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收藏 | 设为首页 | 会员中心 | 我要投稿 | RSS
福书网
站内搜索: 高级搜索 如有淫秽信息或侵犯了您的版权请联系邮箱[email protected]删除

 

您当前的位置:首页 > 2020

深山──咕仔今晚要远航

时间:2020-09-16 15:42:04  作者:咕仔今晚要远航

 

 
  文案
  小可爱被人贩子卖进山村,一对兄弟买了他
  原创小说 - BL - 中篇 - 完结
  HE - 双性 - 小甜饼 - 强弱
  NP
  被拐的双x大奶小美人—安可
  家里穷娶不上媳妇的萧城,萧远
  萧城(兄)老实忠厚,沉默寡言,思想传统的大狼狗
  萧远(弟)傻里傻气疼媳妇的小奶狗
  私设:社会存在一部分双x人,但是地位比较低,可孕可产奶
  是个小甜饼呀!
 
 
第1章 被拐
  拐卖人口和买卖人口是一样的违法行为!这里只是戏说!不要当真!
  小受能生孩子,但是不来例假,每个月都会有几天痛经(是的,就是肚子痛,剧情需要)
  本质是乡村爱情的小甜饼,乡土气息比较重,涉及兄弟俩带小美人一起快乐的剧情。
  安可被拐卖到这座深山时,已经气息奄奄了,多日的奔波让他身体几乎透支,本就是双性人的他买不上好价钱,放着大姑娘,谁会要一个不男不女的?村民们看着躺在席子上的安可发出嗤笑,村里的老光棍李老二动了心思,一听要5000块,嘬嘬牙花,「就这不男不女的身子还要这价嘞」人贩子带着安可走了三个村了,没人买,安可也禁不起折腾,气若游丝的躺在草席子上,有人嫌贵有人嫌身子骨瘦。村里的小痞子搁人群里喊一句「你把他裤头扒喽,给李老二看一眼不就成了!」人群开始起哄,都要人贩子扒安可的裤子。
  李老二正是这意思,他买不起,但他就想趁乱摸一把,这小美人长得俊,脸被人贩子擦的白净,眉目清浅,鼻子挺翘,关键是胸脯子上的那对乳,躺着还能鼓起一大块,想必也是肉感十足。人贩子怒喝了一声,跳脚骂那挑事的村痞子,走南闯北这么多年还能叫一个黄毛小子给唬住,村民见人贩子泼辣,都噤了声,动静大把河边洗衣服的女人们给扰出来,场面一时间很混乱,那些剽悍的女人揪了丈夫的耳朵骂骂咧咧的往家走。人贩子有点后悔,看客们都走了,谁来买安可?
  就在这时,一个沉稳的声音砸在人声鼎沸的村头「我买他」,一时间大家都不言语,转头看向说话的人,是萧城,这村的困难户,父母双亡,拉扯个头脑不机灵的傻弟弟萧远,饶是萧城剑眉星目,气宇不凡,村里的姑娘就是有意,也没有父母愿意把闺女嫁给他。
  萧城刚下山卖完蔬果回来,下了三轮摩托看过来,发现是卖媳妇,他脑子转了很多想法,弟弟不机灵,也没有姑娘愿意跟自己结婚一起照顾弟弟,要想给老萧家传宗接代,他或许可以买个媳妇,给弟弟和自己共用,这想法在炎炎夏日激起了萧城的一身冷汗,先说这贩卖人口是犯法的,被捉住可是大罪过,再说这小妮子愿不愿意给他们兄弟俩做共妻,萧城想把媳妇给萧远,爹娘临走时嘱咐自己要给小远找个媳妇照顾,萧城比弟弟大了12岁,万一以后走弟弟前头也有个人照顾,可他又怕萧远不行,不会房事,回头跟媳妇搞不下个一儿半女的,萧城死后怎么去和爹娘交代。
  最后萧城一咬牙一跺脚,决定买了这小美人。他人瘦小但是屁股大,应该是好生养的,双儿就双儿吧,没关系。人贩子一听眼睛都亮了,可把这赔钱货推出去了,赶紧凑到萧城跟前,谄媚的笑「小伙子,5000块」萧城点点头,示意人贩子把安可放到三轮上,跟自己回家去拿钱。
  「嘁,烧包,有钱买骚货,没钱给彩礼嘞」说话的人是呈叔,村里的渔夫,前两年他闺女死活要嫁萧城,一哭二闹三上吊的,呈叔没法子,只好同意,但是要三万彩礼,萧城本就不喜欢呈叔那女儿,长相丑陋干瘪不说,最喜欢嚼舌根,还跟村里好几个男的不清不楚。随即以彩礼太多拒绝了婚事,其实萧城手头有点钱,但也都是攒下来的辛苦钱,就是娶老婆用的,眼下也算是专款专用了。不理会村民们的窃窃私语,萧城推着三轮带人贩子回家取钱。
