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收藏 | 设为首页 | 会员中心 | 我要投稿 | RSS
福书网
站内搜索: 高级搜索 如有淫秽信息或侵犯了您的版权请联系邮箱[email protected]删除

 

您当前的位置:首页 > 2020

深山──咕仔今晚要远航

时间:2020-09-16 15:42:04  作者:咕仔今晚要远航
  安可浑身还是不爽利,饭后困倦袭来,躺在床上昏昏欲睡,一双大手摸上了安可的腰,吓得他睡意全无,鲤鱼打挺似的坐起来,萧远战战兢兢的赶紧解释「我看你扶着腰,你是不是腰疼,我想帮你揉揉」安可抚抚胸口,「你就不能提前跟我说一下吗?」萧远点点头,「下次我提前问你,那我能给你揉吗?」安可突然觉得萧远像只大狗狗,自己说什么他都听,也很讲道理,不像他哥,动不动就虎着脸吓唬人,安可背过身,把腰露出来,说了句「轻点啊」
  萧城又到九点才回家,家里多了一口人,吃穿用度都要钱,他想给安可舒服点的日子,他长得好看,理该穿些漂亮衣裳,他看镇上的双性媳妇,长相一般但是衣着体面,路过身边一股子扑香的脂粉味,萧城给人搬两小时的家具,才启程返家。到家时安可好像刚洗过澡,光着腿坐在床边擦头发,萧城闻着一屋子的皂香,心想这小媳妇真爱干净。
  萧远朝安可眨眨眼,对安可配合脱裤子表示感谢,安可的心却莫名的紧张起来,还有一个小时村里的就要停电了,他害怕晚上,害怕前后夹击的房事。
  萧远拉着萧城东问西问,顺便汇报安可一天的情况「媳妇好乖的,还叫我给他揉腰」萧城嗯了一声,问道「你竹筐编了几个?明天我拿去卖」萧远像是没写完作业的小学生,支支吾吾的说「下午媳妇腰疼,我就给他揉,然后我也睡着了……上午也一直守着媳妇」萧城无奈,这小子简直是被安可迷了心窍,恨不得天天黏着,「今晚没法办事了,他那肯定还疼着,你昨晚怎么不听哥的话,蛮劲儿往里顶怎么行?」萧远懊恼的垂着头,「那哥你还还把他乳头揉肿了呢…」小声的犟嘴。
  萧城觉得对不住萧远,要是正儿八经娶来的媳妇,谁会受得了兄弟俩一起上,迟疑了一会儿,问道「小远,你是不是介意哥碰了你媳妇?」萧远没想到他会这么说,满脸漠然,似是没听明白「哥,我不知道」是啊,他当然不知道,他也没法想象萧城把胯下的家伙塞进安可腿心的场景,从小萧城对萧远就好,凡事让着他,家里好东西都是给他,好几次萧城一边看萧远吃,一边羡慕的舔嘴唇,萧远分给萧城,萧城只是摇着头说不喜欢。「哥,我喜欢媳妇,可是要是你也喜欢,我可以分给你,我是认真的,像小时候一样」
  萧城温柔的用大掌揉他的头,宠溺的说「这俩能一样么,笨蛋」
  安可……大抵不太会逃跑……因为他从前的日子也不太好,受哥嫂欺负(双性人社会地位很低)就是接受哥俩一起上还得等一等。而且,萧远比较憨,所以doi时可能不太考虑安可感受,或者看安可哭了就不舍得做。萧城:我的作用就是固定安可,挑逗安可安安:给老子爬!这篇很甜的!信我(ꈍ  ʚ  ꈍ)
 
