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收藏 | 设为首页 | 会员中心 | 我要投稿 | RSS
福书网
站内搜索: 高级搜索 如有淫秽信息或侵犯了您的版权请联系邮箱[email protected]删除

 

您当前的位置:首页 > 2020

招惹之罪gl【都市情缘】──清途

时间:2020-09-16 09:01:02  作者:清途

 

 
 
  文案:
  【坐怀不乱】
  我醉的恰到好处,听的懂你的话,却不会感到悲伤。
  ——《死人经》
  心口不一V闷骚哼唧
  谢绯靡喜欢苏珩芷喜欢了四年,
  终于在一起了,
  又突然分手了。
  苏珩芷让她永远别出现在她面前,
  无意的回国,
  无意的同学聚会,
  不期然两人偶遇,
  谢绯靡把前女友当做是熟悉的陌生人。
  可这个陌生人,
  不仅有女朋友,
  还当着女朋友的面牵她的手,
  更可恶的是,
  这个陌生人不甘于做个陌生人。
  谢绯靡知道苏珩芷一直有一个理想,
  一个不可言说的理想,
  却不成想,
  这个理想就是结婚生子过日子。
  与谢绯靡结婚,
  与谢绯靡生子,
  与谢绯靡过日子。
  苏珩芷一生逃不出的谢绯靡这三个字,
  谢绯靡却觉得前女友得从一而终。
  谢绯靡:过时不候
  苏珩芷:为期不晚
  【本文须知】
  一、1 v 1
  二、HE
  三、(隐藏性阴暗)显性和善友好v前期深柜特正经(后期闷骚爱吃醋)
  四、略涉及到架空问题为:学校名字,时代,企业等。考究派淡定。
  五、有副cp
 
 
 
