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收藏 | 设为首页 | 会员中心 | 我要投稿 | RSS
福书网
站内搜索: 高级搜索 如有淫秽信息或侵犯了您的版权请联系邮箱[email protected]删除

 

您当前的位置:首页 > 2020

离婚冷静期【娱乐圈】──暮时杳杳

时间:2020-09-16 15:40:34  作者:暮时杳杳

 

 
  文案:
  秦离没想到自己参加个综艺,做个导师,还能碰上自己正在离婚的协议老公。
  三天前两人的协议到期,秦离原以为自己终于能摆脱已婚身份,结果新规出台,离婚要有一个月的冷静期。
  一个月就一个月吧,秦离没当回事,不就一个月吗?
  可是怎么感觉参加个综艺,前夫看自己的眼神有点不太对?
  三年前顾许晨一时兴起和秦离结了婚,三年里两人只见过一次面,还是签合同的时候。
  自己认真搞音乐,专注唱歌,对方专攻舞蹈,拿奖拿到手软。
  好不容易熬到了日子可以离婚了,还要冷静三十天?三十天就三十天吧,顾许晨觉得自己三年都等过来了,三十天算什么?
  签完协议顾许晨上了个综艺。
  一个月后匿名在某乎发问题:喜欢上前夫该怎么挽回?
  ——
  离婚冷静期里的真香定律;
  都是走实力派,别说偶像失格;
  同性可婚背景。
  顾攻秦受
  
 
 
