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收藏 | 设为首页 | 会员中心 | 我要投稿 | RSS
福书网
站内搜索: 高级搜索 如有淫秽信息或侵犯了您的版权请联系邮箱[email protected]删除

 

您当前的位置:首页 > 2020

彼与彼年──向愿望比心

时间:2020-09-16 15:39:42  作者:向愿望比心
  男孩苍劲有力的字体落在沈乔西眼里,直接坦白的示好。震得沈乔西心跳都微微变快。
  他埋下头理了理情绪,然后转向右边看坐在窗边的少年。
  好像前面的男生说了什么好笑的话,他侧着头笑了一下,细而长的眼睛像敛着春色般耀眼。靠在后面的桌子上,状似无语般地把书往桌子上一摊。
  好像察觉到有有人在看自己,姜周抬起眼皮,看到沈乔西盯着他。敛着的笑意更加漾开了,像湖面上骤然炸起的烟花,朝他挑了一下眉毛。
  沈乔西赶紧回过头,又不由自主咬住了下嘴唇。摸了摸心脏的位置,它跳得好快啊。
  不过这个男孩可真好看啊,真是个耀眼的人。笑起来好看,看他的时候好看,跟他说话的时候也好看。
  即使生长在最阴暗处的植物,见了阳光之后也会想着慢慢贴近,这是本能。所以他还是想和他坐同桌,即使不为了他那个似真似假的人情。
  (姜周:我老婆看我了,嘿嘿)
 
