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收藏 | 设为首页 | 会员中心 | 我要投稿 | RSS
福书网
站内搜索: 高级搜索 如有淫秽信息或侵犯了您的版权请联系邮箱[email protected]删除

 

您当前的位置:首页 > 2020

彼与彼年──向愿望比心

时间:2020-09-16 15:39:42  作者:向愿望比心

 

 
  文案
  想写个黏黏糊糊的故事,受:沈乔西,是个小美人
  原创小说 - BL - 中篇 - 完结
  双性 - 现代 - 小甜饼 - 校园
  阳光下,少年笑得牙不见眼和自己打招呼:“你好啊,同桌”。沈乔西可以看到他脸上细小的绒毛上有彩色的光在跳跃。
  后来的许久,久到沈乔西早已躺到姜周身下成为了他的人之后,他都能清楚地记起今天这个瞬间给他带来的心动。
 
 
第1章 转学
  六月的天气,有些闷热,天倒是一蓝如洗。姜周靠在椅子上看窗外出神,面前的书被吹得呼啦作响,偶尔有鸟飞过的声音。
  姜周,今天去我家吗?我妈这周做你喜欢吃的饼。”纪之凡踢了踢姜周的桌子。
  “今天不去了。”姜周侧过头还是盯着窗外显得有些烦躁,“姜天行让我回家一趟  。”
  纪之凡还想说什么,姜周已经把头扭回去了。还有七分钟下课,他把乱七八糟的课本和草稿纸塞进课桌里。趴在桌子上等着下课。
  教室里小声讨论下课吃什么,周末做什么,乱糟糟一片。却突然安静下来了,姜周眯着眼癔症,没有抬头。
  “耽误大家几分钟啊……”蒋老师的声音从门口传来。
  “卧槽,姜周,你看,小美人啊!”纪之凡又开始踢他的凳子。
  姜周转头瞪他:“抽你信不信。
  教室里随着这句纪之凡的这句“小美人”变得热闹起来,姜周转过头,习惯性眯了下眼。
  他看到了蒋老师身后站着的男孩,姜周觉得有些神奇,他看窗外吵吵闹闹开着的花,看黄昏前匆匆忙忙归巢的鸟,看过道熙熙攘攘的热闹的人群。然后他转过头,看见一个男孩,被纪之凡称作“小美人”的男孩。
  好像是鸟儿衔着最后一丝黄昏的亮光落在了他的身上,毛茸茸的,勾勒映射出少年清瘦的轮廓。眼睛很大,皮肤很白,紧抿着下嘴唇,显得有些局促不安。
  蒋老师摆摆手示意大家安静下来,“这个是转进咱们班的新同学,大家欢迎一下。”
  底下有女孩红着脸跟同桌轻声讨论
  “你看,妈耶,长得真好看,刚刚我还看到了他有酒窝。”
  “是啊,是啊,好白啊,看起来好乖啊,像我刚入坑的儿子,我喜欢这种类型的。”
  “我要母爱泛滥了。”
  ………
  “真不懂你们什么眼光,这种类型的,小爷我一拳他就摔了好吗!”范天泽旁边发出直男的疑问。
  旁边的女孩子 翻他白眼,“范天泽,你是什么火星脑回路,我看你就是个铁憨憨,美人为什么要跟你打架呢?你好好欣赏不就好了吗?”
  蒋老师在讲台上边摆摆手,示意大家安静一下,然后看着旁边背着书包微微低头的沈乔西。
  “跟大家介绍自己吧,全班的目光都跟着老师转向沈乔西,他被盯得有些紧张,试着张了张嘴,始终没有说出来完整的句子。他不排斥和别人交流,但是他不喜欢被这么多人看着,会让他觉得有种秘密被揭穿的感觉。咬了咬嘴唇,他只好拿起粉笔在黑板上写下自己的名字。
  “害羞啊?好吧,那你坐在第五排中间的位置吧。我下午让班长发的试卷别忘了周一拿过来我要评讲,还有周一需要升旗,不要忘了穿校服,我要是发现谁升旗的时候在底下偷偷吃早餐,我就罚他擦黑板一个星期。行了,收拾一下回去吧。”
  姜周没有急着回去,他不知道姜天行要跟他说什么,自从他妈妈去世,他觉得他和姜天行之间唯一的关联已经没有了。他给了他人生的来路,但是也给了他来路上的苦楚,姜周觉得若两者可以堆砌起来对比,他已经不欠姜天行什么了,但是姜天行还欠他妈妈的。可是已经没有机会还了。
  班里已经没有什么人了,还有几个同学趴在桌子上抄数学卷子,打扫卫生的同学在擦黑板拖地,姜周看见那个新同学还坐在位子上没有走。头微微低着,脖子和脊背却挺得直直的,黑色的头发被汗浸湿了,分成几缕贴在白生生的脖颈上,显得皮肤更加白了,能看见薄薄皮肤下淡青色的血管一直延伸到白色体恤衫里。
  姜周收回目光,觉得好像是窥探了一个秘密,雪白,温热,像夏天午后睡在没有空调的卧室里,黏膩地涌动着热浪,挥发在空气中。只不过这更像挥发在了姜周的胸腔中,他的耳朵有些发热,提着书包快步走出了教室。
  沈乔西转学过来是住在他姥爷家,他第一天来学校,姥爷过来接他,他在教室等他姥爷。
  他手机响了,姥爷在外面等他。
  “姥爷我在下楼了,你等我一下。”
  “今天怎么样还习惯吧,六中虽然比不得你之前那个学校,但是也不差了。爷爷知道你转过来心里可能不痛快。还有你爸爸妈妈,他,他们……”老人扶着他的书包肩带,顿了顿。
  “没有的,姥爷,我没有不痛快,”沈乔西接过话茬,“我也很挂念您,我在哪里都没有影响,还有爸爸妈妈我也没有怪他们,我可以理解的。”
  “我没有让理解他们,他们也没有去理解你啊,孩子,我只是想跟你说,你可以耿耿于怀,可以锱铢必较,因为他们做错了,但是你要跟自己握手言和,因为你没有错。”老人的话在夏日的傍晚随着暖暖的风氤氲在沈乔西的耳边,让他有些震动。
  “我知道,姥爷。我会的,我会做到的。”
  “好了,回去吃饭,你姥姥煮了好多你爱吃的菜。”
 
