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收藏 | 设为首页 | 会员中心 | 我要投稿 | RSS
福书网
站内搜索: 高级搜索 如有淫秽信息或侵犯了您的版权请联系邮箱[email protected]删除

 

您当前的位置:首页 > 2020

影帝揣着崽崽去种田【娱乐圈】──醉扶摇

时间:2020-09-16 08:58:51  作者:醉扶摇

 

 
  文案:
  姜白,25岁拿下国外含金量最高的金玉兰最佳男主奖,成为娱乐圈史上最年轻影帝,万众瞩目,星途无量。
  风头正盛时,他突然退圈,消失的无影无踪。
  亿万粉丝里,有个霸总哭成了傻狗。
  ……
  五年后。
  姜白迫于养崽生计,高调复出,直播卖山货。
  吃瓜群众骂声一片,亿万老粉不买账,豪言壮语刷爆直播间:不买,谁买谁傻逼。
  圈里圈外,都等着看过气影帝的笑话。
  然而,产品上架当天,3秒光。
  熬夜熬成熊猫眼的亿万粉丝:……
  还在琢磨能不能赚钱的黄牛党:……
  准点抢购毛都没抢到一根的霸总:……
  说好的不买呢?
  
 
 
第1章 
  九月的香城,骄阳似火。
  姜白坐在床头,一边给熟睡的儿子扇风,一边翻看账本,默默算账。
  上个月的水果总共卖了两万块,人工、肥料、灌溉等种植成本就将近一万,再加上运输成本……落到手的利润不到三千,这还不是纯利润,还得扣掉承包山头的租金——
  算下来,一毛没赚不说,继上、上上、上上上……个月,又双叒叕亏了好几万。
  连续五年亏下来,除了给小橙子单独存的教育基金外,他卡里的钱都亏完了!
  姜白戳开手机网银,看了眼余额,心如死水的更正:哦,还没亏完,还剩一千!
  一千,这个月的水电煤费是够了,可生活费怎么办?
  姜白愁得都快薅头发了。
  叮铃铃——
  手机响了。
  他反射性接通电话,而后看向儿子,确定小橙子没被吵醒,才捂着话筒,轻手轻脚的出了卧室,下到一楼。
  电话是村长打来的,询问山头续租的事。
  香城地理位置贫瘠,年轻人都出去打工了,老人种不了太多地,尽管有山地每亩年租金仅一百块的优惠政策,可不少山头都空着,无人承租。
  当初,他初来乍到,看租金便宜,想着种水果不至于亏钱,就大手笔的拿出了五十万,租下了占地面积一千亩的山头香山,租期五年。
  谁知道——
  血亏!
  倒不是他果树种的不好,他果树种的挺好,果子也结的好,唯一的问题是没有销路。
  想到每年烂在山上的果子,姜白忍不住心疼。
  村长的声音再次响起:“小姜啊,你一个男人带着孩子不容易,这果林都连续亏五年了,要不……你就别续租了!正好,前段时间有个生意人联系我们村,说想包我们这山头,我跟他说了你的情况,他当场说愿意补偿你一年的租金,当是砍掉果树的赔偿。”
  砍掉果树?
  姜白心里有些不舍。
  这些果树,可以说是他这五年的心血,砍掉它们,等于摧毁他的心血。
  姜白沉默了许久,才说:“村长,您让我考虑考虑吧。”
  “哎!”村长应了一声,又忍不住苦口婆心的劝道:“我也是为了你好,你知道咱们这儿,穷山僻壤的,水果不好卖,你续租也是亏钱,倒不如能少亏一点是一点。”
  “你好好想想吧,最迟月底回复我!你要是决定续租,下五年的租金,十月底就要准备好。”
  村长挂了电话,姜白却捏着手机,久久没动。
  直至,推门声传来——
  “这天气,热死我了……”
  来人一身灰白格子短袖衬衫,黑底碎花的大裤衩刚过膝盖,这身搭配不伦不类,好在人长了一副好面孔,一点都不显邋遢,反而多了几分随意和活力。
  沈南星在山上溜了一圈,热得满头大汗。
  他放下篮子,一边解背上的背篓,一边念叨:“大白,今年我们桃树结的果子品相比去年还好,个头拳头大,还甜,水分可多,一口咬下去满嘴都是香甜饱满的汁水……”
  下山的时候,他是一路吃回来的,可这么一回味,不知不觉竟又馋了。