 
第6章 同桌
  姜周其实也在赌,他并不确定沈乔西有没有把那句半真半假的人情当回事,他也没有确定沈乔西是不是点了下头。
  但他赌的是沈乔西对自己的好感,他总觉得相对于他来到一个陌生环境的小心翼翼和反感,他好像并不讨厌自己。
  蒋老师进来之后,教室里嗡嗡的声音才渐渐淡去。她审视了一下讲台下的人开口道:上周的月考成绩大家也都看了,多的话我就不说了,看看自己的差距。第二节 课下课不要急着出去,我们选好座位再下课。
  “按照成绩来排啊,同桌你没考试,那就只能挑剩下的了。可能只有最后一排的位置了。”身边的妹子对沈乔西低低开了口。
  “啊?是的。”沈乔西脑子里还是刚刚灿若烟花的笑容,一时没有反应过来。
  看他兴趣不大的样子,妹子也没有好意思开口说想再跟他坐一起。
  等到第二节 快下课的时候,蒋老师已经停止了讲课,让同学们收拾自己的课本。
  然后同学们都出去按照叫名字的顺序挑选座位。
  第一个就喊到了姜周,沈乔西在人群中听到他的名字打了一个激灵。
  姜周却一步并做两步走,走到教室门口的时候,回头看了他一眼。虽然走廊上有很多人,但是沈乔西就是可以确定他在看自己。
  姜周走进教室,扫了一眼,漫不经心地走到之前坐的那个靠窗的位置。
  然后又一语不发地站起来走到第五排提起沈乔西的书包放到自己旁边。
  班主任:???
  “姜周,你干吗?”
  “老师,我想和沈乔西坐在一起,我跟他说好的。”姜周说的脸不红,心不跳。
  沈乔西站在走廊上倒没有反应过来,周围有人在小声说话。
  “他刚转来,怎么他和姜周这么熟了?”
  “谁知道呢?姜爷的心思你别猜。”
  “姜周看上人长得好看罢了,这个畜生。”
  纪之凡嗤笑了一声心道:不愧是姜爷,这班主任都要成他追人的月老了,红线给我锁死。
  班主任:我不是,我没有。
  蒋老师听他说已经商量好了的,也没有多问,姜周成绩好,平时也不怎么惹事,老师也都蛮喜欢他。
  沈乔西不习惯这样注视着他的目光,仿佛如芒在背。他以为姜周给他留个座位就可以了,等到最后他坐过去就是。没想到他当着全班同学和老师的面,说想跟他坐同桌,还把他书包拿过去了。
  他心里有点酸酸的,又有点涨涨的,好像有一丝阳光照进来,暖融融的。
  在老师颔首同意后,走进去坐到了姜周身边。
  阳光下,少年笑得牙不见眼和自己打招呼:“你好啊,同桌”。沈乔西可以看到他脸上细小的绒毛上有彩色的光在跳跃。
  后来的许久,久到沈乔西早已躺到姜周身下成为了他的人之后,他都能清楚地记得今天这个瞬间给他带来的心动。
  座位陆续排好了,蒋老师走了出去,沈乔西坐在外面,姜周坐在里面支着头看他。
  “你怎么又咬嘴唇了?跟我坐同桌是件很为难的事吗?”
  沈乔西听到这话,忽地抬起头看他,小孩子般乖乖摇了摇小脑袋:“没有,不是的,不为难,我不为难。”一着急他只顾着解释,没有听出来那人话中带着点心满意足的调笑意味。
  看沈乔西的反应,姜周知道他赌对了,他不讨厌自己,或许可以乐观一点,他对自己也是有一点好感的。
  “好的,我知道了,以后不准再咬嘴唇了,不只在我面前,在外面也不许。”因为看着太想欺负了。
  沈乔西眨了眨眼没有说话,他好像总是不知道怎么接这样带着暧昧的调笑。
  他到底是什么意思呢?为什么要和自己坐同桌,又为什么要和自己说这些似是而非的容易让别人误会的话。沈乔西又想到了早晨那句“漂亮的宝贝”,心又涨了一下。
  怎么办啊,我好像挺喜欢他这么说。
  英语课上,姜周总是闻到一股似有若无的甜味,不像是香水,但他又没分辨出到底是什么。
  后来他发现是他同桌身上的,他离得近一些这个味道会更浓,靠近窗户就会稍微淡一些。
  他觉得这个味道特别好闻,他从来没有在任何一个女孩子身上闻到这种甜味,别说是平时不怎么修边幅的男生了。
  多神奇的事啊,身边坐了个会发出甜味的小美人。
  姜周来劲了,他侧过脸看他,却看到小美人只盯着讲台上的老师,一眼也没看他,仿佛老师讲的是多么有趣的东西。
  在这种诱人的甜味中姜周过了一上午,然而他的同桌好像有点闷闷不乐,一直都没有理他。
  沈乔西一上午过得都很难受,他知道身边的男生眼光会时不时落到自己身上,他强迫自己不要关注,不要转头。可是当他想到他在看自己,身上就会像过电一样忍不住战栗。
  底下也湿得一塌糊涂,贴着内裤,闷得他不不舒服。更让他难受的是他竟然对这个男生存了这样的想法,只想到看他在看着自己,他就忍不住湿了内裤。这样的欲念,对着这样一个自己刚转学过来对自己还不错的人。
  他真的变成了之前学校里他被骂的那种人吗?贱货,真是个贱货,像你这样的人就是离不开男人吧。
  但是自己明明不是这样的啊,为什么被这个人只这样看着就会起这种反应呢?
  (姜周:老婆太甜了怎么办?)
 
