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收藏 | 设为首页 | 会员中心 | 我要投稿 | RSS
福书网
站内搜索: 高级搜索 如有淫秽信息或侵犯了您的版权请联系邮箱[email protected]删除

 

您当前的位置:首页 > 2020

黎明之时──唐泽泉

时间:2020-09-16 15:41:17  作者:唐泽泉
  下午黎烁不太睡得着,就窝在沙发里抱着电脑看教授传他的资料,做了一些笔记,乖乖等着向时陨带饭回来。
  但最后等来的是何述和叶尤真。
  “他好像临时有事,怕你等太久就让我们给你送来了。”叶尤真坐在沙发上,打开包装袋,是一盒蔬菜粥:“快吃吧。”
  “谢…咳咳、谢谢…”
  “大少爷怎么来亚联盟没几天就病成这磕碜样儿啊?水土不服啊?”何述看着形容憔悴的黎烁,忍不住调笑道。
  “可能你们亚联盟空气不大好。”黎烁白他一眼:“要不要赞助你们几个空气净化设备啊?”
  何述嗤笑一声:“亚联盟这玩意儿多了去了。”
  “那肯定偷工减料了。”黎烁舀了口蔬菜粥,觉得这粥肯定也偷工减料了,跟向时陨褒的没法比。
  “你要这么说我可就不答应了啊,亚联盟的空气净化设备不还是从你们那进口的吗?”
  叶尤真突然开口:“烁,你家里是空气净化公司吗?”
  黎烁呆愣了片刻,何述替他回答了:“可不是,阿斯兰德最大的空气净化公司,他家比咱们学校两个训练场加起来还大。”
  何述还真把他家给说小了,光是王城那个玫瑰庄园就比一个训练场大很多。
  “啊……好想去看看…”叶尤真眼里透漏出憧憬。
  黎烁干笑两声:“有机会、有机会一定带你去。”
  何述和叶尤真走后,黎烁又勉强塞了几口粥,便放下没再动了。天边绚烂的色彩慢慢消散去,月亮悄悄跳出来,黎烁起身打开了客厅的灯,又抱着膝盖看了会儿电视,向时陨依然没有回来。
  黎烁正关了电视要拿起电脑继续看时,耳朵就捕捉到门外的脚步声,本以为是向时陨,但紧接着却响起了敲门声。
  向时陨是不大可能会忘带门卡的,黎烁心里嘀咕着,起身开了门。
  是池骋,和一只猎隼。
  原本躺在沙发上伸懒腰的皮斯可嗅到了猛禽的气息,打了个激灵直起身,看到来人又有些害怕地躲在抱枕后面。
  黎烁哑着嗓子开口:“有事吗?”
  “今天的训练你没来,听说你生病了,我有些担心。”他的神情看上去确实很有些担忧。
  “没什么大事。”黎烁强打起精神:“休息一天好的差不多了。”
  “你看上去可不太好,吃药了吗?”
  黎烁点点头。
  “那就好。”池骋又拿出一个蓝色的保温杯,“喝了这个嗓子会好一些。”
  “谢谢。”黎烁顿了顿,接了过来。
  他短暂地触到了池骋的手指,是温热的,不像向时陨一样没有温度。
  然后他又出神地想着向时陨的眼神也一样没有温度,但却很希望自己能看到那双眼睛终于有了温度的模样,又很快觉得这个想法莫名其妙又有些可笑。
  池骋的话把他逐渐飘远的思绪瞬间拉了回来:“奇卡想认识你的超越者。”
  黎烁花了一些时间去接受他话里的信息量,然后缓慢地回头看了看皮斯可,那只猎隼已经飞到了沙发扶手上展开右翼:“我叫奇卡。”
  皮斯可在克罗卡斯出生,也在克罗卡斯长大,记忆中见过的唯一一个超越者就是王城花园里那棵在PRISM实验事故发生时就被波及、折射了人类基因的大榕树,皮斯可经常和它聊天,但榕树年长又深沉,说的话总是让它摸不着头脑,而黎烁却能和它聊很久。
  猎隼看上去凶猛又充满攻击性,但嗓音却醇厚温和,不知怎的,皮斯可不再感到害怕了。
  它愣愣地伸出爪子,轻轻搭在猎隼的羽翼上:“皮斯可。”
  向时陨在餐厅转了一圈,没有看到黎烁喜欢吃的东西,打算回去给他煮面时,就收到了迪西诺的视频通话。
  迪西诺是组织几年前收入麾下的主攻基因遗传方面的生物学家,这几年来一直在组织的研究基地做事。
  与迪西诺的谈话并不愉快。
  “潘撒·利拉最近似乎被莱文·西森请去做了什么研究,我要你去那头小豹子那里看看有没有西森传给他的研究内容。”
  “这可不在组织给我的任务范围内。”向时陨冷冷道,如果可以,他连组织原本的任务都不想完成。
  迪西诺耸耸肩:“抱歉,组织已经批准了这项任务。另外,这项研究很可能与PRISM有关。棘狼,你最好搞清楚你来乔森的目的。”
  “仅此一次。”
  向时陨回公寓楼的脚步有些急,转过楼梯口就看到那只金雕Alpha站在宿舍门外,他看不见门内的状况,但那只金雕温柔缱绻的目光一定正投向那只小豹子。
  向时陨本就沉闷的心情愈发晦暗,加快了脚步,直直走到池骋面前,与他短暂地对视,又把目光转向了依然不好好扣扣子的黎烁。
  “回来啦!”
  池骋觉得黎烁看到向时陨时有明显的愉悦,他金色的眼瞳中多了几个明亮的光点,虎牙露出了个尖尖的角,尾巴也翘起来左右摇晃着,像看到鳕鱼罐头的猫咪。
  向时陨没说话,绕过池骋走进了宿舍。
  “我先走了,你好好休息。”池骋转身离开,身后传来不轻不重的关门声。
  就在那一瞬间,池骋突然觉得那扇门仿佛一道屏障,隔开了他和黎烁,同时也把向时陨和黎烁困在了一起。
  作者有话说:
  感谢阅读。
 