 
第1章 
  一年前。
  那时风穿过玻璃窗在楼道间反复,夏天的闷热才持续了几个星期,南方的天气似乎总比北方要薄弱,夏季不热,冬季不冷,但在北方已经经历过一个夏天的她,仿佛正在面临第二个夏天的考验。
  空调温度低至十八的部门总会议室内,到处弥漫着寒凉,各个部门分工有序,埋头苦干手底下的工作。
  苏夜纯口袋里的手机叮咚了两声,这两声响的突兀,有人转头看过来,她将声音关掉后,不过五秒,刚才响了两声的手机从响铃变成了震动。
  刚才打来的“语音通话”,因为长期没人接听已经挂掉了,她点开界面反拨回去,对方像是守株待兔,专门在对面蹲她,“喂!”
  这一声吓的她赶紧捂着手机出去,部门总会议室设置在楼梯口对面,她靠了过去,下意识开口:“喂?”
  打语音通话的人是她的青梅竹马,亦是她亲爱的闺蜜,一个脸不过巴掌大小,性子却是大大咧咧的女生。
  向玲的怒吼,顺着无线信号从手机里传出来,“喂你个大头鬼!你拿我王者号干了什么?!”
  你能别吵吵吗?
  酷热当下,耳朵备受折磨,苏夜纯一边用手扇着风,一边回:“昨天用你号陪舍友打了几局排位。怎么了?”对面良久静默,苏夜纯企图安慰对方,顺便挽救一下自己中单法王的形象,“今天晚上肯定给你再打上去。”
  “不用了!”向玲咬牙切齿地用实际行动来证明,什么是输出全靠吼。
  在她同学将各种人肉搜索截图发给她的时候,她的心情实在难以形容,现在苏小婊砸似乎还挺不在意的样子,这简直让她气的想跺脚,“我改密码了!你以后别碰我的号,M大主页菌你看了吗?疯狂刷屏!不仅贴吧,论坛也是!你大爷的,你是上辈子来向今生的我讨命的吗?!”
  你跟我是有仇吗?!
  我是你闺蜜吗?!
  你犯得着惹野路子,来人肉我吗?!
  向玲想要发出灵魂三问,苏夜纯靠在楼梯扶手上,热的汗流浃背,显然不知道对方究竟怎么了。
  “你淡定点,主页菌、贴吧怎么了?被你玩炸了?”
  “我求你了,睁大你的狗眼去看看吧,你打几把排位,快要把我的王者id打上M大热搜了!”
  “那好啊,你出名了。”
  “我……苏夜纯!虽然我不是什么好人,但是你是真的狗!”
  对方伤敌一千自损八百的话,惹得苏美人倾城一笑。
  烈日顺着楼梯口上方的玻璃投射在阶梯上,印了一块发白的影子。
  此时有两种脚步声,不急不缓地往上走,一下一下,想是踩在谁的心尖上。
  手机对面的向玲越骂越上瘾,骂的她大概都猜出究竟发生了什么,苏夜纯掏出湿纸巾擦着额头的汗,慢悠悠地动着嘴皮子:“你先别急,大不了我去承认那是我的号。”
  “好,那你快点,我的家底都快要被扒出来了!你说你怎么那么杀千刀……我不想被人人肉!我不想看到我的游戏id出现在主页菌上!我不跟你扯这些了,有人加我的号我没同意,我让她加了你的号,你好好跟她,解释,清楚!”对方又乱七|八糟地说了一通后,才稍微心平气和地嘱咐一句,“这周末你来找我,陪我去看画。”
  苏夜纯看着楼梯口上来的两人,眼睛一动不动地睁了片刻,才催促着:“嗯,行,你要没事我先挂了?我还有事没做完。”
  “去吧去吧。忙死你!”
  酷热的楼道间,连刮起的风都带是一股热浪,齐寒穿着露着肚脐的红色短袖,下身米白色的阔腿短裤,脚下三厘米高跟鞋,踩在台阶上声音跟阴雨天的雷声一样沉闷。
  全身干净利落,妆容精致,给人的感觉是不好相处,但是不可否认,她很美。
  苏夜纯本不是一个相信缘分和天命的人,然而,现在... ...可能是打脸了。
  为什么她没抚上心脏,却能听到心跳的声音?
  为什么长处三年黑暗之中,还能窥见天光?
  燥热之下,她透过总会议室打开的百叶窗,可以看到干净透明的玻璃窗上正映着自己赤红的脸。她想自己一定是丢死人了,怎么可以如此没有自制力?
  自问两秒后,苏夜纯好死不死地跟在那个人的身后进了会议室。
  “亲爱的M大,你是我重燃理想的希望,物联网工程学院全体学生向您致敬,愿您在时光的长河中越走越远... ...”
  晨光零点二五毫米的黑笔在花白的纸上留下印记,“读书破万卷,下笔如有神”,这句话像是骗人一样,她读的书也不少,为什么她苟延残喘辛辛苦苦憋出来的话,如此地俗不可耐?
  越写越焦,越写越燥。
  苏夜纯长期埋在办公桌上的脸,悄咪咪地抬起,余光可视的地方,冷白调的皮肤在白炽灯下显得更冷,酒红色的波浪卷披散下来,有几缕遮住若隐若现的深陷的胸口。
  但看每一个五官都很精致,合在一起就是美艳,困倦的神情让人喉咙发痒,撑着下巴的修长指尖让人想入非非。
  苏夜纯心之萌动,不知道这么好看的人,会不会同样也很优秀?
  “姐妹?”她伸手指节分明的手,轻击在部长手下的草稿上,眨巴眨巴眼睛,试图商量,“放我半天假行不行?”
  这周物联网学院要举办各个部门的首次文艺汇演,苏夜纯身为秘书部干事,在秘书部部长贺曼的强逼之下,为响应物联网学院学生会的号召,被迫跟着贺曼放弃下午休息时间,着手准备文艺汇演的主持词、策划汇演流程等。
  她本就对这样的安排很嗤之以鼻,现在她内心焦躁,满脑子乱七Ι八糟的东西,无论怎么淡定都毫无效果,她怕她在写下去,这文艺汇演的主持词能变成有声音有动作的剧本。
  苏夜纯紧抿着嘴,神情复杂地看着对方。
  贺曼倾身过来,“怎么了?我觉得你现在的工作应该特别顺利才对。”
  “... ...”
  你疯了,还是我疯了?苏夜纯挑着眉,不明就里,“什么乱七Ι八糟的?”
  “俗话说男女搭配,干活不累!但是……男生,偶尔也可以换成女生……”贺曼指了一个地方,她看了过去,瞳孔一缩。
  她算是明白对方什么意思了,她隐忍着声音道:“你就说你同不同意吧!”
  贺曼:“那你走了还回来吗?”
 