 
第7章 偷心
  中午沈乔西不准备回家,因为时间不是很多,走在路上太阳又晒得他不舒服。
  放学铃声一响,教室里就像沸腾起来的开水一样。英语老师摆摆手示意走吧,下节课再接着讲。
  姜周本来打算中午问他回家还是在食堂吃,想问他你用的什么沐浴露啊,好甜。没想到这小孩一下课就跟着人群低头走了出去,一点多余的眼光都没有分给他。
  让姜周在心里打了半天的腹稿,憋在那里,不上不下的。
  姜周有些奇怪,看他分明不讨厌自己,为什么又像现在这样刻意避着自己呢?
  是不是自己吓到他了,是不是应该慢慢来。
  姜周坐在位子上若有所思,纪之凡从旁边过来推他:“你坐在这一动不动是念经呢还是孵蛋呢?”
  换了座位之后他坐在前面一排,只是不是正对着了。放学了就看到他姜爷坐在座位上跟失了神一样。
  “滚。”姜周没有好气。接着顿了一下道:“走。”
  “去哪?”
  “去买水杯。”他姜爷发号施令,纪之凡一头雾水。
  “买什么水杯啊?你没睡醒?”刚刚他看到姜周想和那小美人说话,却被人撂了个后脑勺直接走了,心里估计不太高兴。
  姜周没有回他的话,随手从桌子旁边拿起自己的校服外套,往肩上一搭站起走开了。
  纪之凡跟上去:“姜爷,你这今天抽的什么疯啊?”
  “给沈乔西买水杯。”姜周回答的言简意赅。
  夏天天气比较闷热,几乎每个同学都会准备一个水杯,教室里有饮水机,渴了就接点水。
  但是姜周发现那小孩却没有准备,一上午可以看到他的嘴唇由刚开始的湿润到后来的干燥,他又喜欢咬嘴唇,一张嘴被他咬的满是死皮,红殷殷的,像是要渗血,看着特别心疼。
  是的,姜爷心疼了,这么一个带着甜味的冰淇淋一样的宝贝,不舍得看他有任何受伤。
  “卧槽,姜周你栽了,你真的这么喜欢那小美人吗?”
  “嗯,栽了,认了。”姜周把目光投向满目琳琅的商店,轻轻带出这一句。
  一上午都被他身上那种甜味包围着,心里的欢喜满得像是要溢出来,即使准备了好多话想跟他说,却没有机会,也还是惦记着他被咬破了的嘴唇。
  感觉那小孩对什么都是带着刺,像猫似的动不动就炸起满身毛,也不知道好好照顾自己。那就让他来照顾吧,反正他也愿意。就像现在这样冒着夏天的烈阳没有吃饭就只想着要出去给他买个水杯。
  到了商店挑了个蓝色的杯子,姜周在收银台付钱。
  走出去的时候纪之凡看了看杯子又看看姜周,酷有什么用,还不是吃了瘪大热天还要出来给老婆买杯子,啧啧。
  买完杯子他们在旁边的餐厅吃了饭,他们两个偶尔回家吃,大多数都是再学校这边,要么食堂要么外面餐厅。
  “姜爷,不是我泼你冷水啊,你做这些,或者说你存的这些心思,他知道吗?”
  “不管知不知道,先做了再说,喜欢他的时候都不对他好,那要等什么时候,要是我做的这些换来了他的喜欢更好,换不来也无所谓,因为对他好并不是一件很难的事。”姜周戳着米饭,带着点笑意,诚恳又温柔。
  纪之凡楞了,他没有见过这样的姜周,他们一起逃过课,打过架,见过他狠厉地对着敌人的样子,漫不经心勾着题目的样子,或者吊儿郎当的调侃自己的样子,却没见过这样的他。专注地说着一个人,好像带着用不完的爱和温柔。
  这个小美人确实有两下子,才来几天啊,把他姜爷的魂都勾走了。
  这边还不知道自己就这样偷了一个少年心的沈乔西,在食堂慢慢吃着饭。
  想到自己刚刚急着出来的样子有些气恼地拍了一下自己的脑门。
  吃完饭他没有着急回教室,去了学校旁边的亭廊坐了一会,他的后背贴着亭廊旁边立墙上凉凉的瓷砖,心里的郁结觉得好了一点。
  中午亭廊处没有人,他坐在那眯着眼癔症。
  刚刚去了一躺厕所,已经把下面都清理干净了。他觉得自己是不是和正常人也没什么不同,以后是不是也有人拉起他的手,擦干他的泪,轻轻告诉他:你值得被喜欢,你是特别的。接纳他的一切,连带着这一副畸形的身体。
  突然他脑子里想到了姜周阳光下带着笑意的脸。
  他吻着自己的唇,勾起他的舌头吮吸他嘴里的味道和津液,手里面捏着他小小的乳房刮搔着乳头。带着电流般轻轻地爱抚着,舌头顺着锁骨慢慢往下滑,轻咬着胸前的软肉用牙齿研磨着,转而又吻住了旁边等待很久的颤颤巍巍的乳头。像吃冰淇淋一样顺着乳晕一圈圈地舔舐着。他的身体也在叫嚣着不够,有更需要爱抚和舔舐的地方一张一合的翕动着等着被他疼爱。
  他忍不住战栗一下,感觉下面又渗出一点水。忽地张开了眼,两秒钟之内眼里蓄满了眼泪。
  沈乔西,你贱不贱啊,人家只是对你好了一点,你就开始幻想着人家爱你。还意淫别人喜欢你这副身体。你怎么这样啊。从小到大好不容易有个人对你发出了朋友一样的善意,你为什么要意淫人家啊?
  (姜周:老婆,我早就意淫过你了,跪地。去他妈的朋友,我好爱你,老婆,快过来给我抱抱亲亲。)
 