 
第8章 冰糖雪梨
  向时陨合上了门,转身看着黎烁,突然伸出手,扣上了他睡衣的扣子:“小心着凉。”
  他冰冷的指尖掠过胸口时,黎烁忍不住微微缩了一下,但没躲开。
  向时陨很快收回了手,又瞥了眼茶几上吃了没几口的粥:“吃不下么?我给你煮面。”
  黎烁仍然呆愣着,回过神来时向时陨已经进厨房了。
  他坐在餐桌前吃面的时候,向时陨在浴室里洗澡。
  吃完面,他又打开了池骋送来的保温杯,是温热的冰糖雪梨汁。
  尽管他实在不喜欢吃很甜的东西,但毕竟是别人送来的,也希望自己的嗓子能好得快些,还是喝掉了。
  黎烁觉得池骋很好,在训练场上沉着稳重又利落干净;在场外也足够温柔体贴,能给人足够的安全感。
  但除此以外,他对池骋没有生出其他的什么感觉。
  就像那杯冰糖雪梨汁,心里清楚它是好的、合适自己的,但就是不对胃口。
  向时陨洗澡很快,黎烁正在厨房洗碗时向时陨就出来了。
  他走进厨房,觉得黎烁似乎比上次洗碗时要上手一些,但也不甚熟练。
  “我来吧。”
  “不用。”黎烁回头笑。
  向时陨也没再争,抱着手臂靠在橱柜边看着他洗,仿佛监督学生做作业的班主任。
  察觉到向时陨的目光,黎烁的动作变得有些卡壳,但即便磕磕绊绊,也还是很快洗完了。
  两人刚走出厨房,放在餐桌上的两个手机就同时响了起来。
  黎烁抽了张纸擦干手,拿起手机,是他与向时陨、何述、叶尤真的四人群聊的消息提醒。
  何述转发了一条“乔森bot”的微博。
  “乔森bot”是乔森校内学生自发开办的非官方微博号,学生们可以自由投稿,管理者选择一些发出,很多事情官方公众号不会涉及,但学生们却很感兴趣。
  乔森作为亚联盟首屈一指的大学,不少战功赫赫的军官、成果丰硕的科学家、以及许多优秀的军医和战地记者都毕业于此。
  外界对乔森的学习环境和学员的日常生活都颇有些好奇,这个微博号运营短短两年,粉丝人数就达到了30万,而在这之中乔森的学生只占到很小一部分。
  何述又发来一条消息,还特意@了黎烁:“你可以啊,这才开学几天就有情况了?”
  黎烁有些莫名其妙地点开那条微博,最先看见的是九张高清大图,黄昏的银杏大道上,池骋和他同撑一把伞,不仅把伞都全部倾向他那边,还展开巨大的翅膀拢着他,眼神温柔又深情。
  黎烁的第一想法是这照片虽然把自己拍丑了许多,倒还挺像那么回事儿。
  文案也颇有些浮夸:“在校学生投稿:黑猫小美人和男友力爆棚的金雕,伞全歪到一边不说还展开翅膀搂得严严实实。这是什么神仙爱情!!!我酸了你们呢?”
  看到“黑猫”两个字,黎烁嘴角一抽,正要评论,顺便为他与池骋纯洁的友谊辩解一下,却发现热评里已经有人替他说了。
  “知情人来说一下,那是美洲豹,不是猫咪。”
  “这头美洲豹在模拟对战里打败了九个Alpha,可不是什么温柔小美人。”
  “小声说一句…我在餐厅看到他差点弄死一个鳄鱼alpha。”
  “不要断章取义好吗?是那只鳄鱼先摸他屁股的。”
  “真是老虎屁股摸不得…”
  “温柔小美人有什么好的,这种战斗力爆棚的才有魅力吧…”
  “他们也太般配了…像从漫画里走出来的…”
  “那只金雕也太宠了吧…还长得那么帅,我酸了…”
  “这颜值真是绝了,民政局我搬过来了,请你们原地结婚!!!”
  “我怎么记得这头小豹子之前经常和一头开普狮走在一起?这么快就换对象了吗?”
  “金雕和小豹子是不是一对我不知道,但那头狮子天天追一只小蝴蝶后头跑,和小豹子只是朋友。”
  黎烁翻着评论,五官都皱到了一起。然后评论了一句:“我们只是朋友。”
  本想开口吐槽一下,抬眼却瞥见向时陨阴沉的脸色。