 
第2章 做梦
  姜周到了小区才发现自己没有钥匙,实际上钥匙他已经丢了很久了。平时他都是在爷爷家或者跟纪之凡他们瞎混。
  他敲门的时候有一种奇异的感觉,让他觉得他已经是个客人了。
  林静开门的时候,姜周还没有来得及想好要搁什么表情在脸上。
  “回来啦,吃饭了吗?一起吃点吧,你爸也是刚刚回来。”林静倒是率先反应过来,笑得得体,拢了拢头发。
  她一直是这样,不论什么时候都是笑得得体。
  姜天行坐在客厅的沙发上看书,只是抬了下头,让他等下一起吃饭。
  “不用了,你有什么事就说吧,爷爷还在家等我。”他没有坐下,眼尾冷冷地扫了一下桌子。
  “让你吃个饭有这么难吗?电话也不接,要不是我找你爷爷,是不是你都不打算过来这一趟啊?”
  “重要吗?我来不来重要吗?没事的话我走了。”姜周并不看他,踱步从客厅走到了门口。
  姜天行有些恼,手里的书“啪”地一声扔在了桌子上。
  “你这什么态度,长大了,这就是不是你的家了,是吗?你就不必回来了吗?”
  林静从厨房走出来,把菜放到桌子上,走到姜天行的后面抚了抚他的肩膀,并没有出声。
  “我长这么大你有管过我吗?哪怕我是善是恶,是好是坏,你有关心过吗?不是生出来就可以了。你这辈子所追求的想得到的不就是身边这个女人吗?你现在求仁得仁,那我妈呢?那我呢?哪怕你有一丁点想拿你是我爸爸来指责我没有长成你想要的样子,你也该至少记得今天是什么日子啊?”
  姜周说完这些有些难过,他好像又看到了当年那个小心翼翼的自己。虽然他那时不明白为什么他的父亲不会像别的父亲那样在他失落的时候鼓励他,在他做的好的时候夸奖他。但肯定他还是爱他的,虽然他总是对自己没有一个好的笑脸。即使他考了年纪第一名,他也只是冷着脸只看了一眼成绩单。
  何素素只是跟他说,你爸爸只是太严厉了,他很爱你的。小姜周信了,信了很多年
  可是后来他发现,其实根本不是这样,他只是不喜欢何素素,所以也不喜欢他。所以,姜天行是多可怕的人,不喜欢一个女人,会娶了她,跟他生个孩子。
  何素素也是个傻瓜,他不喜欢你,你还要奉献着自己去喜欢他,他看着你的时候眼里从来都没有光,你却把一生得目光都停在他身上。你看多傻,就这样默默死掉了,但他连今天是什么日子都不知道
  姜周回到爷爷家的时候已经九点多了。他不知道为什么要去见姜天行,大抵也是为了何素素鸣不平,为什么何素素要被埋在黑暗的地下。犯错的人好好的,得到他想要的。但是他最终也没有说出什么尖酸刻薄的话来,可能是何素素真的把他教得太好了。
  但是最终他也没有问姜天行为什么在今天找他回家,就像之前的很多次谈话一样,他带着些许期待却每每无疾而终。
  “回来了?没事?明天来我家?”洗完澡擦头发,姜周就看到纪之凡灵魂三问。
  “没事,晚会吧,上午估计起不太早。” 微信刚发过去,电话就打过来了。