第1章 第 1 章
  “最近没安排别的工作,只有一个综艺的导师,合同已经寄过来了,迟哥看过说没问题,定位也很适合你,舞蹈向的导师。”
  飞机上,唐唐拿着ipad正在絮絮念着最近的工作安排。
  旁边座位上是个男生,深棕色的半长头发,垂了一缕在眼罩上,唇微微抿着,唇角旁边有一颗小小的痣。
  秦离正在养神。他刚去英国参加了一个街舞比赛,一整周都没怎么好好休息,要不是前天收到了那条短信,他原本是打算调整两天再回国的。
  “就是这俩月得住那里,给导师们安排了宿舍,白天如果没有拍摄可以去其他通告,但是晚上得回去。”
  秦离还没听过这种说法,把眼罩掀起来一点,看了看唐唐,声音低低的,有点哑,“这是选秀综艺?选导师的吗?”
  唐唐摇了摇头,“节目组根据定位不同选了四位导师,合同内容大同小异,这么做可能是为了多拍点导师的镜头吧。”
  秦离把眼罩带好,偏着头假寐,“导师都有谁知道吗?”
  “已经定下来的是赵清林和尤寻,还有一位说正在磨,是位老牌歌手了,程欢。也快到签合同的阶段了。”
  “还有,离哥,回去那个封面也得拍了,钟祁那里还有个编舞也想让你去看看……”
  话还没说完,秦离已经捂上了他的嘴。
  “好,我知道了,现在让我睡一会好不好?”
  唐唐看着一脸疲惫的秦离睁大了眼睛拼命点头。
  旁边人默默地把眼罩带好,又给自己裹了条毯子,小声嘟囔,“所以说当明星有什么好,累得要死……”
  秦离平时很少流露出这种抱怨又疲惫的神情,唐唐知道他这几天确实累了,在记事本上标好了日期就没再说话。秦离感觉到身边安静下来,松了口气终于睡着了。
  秦离出国比赛时宣传做的不少,还有很多黑子等着他拿不到名次翻车,关注度很高。回国的消息经纪人也发过,因此来接机的人并不少。
  他还是像往常一样,冲着粉丝们鞠了一躬才一边和粉丝聊两句一边往机场外的房车上走。
  “啊!!!!哥哥!!!!看这里啊!!!”
  “凌凌你怎么又瘦了?!!!”
  “唐唐你好好看着他行不行!!!这两天都没吃饭吗?!!”
  秦离听见粉丝叫自己小名顿了一下,有点无奈的看着她们,手指在口罩上比了一下,等到粉丝们稍稍安静才张嘴,“有好好吃东西,瘦点跳舞好看,还有你们不许叫我小名了!”
  温和地声音在最后一句尾音才带了点凶,结果话音未落就听围栏外面叫声更大了。
  “好的凌凌!!”
  “知道了凌凌!!”
  秦离是真的觉得头大,自己之前参加综艺,最后一期有家人录制的视频,秦母一直叫他凌凌,在视频里自然而然的脱口而出,没想到就被粉丝记下来了。
  他倒不是排斥这个名字,只是有点难为情罢了。
  秦离的粉丝叫“梨汤”。最开始粉丝想的是“离糖”,可是想想又觉得离糖离糖,那不就是苦吗?
  后来秦离出道的综艺采访里,被问及最爱吃的东西,刚成年的秦离笑了笑,声音清亮,“梨汤”,迷倒了大批粉丝不说,还自己给自己想了个粉丝名。
  因为舞蹈功底确实好,长得帅身材又好,出道后他成为了众多舞蹈综艺的常驻嘉宾,这两年又经常参加各类比赛,身价也越来越高。
  坐上房车他才松了口气,揉了揉太阳穴闭目养神。
  穆迟一直在车里发消息,看见他上车才抬头,见他这个反应笑了笑,“累坏了吧?最近行程安排确实紧了一点,过几天就好了。”
  秦离看了他一下,温和地笑了笑,“还好。”
  穆迟和司机说了地址,又盯着手机回了条消息,“那个综艺唐唐和你说了吧?待会到家签个字就行了,明天给你放一天假,在家好好睡一觉,后天要去拍个封面,下周一综艺开始录制,要到场……我记得第一期有个首秀,你和程欢一组,还有个solo……”
  说着扭头看了一眼,发现秦离已经坐在沙发上睡着了。
  他看了唐唐一眼,唐唐拿了毯子给秦离盖好,又小声说道,“离哥这两天确实累了,连轴转了好几天,排练比赛拍的那么满,中间还去录了个mv。”
  穆迟点点头,“最近也就那一个综艺了,正好当休息了,他现在专业度够,粉丝量也不少,之前的综艺专业性都太强了,这种国民度高的正好。”
  唐唐点点头,“后天我再提醒他一下,迟哥你放心吧。”
  秦离现在住的地方是他去年买的房子,在御园,很多明星都在这里有房,主要是安保到位,狗仔只会在小区外面,更安全。
  “秦离?到了。”
  听到穆迟见他,秦离从梦境中醒来,“嗯,迟哥,你和唐唐先回去吧,后天早上来接我就行。”
  穆迟应了一声,又看了他一眼,“有什么事给我打电话?”
  秦离笑了笑,“没事,放心吧迟哥。”
  在单元门口看着两人开车走了,秦离才上了楼,他已经有一个月没回来了,但家里明显是有人来打扫过,连客厅的花都是新鲜的,一大束郁金香。
  他从花瓶里抽了几支出来,应该是今天刚放进来的,长茎笔直□□,花苞还没开全。
  秦离把分出来的花重新找了个花瓶装好,拿进了书房,又洗了个澡,躺在沙发上时还有点恍惚。
  他出道已经三年了。如果说刚出道时是因为迫不得已,现在他其实还算适应这份工作。
  想起穆迟临走时的嘱咐,秦离打开微博,发了张自拍上去,配了一个耶的表情包。
  粉丝们来的很快,没一会转发评论就破了万,除了各种尖叫就是在问他怎么又瘦了的。
  他挑了一个眼熟的大粉回复,“没瘦太多,比赛就是要瘦一点跳舞才好看的。”
  回完也没再看消息,把手机扔到一边准备再睡一觉。
  原本的打算是明天歇一天,但他还有事情要处理。
  想起那条短信,秦离有种隐秘的解脱感。
  门铃突然响了一下,秦离眯了眯眼睛,起身去开门,是穆迟。
  “迟哥,怎么了?”
  “合同忘记了,综艺的合同得签一下。”
  秦离想起飞机上唐唐说的那个综艺。
  “选秀的导师?舞担的?”
  “嗯,定位和你很搭,而且今年的设置不太一样,我看了节目安排,很有爆点。”
  秦离点点头,“得住那边是吗?”
  “对,那边要求的,放心,导师是单独的宿舍,大概率是两人一间,到时候抽签决定,反正都是男生,问题不大。”
  秦离想了想,这几个人跟自己倒都没什么交集,说不上熟也没得罪过谁,想着低头签了名。
  正事说完穆迟有些欲言又止。
  秦离知道他想说什么,笑了一下,“没事,迟哥,我又不是被人抛弃了……你这是一脸什么表情?”
  穆迟也知道啊,但他最近眼皮总跳,心里也浮躁,总觉得要有什么事发生,“要不明儿我跟你去?”
  秦离摇摇头,“不用了,我自己开个低调点的车就行,你跟着更容易暴露。我可不想明天的头条是,‘秦离和其经纪人亲密挽手进入民政局,疑似领证’。”
  穆迟笑着打他,“我大你多少岁,你跟我在这扯这个?”
  秦离也笑了,“真没事,当时都说好的,这样也省的我再提心吊胆的怕被爆出来。”
  “行,比赛怎么样?下周成绩就出来了吧?”
  秦离点点头,“应该没问题。”说起专业向的东西秦离一向很有自信。
  “那行,我就先走了,顾总那里还等着我汇报呢。”
  穆迟回到星辰的时候已经下午了,顾诺阳办公室里还有个人,穿着帽衫带着鸭舌帽,正大大咧咧的靠在办公室的沙发上睡觉。
  穆迟看了一眼只觉得头疼。
  顾诺阳抬头看了他一眼,又瞧了瞧自己没正行的弟弟,“回国了?”
  穆迟点点头,“嗯,刚把他送回去,合同已经签完了。这次的综艺确实不错,很有爆相。”
  穆迟是星辰的老牌经纪人了,顾诺阳也相信他的眼光。
  那边顾许晨把帽子摘下来,“哥,那我先回去了。”
  顾诺阳把他轰出去,又看着穆迟,“他们俩这三年就一次没见过?”
  穆迟点点头,“就签协议见了一次,之后都忙,我看也没联系。”
  “啧,算了,小孩子爱折腾折腾吧。这次综艺要是火了,秦离也算是彻底混出头了。”
  穆迟也有点感慨,“是啊,本身主舞的就不太好出头,这次也算是个机会。”
  “行了,去吧,好好盯着。”
  穆迟低头应了。
  ——
  顾许晨出门也没走,回了自己的休息室,手机上有一条未读,来自陌生号码。
  ——好。
  修长的手指向上划,露出了他之前发过去的消息。
  ——三天后,去XX民政局,把离婚手续办了。
  作者有话要说:
  开新文啦!!!欢迎收藏!!!
  每天上午十点更新!
 
