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收藏 | 设为首页 | 会员中心 | 我要投稿 | RSS
福书网
站内搜索: 高级搜索 如有淫秽信息或侵犯了您的版权请联系邮箱[email protected]删除

 

您当前的位置:首页 > 2020

黎明之时──唐泽泉

时间:2020-09-16 15:41:17  作者:唐泽泉
  为了一年一度的开学典礼,罗格在百忙之中抽了个空向新生致辞。
  罗格对于亚联盟甚至是全世界的很多年轻人来说是如同海上灯塔一般的存在,仰望他,崇拜他,以能与他达到同一高度为目标。
  能见到他,学员们都很激动,黎烁还听到不远处的一个角羚新人类说小时候罗格上将将他从狩猎组织手里救了出来,而他来到乔森就是想要成为罗格上将那样的人。
  这也是黎烁第一次见到罗格上将本人,四十多岁的他依然挺拔精干,五官深邃立体,利落的银色短发压在军帽里,结实的身材恰到好处地撑起一身挺括的军装。他温和地笑着念稿,眉宇之间却仍有些冷峻。
  不知怎的,黎烁突然觉得罗格上将给他的感觉有些熟悉,但很快又觉得只不过是与自己在新闻中看到的视频或照片重叠了。
  罗格上将致辞结束后就匆匆离去,他虽然挂名校长,但其实并不能抽出很多时间来处理学校的事务。乔森平时大多是副校长谈以安在管理。
  开学典礼结束后,教员带学生们参观校园。参观到模拟训练场时,何述突然急匆匆地跑来找黎烁,说是叶尤真被教务处的人带走了。
  黎烁和何述两人赶到教务处时,只见到昨晚的那群花蝴蝶七嘴八舌地说他们只是与叶尤真玩闹,叶尤真却动手打人,还挽起衣袖裤脚翻出自己那点再不赶紧来就快愈合了的擦伤。
  乔森很重视校园内的打架斗殴事件,乔森有很多学员家里都有头有脸,而一些军部的学员攻击力强,下手没轻没重,万一学员出了什么问题,校方很难处理。
  而一脸不耐的叶尤真并没有为自己解释:“我昨天说的话你当耳旁风了是吧?我看你就是欠揍——”说着就撸起袖子要上去揍人。
  黎烁看得急躁,正想上前去为他辩解,何述就先他一步冲了上去拉住了叶尤真:“我看到了,是他们先对叶尤真动手,叶尤真才还手的。”
  “我也看到了。”黎烁也开口。
  教务主任点了点头,那只蓝闪蝶还想说些什么,黎烁一记眼刀甩过去,就立马讪讪地闭上了嘴。
  几只蝴蝶被批评教育了一通,走出教务处时又收到了何述的口头警告,亮出的尖利犬齿颇有威慑力——即便在新人类中,狮子这类猛兽新人类也是处于食物链顶端的。
  叶尤真向何述和黎烁道了谢,又主动与黎烁握手:“你好,我叫叶尤真。”
  omega作为比较弱的一类,在战斗中也存在很多劣势。但乔森并不排斥omega学生,只要能通过入学考试,就有资格进乔森。但即便如此,乔森的omega还是远比Alpha和Beta要少得多。
  黎烁伸出手,觉得与叶尤真一见如故,“黎烁。”他勾唇微笑,露出尖尖的虎牙。
  叶尤真对黎烁要比面对何述时活放一些,精巧的五官也生动了起来,他看着黎烁,很大方地夸赞:“你真漂亮。”
  “你也是。”黎烁弯起眼睛笑。
  从小到大有很多人变着花样夸他好看,他耳朵都快听出了茧,但叶尤真简简单单的一句话却莫名让他舒心。
  “谢谢。”叶尤真眨了眨眼睛,又有些踌躇地开口:“我…可以摸摸你的耳朵吗?”