 
第5章 提醒
  安可紧张的抱着腿坐在床边,看萧城和萧远一起进来,心差点从嗓子里蹦出来,往后坐了坐,抵着窗根「我还没好……下面还疼」楚楚可怜的哀求。萧远解了外褂,扑倒在床上「媳妇睡觉啦」安可没理会,只是小心翼翼观察着萧城的脸色,萧城边脱外衣边说「今晚不弄你了」然后又咳嗽了几声,萧远会意,从床上又爬起来,路过萧城时小声说「他胆子小,不要吓他」
  待萧远从屋外将门带上,萧城努力缓和了脸色「今晚不弄你,你不要怕」安可小声嘁了一句,萧城继续说「小远的脑子确实不太好,但是既然我们买了你,你就该做好一个媳妇该做的事,不要欺负小远傻,别用你那套——不听你话就不理他——的蠢话要挟他。」萧城说的直白但不露骨,安可眼圈红了,哽咽着回怼「哪家媳妇也没有兄弟俩共用的啊!」
  这话说的萧城脸红,闷声讲「只要你对他好,不欺负他,你俩生了孩子,我就不再掺和」萧城也曾想过独占安可,这样也许能很快传宗接代,可是他生怕萧远老了无人照顾,还是留一个萧远的种,比较合适。
  安可抹了抹眼角,倔强的说「我知道了,给那傻了吧唧的小流氓摸就是!」其实他说完心里也不好受,经过多半天的相处,他发现萧远其实挺好的,除了有点傻,但是憨厚善良,脾气也好,萧城从床边站起身,被安可的话气的不轻,安可被他罩在阴影里,抬起头泪光扑朔的看着萧城「我,我我说错了,我以后不那样说了……」赶紧认怂,生怕萧城气急了打他,心里暗骂自己逞口舌之快,惹了这黑面阎王,他要是家暴自己那可真是没命了。
  晚上睡觉时,三个人躺在土炕上,萧城自己靠在另外一边,和安可之间留下一大块的空位。萧城面对墙,听着身后窸窸窣窣解衣服的声音和小声的对话
  「媳妇,今天不弄你了,我想摸摸你奶子」
  「嘿,媳妇,你奶子真滑,像豆腐」
  「你,你轻一点」安可吃疼的嘤咛。
  「媳妇,能亲你嘴吗?搞对象得亲嘴儿」
  安可真想把他嘴堵上,敷衍的嗯了一声,萧远随即压着安可的半边身子,把嘴唇贴上来,喘息声砸在耳边,安可简直要羞死了,可萧远根本不会亲,只知道用唇瓣去含安可的嘴巴,呼吸喷在脸上,热热的,烧的安可脸颊更红了,萧远自己挺高兴,亲了一会儿就放开安可了,手重新探进衣服,拨弄早就挺立的乳尖,轻轻的捏了捏,四指并拢抖了抖乳肉,心满意足的低声笑。
  萧城听的面红耳赤,往墙根靠了靠,企图用凉快的土墙给自己降降温。心里默念快点睡,可是他越想睡,昨夜的画面就越清晰,配合现在二人的低语,萧城攥攥拳,仿佛那白皙光滑的乳肉还被自己握着。青色的血管埋在白皮子下,脆弱又柔软的触感,萧城用额头抵住墙壁,强迫自己不再去想。
  萧远好几天没去学堂旁听了,闫老师早晨路过时顺道来看看,正巧萧城在院子里整理农具,再过几天有的人家就要开始收西瓜了,萧城打算去帮忙挣外快。「城哥,大远在吗?」萧远刚洗漱完,端着脸盆,肩膀搭着毛巾,看见闫老师来并不很高兴,因为他的习字作业还没写完,最近光顾着稀罕安可了,荒废了学业,萧远有点窘迫的打了声招呼「闫老师……」
  「大远怎么最近没来学堂」闫老师套他的话,想看看那新媳妇,萧城警告过萧远不要和别人随便讲买媳妇的事,回头村干部又要拿这事给他俩添堵,闹大了是要吃牢饭的,索性萧远就闭紧嘴巴,萧城笑了笑「他作业没写完,光顾着玩了」,闫老师了然,这村里买过媳妇的也只有他们两家,闫老师家的媳妇是全村茶余饭后的消遣,可萧远的媳妇被村里的妇女传成了狐狸精,勾引男人,闫老师真想知道是怎样的国色天姿。
