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收藏 | 设为首页 | 会员中心 | 我要投稿 | RSS
福书网
站内搜索: 高级搜索 如有淫秽信息或侵犯了您的版权请联系邮箱[email protected]删除

 

您当前的位置:首页 > 2020

深山──咕仔今晚要远航

时间:2020-09-16 15:42:04  作者:咕仔今晚要远航
  俩孩子都哭了,萧远手忙脚乱的带着孩子离开客厅,“你好好的,发什么脾气,我们去就是了,他一个小孩子什么也不懂”安可给萧城倒了一杯水,萧城没喝,揽了安可的腰,把头扎进他的腰腹,暗暗的愠气,安可看他硬茬短发里冒了两根白,“四十的人了,怎么还撒娇”拿他打趣,萧城五指收力,狠狠的掐安可的屁股肉,直到安可龇牙咧嘴的求饶才罢休,“不行,你得再给我生一个!”萧城突然说道,“生一个跟我同心的儿子!”
  安可笑他的异想天开,他月事不规律,怀双生胎对他的子宫已经是个很大的挑战,五年过去了,他们没有避孕却也没有喜讯,安可觉得自己毕生的“孕”气都用在双生胎身上了,嘴上却安抚“好好好,再给你生”,萧城听完脸色缓和“你双生胎可是在山里怀的,指不定咱那老屋旺人丁,你一去又给我怀个大宝”
  萧远按了葫芦起了瓢,偏偏他脾气好不忍心和孩子们生气,“可别哭了,再哭大马猴就来了,问,谁家小孩儿啊这么闹腾”这招对麦麦好使,对煜夏却是无济于事,他打着哭嗝的反驳没有大马猴,萧远任他们哭了一会儿,叹了口气“小时候我娘就是这么告诉我的……”萧远一边用手乖打着孩子的屁股,一边回想自己的童年。
  那会儿他脑子还好使,有好多玩伴,“我夏天跟着大城爸爸去河里捉鱼,好肥的鱼,比咱家那盘子都大,夜里我和大城爸爸睡不着,去捉萤火虫,放在布袋里,比你们那小夜灯可漂亮”他给孩子们描绘山村的日夜,说到后来的日子也止不住要落泪“后来爸爸发烧了,烧了好几天,脑子自那就迷迷糊糊,没人愿意和爸爸玩,只有二墩子,就是你们明宇哥……”煜夏伸手擦掉萧远腮边的泪珠,又想到自己对二墩子的偏见,咬着嘴唇不再作声。“可不许说山里不好,你爸爸们都在那长大的,你们没去过,那里好着呢!”萧远把嘴边的小手捉来吻了吻“可不许再和大城爸爸犟嘴了”
  萧城自夸驭夫有道,又讲萧远是教育奇才,把这一大俩小拐回了山,安可呸了声,说他是个不折不扣的人贩子,拐了人,还让人家生孩子,最后身心全丢。
  一家五口到了村口才发现不对劲,围了好多人,安可有点害怕,上一次被这么多人围观,还是他被闫老师和村痞子骗走,又被萧城救回来时。“啧”萧城把烟头朝窗外丢了,“肯定是大海哥搞的……”萧城见着红绸子上写的——欢迎企业家萧城携家属回村,还摆着各式各样的花篮,脸上挂不住,萧远还在一旁问“啥叫企业家?”,安可掩嘴笑“就是说你哥是个成功人士”,萧城脸更红了,一言不发的开车。
  下了车,村民们一拥而上,捧花的送花,举绶带的戴绶带,萧城让他们包装得甚是滑稽,安可和萧远抱着孩子,看他的手足无措的样子,笑的欢。萧城这也算是衣锦还乡了吧,从一开始人人嘲笑的穷小子,到现在办了厂子当厂长,安可感叹自己跟对了人。萧远也不嫉妒,反而激动的抹眼泪“没有人瞧不起我们了!”
  安可和萧远跟着萧城在人群的簇拥下进了村,他与铃铛擦肩而过,认出了彼此,安可一昂下巴尖,白了铃铛一眼,铃铛无奈的骂“这小双儿!”又不是亲他男人,亲他大伯哥还这么大劲头!
  麦麦进了老屋好奇的很,屋子很久没人住,却被打理的干干净净,麦麦撒了欢的在院子里跑,萧远跟着他给他讲“爸爸当初就在这编竹筐”他仿佛还能看到安可刚来时坐在门槛上发呆的影子,还有院里那根绳,总搭着一条床单,萧远拿起竹条给麦麦编了个小兔子,麦麦喜欢的不得了,拿过去给煜夏展示,煜夏也得了精神,缠着萧远要他编一个大恐龙给自己。
  二墩子知道他们来了,捧着西瓜进了院,放下西瓜就要带孩子们出去玩,“诶诶,你小子,拿个西瓜就要把我家双儿骗走啊”萧城调侃他,二墩子搔搔头,憨笑几声“等我以后挣钱了,我八抬大轿抬麦麦,金银珠宝给你们十足十的”说完就拉着两个孩子走“哥哥带你们去引蝴蝶!”安可不放心,“不要去塘边河口!”抻长了脖子就要跟去,萧远拍拍他的肩膀“二墩子知道的”