  黎烁愣了愣,点头道:当然。”
  叶尤真伸手,食指轻轻搭在他的耳朵上,黑色的绒毛触感光滑又细腻,胜过那些价值连城的皮草。
  黎烁的耳朵有些敏感,轻轻掸了掸,叶尤真也很快收回了手,又扬起唇角,像是真的很开心满足。
  何述忍不住插话道:“摸够了吗?没摸够可以摸我的,免费。”
  叶尤真瞥他一眼:“不用。”语气十分淡漠。
  何述讨了个没趣,抓起皮斯可一顿猛吸,排解心头的愤懑。
  两人相谈甚欢,一旁的何述仿佛变成了空气,良久,看了看表,才出声打断:“两位,去吃饭吗?”
  黎烁与叶尤真从omega无法隐藏本体体征的烦恼聊到令人讨厌的Alpha们,又从某位天籁之音的夜莺歌手聊到玫普利帝国的野蛮行径,才终于在何述开口时想起了吃饭这件事。
  三个人找到了一个坐落在穿过乔森的雾升河边的餐厅,黎烁端着一碗面找座位时看到了独自一人坐在露天阳台位置的向时陨。
  “可以坐这里吧?”
  向时陨抬眼看他,没有多余的表情:“嗯。”
  没一会儿何述和叶尤真也端着盘子走过来,大家都是军部的,又住在隔壁,黎烁便也跟他们介绍了向时陨。
  拾起筷子吸溜了一口面,黎烁脸上的表情逐渐变得有些难看,咀嚼的动作也有些停滞,虽然比起昨天的饭菜勉强能入口,但味道也实在是不尽如人意。
  他开始思考是不是自己太挑剔了,想了想又觉得不是那样的。因为面条本应该是一种很容易做得好吃的食物。
  比如向时陨随随便便煮的面就很轻易地抓住了他的胃。
  “吃不下的话,回去我再给你煮面。”向时陨低着头,突然冒出一句淡淡的话。
  黎烁愣了片刻才反应过来向时陨是在与自己说话:“不、不用麻烦。”
  说完像是觉得不够,又强迫着自己塞了两口面:“能吃的。”
  叶尤真觉得黎烁和向时陨的相处方式很有些奇怪,向时陨像一个明明没有心却被强迫着做出生硬模样的提线木偶,而黎烁似乎也不大能适应向时陨古怪的温柔,不动声色地推拒着。
  叶尤真开口:“我那里有一些零食,你想吃的话来找我拿。”
  黎烁点点头,卫衣帽子里的皮斯可却突然钻出来:“有小鱼干吗???”
  叶尤真愣愣地看着这只会说话的黑猫,而黎烁缓缓地转过头,瞪着皮斯可恨不得把它生吞活剥。
  向时陨也装作有些惊讶的样子,看着黎烁。
  超越者大多分布在古老的菲尔迦王国。在那里,超越者与人类和平共处,而菲尔迦王国的国王就是一只婆罗洲红毛猩猩超越者。
  在其他国家,超越者则大多是贵族的宠物,在玫普利帝国甚至沦为杀戮机器,而流浪的超越者又受到狩猎组织的青睐。因此超越者们大多更愿意逃到菲尔迦王国,在其他地方,普通人大概只能在电视上看到超越者。
  黎烁不希望别人知道皮斯可的身份,暴露在危险之中。在来联盟之前对它千叮咛万嘱咐,可刚到亚联邦第一天就被何述闻了出来,于是黎烁立刻给皮斯可注射了收敛气味的抑制剂,避免被向时陨的狗鼻子嗅到。
  但现在也无济于事了。
  叶尤真愣了半天,指着皮斯可:“它、它刚刚是说话了吗?”