  进了院子,人贩子看院子里整齐的摆放着做农活的工具,还有些散落的竹条,一个男人坐在板凳上正在编竹筐,听到声音后回过头往门口望去。看见是萧城还很高兴,「哥,你回来了!」是萧远,眉目和萧城相似,只不过年轻些,柔和些,还带着点傻气,他也不是完全傻,就是人不机灵,一根筋,还不太认路。人贩子一看就明白了,应该是哥哥给傻弟弟买媳妇,朝萧远笑笑,不多说。
  萧城进屋数好了钱揣在兜里,端了一碗水出来,给人贩子「您歇歇脚」不提给钱的事,搬来一把凳子给人贩子「怎么称呼?」萧城留了心眼,想多看两眼这人贩子,知道她个代号也行,万一东窗事发,自己还能做个污点证人。「叫我刘姐」刘姐也是老滑头,能让萧城套了话?「兄弟你是不是还怀疑这小子啊,身子清白着嘞,我们那的婆子摸过,有那个膜,没人碰过,长得好,就是瘦点,家里在凉川那块,家里头没人,孤儿」刘姐想打消萧城的疑心。
  「咋这人迷糊着,不醒呢?」萧城怕买来个病秧子。
  就这光景萧远凑过去了,隔着衣服去戳安可的乳肉,是软的,他有时去村里教书先生闫老师那旁听识字,路过村里的小广场,有些小痞子会故意逗他,把萧远叫过来神秘兮兮的给他讲荤段子,说媳妇就要有奶子,像馒头一样,在胸口。萧远旁的记不住,光记住馒头了,他把手探进安可的衣服,抓了一把,是真的,他胸口有软肉,又大又滑溜,还有个凸起的小点,他抠了抠,安可被他的鲁莽给弄疼了,半眯着眼睛清醒了点,嘤咛了一声,带着哭音勾住了萧远的心思。「哥  ,媳妇哭呢」说这话时,萧远的手还在安可的衣服里。
  萧城走过去看人醒了点,抱起来喂了小半碗水,安可眨巴眨巴眼,啥都迷茫着不清楚,嘴里呜咽了几句,又合上眼睛。「兄弟啊,他没病,真的,就是最近路上周转的辛苦」人贩子嫌萧城磨叽,变了脸色「我说小兄弟,你们要是不买,别瞎摸好把,摸个指印子我卖谁去」剜了一眼萧远,萧远不明所以,转过头看萧城。
  萧城抿紧嘴巴想了一会儿,问萧远「喜欢吗?给你做媳妇要不要」萧远乐不得的,小美人长得温婉,声音跟小猫似的抓人,刚才一睁眼,那迷迷糊糊的样儿更怜人,「喜欢,我喜欢」萧城这才把钱给人贩子。
  安可再次醒来时已是转日黄昏,萧城给他喂了几顿肉粥,还去山下买了老母鸡炖汤给他喝。安可醒了浑身无力,勉强着撑起上半身,环顾这个凋零但整洁的村屋,他是个孤儿,还是个双性,被老家的哥嫂赶出来,到城里务工,听说招聘洗衣服的清洁员  ,他就去了,实际上是被拐卖了,应该有好多小女孩和自己一样,纷纷被卖掉了,只是人家是正儿八经的女人,到了一些镇子就被买走了,只有自己是个双儿,有人嫌不吉利,还有人说贵,辗转多次才来了这大山,安可也想过逃跑,一路来跑了不下十次,每一次都被抓住了暴打,到后来还不给他饭吃,这才变成现在这幅鬼样子。
  一个男人咬着苹果进屋,看见安可醒了,就扑过来,趴在床边,眼睛亮晶晶的闪着光「媳妇你醒啦!」安可失笑,原来是被卖给一个傻子了,不过这傻子样貌不错,眼睛很大,眼窝微微凹陷,身材瘦高挑,理一个圆寸,不是安可认知中的农民形象。
  这会儿门外又进来一个男人,看样子三十岁上下,和傻子长得很像,就是老气横秋的,沉着脸,安可害怕的往床里缩了缩身子,可这男人的不悦并不是对安可,而是对傻子「小远,你别吓到他」斟酌了一会儿,转头对安可说「我叫萧城,这是我弟弟萧远,我俩买你做媳妇,你…你就安心在这过日子吧……」脸上飞过一团红霞,只不过他脸庞黝黑,不那么明显。安可脸上的表情不置可否,难以琢磨出他的想法,好久才反应过来,说了句「给…给你们俩?」话停眼泪就落下来了。萧远一看见安可哭,整个人都焦躁起来,扯了袖子想给安可去擦,可是安可一撇头躲过去了,「媳妇你别哭,我会疼你的,你别哭」
  萧城的脸色也不太好看,张嘴想说些硬话,又怕这小娇人更难过了,「我们会好好对你的,你是我们买来的媳妇,好好养身子,我家虽说不是什么富裕人家,可是也是实心过日子的人」临末,他又补上一句「我们不会欺负你的,你别怕。」萧远从屋外拿进来一个苹果,塞进安可手里「媳妇,吃苹果,鸡汤一会儿就好」
  安可听到鸡汤还有点诧异,这样穷的人家居然还给自己熬鸡汤?抬眼看看面前的兄弟俩,咬着唇点了点头,拿起苹果小口咬了一下,萧远这下子高兴了,扯扯安可衣袖刚要说话,就被萧城拉了出去,快关门时,安可听见萧城小声说,「你得等他身子好了才能碰他」
  安可脸颊一红,心里五味杂陈。
 