  萧城拿刀劈了西瓜,铲掉最上面的尖儿给安可“来,媳妇,最甜的给你”萧远转了一圈,在厨房住了脚,“好久没用柴火做饭啦!”兴致勃勃的再次举起了马勺。萧城看安可吃的满嘴西瓜汁,跨腿坐在他身边“好久没搁这老床上搞了,那钢丝床我都不敢使力气,咱努努力,再给我俩生个娃娃好不好?”萧城又打起了安可肚子的注意,安可也不是没这心思,把西瓜皮往远了一丢,“生不生得出又不是我做主”瓜吃的多了,肚子撑溜圆,安可拍拍肚皮“看你们的本事咯”
  二墩子给弟弟们用麦秆粘了白色的卷纸,迎风一吹好像白蛾子跟着飞,麦麦以为自己被骗了就说要彩色的蝴蝶,二墩子带着他们在田埂上跑,举起的麦秆旗招来了许多彩色的蝴蝶,蝴蝶蛾子这种动物视力不佳,错把飘动的白色卷纸当了配偶,争相追逐,麦麦一边跑一边兴奋的大喊大叫,摔倒了也不哭,扑扑膝盖站起来继续跑,二墩子头一次见他这么高兴,或许大山的孩子天性就热爱自然吧。
  煜夏觉得麦麦像个小疯子,乐的岔音儿了,他却玩了一会儿便觉得没意思,坐在石头上看绿色的田,石多多捧着荷叶朝他走过来,他又觉得石多多吵闹,稍微转身不打算理,可石多多越是不理就越来劲,把荷叶凑到他眼前“青蛙”,煜夏定睛一瞧吓的没坐稳,从石头上翻过去,着着实实摔了屁股蹲,石多多哈哈大笑,这一笑,荷叶上的小瓢虫和小青蛙便震落跳走,煜夏丢了面子,一脸的不愉,一边拍打身上的土,不敢和石多多对视,“你怕!”石多多笑话他,他就结巴着回嘴“才、才没有!”石多多笑的更欢了,像是要把肚皮笑破“胆小鬼!”煜夏不和他计较,一个人恨恨的要走回家“我、我才不是,我不要待在这破山沟了!我要回家!”
  石多多看他是真的生气了,小跑着拽他的衣角,煜夏一甩,石多多就摔了个大马趴,没哭,眼泪搁眼眶里打转儿,低头瞧破皮的膝盖,煜夏心有愧疚,转过身低着头道歉“对不起……摔、摔疼了……吧……”石多多顺势揽住他的脖子“走不了路,要抱!”,煜夏费力的抱起这个小胖子算是赔罪,却没看到小胖子含着泪花儿的笑。
  二墩子陪麦麦在田埂边摘草,麦麦觉得狗尾草都是漂亮的,攒了一大堆,二墩子暗想,麦麦除草肯定是一把好手,歪头看着他晒红的脸蛋发呆,“麦麦,热不热呀?”二墩子捡起草帽给麦麦遮阳,麦麦转过头灿烂的笑“明宇哥,这个草我们拿回去,我给你做菜,你当爸爸,你下班了,我给你做菜”麦麦沉迷办家家酒无法自拔,二墩子宠爱的笑笑“我是爸爸,谁是妈妈?”麦麦想了想,指了指自己的脸“我,我是”,二墩子明知这是孩童的玩笑,却还是止不住高兴,大着胆子问“麦麦,我可不可以亲亲你呀?”
  麦麦嗯了半天似是很为难,嗫嚅道“妈妈不让别人随便亲我……”幼儿园里有好多小朋友看麦麦漂亮,总是强吻,安可觉得这不是个事儿,就叫麦麦不能随便给别人亲,要拒绝。二墩子给麦麦画圈“可是我是随便的别人吗?我可是石明宇,麦麦是不是最喜欢明宇哥?”麦麦不假思索的点头“当然了!”二墩子又讲“哥哥就亲你的脸蛋,就一下!”麦麦成功上套儿,把脸凑过来,红扑扑的脸蛋像熟透的苹果,二墩子拱起嘴唇轻轻落了一吻。
  大铁锅大马勺,萧远用的得心应手,没一会儿饭就熟了,萧城开了酒等石大海夫妇来,安可站在院门口唤孩子们回家“吃饭咯!”萧城看着安可扒着院门的身影,心念当年娘也是这样呼唤贪玩的孩子们吧。
  他们踏出深山,又回归深山,生命在这座深山里轮回,无休止的蔓延,生生不息。
  完结啦!撒花花!思来想去还是把孩子们的故事放在番外了,每个cp都有几章,三个家长的故事就到这了,一些车也是放在番外讲吧。这是第一篇正式完结的文,好激动,感谢大家的一路追随,希望大家也多多支持番外哦(๑˃̵ᴗ˂̵)三个人的变化应该也能看得出来,萧城变得自信开朗了,萧远也不再那么幼稚,变得可靠稳重,能担起家庭的责任,安可则是从一开始的傲娇毒舌变得更成熟有韵味了(尽管还是个哭包)村里人也对萧家有了改观。一切向好!关于萧城想让安可怀第三个孩子的事,那就在番外讲咯!(多子多福嘛!)
 


返回首页
返回首页
来顶一下
加入收藏
加入收藏
推荐资讯
栏目更新
栏目热门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