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收藏 | 设为首页 | 会员中心 | 我要投稿 | RSS
福书网
站内搜索: 高级搜索 如有淫秽信息或侵犯了您的版权请联系邮箱[email protected]删除

 

您当前的位置:首页 > 2020

[综]室友们今天又在炸房【猎人】──简溪云

时间:2020-09-16 15:36:26  作者:简溪云
  他美好的初印象啊,就这么毁了。
  他还想听小朋友可可爱爱地叫他一声“哥哥”呢。
  “是这样的锖兔,你听我解释。”
  “刚才那个红头发的其实是个大怪兽,我要是不这样的话就会……”被他吃掉了。
  锖兔:“我十二岁了。”
  语气里充满了嫌弃。
  长谷川凛下意识道:“哦呼,我十八。”
  锖兔的眼神更奇怪了,除了像在看渣男,还像在看智障。
  长谷川凛没有办法,只能把事情原原本本给人解释了一通,外带这个世界和他为什么会到这里的说明。
  锖兔是被他强行带过来的,他总要负责到底。刚好别墅足够大,住两个人仍空得很。带他回去暂时和自己住到一起也就成了自然而然的事情。
  和与谢野及乱步告别后,他牵着锖兔,站在街口,深深地吸了一口新鲜的空气。
  “别担心,我一定会想办法送你回去的!”他摸了摸少年的头,“信我!"
  锖兔犹豫道:“谢谢您,长谷川先生。”
  “不用那么生疏,你可以叫我‘凛哥’呀。”他歪了歪头,冲锖兔笑笑。
  “……凛哥。”颇有一种寄人篱下,不得不为的无奈。
  长谷川凛权当是满足了。
  再被人唤一声“哥哥”是他多年以来的愿望,可惜中原中也和太宰治也就比他小了两三个月,他和他们还有一层上下级的关系。任凭他怎么努力,他们都坚决不松口。
  倒是他被迫叫了两个人不少次的哥哥。
  现在能听到身边这小孩儿叫一声“哥哥”,就算是这个语音语调不是那么的可爱,他也可以有一种此生无憾的感觉了。
  “凛哥。”锖兔又叫了他一声。
  “哎!”长谷川凛高高兴兴地应,笑眯了眼。
  然后他就听着小孩儿踌躇着问了一句:“我们怎么……回你的住处?”
  长谷川凛顿时笑容一僵,他沉默地望着眼前的车水马龙,看着对面空空如也一辆车也没停的马路,半晌,憋出了一句:“坐电车。”
  而后他一掏兜。
  “……你等一下,我回去讨点零钱。”
  锖兔:这哥哥看上去傻傻的,初吻不知道给了谁,还早恋。
  就很担心未来的日子。
  作者有话要说:
  长谷川凛:我不是我没有我都十八岁啦!
 
