃的,你吃了,要不我生气咯」安可怎么看都觉得萧远是特别爱吃鸡蛋,看到鸡蛋那种渴望又躲闪的样子实在可疑,安可想,该不会这家里鸡蛋全叫自己吃了吧……
  「你们俩平日都不吃鸡蛋?」安可问道。萧远被鸡蛋黄噎的一时间说不出话,拍拍胸口,老半天才咽下去「哥说,你身体弱,所以要都给你吃」安可直觉心里一股暖流,低着头说「我哪里弱……」「你刚来时脸色白的吓人」安可不再和他争辩,心里了然兄弟俩是真心待自己的,便又柔声转移了话题「你怎么只学写字,不学数学吗?」萧远摇摇头「我学不会算数,只去听语文课」安可小声的读着萧远课本上的古诗,萧远的眼睛顿时晶亮亮的「媳妇你识字!」要知道这山里人识字的并不多,安可笑着擦掉他嘴角的鸡蛋屑,骄傲的答「我还歹高中毕业呀」
  萧远真的觉得自己捡到宝了,安可又漂亮,身子也好看,还识文断句,便缠着安可给他念诗,安可念的可比闫老师好听多了,比他有感情,还能给他用白话讲出来大概意思,萧远单手撑头,静静的听安可念。
  萧城利落的洗完床单一进屋就看见他俩这样和谐的场面,一个念头涌上心间,何不让安可在家教萧远,反正只是最简单的识字念文,也许还能教他最基础的算数,比那个披着羊皮的狼闫老师好多了,「小远以后就和安老师学吧」萧城进屋换上干活穿的布衫,一边道,萧远歪头「那不去闫老师那了?见不着二墩子了」二墩子是沈大娘的孙子,十岁了,和萧远很要好,「都是一个村的,有啥见不见得到的」萧城还是不想叫萧远去闫老师的学堂,萧远想了想「干脆二墩子也叫安安教吧」
  萧城笑着揉了一把他的头「叫的那么亲热,安安?」并没有多想萧远的话是否可行,「你俩好好待着,我去沈大娘那收西瓜,晚点回来,不用等我吃饭。」
  萧城走后,安可好奇的问「都入秋了,秋后不食瓜,你们的西瓜卖谁去」萧远拉过安可的手一边玩他的手指,一边骄傲的讲「西瓜卖几个钱啊,我们都做西瓜酿,能卖好多钱」安可没吃过,跟着笑笑,继续捧着书本给萧远讲诗。
  沈大娘看萧城收割西瓜辛苦,给他递了碗凉茶,「歇歇吧,城娃」,萧城坐在板凳上俩人唠家常「今天还得谢谢您帮我说话。」沈大娘摆摆手,「你那媳妇我还没见过嘞」萧城有点不好意思道「他…他城里人脸皮薄,怕是叫那长舌妇们念叨几句,回去…要哭呢」,沈大娘看透一切似的「俊俏吧?」萧城盯着手里的凉茶点点头,脸上飞过一团红霞。
  萧城回家时已经很晚了,见家里那俊俏媳妇正坐在床边叫萧远擦头发呢,他头发长的快要遮住眼睛,白日里都是别一个黑色的夹子,「你轻一点,头皮都要被你擦掉了」安可笑骂没轻没重的萧远,俩人一高一低的笑声混在一起,萧远见大哥回来,停下手里的动作「哥,还有热水」,安可还是穿着那件水绿色的衫子,露出精致的锁骨,没穿胸衣,乳粒撑起棉麻的衫子,惹人遐想衣服里面的风景,尽管看过很多次,但依旧觉得心动。
  「安可你帮我擦背」萧城第一次连名带姓的喊安可,这话中的意味显而易见,萧远有点沮丧的垂下了手,勉强笑一下,看着安可趿拉着鞋出了屋,从口袋里掏出一块麦芽糖塞进嘴里,自我安慰。
  感谢大家的咸鱼支持!爱你们!哥哥下章就吃肉了,大家再等一下我真是太喜欢乡村爱情了哈哈
 
 
第9章 浴室
  哥哥吃肉啦!