 
第2章 
  现在烈日当空,没人会特地出去走动,整个校园在此刻就显得空荡荡的,教学楼河边的一条绿荫小道旁,有一座浮在河边的八角凉亭。
  苏夜纯在此处一直呆到向玲下课。
  繁茂的绿荫遮盖了大半的亭顶,掩去了不少热意,风从河面荡过,吹起圈圈涟漪。
  临近五点时。
  向玲才姗姗来迟,双手捂着胸口,艰难地喘着气,“我刚才被叫去了办公室,你热吗?我请你喝柠檬水。”
  不喝白不喝,苏夜纯带着剥削者的阴笑,道:“好啊。”
  俩人去了M大食堂的二楼西餐厅,其内部装潢很优雅高贵。冷白色的光晕打在漆黑的长木桌上,余留除光内的亮堂一圈,冷调的香水味弥漫整个区域,几乎无孔不入,地面铺着一层触感舒适欧式米白色地毯。
  生活中,苏夜纯并不是一个好供着的主儿,向玲以前深有体会,幸亏有多年来养成的习惯,让她付钱时才不至于手抖。
  苏夜纯无论去哪儿都必点一样最贵的,继而再来一杯柠檬水或者其他的。
  她露出骨感美的手拍在向玲背上,俯首贴耳说了几句,才找了一个有空调的拐角桌坐下。
  现在正好十一点,西餐厅内三三两两的没什么人。
  宽大的真皮座椅后面传来貌似争执的声音,苏夜纯伸手拨弄着桌上的一小盆仙人掌的针尖,听的津津有味。
  “你说啊!你怎么不说了?!你是不是真的养了哪儿小贱人?!”
  “别乱说!”
  “你吼我?!我们青梅竹马十八年,你都没吼过我!”
  “没有,不是,别生气。”
  ……
  苏夜纯忍无可忍地憋着笑,向玲提着两杯咖啡,一杯柠檬水过来,嘴角忍不住抽搐了一下。
  将咖啡和柠檬水往对方面前推了推,嫌弃道:“你能不能正常点?笑穴被点了?还是需要我打120送你去精神病院。”
  苏夜纯低头喝了一口冰咖啡,醇香绕齿,兴意阑珊地笑骂道:“去你的!”
  过了一会儿,又问:“你之前说的……M大热搜下去了吗?”
  她不是那种可以忍受别人故意人肉向玲的人,“是非在己,毁誉由人”,这句话放在她这儿根本行不通,她不能接受别人泼闺蜜半点脏水。骂她打她都可以,但是触到向玲这根高压线,那对方就完了。
  在八角凉亭中,她和向玲异地交谈了一下,继而得知在楼梯口那骂来骂去的事情究竟是怎么一回事。
  原因要从两天前说起,上个星期六,她们七号楼六层的7620宿舍,于傍晚七点左右于床上集结,在王者峡谷偶遇。
  7620宿舍之中只有四个人,别无他法只能拉别人,“王者大厅”,“附近的人”逛了一圈后,还真叫她拉了一个。
  王者荣耀的id名字,叫双寒。
  她们带着这个双寒,从星耀一路往下掉,虽然不知道这个双寒最后的段位如何,但她们整个宿舍的段位,平均被拉到了传说中的永恒钻石。
  她摸着良心,玩的是向玲的号。
  两天了,她以为这掉段的事能过去了,万万没想到,这个从“附近的人”里拉过来的双寒,居然是个狠角色。
  想让她彻底暴露在M大众人面前,至于7620宿舍内的其他几人,完全是置身事外,苏夜纯猜想可能是因为拉人的是她。
  向玲掏出自己新买的手机递到她面前,无声无息地炫了一把富,划过一张张图片,图片上的议论声铺天盖地,如海如潮,整整刷到了八千多层楼。
  扒一扒,那些年来‘忆苦思我’的爱恨情仇!#
  #惊!账号:‘忆苦思我’仅凭一己之力,引出了沉寂良久的物联网学院我寒总!#
  #寒大美人儿突现M大主页菌,‘忆苦思我’到底干了什么惨绝人寰的事儿?#
  #‘忆苦思我’独家信息爆料,一块钱一次!#
  这都是什么玩意儿?
  苏夜纯掠过百千条评论,直接将目光移向三十六号加粗加黑加下划线加拼音的标题上,“在线实锤,‘双寒’与‘忆苦思我’的绝美爱情!”
  没有绝美!
  没有爱情!
  更没有实锤!
  什么乱七八糟的帖子还能有八千多条评论?
  这群吃瓜群众的智商是否在线?
  这波造谣是她第一次名誉性危机,感觉还有点难办。
  苏夜纯一忍再忍,“八卦一下意思意思得了!怎么还有……学习——”她崩了。
  在各种想要彰显其独特魅力的标题下方,还有一个不怎么引人注意,用破折号隔开的副标题——“寒窗苦读”是真的!
  向玲的游戏id是“忆苦思我”,而对方的id是“双寒”,所以这个有些别致的、可爱的cp名叫“寒窗苦读是真的!”
  “八卦归八卦,怎么还能带学习?”向玲阴笑着,一张巴掌大的娃娃脸上露出的笑,居然令人有些毛骨悚然,“不知你看完有什么感触?”
  “不知道,我敬爱的,亲爱的,苏大小姐能否将此事处理的妥妥当当?”向玲捧着冰咖啡,深深吸了一口。
  这抑扬顿挫的声音听得苏夜纯右眼皮直跳,她讨厌别人将问题推给她,“想做什么直说,你知道的,我不喜欢这样。”
  向玲笑容一变,生怕对方反悔地抢回手机,当着她的面编辑了一条帖子给主页菌发了过去,“你说的啊!不管如何,结果自负哦!”
  苏夜纯无奈,谁还能骗她不成?
  “好的呢,亲爱的闺蜜。”
  向玲编辑完又把手机递给她看了一眼,说真的,她对于向大小姐这种行为很不齿。

返回首页
返回首页
来顶一下
加入收藏
加入收藏
推荐资讯
栏目更新
栏目热门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