 
第4章 点心
  钱自然是讨到了的,只不过管乱步收取的“利息”实在太高。
  长谷川凛对乱步那双翠绿的眼睛实在没有抵抗力。江户川乱步一睁眼,他就把人下个月的点心也包了。
  三天后的下午,长谷川凛怀里抱着着一大包东西,赶在夜幕降临之前,乘电车到了武装侦探社。
  乱步对点心品质的要求一向是极高的,从样式到口味,无一不需要他费尽心思尽心尽力,就这样,还未必能得到乱步大人的一句赞赏。
  这么多年下来,他反倒是从乱步“这个不如那家店,那个不如另一家店……”的抱怨中,对周边哪一家糕点店的哪一类产品做的好颇为了解。
  而且这一次,为了讨好乱步,他自然更需要关注点心的品质。
  但除了品质之外,总有一些不可抗力会对点心产生影响——比如挤压。
  在失去了中原中也和他的爱车的日子里,长谷川凛只能乘电车出行。
  而“拥挤”,一向是电车的重要特点之一,点心被挤坏几个自然是在所难免的。
  刚看到那些碎掉的点心时,长谷川凛一阵紧张,生怕一会儿乱步看到之后,又会气鼓鼓地命令他再做上一个月的量,但好在大多数都还算完整,三天的时间,也足够平息乱步上一次的怒火。
  他或许还不用死得太惨。
  实在不行,自己到时候看准时机往他嘴里塞一个小点心,总也可以暂时为自己争取取一点时间的。
  毕竟,虽然从未直言过,但乱步向来是很喜欢吃他做的点心的。
  长谷川凛是这样预想的,也是这样干的。
  然而江户川乱步的反应向来是不在它的预料之中的。
  这事其实也怪他,喂完点心收回手指的时候,他莫名有些怀念上次的味道,于是就下意识在人下唇上抹了一把。
  其实要是按往常的情况来讲,乱步倒也未必会有这次这么大反应。他平日里对乱步“动手动脚”的次数也不算少,对方一直都是一个“默许”的态度。
  可谁让他三天前刚刚借着人家的“嘴”躲过了一劫呢。
  “乱步哥哥,我真不是故意的。”他可怜兮兮地蹲到江户川乱步旁边,使劲地蜷缩着一双修长的双腿,让自己不要显得太高,然后扒着桌角仰头看他,“我就是习惯性的摸了一下。你也不是不知道……”
  “哼!”江户川乱步一偏头,换了个方向坐,顺便把手里空了的点心袋子往他身上一扔。
  长谷川凛没躲,任由那个塑料袋轻飘飘地糊在了脸上。
  然后他才抓下袋子,按着桌角站起身,又耐着性子从旁边拿了一包新的点心,递到乱步面前,尽可能地软着声音哄他:“不生气了好不好?我那不是喜欢你才下意识……”
  见对方手指动了动,似乎有点想要拿过他手里的点心袋,他再接再厉,垂下眼睑:“你不理我的话,我真的会很难过的。”
  长谷川凛声音微颤:“这几天,我一直都很害怕你会再也不理我了。”
  虽然乱步并不会真的就这样再也不理他,但问题是,某位无所不知的名侦探在决心不理他之前,还说有很重要的事情要告诉他啊!
  这种生生被人吊着胃口,却又毫无办法的感觉才是最让人难受的。
  江户川乱步太了解他了。
  “乱步哥哥——”他拖着长音,偏过身子正对着乱步,趁其不备迅速握住他一只手的手腕,强行把点心袋塞到了他手里,然后垂下头看他,神情认真,带着十足的祈求的意味,“你收下它,我们和好,好不好?”
  他的指尖一向有些凉,乱步的手腕则是温热的。
  轻覆上去的那一瞬间,对方微不可察地颤了一下。
  哦呼,有戏!
  长谷川凛在心里给自己握了握拳,继续酝酿情绪。
  “凛?”福泽谕吉的声音恰在此时响起,似乎对他会出现在这里颇为意外。
  长谷川凛硬生生将下一声软绵绵的“乱步哥哥”憋了回去,抬头看向门口。
  “我以为你会去墓地看一眼。”福泽谕吉这样说道。
  长谷川凛盲茫然:“什么墓地?”
  福泽谕吉:“乱步没有跟你说?港黑今天给你办了葬礼,安了墓碑。还把地址给我们了。”
  “没……”长谷川凛愣一下,随后突然反应过来,“所以,这就是很重要的事情嘛?”
  他眨了眨眼,收回了握在乱步腕上的手,好笑地捏了捏某位名侦探大人的脸。
  “现在我知道咯,乱步哥哥。”
  江户川乱步明显更不高兴了。
  从福泽谕吉那里要到了地址,他心情大好地拍了拍乱步的头,在他额前落下一吻,语调上扬,轻快得很:“乖,点心不够了给我打电话,我再给你做哦。”
  然后在江户川乱步气急败坏地喊“长谷川凛”的声音中离开了侦探社。
  他就是很喜欢看乱步生气的时候鼓起脸颊的样子,他本来就很像小孩子,再露出这么一副表情,就更显可爱。
  长谷川凛,男,十八岁,长于港黑,不知道为什么,就是对可可爱爱的事物毫无抵抗力。
  维持着嘴角的弧度,长谷川凛带上武侦的门,轻声哼着歌向楼下走去。
  这时候,要是上次那位“实惨”的港黑下属在的话,他在港黑的传闻估计又要再添一笔。
  可谁让现在这里除了他,只有侦探社社长福泽谕吉和另一位当事人江户川乱步两个人在呢。
  ——今天又是作了一把死但是风评不会被害的一天呢。
  长谷川凛伸了个懒腰,拿着写了自己的墓碑所在地的字条,笑眯眯地想。
  然而此时,一阵手机铃声突然打断了他轻松的思绪。
  这个铃声并不来自他的新手机,更不可能是前几日就已经被销毁的工作用手机。
  那就只能是……
  长谷川凛脸上舒心的表情突然僵住,不消片刻便换成了一副惊恐的样子。
  这通电话,打给的只可能是他还没舍得丢掉的、在港黑时用的私人手机。
  知道那个号码的人本就不多,而会打给这个号码的人,必然还不知道他的新电话。于是再从本就不多的联系人中排除掉那些已经知道他的新号码的人,剩下的……
  除了在他身后的门里的这两位,剩下的不是在西伯利亚就是在港黑。
  他和西伯利亚那位已经好久没联系了,那人绝不可能在这个时候突然给他打电话。
  那就只能是……港黑的人。
  这么快就被发现了吗?
  长谷川凛震惊。
  明明今天白天才给他举办了葬礼的啊,不是吗?!
  他靠在门侧的墙上,颤抖着掏出手机,闭上双眼深呼吸,而后缓缓睁开,看向手机屏幕。
  来电显示——chuuya大宝贝。
  中也?
  长谷川凛手上的动作顿住,有些犹豫。
  如果是其他人打来的,他完全可以毫无心理负担地将其忽视掉。反正他本来就是借着“假死”叛逃港黑,这种情况下,接了电话才是他脑子出了问题。
  可是打来这通电话的人,是中原中也。
  他现在回想起三天前见到中原中也的那一幕,心里还会不由自主地有些发涩。
  虽然他一直再吐槽自己的两位上司“不干人事”,但实际上在港黑的时候,中原中也一直对他很好。
  就算他有时候会和太宰治一起搞点恶作剧,偶尔会为了看他脸红而刻意调戏他,甚至还曾经拽着他穿上女装在酒吧里跳双人舞,可是中原中也几乎从未真的对他发过火。
  他唯一一次对他生气,还是因为一次任务。
  那是一项单独派给中原中也的任务,需要他去外地剿灭一个截了港黑的货的小组织。
  这个任务本来应该是只有中原中也知道的,只是他当时刚好给爱丽丝送点心。
  或许是因为任务难度并不高,森鸥外竟也默许了他旁听。
  于是当天下午,他瞒着所有人,动用了异能,独自瞬移去了任务地点。
  因为第二天是中原中也的生日。
  大家为了给中原干部过这个生日,瞒着他准备了好久。
  他想,到时候中也一定会特别开心的。
  但如果他不私自提前完成这个任务,中也的生日就过不成了。
  所以他去了任务地点,并在第二天天亮之前赶了回来,向森鸥外汇报了“全歼”的情况。
  然后他就因为重伤失去了意识,错过了中原中也的生日。
  长谷川凛醒来之后,一直到出院,中原中也只来看了他一次。
  他阴沉着一张脸,面无表情,只字未言。
  中原中也所散发出的阴沉气场,是长谷川凛此前从未感受到过的。
  那是他第一次,也是唯一一次,见到中原中也生气。而那次之后,哪怕是他已经完全康复离开了医院,中也也足足有一周没有搭理他。
  直到第七天的深夜,中原中也常去的酒吧的老板给他打了通电话,让他去把喝醉的中原中也接回来。
  长谷川凛回忆着,手指不自觉地按了下去。
  而待他反应过来时,电话已经接通了。
  长谷川凛茫然地盯着接通画面,内心一阵慌乱。
  他叹了口气,把手机拿到耳边。
  “凛……”电话那端,中原中也的声音有些沙哑,透着浓浓的醉意,甚至还带了几许难得的哭腔,“我想你……”
  “不要再离开了。”
  环境音格外混乱震耳,中原中也的声音很低、很轻,可这几个字,还是穿透了所有嘈杂喧闹,清晰分明地敲在了他的鼓膜上,让他不由自主地颤抖。
  中原中也总能轻而易举地触碰到他内心深处的柔软。
  “凛。”身后武侦的门突然打开,福泽谕吉拿着把钥匙走了过来,“这是侦探社的专车的钥匙,乱步说你今晚应该会用得到。”
  长谷川凛回过头,怔了一下,接过钥匙:“……谢谢。”
 