 
第2章 第 2 章
  秦离特意租了辆车去的民政局,鸭舌帽把头发都藏了起来,低着头带着口罩。
  顾许晨到的时候秦离已经等了一会了。
  人站在面前的时候,秦离心道,这人怎么这么高了?
  自己181的身高,大概要比他矮一头。
  两人从后门进去,直接上了三楼。办手续的人是顾许晨自己找的,也是工作人员,他们俩结婚就是让她办的。
  林落看着面前的两个帅哥,微微有点激动。
  三年前她刚进民政局,盖的第一个章就是他们俩。
  那时候同性婚姻法刚通过没多久,来登记的人都很兴奋,只有这两位,一脸的平静,仿佛只是单纯的过来盖个章。
  不能说新人的隐私本来就是职业道德,她倒是从来没说过,甚至在两个人出道之后小小的嗑过一阵子。
  然而北极圈cp实在是找不到糖,连大大们都不产粮,没想到今天当着她的面be了。
  拿过两个人的结婚证,身份证,申请表,林落处理起来。
  等到一切手续完成,她笑了笑,“两位的手续已经完成了,根据规定,只要在三十天后来领取离婚证就可以了。”
  从见了面两人只是相□□了点头,这阵子更是各自低着头玩手机,谁也不看谁。
  听到这话两人猛的抬起头来,对视了一下,异口同声道,“三十天?!”
  林落被声音震得抖了一下,“是……是的,昨天刚开始实行的新规定。离婚冷静期,三十天。如果这三十天之内您二位任意一位对离婚有异议,都是可以撤销离婚申请的。”
  “靠……”顾许晨小声骂了句脏话。
  “那,三十天之后还需要其他操作吗?”秦离有点认命的问。
  “不需要的,您二位只需要一起来领取离婚证就可以了。”
  秦离眼睛弯了弯,似乎是笑了一下,“那,那好吧,麻烦你了。”
  林落心道,这个小哥哥笑起来也太好看了,虽然只能看见眼睛。
  顾许晨有点烦躁,但也无可奈何。
  他接下来还有通告,也不能多待,终于开口说了第一句话,“那下个月今天,还是这个点,我在楼下等你。”
  顾许晨的声音很好听,是那种有点沙哑的低音炮,很有特色。
  秦离脑子里全是还得三十天,也没仔细听他到底说了什么,敷衍的点点头。
  顾许晨看他点头,也没再出声,那边经纪人还在催,他下午还有通告,打了个招呼便自己离开了。
  秦离回到车上才想起来顾许晨刚刚说了什么,拿出手机在记事本上标出了一个日期。
  一想起还要三十天才能恢复单身,他又有点烦躁。
  拿起车里的水灌了两口,觉得自己大概是还没睡醒,揉了揉脸回家。
  算了,三十天就三十天吧,正好自己要去参加综艺了,三十天也快。
  那边顾许晨也很烦。
  好不容易三年过去,马上就能恢复自由身了,结果还要再等一个月?!
  他这是做的什么孽???
  顾许晨现在只觉得三年前自己脑子不太好使,怎么就想了这么个法子。

返回首页
返回首页
来顶一下
加入收藏
加入收藏
推荐资讯
栏目更新
栏目热门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