  沈南星忍了忍,没忍住,他随手洗了三个桃,拿着就啃:“好甜……”他一边啃,一边招呼姜白:“大白,你别愣着啊,赶紧过来吃吃看!”
  “哦。”姜白心不在焉的啃着桃子,满脑子都是续租的事。
  沈南星食欲餍足了,这才察觉姜白的不对劲,他直直盯着姜白问:“是不是出什么事了?”
  “也不是什么大事……”
  姜白言简意赅的说了村长打电话的事。
  “那么多果树,还有我的药田……”
  沈南星嘴角一垮,手里的桃子不香了。
  姜白安慰他:“你先别急,说不定还有别的办法!”
  沈南星抿了抿唇。
  他心想,现在唯一的办法,就是在下个月月底前拿出五十万续租。
  五十万,对香城90%的人来说,是打一辈子工都存不下的钱,可对他来说,五十万不过九牛一毛。
  只是,这牛的毛他现下不能拔!
  一旦拔了,家里知道他在这儿,肯定会抓他回去。
  可不拔,果林、药田还有大白和小橙子怎么办?
  虽说他帮过大白,可他也在大白这白吃白喝了五年……
  现在,是他报恩的时候了!
  沈南星挣扎许久,最终咬牙道:“我们续租,你别担心钱的事,我有钱……”
  “你的钱不能动!”姜白打断他:“你忘了你是逃婚出来的?一旦你卡有动静,你家里找过来了,到时候你就会被压着跟你讨厌的竹马结婚了!”
  “说不定他早就结婚了……”沈南星嘟囔。
  姜白泼他冷水:“万一没结了?你不是说他喜欢你喜欢的要命吗,也许还在等你回去!再者说了,就算他结了,你能保证你家里不会给你再找一个?”
  他不能保证!
  沈南星沮丧的垂下脑袋。
  “那怎么办?总不能看着果林和药材被砍掉吧!”
  说着,他忍不住去看竹篮里拳头大小的水蜜桃,还有背篓里肥沃的药草……
  “要是我们的果子和药材,还有我们之前晒的其他干货都卖出去,肯定能凑够续租的钱……”沈南星忍不住抱怨:“这地方太小了,人也少,要是去人多的地方,我们的东西肯定很快就能卖完!”
  人多……
  姜白眼神闪了闪,心里有个大胆的想法冒出了芽尖儿。
  就在这时,稚嫩的声音传入耳朵——
  “爸爸!”
  姜白回头,一眼就瞧见了二楼尽头的儿子。
  他弯着唇角,蹲下身子,张开怀抱:“小橙子,怎么醒了?”
  “睡饱了,就醒了!”
  四岁的姜橙迈着小短腿,哒哒哒的下了楼梯,投入自家爸爸的怀抱。
  爸爸身上好香啊!
  好好闻!
  姜橙埋在姜白怀里,眯着眼睛左蹭右蹭。
  姜白笑着拍了拍儿子的后背,湿热的触感让他皱眉,“衣服汗湿了?”
  姜橙蹭蹭的动作一顿,心虚的小声道:“恩,有点热。”
  所以,不是睡饱了才醒,是热醒的?
  姜白暗暗叹了口气,一面感动儿子的贴心懂事,一边心疼儿子。
  这种天气,应该开空调的,可为了省电费,他晚上才开会儿空调。
  如果有钱,也不至于这么捉襟见肘。
  他心里那个大胆的想法,瞬间从芽尖儿长成了小树苗。
  “走,先去换衣服,然后下来吃桃子,你沈叔叔摘了好多桃子!”姜白作势要抱姜橙上楼。
  姜橙连忙退开,摆手道:“我是大孩子了,不要抱抱,爸爸你和沈叔叔在这等我,我自己去换衣服。”
  不等姜白开口,姜橙又迈着小短腿,哒哒哒上楼了。
  沈南星目送小橙子上楼,看不到人影了,才一脸嫉妒的看着姜白:“小橙子好乖好懂事!”
  “恩。”姜白点头。
  沈南星又道:“我也想养!”
  姜白挑眉:“你不一直都在养吗?”
  沈南星:“我的意思是我也想要这么乖巧懂事还可爱的崽,只属于我一个人的崽!”
  “哦,那你继续想着吧!”
  沈南星:“……”
  嫉妒使他脸都变形了!
  没一会,姜橙就下来了,穿着他最喜欢的浅绿T恤和蓝色背带裤。
  “爸爸,换下来的衣服我丢洗衣篮里了。”
  姜橙仰着头,亮晶晶的小眼睛,眨巴眨巴望着爸爸,求夸奖。
  姜白摸摸他的头,“乖,吃桃子!”
  桃子太大,一手抓不下,姜橙只得双手抱着桃子。
  他没马上吃,而是四下张望着。
  沈南星一眼看穿他的心思,提醒道:“‘桃桃’在路口。”