  “你吃饭了吗?吃得什么啊?我跟你说你今天没来真是亏了,我妈烙了饼,特别好吃。”
  “你怎么这么多话,晚饭吃多了?”姜周乐了
  “卧槽,我这心操得稀碎,我这不是怕你难过吗?今天不是你妈妈……”
  “我知道,”姜周没有让他把话说完,“谢谢你,你看连你都知道的事,姜天行竟然不知道。行了,我没事,睡觉吧。”姜周把头发擦干,躺下。
  “等下,哎,我跟你说,今天我们班那个转学生小美人,和我住一个小区,我今天晚上下来丢垃圾在电梯里看到他了。卧槽,我跟你说,周,这货是真好看,白得像个瓷娃娃。怎么会有男孩子这么白啊……”纪之凡在旁边发表着自己的震惊。
  姜周又想起了下午那段雪白的脖颈,那种胸腔里黏膩流动的感觉又出现了。他坐起来把空调调低几度,敷衍了纪之凡几句,就挂了电话。
  是的,姜周喜欢男生,他大概小学的时候就有些感觉了。那时候姜周长得好看,何素素又给他收拾得干净帅气,很多小女孩都愿意跟他玩。甚至何素素带他去商场,碰到同班女生,那小女孩还拉着何素素的手,说喜欢他,要做他女朋友,希望何素素不要拦着。
  何素素笑着说:“好呀,不拦着,你喜欢他什么呀?”
  那时候姜周胆颤惊心的,生怕何素素哪天给他挑了个女的,逼他私订终身。他一直对女孩子都是尊重且惶恐的。也更愿意和男孩子一起玩。
  前两年上了初中,他才大概明白,可能是他比较早熟,大概知道自己怎么回事,就更不怎么和女孩子接触了。因为他模样不错,很多女孩子愿意喜欢他,他也不想给别人错觉,耽误别人的感情。
  姜周自嘲地勾了勾嘴角躺下,昏昏沉沉很快睡着了。
  他好像又回到了黄昏的下午,闷热的空气笼罩在教室里,同学们一个一个地走了,只剩下他和一个男孩,他看不清脸。
  像电影胶片一样,他们两个来到了操场角落的矮墙堆里,旁边是盛开的月季花。男孩背对着他,漏出半截脖颈和清瘦的背。他慢慢靠近,把男孩圈在矮墙的墙角处,从白色的体恤衫慢慢伸进去,温热的触感从手心传来。那具身体好像知道要发生什么似的,随着姜周的手慢慢地抖着,两瓣蝴蝶骨突出来,在月光下有莹莹的光。
  早晨起来的时候,姜周感到自己的内裤脏了,有些恼。他把内裤脱下来看到看着湿漉漉的地方,黏腻腻的,显得隐秘又暧昧。
  他不自觉想起梦里的感觉,是一种战栗的快感,他好像漂浮在海面上,随着波浪上下沉沉浮浮,上去的时候快活地想大声唱歌,落下去又叫嚣着渴望。
  但是梦里那个人长什么样子,姜周却没有看清,所以才有些恼,说出去被人笑话,做了个春梦,连人长相都不知道,竟然湿了一内裤。
  他并没有多喜欢的人,因为他妈妈的原因,他始终有些抗拒自己喜欢男生这件事,毕竟何素素死的时候最遗憾的就是没有看到自己成家立业生孩子。
  可是梦却那么真实。宣泄着自己最渴望和原始的快感。
 