 
第5章 醉酒
  不需要特意去问,他很清楚中原中也现在会待在哪里。
  中也平时会去酒吧喝酒的时候其实不多。
  毕竟他自己家里囤了不少的酒,而他的那些藏品可比酒吧里的东西质量高多了。
  而且,他并不是特别喜欢酒吧的氛围。
  但是偶尔也有那么几次,他会自己一个人跑去某个小酒吧。然后在深更半夜,一通电话打到长谷川凛那儿,把睡得正香的他强行叫起来,跑过去把人接回来。
  而打来电话的人,通常是那家酒吧的老板,而不是中原中也,这就导致他在接电话的时候,连个小小的起床气都没法发。
  长谷川凛曾经也有问过他会在什么情况下去酒吧,可中原中也当时支支吾吾地岔开了话题,很显然是不想告诉他的。
  他气鼓鼓地敲了一下霸占着他的床的中原中也的脑袋,倒也没再逼问。
  谁都会有点不可告人的小秘密,中也也不会例外。
  长谷川凛并没有什么探求别人的秘密的癖好,他只是偶尔会猜——说不定是失恋了呢。
  可他又常常会自我否定:中原中也这么优质的条件,他要是真的追人家,哪个小姑娘忍心拒绝啊。

返回首页
返回首页
来顶一下
加入收藏
加入收藏
推荐资讯
栏目更新
栏目热门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