  安可睡到太阳晒屁股才起床,萧城进屋换衣服还「冷嘲热讽」一番,你是哪个城来的媳妇,睡到这个点,你们那个城都这样吗。臊的安可脸上青一阵白一阵的,小声狡辩「还不是他晚上老摸来摸去,我睡不好!」萧城把新衣服丢给他「别老他他他的,他有名字,叫萧远」安可眼睛周围还挂着打哈欠时溢出的眼泪,接着犟嘴「哼!萧远可比你好多了!」看着衣服里的胸罩,这下好了,水绿色,安可腹诽他的审美就一定是大红大绿吗,「你出去,我要换衣服」用毯子护住身子。
  萧城忍不住露出一抹笑,在那张严肃的脸上违和感极强,「摸都摸过,还怕我看么?」安可气的尖叫了一声,眼底迅速蓄满了泪,水汪汪的堆在眼睑周围,就是不掉,萧城突然觉得他简直太可爱了,起了逗他的心思,「当着我面换,否则,今天小远也不在,我就是上了你也没人管」这下那眼泪是真的待不住了,迫不及待的往下掉,安可像个水娃娃,随便一戳就汩汩冒水,萧城的眼睛又瞥到了院子里晾晒的床单,之前安可女穴喷水时留下的印子已经被洗掉了,可是萧城还能一眼瞄到它的「遗迹」,琢磨,上下都爱冒水。
  安可拗不过他,只能背对着萧城解开了褂子,把水绿色的胸罩往乳房上围,臭流氓,居然这次胸围也刚刚好,安可感觉身后的视线快要把自己盯穿了,透过皮肉刺进心脏,疼的不行,抽噎着想把胸罩的暗扣搭在一起,却怎么也对不齐,越着急越扣不上。突然胸罩下摆钻进来一只大手,比萧远的要纤长,但是更有力,快速的摸了一把,又抽了出去,下一秒胸罩的暗扣就被搭好了。
  「穿好衣服来吃早饭」占完便宜的萧城嘴角勾着笑,慢步踱出了房间,房门拦住了砸过来的枕头,却拦不住那句娇嗔的叫骂「臭流氓!」
  安可气鼓鼓的用力咀嚼着水煮蛋,怒视那个正在磨砍刀的男人,等萧远回家他就要告状,说他哥哥……安可沮丧的塌下肩膀,怎么说呢,说他哥哥摸了自己的胸?真是难以启齿。安可埋头吃饭,难以启齿的只有早上这件事吗?
  他现在的生活何尝不是,衣食无忧,两个人对他都还不错,可是自己迟早要去迎合两个成年男人的欲望,他才二十岁,人生才刚刚开始,难道就要埋没在这深山里吗?他本想着离开了欺负他的哥嫂来到大城市,就算自己没什么文凭又是个地位卑微的双性,但是一直梦想着靠自己的双手打拼,找一个爱他的人厮守,俩人开一个夫夫店共度余生,可现在看来这一切都只能停留在梦里。
  安可这顿饭吃的伤心,灰溜溜的钻回房间,萧城以为自己刚才把他逗太狠,惹他难过了,站在屋外偷听了一会,好在他没有哭,午饭后,萧远要去收西瓜了,于是走进屋子,对着发呆的安可说「我要去干农活了」,安可眼皮也不抬,趴在窗台上不理他,萧城拎一把椅子坐在他身边,看他被阳光照的几乎透明的皮肤,看那细小的绒毛,忍住亲上去的念头。
  「早上弄疼了?」他不知道该怎么哄安可,做不到弟弟那样耍赖,只能这样说,安可翻了个白眼,「下次我轻轻的就是了」萧城用指节刮蹭安可的颧骨,安可转过身子瞪他,萧城难得温柔的笑了一下「你现在还没生出孩子来,所以还是我俩的媳妇,摸一摸奶子还是要的」用手指点了点安可的胸,正中「靶心」,安可气的拉过枕头欲打,却先被人擒了手腕
  「我要去干农活,我会把门锁起来,不许出去」
  大远:媳妇我要摸neinei安可:……萧城:我应该在车底……大哥其实是喜欢安可的,但是因为是给弟弟娶的,所以不敢说,只敢占点便宜
 
