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收藏 | 设为首页 | 会员中心 | 我要投稿 | RSS
福书网
站内搜索: 高级搜索 如有淫秽信息或侵犯了您的版权请联系邮箱[email protected]删除

 

您当前的位置:首页 > 2020

招惹之罪gl【都市情缘】──清途

时间:2020-09-16 09:01:02  作者:清途
  “我是疯了吗?我跑?”苏夜纯软弱无力地偏过头,冲与她现状不遑多让的向玲道,“我应该一手机下去将你拍死!也,也好过遭如此残毒!”
  向玲捂着胸口,急促地喘息间,忍不住道:“啊忒!你给我等着,等我抓到你,不把你压在床上打?!”
  苏夜纯刚想说做梦!对面的宿舍突然咔嚓一声,门开了。
  齐寒提着垃圾,看着虚脱在自己对面的人,有些错愕。
  宿舍里的人,像是发现自己的舍友还站在门口,忽然惊了一声,喊道:“唉,我忘了火锅底料的袋子,等下我帮一起带下去吧!”
  苏夜纯:“……”大夏天……吃火锅???
  齐寒头也不回地应了一声“好”,有些无言以对,这人跟她还挺有缘。
  往日在M大校园内,要么就是一面也没见过,要么就是接连两天见到了三次!
  齐寒看了对方一眼,阳光投不进来的走道,温度比外面要阴凉,对面人身上淡淡的沐浴露的味道,有些醉人,她隔着两步的距离都能闻到,
  舍友从宿舍里探出头,先是“咦”了一声,将另一个垃圾袋递到齐寒手中,“喏。记得早点回来。”
  “好。你进去吧。”
  对面门关上了,苏夜纯凝视着那张欲言又止的脸,对方站在门口不动了,半晌后才走到她跟前,“你说你停哪儿不好非停我宿舍门口?故意的?”
  齐寒说这话的时候,声音压的极低。
  靠在不远处的向玲,俨然受到了惊吓的,她捂着嘴,目瞪口呆地看着这么一副诡异的场景。
  寂静无声,隔绝炎热的一条长廊内,居然有人在跟她的闺蜜苏夜纯说悄悄话!而且还是提着垃圾袋说的悄悄话!
  诡异啊!
  违和啊!
  辣眼啊!
  “别瞎说,我都不认识你!”苏夜纯没好气地道,“我会是这种欲擒故纵,欲拒还迎的人吗?!”
  “还真有可能是!”这一句跟她心里的话简直别无二致,只是这声音有些耳熟。  苏夜纯偏过头,向玲一副“我想要一头撞死”的表情。
  她堪堪将心中的千言万语汇成一句话,“你先回去,我有点事!”
  向玲眼睛瞪大,不可置信对方居然要撵她走!在看这两人... ...默默抬脚,她要闭关锁国,拒绝跟苏夜纯这小蹄子通商!
  稍微凉爽的阳台间,伫立着两道欣长的身影。
  M大每栋宿舍楼都存有两条楼梯,一条在西面供学生使用,另一条在最东面是禁止使用。只有发生火灾时,东门才能开门放行。
  东面楼梯的拐角处,都会凸出一块,用做学生晒被的阳台,虽然地方仅供两条被子使用,但那也是有比没有要好啊。
  夏夜的星空仿佛格外明亮,往日暗淡的星光像是积尘已久的宝石终于被人挖掘,打磨,擦拭出耀眼夺目的光。
  暖风吹过七号楼后的一片树林,袭向她们的只剩下一股股凉意。
  齐寒靠在横栏上,一脚撑着放松的身躯,一脚随意曲起,这副慵懒模样跟她这两日见的人格外不同,在苏夜纯就要怀疑对方是否是脱去伪装时,突然听到对方开口。
  “说吧,你带我过来干什么?要是什么废话的话,那我们还是趁早回去,因为我不听废话也没兴趣。”
  “巧了,我也是。”
  “什么?”
  “我同样也不说废话。”
 
