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收藏 | 设为首页 | 会员中心 | 我要投稿 | RSS
福书网
站内搜索: 高级搜索 如有淫秽信息或侵犯了您的版权请联系邮箱[email protected]删除

 

您当前的位置:首页 > 2020

招惹之罪gl【都市情缘】──清途

时间:2020-09-16 09:01:02  作者:清途
  齐寒忍不住咋舌,从对方手中抽过文件夹,翻看了一遍后,突然一本正经地笑道:“宿管部的策划没问题,去找你们部长盖个章就好,名字我就不签了。”说完她重新递了回去。
  苏夜纯觉得就算一个是部长,一个是别的部门干事那又如何?这人还欠她一晚上住宿费没付呢!今天,这魔术表演的事在她手底下就不能过!
  她将节目名单拆下来,拍在对方桌前,“啪”地一声引来会议室内七八人的目视。
  对方轻咳一下,扫视一周后,抬头张望的人又重新垂下头,该干嘛干嘛了。
  齐寒脊背靠在椅子上,姿势慵懒地翘起二郎腿,嚣张地挑眉道:“怎么?策划不满意还是节目不满意?”
  苏夜纯:“节目。”
  齐寒轻笑了一声,“哪个?我看能不能换一下。”
  节目是死的,人是活的,更改一下没什么大不了的。
  “魔术,”苏夜纯伸出手指点在桌面上的节目单上,修长的指尖在明亮的光下,隐隐约约可以看见微微透明的粉红,她随便挑了两点缺点说了,“魔术容易失误,表演时也不易与主持人交流。”
  齐寒像是听到什么天大的笑话一样,她点在节目单上的表演人员名单上,“你识字吗?”
  苏夜纯一愣。
  对方继续道:“跟我读,齐寒。”她伸手指着自己,“我。魔术的表演者是我。且,这个魔术表演是几大部门的部长要求的,说是接了院领导指示要办。你这个意思,我不是很懂。你是想换掉这个节目,还想换掉我?”
  苏夜纯关注的重点只在名字上,“……原来你叫齐寒。”
  冰冷的空气没能立刻缓解她心中的焦躁,放在腿边的手,已经沁了一层薄汗,隔了良久她才听到自己说:“我……特么,怎么知道这节目是你的!又!怎么知道,这节目是他们联名上书的!”说完,她从对方指尖下抽出节目单,闷不吭声地夺门而出。
  她身后,齐寒哼笑一声看着那抹落荒而逃的背影,几乎下意识地蹭了一下腿间,而后起身。
  会议室外远不如空调屋要舒服,苏夜纯跑了几步,额上就出了汗,心更是要从胸腔里跳出来一样。
  不可否认,她现在对这个叫做齐寒的人有些触电,但更多的是那种迫不及待地想要压倒对方。
  若是她在地位权势上能胜过对方,在她提出让对方教她如何掩饰自己性向失败后,她好歹还可以借势打压一下。可现在,失败在前,得知地位低下在后。她真的不知道自己这脸是丢在哪儿了。
  不知道自己是怀着什么心情让公关部部长签了宿管部的节目单,也不知道自己是如何出了公关部会议室的,总而言之这一路模模糊糊,被人拉着拽进了一间卫生间也不知道。
  “傻了?”略微熟悉的声音在苏夜纯耳边响起。
  苏夜纯回过神时就看到齐寒一张似笑非笑的脸,“……”
  “我方才回味了一下你说的那个提议。我觉得也未尝不可,不过……”齐寒欲言又止,蓦地伸手抬起她的下颚,一抹荡人心弦的笑显然带着花枝乱颤的意味,让人心头一紧,“我们先玩个游戏,你做的让我满意了,我就同意教你,而且还是无偿教你。不仅无偿,还是包教包会的那种。你觉得如何?你要是同意了,那就从今晚开始,你要不同意那就算了,你当我没说过。”
  苏夜纯仰头被人捏住下颚,对方比自己高了几厘米,两人交叠在一起的身影在阴凉的地面上投下一片阴影,空无一人的卫生间内尤其地黑暗,仿佛傍晚将至。
  齐寒微微俯身,这种居高临下看着一个人的时候,压迫力十足,“你敢玩吗?一个无关交易的游戏。”
  “无关交易?”苏夜纯忍不住想要吐槽,但是对方捏着她下颚的手不允许,“先松手!”
  齐寒松开手,“的确无关交易,这个游戏只是你开启宝藏的第一步。你要是放弃的话,那就是你自己的问题,你拿不到宝藏你怪谁?”
  苏夜纯毫不怀疑对方是一个极为腹黑的女人!
  “好,我同意你的游戏。”她又谨慎地道,“游戏只有一个?”
  “一个够我玩吗?”
  苏夜纯:“……”
  对方出卫生间的时候,她还处于有些呆愣的状态,不过这都不重要。重要的事,她离她的未来又进了一步。
  苏夜纯撑在洗手池前,盯着布满水珠的镜面,猛地打开水龙头洗了一把脸。
  夏天里冰凉的水毫无疑问能浇灭人内心的躁动,被这凉水刺激了一下后,她感觉自己脑袋是前所未有的清明。
  片刻后,手机响了,是贺曼。
  苏夜纯一手甩着水珠,一手接起手机开口道:“喂?”
  贺曼那边一阵吵嚷声,也不知道在干什么,苏夜纯只能模模糊糊听到几句,“你去哪儿了?!快过来集合,我们部门就差你了!”
  苏夜纯倏地想起贺曼之前说的话,她们部门要和其他部门联系聚餐,搓了一把脸后,她道:“等下,我现在就过去。”
  “你快点!”
 