 
第6章 弟媳
  安可盯着地面上萧城给他留的空塑料瓶,想着一会儿也许要用这个小解,羞耻的不行,看那细细的圆口,不屑的撇撇嘴,瞧不起谁呢,自己的…确实很小……安可沮丧的趴在窗边,抠窗台上石子,自己要是个男人该多好,也能娶妻生子,算了,都已经生成双性了,又被拐到这里了,一切假设都没有意义。
  百无聊赖的拿起桌面上的书本,应该是萧远习字后用光的本子,那字歪歪扭扭的,有大有小,安可笑出声来,他那粗壮的手想必也写不出漂亮字,说到手,脑子里突然划过那双骨节分明又纤长的大手,他的主人是萧城,安可想的出神,被门口的口哨声打断,晾晒的床单被风吹起一角,露出一小段院墙,院墙上趴着几个男人,十七八岁,吊儿郎当又流里流气的朝安可吹口哨。
  「小双儿思春呢!」那天叫人贩子给安可脱裤子的男人——吴超说道,「发骚了吧!哥哥给你用鸡巴捅捅啊」有人跟着附和,「下面两个眼儿,屁眼也能用!」男人们跟着发出猥琐的笑声,安可用力将窗子关上,慌张的拉上帘子,不小心揪掉了几个挂环,窗帘折下一小角,外面的阳光透进屋子,像砍刀一样割开昏暗,安可害怕极了,蜷缩在床角,生怕那几个登徒子破门进来。牙齿咬着拇指,过分的戒备让他的拇指被咬破了也没能察觉。
  萧远先回来的,身后跟着闫老师,闫老师不太死心,就想看一看安可的样貌,萧远甩也甩不掉,苦恼了一路,终于到了家「闫老师,我,我家很乱还没收拾,就不请你喝茶了」萧远把院门关紧,隔着木头门瓮声瓮气的讲。闫老师回一句没关系,轻踩了几下脚,假装已经离开。
  萧远抚抚胸口,用钥匙开了门,看着卧房门把手上的铁锁,「媳妇,你在里面没?」安可带着哭音的回「在了,你可以进来吗?」萧远心里慌慌的,安可好像哭了「媳妇,你哭了吗?受伤了吗?」赶紧问道。
  闫老师打远处瞧见萧城拎着农具回来,心想今年沈大娘西瓜的收成不怎么好吧,否则她这么疼爱萧家兄弟怎么能让萧城收完西瓜空手而归,这地方不宜久留,顺着院墙绕到房子后面,准备穿过荒地回家,却被吴超几个人拦住「哟,这不是闫老师么」吴超叼一根草棍痞气的打招呼,闫老师板着脸小声训斥「在人家墙根下站着干嘛,还不回家去!」
  吴超笑了笑,啐掉草棍,揽住闫老师的肩膀「您不也是想听那骚货叫床么,那晚您也听见了吧,那句——救命,不瞒您说,老弟这心哟……」其中一个小喽啰道「害,闫老师没操过人,他怎么知道啥叫叫床啊」,有人附和「怎么不知道,他爹干他媳妇时,他肯定听着了!」闫老师不举的事实被他们抛来耍去,气的直哆嗦,脸色酱猪肝似的。吴超见时机差不多了,赶紧说「闫老师,我这有一记妙药,能让您重振雄风,前提是,您得帮帮我们……」
  萧城一进家门,萧远就和他抱怨怎么把安可锁起来,他都被吓哭了,萧城寻思这事儿不对,那么大一人,又没什么疯病,怎么会因为自己在家吓哭了,把农具放下,趁萧远去做饭时,萧城拉过安可询问,安可支支吾吾的,萧城便上手去摸他身子「哪里不舒服吗?」安可扭来扭去,脚下一滑,居然栽进了萧城怀里,一时间二人的脸都涨得通红,萧城先反应回来,扶着安可站好,定要他说原因,安可这才磨磨唧唧的讲了下午被村痞子言语调戏的事。
  萧城知道那几人的作风,自己在众目睽睽下买走了安可,肯定是要承受村里长舌妇的「小喇叭」,那日吴超叫人贩子扒安可的裤子,萧城也是听到了,原先他和吴超有点过节,吴超总是欺负萧远,或者和他讲荤段子,萧城揍过几次吴超,有一次给他肋骨踹断了一根,吴超联合村干部,让萧城差点吃了官司,萧城自知家中无权无势的,所以只能忍气吞声,离他们远远的,这几条臭狗现在又盯上了安可。
  安可觉得握在腕子上的手力道加大,看出萧城暗暗愠气,不太自然的摸了摸他的大手「我…我不理他们就是…」萧城被安可温柔的安抚拽回神,咳嗽了一声,放开了安可,手脚同侧的走了几步「该吃饭了」。
  安可洗好澡进屋,就发现萧远脱得只剩内裤,坐在床上等他,安可明白他的意思,又站在门口不动弹,山里男人洗澡粗糙,又是夏天,大多都是穿着裤子在院里用凉水泼一泼,萧城和萧远也是,萧城进屋换掉湿裤子后,看见安可还拿着毛巾假装擦头发,萧远也好奇安可这是怎么了,萧城怕他是还想跑,不动声色的挪到门口,用身子拱了他一下「别挡道」安可看着一前一后两个裸男,看他们蜜色的皮肤和壮硕的肌肉,又低头捏了捏自己肚子上的小肥肉,真是不公平,都是带把儿的男人,凭啥自己就得长俩碍事的奶子,分开腿让他俩亵玩……

返回首页
返回首页
来顶一下
加入收藏
加入收藏
推荐资讯
栏目更新
栏目热门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