  桃桃,是一只黑背白肚的哈士奇,也是姜橙唯一的玩伴。
  “‘桃桃’喜欢吃桃子皮,我想跟桃桃一块吃!”姜橙眼巴巴瞅着爸爸。
  姜白笑着点头,“去吧,别跑远了。”
  “恩。”
  姜橙欢快的迈着小短腿,一溜烟儿就跑没影了。
  姜白这才收敛了笑容,看向沈南星:“续租的事你先别急,我有办法。”
  “什么办法?”沈南星问。
  “现在网上流行直播卖货,我们也可以试试。”姜白深吸一口气,下决心道:“我微博虽然很久没用了,但应该还有点流量……”
  沈南星一脸错愕:“你想直播卖货?”
  姜白点了点头。
  沈南星想也不想就否决,“不行,我不同意!你忘了,你退圈之后,那些粉丝是怎么骂你的了?他们追着你骂了一年多才安静下来……”
  沈南星这番话,一下子将姜白的记忆倒回五年前。
  公司的控诉与巨额索赔,粉丝铺天盖地的谩骂,营销号和对家的泼脏水和拉踩……
  至今想起来,他还觉得压抑的喘不过气来。
  沈南星还在说:“你现在复出,还是直播卖货,骂你的人比起当初,只多不少!”
  “我总不能因为害怕别人骂我,就一辈子躲躲藏藏不见人吧?”姜白反问沈南星。
  沈南星动了动唇,知道自己是劝不住姜白了。
  不过,姜白这话也没说错,他不可能永远躲着不见人!
  这五年,姜白待在香城没人认出来,一是这地方偏僻,年轻人大多在外面,留下的都是老人,他们不上网,不关注明星,自然不知道姜白是谁。
  二是姜白外出,都刻意戴着草帽,遮住了大半张脸,没人会把他跟个大明星联想到一块。
  不怕一万,就怕万一,万一某天有人认出姜白了,想骂他的人还是会骂!
  这么一想,沈南星想开了!
  “好,先听你的,我们开直播!要是直播带货效果不好,就听我的,直接用我的卡!”沈南星强调。
  姜白笑着同意了。
  既然决定直播卖货,那该提前做好的准备,就必须都做上。
  当即,姜白将要做的事都列了出来。
  两人很快进行了分工。
  库存、注册店铺、注册直播账号、调查市场价格……这些姜白负责,物流需要去镇上跟人洽谈合作,姜白不适合出面,沈南星一口揽下了。
  说做就做!
  两人打了鸡血似得,全心全意投入到了分工中。
  中途,姜橙回来蹑手蹑脚拿了个桃子,也没人注意到。
  整整三天,他们忙得不可开交。
  其他事情都还好办,唯一难办的,是找物流合作方。
  沈南星找了很多家耳熟能详的物流,谈出来的运费都很高。
  一是因为他们不是老客户,且不能当场给物流公司一个满意的出货量,二是因为香城太偏僻,物流公司觉得专车进来耗时耗力耗成本。
  最后实在是没办法了,沈南星跟姜白商量之后,从里面选了报价最低的物流公司合作。
  一切准备就绪。
  当晚,在沈南星的注视下,姜白登录了久违五年的微博。
  他颤抖着手,敲下一行字。
  ——我回来了!
  作者有话要说:  开文啦开文啦,赶上生日开文超开心的o(*^@^*)o,前三章掉落100个福气红包哟。
  ——小剧场——
  生活不易,橙子叹气:为养小橙子,爸爸要刷脸卖果子/山货啦!走过路过不要错过哦,我家果子(文/专栏)超甜的(ˉ﹃ˉ)
  产品滞销,姜白愁秃:老铁们,喜欢就点个收藏吧,不喜欢这款没关系,新款即将上线(专栏还有其他新款)——都耽娱乐圈《顶级关系户【娱乐圈】》点这里→→→
  大学报道的第一天,白翡被星探盯上,带去‘荣耀国际’签了艺人合同。
  合同上,家庭成员介绍这一项,他是这么填的——
  大哥做娱乐类型的工作,二哥做金融类型的工作,母亲做服装相关的工作,父亲做石头相关的工作。
  经纪人看着朴素过头的白翡,心想这孩子还挺要面子的。
  什么娱乐类型的工作,估计是夜店或ktv上班的。金融类型,不用想,肯定是卖保险的!服装相关可能是服装厂的女工,石头相关……不是挖煤挖矿就是工地搬砖的。

返回首页
返回首页
来顶一下
加入收藏
加入收藏
推荐资讯
栏目更新
栏目热门
'); })();