  安可站在浴室门前稳了稳心神,这次可不能在哭了,明明是在被欺负,哭的稀里哗啦那就输人又输阵。大大方方推门进去,萧城已经脱光了,舀子舀起温水兜头而浇,汩汩清水划过蜜色结实的皮肤,有一小股淌入下身茂密的体毛中,萧城侧对着安可,旁若无人的揉了几把,胯下那一坨便雄赳赳气昂昂的抬起头,和萧远的不一样,萧城的性器直挺粗硕,紫红色的一根高高翘起,随着他转身的动作轻点着头。
  安可怎么也不敢想一会儿将要发生的事,隐隐觉得下体酸疼,那东西会顶进胃吧,安可悲哀的想,他又想哭了,这种泪失禁体质让他看起来楚楚可怜,萧城想笑却故意绷着脸「你站那么远给谁擦」安可吸吸鼻子走上前,刚想接过萧城手里的毛巾就被人压在到了墙上,萧城一手撑墙一手按住安可瘦弱的肩膀,倾下身子与安可平视,安可身高才1米7,相较于萧城的高大威猛,像只被老鹰圈在翅膀下的小鹌鹑,不想看萧城的眼睛,垂下眼帘就看见那根大肉棍戳在自己的腿肉上,索性闭了眼睛。
  萧城看他这样,上下齐动,略显粗暴的扯掉安可的外褂,剥了他裤子,用脚踢到一边,安可用手臂遮住胸口两点嫣红,下垂的手掌护住阴部,萧城扳住他的肩膀强迫他打开身体,纤长的指头点在乳粒上,明知故问「这是什么」,安可眼睛红的像兔子,汪着泪欲掉不掉,努力往回憋眼泪,带着哭腔的骂「流氓」萧城像揉面似的把那圆润的乳房团进手心「这个叫奶子」手指继续向下,调皮的点过小腹,在可爱的肚脐周围画圈,安可被刺激的哆嗦了几下,自察女穴冒出了一点淫水,怎么现在这样敏感了,安可羞臊的不敢抬头。
  萧城低沉的笑声徘徊在头顶,紧接着安可的耳垂被含入口腔,安可扭头想躲,身子被萧城用力抱住,灵巧的舌钻进耳洞,耳廓被啃噬着,刺痒难耐,「嗯…嗯!啊…不要,好痒…你起开」那唇稍稍退出,也不离开,只是贴着耳朵讲「没事,在这你随便喷水,不用洗床单了」说罢便见安可脸颊红彤彤的,眸子沁水的望着自己,萧城再也忍不住扯掉安可的内裤,扶着肉棒顶进了温柔乡。
  那么湿那么软,层层肉障推挤着性器,安可踮起脚尖妄想借此躲过操弄,然而萧城捞起他的双腿盘在腰间,没有着力点的安可只好抱住萧城的脖子,害羞的把头搭在他的颈窝,那性器在里面埋了一会儿,待安可娇喘声略微平息才开始动作。
  安可藕端般的小腿挂在萧城的手臂上,随着男人的抽插一摇一摆,显得脆弱无助,配合着难成语调的呻吟,更加惹人爱怜,萧城吻住安可的唇,堵住他的呜咽,泣音从鼻子中哼出来,像春夜的小猫,难逃欲网。
  萧城起初的抽顶很用力,每一下都顶在宫口,安可难挨的用腿夹住萧城的腰「不要,求求你了…我…嗯!啊…呜唔……」安可想,去他的尊严,谁来也不好使,我就要哭!花心被顶撞产生了奇怪的感觉,像羽毛在搔痒,又像用石头在碾压,安可甚至都能感知到萧城龟头的形状和凸起的青筋。
  萧城看安可一直哭,便停下动作询问「不是说好了今天不许哭吗」安可抽抽搭搭的抹了把泪,又拨开挺翘的小肉茎看被侵犯的女穴,殷红的小穴被撑开,阴蒂肿胀冒出一个小肉头,刚才抽插形成的白沫挂在周围,安可有点傻气的念叨一句「插坏了……」萧城忍不住哈哈大笑,亲吻他的脸颊「没操坏,你还得给我们生孩子呢」说罢便开始用龟头研磨敏感点
  安可难耐的抱紧萧城,小腹一个劲儿的哆嗦,若说大操大干难挨,那这轻拢慢捻就更是难过,不上不下,只是蹭蹭,猫蹬心似的没抓没捞,安可缩了缩屁股,像是勾引又像是自救,但却落得了一巴掌,常年做农活的大掌带风,落在水淋淋的肉臀上,啪的一声响,安可疼的缩紧穴口,箍在萧城的肉棒上,二人皆是一叹,萧城把人向后推,使其背部挨墙,不再搂他,只是抓住他的胸大力的操干。