 
第2章 哭求
  安可觉得自己是一头待宰的羔羊,萧家兄弟把他照顾的很好,荤素搭配,他起初身子无力,所以也没法洗澡,安可都能闻到自己身上的馊味了,可是萧远不介意,他平日不出家门,只坐在院子里编竹筐,时不时会进来和安可没话找话。
  安可虽说也是农村人,但他们那离大城市近,一点也不闭塞,甚至比一些镇还要发达。安可问萧远有没有见过自己的手机,萧远对这个名词陌生的很,问他是不是还要吃鸡。安可无奈,笑自己天真,估计重要的东西都在他大哥手里了。
  村子里年纪大不方便下山的农户,会把农副产品卖给萧城,萧城每天都会骑着三轮摩托到山下赶集。今天时间富裕,便有机会多聊两句,闫五叔本来是村里威望很高的一户,年轻时上过私塾,认得字,闫老师就是他儿子,闫老师天生不举,闫五叔想着不能让闫家绝后,就买了个媳妇,名义上是给闫老师,实际上是闫五叔和媳妇苟合,生了个小胖小子,说是闫老师的种,可这小媳妇趁乱逃跑时满世界哭诉这点事,跑是没跑成,闫五家也成了村里人谈不厌的话题。
  闫五叔听说萧城也买了媳妇,像是找到了同盟军,拉着萧城嘱咐,「可要看好了啊,这城里媳妇都精着呢,你留他和小远在家,小心人去财空。」萧城起初倒是没想过这一点,本来不想和闫家多交往,可也不知怎的,萧城就驻了脚,又听闫五叔说「你听我的,给他裤子扒了,关在屋里,等到啥时候生了娃,就好了」
  安可已经可以下床走动了,坐在外屋门槛上晒着太阳发呆,他身上穿的还是那日来的破衣裳,有人路过院子门口和萧远打招呼,萧远憨笑了几声回应他们「我媳妇」满世界炫耀,哪家不正经的小子问了句「钻被窝了没?」周围的妇女都笑,萧远也跟着笑「哥说得等他身子好了」那些目光落在安可身上,玩味的,嘲笑的,调戏的,安可眼睛一红,扭身进了屋子。
  午饭萧远叫他,安可也不理,一个人躺在床上不说话,萧远看着那幽怨的背影,不知道安可怎么了,爬上床,攀着安可的肩膀问「媳妇你怎么了?」安可想说,谁是你媳妇,可又觉得自己和一个傻子较什么劲,扭了扭身子往床里面扎。「媳妇你哪不舒服啊?」萧远有点害怕,掐掐安可的胳膊,希望他能回应一下,可是安可咬紧嘴唇就是不说话。
  萧远慌了,跑出屋子拿座机给萧城打电话,「六婶,我是大远,我找我哥,麻烦叫他接一下,急事」萧远冷汗直流,电话筒握的紧紧的,手上的青筋凸起,那边过了十多分钟,才有人说话「怎么了小远」萧远声音哆嗦着带着哭腔回答「哥,媳妇不吃饭,躺在床上,不理我」
  萧城大概知道安可是犯脾气了,想起早上闫五叔嘱咐他的话——买来的媳妇可不能太惯着。「也许是困了,你别和他说话了,你看好他就行,别瞎碰他」有了萧城的话,萧远像是吃了定心丸,哦了一声挂断了电话,捧着饭碗坐在卧房门口,瞄一眼安可,再扒拉两口饭。
  天摸黑萧城才回家,今天卖了蔬果后,正巧赶上一家人卸货,人手不够,萧城挣了个外块,心想着安可娇气,他那脸被山上的风吹了几天都皴裂了,给他买了点女人用的擦脸霜,还有几件内衣,他胸大,就算听了闫五叔的话不给他裤子穿,胸罩内裤总还是要有的吧。
  安可饿得前心贴后背,迷迷糊糊的躺在床上,被萧城从床上提起来时,一时间没反应过来,萧远反思了一下午,不知道哪里惹到他不高兴了,看着萧城把人抱起来,按到饭桌前的椅子上,萧远都不敢说话,他觉得安可不喜欢他,甚至是讨厌他。