 
第5章 
  苏夜纯回过身学着对方的模样,也将脊背靠在冰凉的横栏上,冰冰凉凉的有些硌人,但是靠着总比站着要强。
  一场谈判,要想赢得头筹那就要拿出十二分的精神状态与气势,她可不认为站立时那一副紧绷到极致的神情对比慵懒恣意的样子要有说服力。
  苏夜纯放眼望去,能透过幽深的楼梯间看到对面宿舍的灯火阑珊,无尽的黑夜中有人挑灯夜战,有人沉迷网游,也有人以自己仅存的身家赌一场“喜欢”,她声音轻柔,仔细听的时候还能感受到用尽全力的克制。
  “我的想法很简单,我想你也会喜欢。”
  “大言不惭呐?说说看吧。”
  “呼——还是性向问题。你是深柜,我不是,我的想法是你教我吧。”
  “教我如何才能将bl做到滴水不漏,如假包换。教授期间你可以做一切你想对我做的事,也可以让我为你做一切你想做的事。”
  从未听过如此荒唐的要求的齐寒,对这个天平倾倒性的事不置可否,这不失为一种占尽了对方便宜且对方无一利处的决定。
  我拿全部身家跟你换,只要求教一件事儿?!
  齐寒心动之际,理智尚有一丝克制,“为什么找我?”
  苏夜纯将身体微微朝对方跟前挪了挪,俯身贴在对方的耳边,呼出一口热气后,“即使做这种事我也喜欢跟一个美人做。你,是我独一无二的选择。”
  安静片刻后,“唰”地一声一条原本灯光暗淡的长廊顷刻间陷入黑暗,对面的那栋楼也在时间之下归于平静。
  长廊不远处有宿管阿姨拿着手电筒乱晃,拖鞋拖沓在地板上发出清脆的“啪嗒啪嗒”声。
  齐寒起身的同时轻笑道:“我拒绝,我没兴趣跟我详知甚少的人做交易,而且对方还是一个直女。如果你实在找不到人的话,我建议你去M大向东一千米的一间酒吧,那里男女通吃的人数不胜数,去一夜,没准你就找到了呢?”
  似有似无的笑声,像是黑夜的魔咒,苏夜纯握着横栏的手用力到骨节突出,青筋暴露。酒吧?就不算同意,也没必要这样羞辱人吧?!她是那种随便的人吗?!对方到底听没听到她刚才说什么?!
  语言攻击无疑是致命的,不可忍的,“我刚才的话收回!有色心没色胆的废物!!”
  苏夜纯吼了两句后,才发现自己的声音吼得过于太大,已经在整个楼梯间回荡,甚至已经传遍了四楼整层。
  齐寒被这一声震到了,但是她的反应显然要比对方迅速,“你!shit!你到底想干嘛?!”
  检查宿舍的宿管阿姨闻声就踩着拖鞋朝两人所在的地方奔来,“啪嗒啪嗒”的声音急促密集,还乱叫道:“谁在哪儿?!站住!怎么还没回宿舍?!不知道都十一点半了还不知道休息?!站住!别跑!”
  齐寒在乱七八糟地声音中拉着乱吼的始作俑者就开始往楼上跑,“我真的是无言以对!你也够祸害的!”
  两人一气上了到七层,宿管阿姨年纪大了,腿间显然没有两个年轻人利索,追了一会就靠在楼梯口,弯着腰气喘吁吁地嘀咕:“下回别再让我逮着你们!不然罚写检讨五千字!”
  苏夜纯甩开了手,摸着黑往自己的宿舍走,丢人现眼一次就好,她怕她再跟这人待下去,她能忍不住拉着对方往公共厕所去了。
  就算她不是homosexual怎么了?难道因为这个就能把她为对方激动万分,兴奋躁动的心给否定了?什么乱七八糟的教授,都见鬼去吧!神特么酒吧!,受此侮辱,简直破她自上M大以来,尴尬史的新高。
  苏夜纯怒不可遏地在一扇门前停住脚步,准备敲门的手刚抬起就被压下了。
  对方压低着的声音在黑暗之下显得沉闷,带着沙粒的质感,“你宿舍?”
  苏夜纯缄默不言,一双浅棕色的眼睛在黑暗中亮的出奇。
  “怎么?管你屁事!”
  “你不能进去!”
  她抬手将对方的手挣开,“凭什么?我又没进错宿舍!”
  “妹的!你进去了你无事了,万一宿管在下面等我怎么办?!”
  “那你想干嘛?我宿舍不让进外人!”
  “……”齐寒简直忍无可忍了,“同学,做人有点良心行吗?你放我在外面她一会上来怎么办?我刚才救了你,你能不能回报我一下!”
  救?
  苏夜纯心说救个屁的救,“你不拉我我也能跑!”
  齐寒:“……”
  两人在黑暗的7620宿舍门口僵持,针落无声的长廊,隐隐约约能听到别的宿舍传出来的游戏声,压低了的说话声。
  苏夜纯没听见自己宿舍内传出来什么声音,想来应该是她们都睡着了。
  原本打算敲门的手改变了姿势直接伸向上方,在透风的门槛上方摸了一把,蹭了一手灰的同时,摸到了一把钥匙。
  将钥匙插进锁孔的同时,苏夜纯脑中像是被这道清晰可见的声音打开了一道闸门。
  她在一片漆黑一中,隐隐约约能看到一个模糊的人影,她试探似的往对方脸前贴了过去,“帮你未尝不可,我问你个事?”
  齐寒轻哼一声,“说。”
  “带你进去,你给抱吗?”
  “……”
  被冰封的气氛不肖一会儿就被闷热冲化,两人猫着身子进了宿舍,突如其来的冷空气霎时让人浑身一颤。
  苏夜纯摸着黑挪向自己的床,走的时候还不小心撞翻了一个垃圾桶,到了自己床下,她指着上方,轻声轻语道:“你先上去,动作轻点儿。”
  “好!”
  “哐当!”
  苏夜纯摸着良心不想说话!她看着对方将一个椅子扶起来,然后小心翼翼地道:“失误失误。”
  我信你个大头鬼!
  相继爬上床后,苏夜纯将床帘的帘顶掀开了一条缝,即使空调被定到二十六度,但两人睡在一起难免会有些热。
  她将枕头往对方头底下送了送,“我有良心我才给你的!”
  其实也不止良心。苏夜纯想。
  隔着不过毫厘的间隙,她感觉身边躺了一座自带冷空气的冰山,在一点不热的前提下,还能闻到类似青莲般爽利淡雅的香气。
  她轻声呢喃地问:“你用的是什么沐浴露啊?说话啊??”
  回复她的是异常平稳悠长的呼吸声。
  苏夜纯:“……”靠!
  星光满天,蝉鸣半夏。
  空调二十六度的小空间里,有人酣然入梦,有人辗转难眠。
 
