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收藏 | 设为首页 | 会员中心 | 我要投稿 | RSS
福书网
站内搜索: 高级搜索 如有淫秽信息或侵犯了您的版权请联系邮箱[email protected]删除

 

您当前的位置:首页 > 2020

[综]室友们今天又在炸房【猎人】──简溪云

时间:2020-09-16 15:36:26  作者:简溪云

 

 
  文案:
  从港黑叛逃并拒绝了武侦邀请的第二天,我的床上多了一个少年,来自大正时代。
  为了把他送回去,我向西伯利亚的好心人寻求帮助。
  然而一周后,我的床上又多了一个来自流星街的男人,见面就摸我腰。
  为了拥有宁静的独身生活,我被迫去大正时代与鬼共舞,在流星街经历风吹雨打。
  可是每次回家,我的床上总会出现新的室友,他们吃着棉花糖、抱着排球、留着凤梨头,从天而降。
  连港黑都重新找上了我,说我的朋友偷了他们的宝石。
  幼驯染楠雄突然出现,要我助我一臂之力。
  然后,我的生活变得更加混乱。
  辣鸡室友一边撩我一边搞事,甚至还要毁了我的横滨。
  我看着被炸毁的房子,改变了自己的梦想。
  总有一天,我要按着他们的头让他们交房租,赔偿我巨额损失费。
  —————
  *正文第三人称
  *cp未定,修罗场它不香嘛
  *ooc,时间线有私设
  *日更,每晚九点左右更新
 