  「吃饭」萧城盛了两碗面条,递给安可一碗,自顾自的捧着另一碗闷头吃,安可感受到不远处萧远的目光,厌恶的不行,一开始只觉得他傻,今天听了他和邻居们的对白,他觉得这傻子不知道廉耻,兄弟俩给自己吃肉喝鸡汤也无非是为了早点和他上床。
  安可开始绝食,盯着那碗面条发愣,萧远在一旁干着急,结结巴巴说「哥,面,面条好吃吧?」萧城沉声说了句「挺好吃的」,萧远咧出一抹憨厚又窘迫的笑「好吃的」这话是对安可说的,安可看着碗里乌涂涂的面条,萧城把肉丁都给了自己,自己还在这发脾气确实有点不对,可是一想到他们只是为了和自己做那事,心里难过的不行,噗通一声跪到地上,萧城没反应过来时,安可已经磕了两个头了。
  「大哥,我求求你了,你放我回家吧,你们买我的钱我可以给你,还可以给你补偿,我求求你了」安可的额头粘了灰,磕的用力,灰扑扑的发红。萧城把碗一撂,制止住想要上前搀扶安可的萧远,把人提起来,掐着他肩膀说道「你是我们萧家的媳妇,这就是你的家,你要回哪去?」听了这话,安可神色凄然,哆嗦着说「大哥,我,我也是被人坑了的,求求你看我可怜……」萧城重新把人按到椅子上,指着面条说道「快点吃,吃完了我们得验验身」直接给安可判了死刑。
  安可恸哭惊扰了左邻四舍,趴在桌上嚎啕大哭,他从小命苦,没了父母跟着哥嫂受尽委屈,被赶出家门后,刚来到城里就被人拐卖,他不明白为什么自己的人生要如此凄惨,被拐进这深山,还要给俩人当共用的媳妇,这等羞辱让他难以承受。
  他不吃饭就休想从这饭堂离开,萧城坐在旁边等着他哭完,萧远把面条热了一次又一次,最后忍不住说「媳妇,你别哭了,我会对你好的」手刚搭上安可的肩膀,就被他甩开「别碰我!我不给傻子当媳妇」萧远脸上拂过一丝难过,坐在旁边犟嘴「我不傻,我识得字,能读书,我以后给你读好不好?」萧城打断他「小远,去把洗澡水烧了,一会儿洗身子」
  待萧远离开,安可也哭够了,饿的两眼发黑,往嘴里塞了两口面条,萧城叹了口气「你怎么能说小远是傻子呢,我们俩待你不好吗?」安可嚼着面条冷笑一声「不就是想和我做那事么!」萧城皱着眉,拿他没办法,「那生娃,传宗接代是天经地义的事……再说了,我们虽不会给你大富大贵,但也是真心实意过日子」安可饿急了,三口两口就吃完了面,翻了个白眼反唇相讥「这就是你们买卖人口的理由吗?」萧城被戳到了软肋,小声说「我们不买也自会有人买,再卖不出去,人贩子就会送到窑子里……哪个结局会比现在更好呢……」
  安可同意他的话,可他依旧抱有一丝幻想,要是万一被卖给别人,那人心地好会放了他呢……可又一想,这深山里温饱是头等大事,谁会有闲心做慈善家?要是卖给老光棍或者奇怪的人,那更是生不如死,至少萧家兄弟相貌堂堂,对自己还很好,这真的是被拐之后最好的几天了,安可被萧城劝服了几分,小声嗫嚅道「我说不过你」抬屁股就要回屋,萧城拉住他的胳膊,让他往萧城背回来的包里瞧「给你买了东西」

返回首页
返回首页
来顶一下
加入收藏
加入收藏
推荐资讯
栏目更新
栏目热门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