  安可担心自己会掉下去,堪堪扶住萧城的肩膀,头顶的白炽灯闪着虹晕,随着眨眼,眼前的光景闪烁不停,安可看着萧城棱角分明的脸上划过几道汗水,他平日不爱笑,又总是冷冰冰的说一些欠打的话,但不否认他长相英俊,一点也不像山野村夫,况且这个男人还饱含深情的望着自己,安可嘤咛了一句「胸口疼」萧城的眼睛就啜满笑意,伸出手臂将他搂紧「日日夜夜叫小远抓着奶子,我摸一会儿都不行」双手掰开安可的翘臀,方便自己的肉棒全根顶入。
  安可心里委屈的很:分明是你叫我给他摸,现在又来指责我,知道了,你们兄弟齐心,欺负我一个外人。萧城想这个姿势实在难以顾及那对椒乳,安可不堪重顶,弓起身子迎来了第一次高潮,萧城吻住他颈肩搏动的血脉,轻轻用嘴唇去含,嘬出一个小小的草莓印子。趁人迷糊,又把他射出的精液当着他面含进嘴里,「真难吃,骚的」他总爱戏弄安可,看他高潮后羞耻的窝在自己怀里吟泣。
  浴室有一个低矮的水池,平时连上管子就可以浇灌前院的菜地,萧城扶住安可走了几步,让他单脚踏上矮池,女穴大开,方便萧城后入的同时,还能揽住他的胸口,肆意玩弄傲人的椒乳。
  安可被萧城上下其手搞得眼神涣散,沉浸在欲海难辨时日,乳房如硕果,被男人托在掌心,指甲刮过乳孔,一股奇怪的感觉顺着胸口蔓延到小腹,那根秀气的肉茎又挺立起来,萧城不去管它,任由它在女穴不断受侵犯时无人安抚,可怜巴巴的流着粘液。
  「安安怎么那么能流水啊」萧城见那淫水怎么也堵不住,随着肉棒的进出顺着腿心往下流,快感不断堆积,安可每每想合拢双腿,大腿内侧的软肉都会得到男人无情的拍击,以此提醒他要打开自己迎接「丈夫」的操弄。「安安比那王寡妇都骚」萧城吻他,他便羞愤的躲,越躲奶子被揉的越狠,安可受不住,扭过头泪汪汪的求饶
  「求你」
  「求我什么?」
  「别再说那话了」安可配合的撅起屁股,让男人的肉棒进到深处,腿不只是爽的还是累的,不停的打颤。
  「哪句?水多还是比王寡妇骚?」
  安可无望的摇头,用手指掐起男人胳膊上的皮肉使劲拧,萧城难得的哈哈大笑,吻住他的小嘴,专心操弄。
  萧城的花样要比萧远多,他知道安可穴里的敏感点在哪,又总是说一些臊人的羞话刺激他,安可在他面前毫无还手的余地,连夹他一下,都会被越顶越深的肉棒惩罚。
  「安安哪里骚?」
  「唔……」安可咬着唇坚决不说,可又受不住强烈的快感骤然停下,边哭边喊「小逼骚,奶子也骚……唔…坏人!混蛋!」
  安可觉得自己能醒着从浴室被抱出来都是个奇迹,浑身无力的缩在萧城怀里。萧远含化了三大块麦芽糖才把安可给盼出来,脸上挂着点怨懑,他刚才明明想通了,哥哥从小都让着自己,把最好的留给自己,他那么喜欢安可,为什么自己就不能大度一次呢?盖在安可身上的衣服一掀,望着满身的爱痕,萧远心里又不好受了,安可腿心里含着萧城的精液,明明说好不漏出来就可以休息睡觉,可萧城抱着安可跨坐在萧远身上,萧远一嘬他的乳肉,安可就破了功,精水漏了出来,淋在萧远昂扬的性器上,刚好做了润滑。
  安可腿没有力气,跪坐不稳,栽进萧远怀里,萧远搂紧他,小心翼翼的顶弄,被大哥搞了这么久,他媳妇很累,所以要疼爱他,轻些来,这是萧远刚刚自己琢磨的。安可小小的身躯被萧远抱在怀里,萧远顶的深了就呜咽一声,软绵绵的胸乳压在坚实的胸口,一柔一硬,安可累的眼皮抬不开,安可的胸口热乎乎的,每每想就此入睡,可身下的肉棒一顶,酥麻的快感如潮水般席卷而来,他四肢百骸都在抖,爽到嘴角挂着涎水。