  皮斯可连忙回答:“没有,你听错了。”
  “……”黎烁眉角抽了抽,觉得自己就应该把这只蠢猫的嘴缝上。
  作者有话说:
  #皮斯可 猪队友#
 
 
第4章 热牛奶
  这天晚上向时陨回到宿舍时黎烁刚刚洗完澡走出浴室。
  他身上浅灰色的睡衣有些大,长长的袖子遮住了手,头顶盖着一块毛巾,但很显然并没有认真擦,发梢滴下来的水把他身上的浅灰色家居服领口和后背的布料染成了深灰色。
  看到刚刚进门的向时陨,他勾唇笑,露出尖尖的虎牙:“你回来啦。”
  说着又抬手拽下头上的毛巾,使劲抖了抖耳朵,甩出一些水雾,在屋子里晕开了一阵淡淡的、像沾染着晨露的红玫瑰的香味。
  等到向时陨的目光从黎烁冒着水汽的耳朵移到那双蒙着雾的眼睛,再移到他很红的、像是刚刚被吻过的嘴唇和领口裸露的被热气蒸红的皮肤,最后终于收起来时,才想起来回话:“嗯。”
  向时陨觉得黎烁整个人仿佛蒙上了一层情欲色彩,但那含着水雾的金色眼眸中纯粹的清明让人无法去想更多。
  黎烁顿了顿,感觉他和向时陨的对话有些怪异的暧昧,但很快又觉得自己想多了。于是趿拉着翻毛拖鞋甩着空荡的袖子回了房间。
  给翻着肚皮躺在床上的皮斯可顺着毛,黎烁腾出一只手来按了通讯录里的“哥”。
  黎烁的哥哥潘撒·利帕也是一只美洲豹Alpha,虽然比黎烁大上好几岁,但两人感情很好。利帕很能干,年轻轻轻就已经为父亲分担了不少事务,是阿斯兰德的现任评议院院长。
  电话响了好几声才接通,那头有些嘈杂,利帕似乎跟那边的人说了什么才拿起电话:“利拉?”
  “哥。”尽管离家没几天,但黎烁第一次离家那么远,多少有些想家。拨电话时觉得自己似乎有很多想说,但真正听到哥哥的声音时又觉得那些琐碎的小事都不值一提。
  “一切都好吗?吃的习不习惯?那边气候怎么样?”
  平日里成熟稳重的哥哥这样无厘头地一连抛出三个问题,让黎烁有些凝噎,但还是一一回答了:“都好。习惯的。气候也好。”
  电话那头的利帕松了口气,“那就好。抱歉…最近有些忙,没给你打电话。有什么需要帮忙的就联系我。”
  “嗯。”黎烁仰躺在床上,望着窗外的星空:“会的。”
  尽管答应着他“会的”,但心里想的更多的是尽量自己解决就好。
  黎烁觉得自己也算是在严丝合缝的保护中长大的,既然现在有机会独自出来闯荡,就尽量学着独立一些。
  放下手机没多久,房间的门就被敲响了。
  向时陨站在外面,换上了宽松的家居服,单薄的面料勾勒出流畅匀称的肌肉轮廓。黎烁才看到他脖子上挂着的一条平时被衬衫领口遮住的黑色皮绳,吊坠垂到衣服里面,看不见模样。
  他口袋里的手机连着的耳机一只插在耳朵里,另一只吊在身前,手里端着一杯热牛奶。
  “我多热了一杯。”语调没有任何起伏。
  黎烁觉得向时陨的上半张脸和下半张脸仿佛是强行被拼接在一起的。他的瞳孔像墨绿色的深潭,冰冷刺骨又深不见底;但唇角又扬起一丝弧度,令人产生虚妄的错觉。
  黎烁愣了片刻才接过牛奶:“谢谢。”
  在阿斯兰德时黎烁有睡前喝热牛奶的习惯,但是到了这边之后懒得自己热,更不乐意洗杯子,本是打算丢掉这个习惯的。
  虽然觉得他“多热了一杯”的借口很有些拙劣,但黎烁并不抗拒他给的东西,不管是面条还是热牛奶。
  向时陨并没有离开,像是在等他喝,黎烁便就靠在门边喝,牛奶不烫也不凉,温度刚刚好。
  仰头喝牛奶时突然捕捉到向时陨耳机里漏出来的一阵熟悉的旋律,他开的声音不大,但猫科动物的耳朵很灵敏,听得很清楚。
  是亚联盟歌手NALA的歌。