 
第7章 
  苏夜纯先回了总会议室,拿回了自己的鸭舌帽,才下的楼。
  她踩下最底层一个台阶时,贺曼就已经就迫不及待地招呼大家上车。
  一路上,大巴车内没开空调,空间窄小又闷,毕竟人多,通了风之后也没什么感觉。
  苏夜纯坐的是晕头转向,下车时人群一拥挤,她不知踩到谁的脚了,被踩那人像是拽了她一下,然而她来不及反应就捂着嘴冲向一旁的灌木丛边干呕。
  贺曼在杂乱人群中,破开一条康庄大道,冲着她上气不接下气地跑了过来,随后又抬手顺着她的脊背。
  “你……这么短的距离还晕车?”
  不理会贺曼语气中的难以置信,苏夜纯接过从旁边伸过来的纸巾,夹着纸巾的手指骨节分明,有些修长,还有些很病态的白。
  周遭的声音倏地静止,贺曼连顺她脊背的动作也僵硬了下来,苏夜纯疑惑地一转头,就对上了齐寒那张似笑非笑的脸。
  这……纸巾……的主人是……齐寒?!
  苏夜纯捏着纸巾的手有一瞬间颤抖,继而佝偻着身子惊天动地的猛咳起来,嘈杂的声音仿佛都被这阵猛咳重新拽回。
  贺曼不知在想什么,主动地找了一个蹩脚的理由就离开了。
  擦了擦嘴,她犹豫着要不要再把纸巾还给齐寒的时候。
  对方突然抬脚踢了踢她的小腿,这动作看着有些莫名其妙的委屈,苏夜纯以为这是幻觉的时候,才发现对方一双白色Nike透气运动鞋上有一个非常突兀的脚印。
  跟一个带着铅黑的巴掌印落在脸上一样突兀。
  齐寒凝视她时,眼底狡黠的光留都留不住,“你不觉得这脚印跟你鞋底很像?”
  是很像,而且还是一模一样。
  然而这又能怎么样?
  苏夜纯将擦嘴的纸巾叠的整整齐齐,冲着旁边垃圾桶,展示她那优秀的投篮技术。
  夏季的风仿佛格外的多,深暗的街边,行人络绎不绝,不少人路过这群人时都会刻意停下来看几眼。
  离他们不远处的一个街角,有一个妇女牵着自家奶娃的嫩手等着红绿灯,然后突如其来的一道带着软乎乎地稚嫩音调隔着虚空飘了过来。
  “麻麻,那个小姐姐乱丢垃圾!”
  苏夜纯盯着垃圾桶旁,被风吹的微微展开的纸巾,尴尬半晌,无言以对。
  齐寒仍旧一副似笑非笑的模样,过去将纸扔进垃圾桶,带领着宿管部的人去了预定的酒店。
  一路上街景繁荣,到处灯红酒绿,霓虹璀璨,贺曼脱离了原来的大部队退到她旁边。
  掏出手机,先是问了一句,“你知不知道刚才那人是谁啊?”
  齐寒啊!
  苏夜纯危机感上升,沉默了片刻,“你觉得我知道?”
  “啧!你怎么能不知道呢?!”贺曼贴着她的耳朵,压低了说,“宿管部的副部长,而且还是校学生会副部长!我的天!姐妹,你这是要火的节奏啊!”
  “别瞎说!”
  苏夜纯一副你疯了的眼神,然后加快脚步,远离贺疯子。
  一群人在酒店侍应生的带下,去了预定的包间。
  所有人都在百无聊赖地等着还没到的会长,等待过程中,向玲打了一通电话过来。
  人多口杂,声音吵吵嚷嚷的,她坐了一会儿就推开包间出去了,找到了一个公共卫生间。
  对方可能正在守株待兔地等着她的电话,她打过去时,对方秒接。
  这个时候,向玲可能是在上晚自习,说话的声音压的要多低有多低,“我问你一件事儿,你别骗我。虽然我好骗,但是我小心脏承受不了。”
  苏夜纯靠在一面墙上,旁边是卫生间里安置的一面大镜子,镜子下是洗手台,上面一块一块水渍在灯光下折射出莹光。
  斜眼看过去时,镜子中的人满脸疲惫,苏夜纯在这边点头没出声,向玲当作她默认了,就继续道:“我追你的那天,我们停在四楼,然后有个女的开门,开门那人是……”
  说哎?怎么不说了呢?苏夜纯微微哼唧一声,“别欲言又止的,我要难受死了。快说,不说我挂了。”
  她是真的难受,这卫生间不知熏了一股什么味道的香薰,让她越闻越忍不住恶心。
  向玲抢在她挂断电话前,急忙道:“那人是不是齐寒?!”
  苏夜纯:“……”