 
第1章 假死
  在港黑度过了暗无天日、加班加到秃头的七年之后,长谷川凛终于要离开这个鬼地方了。
  废弃仓库内,他一手举着手电筒,一手摸着下巴,上上下下打量躺在自己面前的那具尸体。
  这是他为了完成自己脱离港黑的计划做的准备——一具和自己极为相似的尸体。
  这尸体是新鲜的,没有什么外伤,外型也几乎和他有九分像,再加上后期的处理,基本上是能达到“以假乱真”的程度的。
  可他似乎仍旧不甚满意,微微皱着眉,薄唇抿起。
  “这个的眼睛还是有点问题啊……”他盯着尸体由于惊恐而睁大的眼睛,撇嘴嘟囔。
  面前的尸体就连眼角那颗泪痣都几乎点得和他如出一辙,可那纯黑的眸色却偏偏是极为重要的难以掩盖的瑕疵。
  他的眼睛是浅棕色的,几近透明,可这具“准替身”的瞳仁却是深得彻底的黑色。
  不是没有想过再仔细找找,看看有没有更合适的。
  可是自从捡到它之后,他就再也没有在战后清扫的时候遇到过其他更符合条件的尸体了。
  何况,以他现在的人脉和在港黑的自由度,想要短时间内找到一个和自己相似度极高的尸体,基本不可能。
  能遇上面前这位,甚至都可以说是他前几年倒霉到了极点才积攒出来的人品。
  而现在,他已经没有时间了。
  实在不行……就用爆炸掩饰一下吧。
  虽然炸的那么凑巧极有可能会引人怀疑,但总要比上来就被人识破的好——反正,他倒也没指望自己真的能够完美地骗过森鸥外和太宰治。
  作为在他们手下工作多年的新一代社畜,他自然明白这两位有多可怕。
  只能说是尽可能的多骗一会儿,以使自己不要在被发现后死的太早太惨。
  不是说那什么……时间会消磨掉一个人的愤怒吗。
  虽然不知道这二位的“愤怒”究竟要几百年才能真正被消磨掉,但是无论如何,他总能一上来就被发现是假死的吧——那也太损害他在横滨的名声了。
  毕竟他也是为此准备了很久的啊。他的努力总会有点效果的吧?
  长谷川凛深呼吸压下心虚感,默默安慰自己。
  而且,他是真的不想再等了。
  最近这段时间,也不知道是为什么,森鸥外为了压榨他可谓无所不用其极。
  每每听到有人吐槽自己“996”的工作制,他总会劝对方说:“且干且珍惜吧,我这都007了。”
  从零点干到零点,一周七天无休连轴转,最近连中原中也的工作时长都比他少了,这样他如何能忍!
  就为了摆脱这魔鬼一样的工作时间,他也要脱离港黑啊!
  长谷川凛感觉迫在眉睫,一刻都不能待下去了。
  恰在此时,电话响起。
  “凛酱,织田作去找纪徳了。”太宰治的声音从电话那端传来,“你知道要怎么做吧?”
  “知道。”长谷川凛顿了顿,突然俏皮地补了一声“太宰先生”。
  这一声“太宰先生”,他念得别致,像在咀嚼回味,又似带了几分隐晦的挑逗。
  如果不出意外的话,这大抵是他最后一次以“先生”这种敬辞来称呼他了。
  那就给他的“太宰先生”留下一点对于这个称呼的特殊记忆吧。
  那端的太宰治低低地笑了一声,道:“凛酱真的是一个很棒的下属啊。”
  紧接着,不等他有所回应,电话挂断。
  长谷川凛在忙音中挑眉。
  太宰治这话听来总让人感觉有些意味深长。
  他似乎隐隐还听到了森鸥外的一句“太宰果然是要找凛啊。”
  在他马上就要实行计划的重要关头,这两个人偏凑到了一起,不由得让他感觉有些不妙。
  这种感觉,就好像自己的计划还没有实施,就已经被人猜了个透彻。
  他晃了晃脑袋,把这种不祥的预感甩走。
  作为一个港黑人,是一定要对自己多一些自信的。
  “至于你呢……就最后再为这个世界做一点贡献吧。”他深呼吸,弯起眉眼,对着尸体说,然后拍了拍它冰凉的脸蛋,凝神,发动异能。
  他的异能名叫“十维万象”,可以操纵空间。
  听上去中二又强悍,实际上鸡肋得很。
  先不说这异能他实际上并没有完全掌握,就是每次使用完这异能,他那十天半个月的任人宰割的无异能状态,就足以证明其鸡肋程度了。
  甚至曾经有一次,他的异能消失了足足半年,那半年的时间,他过得可谓是水深火热——若真要算起来,这事儿还得怪太宰治。
  这个先暂且不提,以后有机会再算账,太宰治的异能和他本人给他搞出来的麻烦,那可是多了去了。
  眼下更重要的,是他的计划。
  由于异能的局限性,在整个“假死”计划进行的过程中,他必须保证自己不出任何差错。
  不然等他第二次找到脱离港黑的时机,还指不定要到多久之后。
  他还能不能在这“007”的工作制下坚持到那个时候,都是个问题。
  长谷川凛轻叹一声,无奈地抓了抓头发。
  外面,织田作之助和纪徳正在大厅的正中央“深情对望”,他转了个身,在墙后隐藏好身形。
  两人现在的位置刚好在他的异能控制范围内。
  长谷川凛捻了捻指尖,在两人又一次同时射击后发动了异能。
  大厅内的时间和空间皆在一瞬间发生了曲折。
  长谷川凛出现在织田作之助身侧,轻巧地推了他一下,本应笔直射入心脏的子弹没入了更偏上的位置,精准地避开了要害,却又足以造成重伤。
  几乎没有人知道,他的异能所能操控的其实不仅仅是空间。
  除了开发出他异能的这个用法的那个人——陀思妥耶夫斯基。
  只是可惜,他对时间的扭曲最多只能维持五秒,当年陀思就总是嫌弃他时间短,甚至偶尔还会用一种仿佛在开黄腔的语气嘲讽他,什么“凛,你太快了,下次不能持久点吗?”之类的。
  不过现在,五秒。
  这个时间对付这两个人的异能,倒是刚刚好了。
  迅速解决了在场两人,为了避免被赶来的港黑成员发现,他立刻找了个更隐蔽的地方躲了起来。
  太宰治在长谷川凛刚刚离开后就到了,急匆匆地带走了重伤的织田作之助。
  长谷川凛在两人出走后,安置好炸弹,靠在裂痕斑驳的玻璃窗旁,目送他们离开。
  外面应景地下起了雨,雨水刮过玻璃,模糊了窗外的景色,让他再无法看清两人离去的背影。
  窗边停了一只三花猫,软绵绵地叫了一声,从窗户缝隙中跃了出去,消失在雨中。
  他将风衣脱下,搭在了尸体旁边的碎石堆上,走向后门。
  剧烈的爆炸声在身后响起,狰狞的火舌如同凶猛的斗兽一般扑向他。
  长谷川凛神情自若地向前一步,将火势阻隔在门后。
  滂沱的大雨转瞬间便浸透了他全身,单薄的衬衫贴在身上,描摹出薄薄一层明晰优美的身体线条。
  他半眯起眼,隔着雨幕,看向挡在自己身前的二人。
  作者有话要说:
  稳定日更,求收求评w
 