  准确地说,向时陨依然是面无表情的,只是下颌线绷得更紧了些,倒映着手机屏幕的、幽绿色的瞳孔里也终于有了情绪——不满。
  黎烁堵在喉头的话没说出口,只恍惚地看着向时陨。
  向时陨察觉到他的目光,缓缓抬起头,同时也恢复了一如往常的神情,让黎烁怀疑刚才只是错觉。
  向时陨看着他:“池骋?”
  黎烁没有说话,愣愣地摇头。
  向时陨也沉默着。
  黎烁顿了顿,说出来的话有些结巴:“那天…下雨了,我、我没带伞,恰好碰上了,就、就一起回来了。”
  “看得出来他很喜欢你。”向时陨勾起唇角,又自顾自地开口道:“他很不错,可以考虑一下。“
  黎烁怔了片刻,突然颓丧地垂下耳朵,?睫毛遮住了眼睛,看上去有些委屈。
  如果让他考虑一下的是何述、或是叶尤真,他大抵会一笑置之。
  此刻他却很难说清楚自己在沮丧什么。
  但很快,黎烁就又弯起了眼睛笑:“我正在考虑呢。”
  黎烁紧紧地、目不转睛地凝视着向时陨的眼睛,企图从那深不见底的墨绿色潭水里挖出一些蛛丝马迹的情绪。
  但是没有。
  向时陨微微颔首,依然得体地笑着,让人挑不出错。
  第二天早晨起来黎烁觉得自己好了很多,体温也已经恢复了正常,吃过早餐后就和向时陨一起出门了。
  而皮斯可和奇卡一起飞去了琉里雪山,要去看山顶盛开的雪草兰。
  走出宿舍门时何述和叶尤真也刚从宿舍出来,一见到黎烁何述就立马迎上来:“你跟池骋真没事啊?”
  黎烁撇撇嘴,很干脆地说:“真没事。”
  “切,没劲,我跟尤真还打赌来着。”
  叶尤真过来拉着黎烁,小声问道:“是不是他在追你啊?”
  黎烁眨了眨眼睛:“他没这么说…”
  叶尤真笑:“可能他只是想给你一些时间,但喜欢是藏不住的。”
  黎烁不想再谈论这个话题,瞥了眼向时陨身旁的何述,把话头引到了叶尤真身上:“你呢?全校都知道那头蠢狮子天天追你屁股后面跑。”
  叶尤真的笑僵了僵:“人家可没天天追着我跑,昨天跟新闻部的百灵鸟聊得可开心了。”
  “怎么,吃醋了?”
  “才没有。”叶尤真气鼓鼓地扭头,不想搭理黎烁。
  黎烁觉得叶尤真生气的样子着实可爱,想着什么时候去点拨点拨何述,让他跟其他的omega保持点儿距离。
  公寓楼下停着几张不该出现在这里的车,一对衣着光鲜的夫妇站在车旁与公寓管理员谈话,看上去并不很愉快。
  何述转过头来:“听说了吗?咱们楼一只穿山甲omega昨天晚上没回来,也联系不上。”
  黎烁摇了摇头,又看向那边,那对夫妇神情憔悴又惘然,像是彻夜未眠。
  上完下午的机甲理论课,吃过晚饭之后黎烁去了趟科研部,昨天在宿舍休息的时候仔细看了一下目前研究需要攻克的难题,有些意见想跟谈以薇交流一下。
  而向时陨很快回到了宿舍,锁上了宿舍门和窗子,用扫描仪确认没有任何监控设备之后才走进了黎烁的房间。
  房间是可以上锁的,但黎烁没有,甚至连电脑都明晃晃放在书桌上。
  向时陨有些诧异,自己的房间不仅每次出门都会锁,放电脑和另一部手机的抽屉也是上了指纹锁的。
  但很快他就明白了原因。
  黎烁的电脑里所有文档都加了密——破解这个密文要比开一个普通的门锁或是指纹锁难上数倍。
  而向时陨不知道破解这第一层加密算法之后还会不会有第二层、第三层。
  向时陨突然想起来黎烁资料中所写的:“17岁时在数学年刊上发表文章‘现有加密算法的安全性评价’。”
  文档不破译就无法导出,而在没有密钥也不清楚加密算法的情况下,就算向时陨不眠不休地坐在电脑前面破译,也需要整整一个星期的时间。

返回首页
返回首页
来顶一下
加入收藏
加入收藏
推荐资讯
栏目更新
栏目热门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