  「媳妇舒不舒服?」萧远捞起他的脸问道,安可像一条小狗狗,弯着眉眼甜甜的笑,嘟囔着「太累了」,萧远萧城兄弟俩头一次见他这模样,萧城自后扳起安可的背,让他跪坐好,胸部抬起,腰部弯曲,形成优美的弧线,就着这姿势,萧远一边挑逗豆腐般颤抖的乳,一边深顶。
  这姿势入的深,安可扭着身子吟泣,那根肉棒顶在花心上,被操开的宫口吸吮着龟头,二人皆是满足的喟叹,安可咿咿呀呀的叫,羽毛似的刮的萧远心痒痒,不再忍耐,虎口卡住安可的细腰,固定好腰肢乱颤的小美人,开始快速的深顶,浑圆的奶子像饱满的果子,随着大力的操干上下跳跃,萧城在一旁架起安可的双臂,让她无处可扶,这样更方便萧远的进入。
  快感是点燃棉絮的火星,瞬间燃起一片,安可雪白的肌肤被烧的粉红,眼泪汗珠混在一起从胸口划过,挂在乳尖上,随着奶子的颠簸四处飞甩,他要窒息了,被熊熊燃烧的快感燃尽最后一丝理智。
  安可的射精突如其来,浑身颤抖,胯骨向前顶了几下,细小粉嫩的阴茎就射出一股白浊,有的挂在了萧远的下巴上,安可泫然欲泣,脑子迷糊得像白粥,抓住扣在胸乳上的大手,「不行了,我又,又要…嗯!求求了……唔……我不行了!啊!」女穴紧随其后喷出淫水,热热的浇的萧远很舒服,高潮后的女穴更加黏腻软滑,还会发出咕叽咕叽的水声,萧城捞过安可的脖子同他接吻,安可像渴了很久的沙漠旅人,热情的回吻,主动用舌尖去勾萧城口腔里的软肉。
  萧远动情的拍了几下安可的奶子,力度不重,但是让那对颠簸飘摇的乳颤动幅度更大,缀在胸前,安可觉得那乳摇起来麻麻痒痒的,他居然会害怕会不会就此甩掉「要掉了,掉了」安可糊里糊涂的哭,萧城问「什么掉了」,安可一把鼻涕一把泪的讲「奶子奶子要甩掉了!啊!嗯…嗯额!咿……」萧远的腰像是不知疲倦,用力向上顶起,让那肉棒每一次都深入宫腔,安可的呻吟都变了调,屁股过电似的抖动,萧城拍了好几次,手掌印叠摞在雪白的臀肉上,安可突然尖声喊叫「不行了!不行了!啊啊!嗯!要,尿…尿啊!」
  萧远觉得他穴腔绞的紧,一圈圈软肉箍住了肉棒,一时间竟抽插艰难,抵住深处准备射精,安可的屁股往后一下下的抖动,像村里小母狗发情似的用力抖屁股,阴茎的顶端流出一股淡黄色的清液。
  在萧远内射的刺激下,安可居然被操尿了。
  我为啥写个大奶的双x小美人呢,因为我想写乳摇,一想起小奶尖甩水珠我就,嘿嘿嘿
 
 
第10章 诊所
  受有月经
  安可这半宿累的不行,也不管谁抱着自己了,说累说疼,萧城看他趴在萧远怀里迷糊着撒娇,又瞅瞅安可那平坦的小腹,那日村委会村干部的话点醒他了,安可的身份是个难事儿,悄悄下床翻出了当初人贩子给他的那个小包,里面有个智能手机和一个钱包,钱包里一分没有,只留了卡袋里的身份证。
  安可清秀的面容印在正统严肃的身份证上,身份证显示他是A市下属的一个小镇上的人,今年二十岁了,这个A市距离这大山跨越了半个中国,难以想象他这一路吃了多少苦,萧城摩挲着手里的身份证,陷入了沉思。

返回首页
返回首页
来顶一下
加入收藏
加入收藏
推荐资讯
栏目更新
栏目热门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