 
第8章 做人
  沈乔西在亭廊处坐了一会,夏天有些燥热的风把他的眼泪蒸发掉。在脸上留下浅浅的印子。
  等周围渐渐有人经过时,他才反应过来,站起来准备回班里,发现脸上因为哭过有些干,跑到厕所洗了把脸往理科楼走去。
  他到班里的人不是太多,姜周已经在了,趴在桌子上睡觉。脸朝向窗户,右手竖起来随意搭在脖子后面。
  其实沈乔西一进门就看到他了,想到刚刚自己的意淫和眼泪,看到他的一瞬间有点委屈,可是看到他乖乖地趴在那睡觉,就在自己旁边的位置,他又有点开心。
  他轻轻走过去,站在旁边看了一会,周围人几乎都在趴着休息,并没有在意他,所以他的眼光就任性地停留的长久了些。
  眼睛有点酸了,他才蹑手蹑脚地坐到座位上。准备把书收下去也睡一会,结果手伸到座位桌洞里碰到个硬邦邦的东西。
  沈乔西愣了一下有点奇怪,这是什么东西?
  他轻轻拿出来,小心翼翼剥开外面的袋子,生怕吵到了身边的人。
  结果映入眼帘的是一个喝水的杯子,蓝色的上面带着点星星点缀,瓶口像镜面一样的银色。
  里面还有一张便签纸:夏天记得要多喝水,你嘴巴都裂开了。
  字迹与上午从自己书本里掉落的那张如出一辙。
  沈乔西的鼻子酸了,眼睛使劲闭了一下,却还是以肉眼可见的速度蒙上了一层浅浅的雾气。
  转过头看向身边那人,心脏涨得像是要从胸腔钻出来,他从来没有接到过这种善意。
  不论在什么场合他都是想着减少自己的存在感,想着我与别人相安无事的过日子就好,至于过得怎么样,他却没有特别放在心上,因为也没有人把他过得好不好放在心上。
  在之前的学校他们觉得自己是个孤僻的怪物,不需要施与爱意,只想起来逗弄和嘲笑一番便可。
  但是这个人却看到自己的如履薄冰的小心,在门外给他支起一片可以放心的天地。看到自己不被自己关爱的嘴唇,给他买了一个杯子。
  沈乔西把两张纸条叠在一起,放到自己的兜里,趴下用手用力压了压眼睛。
  然后抬起头从自己的本子上撕了一页写:谢谢。轻轻压在了他笔记本下面。
  其实他有很多想说的,但是最终能说出口的也只有一句谢谢而已。
  那些无法启齿的念想和欲望,如果能随着夏天的雨一样来得迅疾,消失的也干净就好了。那他会永远不让他知道,心安理得在他身边享受着他给的善意。

返回首页
返回首页
来顶一下
加入收藏
加入收藏
推荐资讯
栏目更新
栏目热门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