 
第6章 
  辗转反侧的夜晚很快过去,她只后再没见过那个人,而那个人也仿佛从没出现过在她的宿舍中,没跟她说过话。
  在夏季的酷暑难耐与各种堆积的事务的打压下,苏夜纯称了体重,毫不意外地了解自己瘦了两斤。
  贺曼将把一个文件夹递过来,苏夜纯长吁了一口气,试着打商量,“你能不能去找别人?我这边广播稿还没写完!还有,刚才院青协的事务也是我交接的!”
  “哎呦,”贺曼过来拍拍她的头,“你就辛苦点,其他人都手底下的工作好多,都抽不出空。我们都是一个部门的,相互理解一下?”
  对方说的理所当然,她不得不接受了自己的命运。
  苏夜纯翻开宿管部的文艺汇演节目表,喝了一口水,心里五陈杂味的。
  “最后一次!忙完我就只顾自己的广播稿了。”
  贺曼求之不得,“行!累一会儿就好,晚上我们部门跟几个部门联谊聚餐,我到时候犒劳犒劳你。”
  苏夜纯:“……”
  文字汇演总共分四大部分,开幕式的主持,节目表演,交流活动和最后的几大部门合影。
  苏夜纯就是负责节目表演的策划,原本她只是负责写开幕式的主持词,后来公关部干事的策划能力实在惨不忍睹,让人忍不住差评。贺曼见状直接把这一重大事项包揽下来,然后毫不犹豫地推给了她。
  她接到这项事务时,毫无疑问地问候了一下贺曼她大爷。
  苏夜纯将手底下的文艺汇演节目名单,翻看了一遍后,才从中抓到唯一一个缺点。宿管部的安排不止节目好,甚至连时间也预兆算好了,从节目交接上下场,第一场人员换装留第二场用,也是卡点卡的非常漂亮。她心下不由得佩服了几秒,才发现宿管部出的四个节目中,最底下有一个魔术表演。
  原本挑不出一点毛病的节目表演表,在最后一行的魔术表演上卡了壳,不知道别人是如何想的,但是依她谨慎的个性,她觉得魔术表演非常不妥帖。
  没有经管专门训练的魔术,会有临场失败的危险,而且表演的同时与主持人的交流容易过于生硬,很容易达不到令人惊讶,让人眼前一亮的感觉。甚至,还有道具准备方面的问题。
  苏夜纯蹙着眉,将宿管部其他的几个文艺表演录入节目名单,在部门总会议室扫视一圈,没见到有宿管部干事在后,她直接带着文件夹去了宿管部专用的会议室。
  门响了两声后,里面传出一声干干脆脆的回复。
  推开门时,会议室内一股冷空气扑面而来,苏夜纯进门关门一气呵成,抬眼扫视了一遍后,才抬脚往会议室正前方的办公桌走去。
  整整齐齐的文件摆放在办公桌上,一台电脑正发出幽暗的光,除了停留在主页面,没有任何使用的迹象。
  苏夜纯停住脚步,只能看到一个披着白色Nike运动服的女生趴在电脑前,一张脸完全掩埋在凌乱的酒红色大波浪之下。
  看来是睡着了。
  她轻轻推了几下,那人轻轻哼唧了一声后,才抬手捂着嘴打了哈欠,然后睡眼惺忪地坐起身缓了几秒。
  在见到对方脸后几秒钟内,苏夜纯有点后悔了,她感觉自己实在不该来,就算魔术失误怎么了?能比她这种地位之间的差距感来的要猛烈些吗?
  齐寒箍了箍凌乱不堪的头发,垂着头又缓了几秒,“有事额?”
  现在趁她还没反应过来前,离开的概率应该挺高的!苏夜纯自我安慰数秒后,刚要抬脚走,就听到“呦”一声。
  “怎么是你啊?”会议室内还有其他干事在工作,所以齐寒说话的声音很小。
  苏夜纯有一句垃圾话不知当讲不当讲,片刻后,“我过来交接工作。”
  “哦——”这声音一波三折,听得苏夜纯心中忍不住泛起一震酥麻,“我还有别的事,快点吧。”

返回首页
返回首页
来顶一下
加入收藏
加入收藏
推荐资讯
栏目更新
栏目热门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