  这问题要是搁在先前,她说不定能反问一句,齐寒是谁?现在嘛……
  苏夜纯:“不知道,不认识,你还有事吗?”
  “我信你个鬼!”向玲那边鼠标键盘按的啪啪作响,“我发些帖子给你看,你最近注意点。别怪我没提醒你!”
  隔着手机听不清对方语气,苏夜纯还想再问的时候,手机突然叮咚叮咚炸了锅一样,是向玲发来了十几张截图,末了对方还跟她说了一声“再见”。
  莫名其妙地看着截图,这些帖子都是“纯亡齿寒”cp的事,也没什么大不了的啊!
  她抬脚离开这个不是人呆的地方,刚转身朝外走,就迎面撞上一个高她几公分的黑影。
  苏夜纯:“……”
  齐寒:“……”
  刚才还提到的人,这会就突然出现在她面前,苏夜纯有一种在背后和人一起给齐寒穿小鞋的错觉。
  苏夜纯:“你刚过来?”
  齐寒哑然失笑,“我说我刚来你信啊?”
  我信个屁!
  苏夜纯无话可说。
  两厢无话,一段长久的沉默持续了两分钟就宣告终结。
  苏夜纯怕对方误会什么,就摇了摇手机,解释道:“上次我朋友看见你从宿舍出来跟我讲话,以为你不怀好意所以……”所以什么?
  脑海中抓不到任何能用作解释的词汇,同时,她还看到齐寒突然露出一抹漫不经心的笑。
  “游戏准备好了吗?”齐寒伸出修长的手指,指尖点在自己饱满莹润的唇上,而后森然地道:“那我要你做一件……让我十分惊讶且深感头疼的事。时间暂且不限,你要是完不成的话,我答应你的事就作废,要是完成了,我们的游戏继续。到时我会在我心情不错的一定时间内,向你下达另一个游戏。”
  苏夜纯:“……”
  重回餐桌的时候,联谊已经开始了。
  在她那一桌有别的部门的人过来跟她搭话,那明里暗里的内容,无一不是在暗指,美女,有对象吗?小姐姐我能和你谈个恋爱吗?学姐我想和你上床。
  苏夜纯聊了一会,身心俱疲,饭桌上有很多拼酒的人,一股酒臭味在夏季炎热的空气中更是变作恶臭。
  突然觉得公共卫生间的味道也不是那么难以接受了!
  苏夜纯想到此,就跟贺曼俯首帖耳说了几句。
  暖橘色的灯光下,贺曼双眼涣散,失了焦距,一看就知道是醉了。听她说完,也不知道听没听懂?只一个劲挥手,学着刘备白帝城托孤那样语重心长,“去啊,去啊,等会回来带我。”
  苏夜纯应了一声,依着自己先前的记忆寻到了公共卫生间,进门时一股温和的风迎面吹来,将弥漫的廉价香熏吹散了不少,味道淡了之后,还挺好闻。
  她这才反应过来,许是打扫卫生的人根本就不会用这香熏。
  厕所内贴着磨砂玻璃纸的窗户被人打开,有人趴在窗户上,伸头往外看。
  那人的背影,苏夜纯一眼就认出来了,不是齐寒还能是谁?
  听见脚步声越走越近,齐寒心烦气躁地一回头,然而迎接她的是眼前一黑,有人伸手盖在她眼睛上,湿热柔嫩的手心温度灼人。
  她下意识眨了两下,对方反而触电似的收回了手。
  齐寒:“……”
  睁眼时,毫不意外地看到了苏夜纯,齐寒编排道:“恶趣味。”
  苏夜纯无所谓地笑笑,只当是夸赞自己的,“你在这干嘛?不无聊吗?”
  齐寒:“在哪儿都无聊。”
  苏夜纯:“!”
  半晌,苏夜纯一双玻璃似的猫眼闪着荡人心弦的光,其中有着一种十分肯定的、胜券在握的眼神,她指着窗户旁边一扇洞门大开的隔间,“你跟我进去就不无聊了。”
  “做梦。”齐寒笑道。
 
 
第8章 
  夏季仿佛有永远都灭不完的火气,烈日无时不刻不在烘烤着大地万物。
  苏夜纯一个星期的学习,又要在周五这日告一段落。
  “纯亡齿寒”cp在主页菌的热搜榜上扎根了,怎么掉也掉不下来。她昨天随便加了一个点赞的人,抽空问了一下,结果对方直接说,撤帖子这不是心虚吗?!

返回首页
返回首页
来顶一下
加入收藏
加入收藏
推荐资讯
栏目更新
栏目热门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