 
第2章 天降
  银发的剑士撑着伞,平静问道:“离开港黑之后,要来我们这里吗?”
  “多谢福泽先生的好意。”他略微欠身,透过雨帘看过去,抬起嘴角,“不过,我暂时只想过过平凡安逸的小日子。”
  “社长,你看!”江户川乱步鼓起脸颊,孩子气地哼了一声,“我就说他这次又不会答应!干什么非要让他过来!”
  “乱步。”福泽谕吉有些无奈。
  模糊的警笛声由远及近。
  凛眼中仍含着尚未褪去的笑意,他向两人颔首,讨好般地对乱步眨了眨眼,却是准备先行离开了。
  “停下。”江户川乱步撇了撇嘴,又看了一眼身侧的福泽谕吉,突然拿出了眼镜。
  长谷川凛略一挑眉,听话地停下脚步,眼睛亮了亮。
  “这可是名侦探最后的忠告!你给我好好珍惜!”江户川乱步指着他,声音仍旧是气鼓鼓的,他睁开了翠色的眼睛,说,“如果不加入我们武装侦探社的话,你是绝对不可能过上自己想要的生活的!”
  “哦?是吗?”长谷川凛看着乱步的眼眸,笑盈盈地走上前。
  他把手上的水用异能移走,防止水珠沾湿对方。
  “多谢提醒,我会注意的。承蒙厚爱,”长谷川凛揉了揉乱步的头发,略微弯腰,贴在他的耳边咬字,刻意压低了些许的声音中带了几分暧昧的调笑:“乱步哥哥——”
  意料之中的看到青年耳尖氤氲开粉红,他心情极好地轻笑一声,用揉过他头发的手在青年眼前炫耀似的一晃,而后打了个清脆的响指,消失在雨中。
  他直接回了自己提前买好的别墅。
  虽然嘴上说着不信,但为了以防万一,他还是偷偷去隔壁别墅瞄了一眼。
  这别墅位于郊外的山顶,远离港黑大楼。
  别墅的最顶层是露天的天台,足以一览横滨市区全貌。
  他将来若是想过一过宅男的咸鱼生活,窝在别墅闲得发慌的时候到那里去看看风景,也是个不错的消磨时间的办法。
  ——虽然后来他才发现,哪里需要这样消磨时间,他在别墅里的日子,简直就是一刻都不能清闲的。
  而除此之外,这里还有一个优点——人迹罕至。
  他买下这幢别墅的时候,周围其他几幢还全都是空着的。只有他左边的那一幢,在他之后不久也被人买了下来。
  不过那位买主大概并没有搬进来住的意思。
  他在准备“假死计划”的这段时间,知道那里被人买下后,偶尔也偷偷去那边看过几次。但那里每次都是空空荡荡的,毫无人影,完全不是要住人的样子。
  乱步所提的“他不会如愿”,思来想去,长谷川凛暂且也只能觉得有可能是这位“神隐”的邻居了。
  但这一次,那里依旧是空空如也的,一切都还是最开始的样子。
  好像主人买下它,就只是为了让它空着。
  虽然心底有些疑惑,但周围没有人住,倒也恰好遂了他的意。
  说句实话,他并不喜欢吵闹。
  尤其是成为了中原中也、太宰治的下属之后,他就更加渴望这种安安稳稳的小日子了。
  两位上司每天不是“单方面”吵得面红耳赤、语无伦次,就是“单方面”被揍得仓皇逃窜、一身伤痕。
  他一个可怜兮兮的下属被夹在中间,实在是不想做人了。
  安慰中原中也,把某位一米六的小朋友“亲亲抱抱举高高”是他的活;寻找太宰治,把某位自杀狂魔从各种奇奇怪怪的地方捞出来,然后用绷带把在自己身上蹭来蹭去仿佛是在求安慰的人裹成粽子,也是他的活。
  一想起来自己来回跑的日子,长谷川凛就感觉十分心酸。每次他只要和其中一个在一起待久了,另一个必然会闹出点幺蛾子。一开始还只有太宰治会这么干,到了后来,连中原中也都学会了。他们的行为,简直就像幼稚园的小朋友抢玩具一样——三岁,绝对不能再多了。
  他这哪里像是一个下属?这二位日后就算娶了妻,那两位“妻子小姐”也不会比他更懂得如何“安抚吃醋的小朋友”了吧?
  长谷川凛始终不明白,森鸥外当初,到底为什么偏偏就要把他拉入“钻石打磨”工程。
  他觉得自己更像是在被钻石“打磨”。
  从智商到武力值,再到耐心和耐力的全方位“打磨”。
  森鸥外这个医生真的是坏得很,自从当上了首领,就毫不顾忌他们之前的交情了——甚至还隐隐有一种恃宠而骄的意味。
  他当上首领之前,长谷川凛也没少跟他在那个小破诊所里挤一张床啊。
  这种“翻脸不认人”的做法,真的是非常森鸥外了。
  当首领辛苦怎么了?
  被爱丽丝酱嫌弃又有什么?
  他不也是天天被太宰和中也搞得心力憔悴?
  他不也是日常被太宰嫌弃没有脑子?
  森鸥外这个人,就是仗着他看到他辛苦的样子会心疼他!
  ——还传自己是他童养媳呢。
  想想长谷川凛就来气,他“森首领的童养媳”这个身份,可是被下面的人当成“港黑不得不知的十大八卦”之一,传了整整五年啊。

返回首页
返回首页
来顶一下
加入收藏
加入收藏
推荐资讯
栏目更新
栏目热门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