 
第3章 美人
  沈乔西看着空荡荡的房间有些发愁,他过来的急,自己的东西一点也没带。爸爸妈妈也只是打了个电话给姥爷,他就拎着个行李箱自己过来了,转学手续倒是没有让他操心,因为他们或许巴不得自己赶紧过来。
  他决定趁着周末出去买些生活用品,毕竟自己应该要在这边待好久。
  中午吃完饭睡了一会,他收拾了一下跟爷爷打招呼说出去买点东西。
  到了楼下发现太阳还是很强烈,他抬起手半遮着眼睛抬头往上看了几秒钟,还是决定上楼戴个帽子。
  他的皮肤很敏感,稍微碰一下就会鼓起来一道凸起,当然也不经晒,长时间在太阳下会长出一块块的红斑。
  沈乔西想想觉得有些好笑,勾起嘴角摇了摇头笑了下,别人说的没错,他真的不像个男人,哪有男人这么娇气的。
  无奈地撇撇嘴转身去乘电梯,按了下15楼,电梯门缓缓关上的时候,被外面的人按开了。
  沈乔西低着头往拐角缩了缩,像想减少存在感,虽然没有抬头,但是他还是感到了外面的人裹挟燥热的空气进来了。其中还夹杂着清新的沐浴露的味道,不好形容是什么味,但是很清新。
  姜周刚抬脚进来,就看到了一颗乌黑的脑袋低着,崩起来的脖子曲线上面有微微凸起来的骨头。
  姜周愣了一下,觉得有点眼熟。抬手按了一下电梯。
  沈乔西这时觉得男生站定后,有目光落在自己身上,虽然他的余光只能看到男生黑的的球鞋和休闲裤,但是他就是有这种感觉。
  这时候电梯停了,有人进来。沈乔西趁着有人进来抬起了头,就看到一张好看的年轻男孩的脸,透着棱角分明的利落,眼睛不大,眼尾细长,嘴巴带着点碎碎的笑意。
  姜周这才确认自己没有认错,是昨天那个转学生。忽然之间他觉得那种熟悉感从何而来了,昨天下午黄昏下挺直的脖颈,梦里微微颤抖的后背,以及刚刚在角落微微绷紧的曲线。神奇般的贴合在了一起。
  姜周皱着眉头,在心里默默骂了句:操,姜周你是不是个人啊,你认识别人么?就敢做这样的梦。像你这样的人是要被拉出去浸猪笼的。
  看着男生拧起的眉头,带着点无可奈何的气急败坏。沈乔西有点奇怪,这人认识自己吗?
  等进来的人站定,电梯门又关上。他低下头又微微抬起,还是看到那个男生目光落在自己身上。

返回首页
返回首页
来顶一下
加入收藏
加入收藏
推荐资讯
栏目更新
栏目热门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