  NALA是一个夜莺新人类,歌声空灵又纯净,穿透力很强。黎烁很喜欢他的歌,经常单曲循环,也看过几场他在阿斯兰德的巡回演唱会。
  “你也喜欢NALA?”黎烁喝完了牛奶,很快抬手擦掉了唇边半圈白色的奶渍。
  “嗯,喜欢的。”
  “好巧。”黎烁笑,向时陨觉得仿佛有星星从他眼底掉出来。
  向时陨也说:“好巧”,然后伸手拿过了他手中的杯子去了厨房,打断了黎烁对洗杯子是不是也要用洗洁精的思考。
  然后他又开始胡乱地想着向时陨转身的时候嘴角一定又立刻变得很平。
  在真正看到潘撒·利拉的个人资料之前,向时陨并未觉得组织给他的这第一个任务会是难以完成的,也并未真切地感受到他的任务对象是一个活生生的人。他爱吃各种各样的面条,晚上睡前喜欢喝热牛奶,喜欢听亚联盟歌手NALA的歌…而这些喜好,都将成为向时陨获取他信任的工具。
  第一次与黎烁见面时,向时陨没有想很多,只是觉得资料上的照片把他拍丑了。
  黎烁与他想象中不大一样,他本以为阿斯兰德年纪最小、最受宠爱的王子殿下潘撒·利拉会是高高在上又不可一世的,但他不是。
  有时向时陨觉得,即便没有自己这个别有目的的人带着任务接近黎烁,这头不谙世事的小豹子也很容易就会将自己暴露在危险之中。向时陨不否认他的战斗力很强,能力也很出众,可他对身边的人甚至不屑建立一道薄弱的防备,如果向时陨是组织的狩猎者,他大可以在昨晚的面里加点什么,在黎烁失去意识之后做什么都能神不知鬼不觉。
  因此向时陨又觉得黎烁很幸运,因为向时陨要的并不是他身上珍稀的美洲豹基因,相反,要完成任务,他必须保证黎烁活着。
  即便是痛苦地活着。
  开学第二天,乔森的新生们迎来了一年一度的群体模拟对战。
  乔森每一届新生入学时都会安排一场模拟的群体对战,学员每人可选择两种武器,进入模拟训练场的舱位后,影像就会被投射在虚拟场景中,尽管与现实对战还是有些差别,但也足够让教员了解学员的特质和能力了。
  群体对战中没有团队,最后一个留下的人就是赢家。
  在下午的模拟对战中,叶尤真被分到了第一批,黎烁被分到了第二批,而何述和向时陨被分到了第三批。
  进场之前,叶尤真在武器库里转了一圈,最后只选了一盒毒针。几个Alpha都投来嘲讽的目光,想着纤弱的小蝴蝶多半连枪都拿不动,更承不住强大的后坐力。
  第一批次的对战没什么看头,一群alpha看上去强壮又凶猛,却似乎不大懂得规划战略,电子屏幕上很快就有几个人的头像灰了下去,垂头丧气地出了舱。
  其他批次的人站在场边观看,黎烁也环抱着手臂认真关注着训练场内的战况,看到一半突然蹙眉:“叶尤真呢?”
  何述也睁大眼睛看了一圈,摇摇头,示意自己也没找到。
  这次模拟对战的场景是一片金色的树林,而叶尤真倚赖着自己酷似树叶的翅膀隐藏在茂盛的树林中,确实很难被发现。
  场内很快就只剩下了五个人,这时黎烁才看到树冠上蜷着的叶尤真,他扇动着翅膀,卷起一阵夹带着夜来香气息的强风,树叶簌簌作响,树木的枝干都被吹得有些弯曲。
  另外几个人被掀翻在地,同时吸入了大量会令人头晕目眩的香味,叶尤真甩出指间的毒针,几个alpha很快也宣告死亡。
  “真没用。”何述嗤笑一声。
  叶尤真飞在半空,已经被击败的人的影像在逐渐消失,但对战却没有结束。

返回首页
返回首页
来顶一下
加入收藏
加入收藏
推荐资讯
栏目更新
栏目热门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